<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八十章 爬出去
    顾清菡见到杨宁出手冷厉,微蹙秀眉。

    寒刃乃是极品兵刃,不但锋利无匹,而且刃身不沾血,从肩头拔出来,依然是干净光润,罗管事声音已经嘶哑:“小爷,祖.....祖宗,真的.....真的是侯爷的吩咐,我们.....我们只是做事的......!”

    杨宁微有些讶然,到了这个份上,他相信以罗管事这般没骨气的秉性,绝不可能还坚持住,如果真是其他人指使,这罗管事也不可能死咬住锦衣侯。

    “不管是谁指使,回去告诉派你来的那个人,就告诉他,他的好日子要到头了。”杨宁收起寒刃,缓缓站起身,看向那几名大汉,目光如刀,他虽然个头比那些人矮上不少,但此刻的气魄,却自有一股凛然不可犯的寒冷,“你们几个还要不要打下去?”

    其实这几名大汉也看出来,今日是出门撞鬼,遇上了硬茬子,方才杨宁的身手几人也瞧见,知道这年轻人看起来文弱,但动起手来,却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眼见得连罗管事都被刺了脚踝,哪里还敢再上前,再说都是混口饭吃,可没想过将命丢在这里。

    “走......!”罗管事见那几个大汉还在发呆,忍着脚踝巨疼大叫道:“还不快抬我走。”

    他毕竟也是个见过世面的,知道天下之大,奇人异士不少,今日碰上了厉害角色,还是先走为上。

    “不急。”杨宁摇头道:“你们打伤了人,难道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罗管事自然明白杨宁意思,大叫道:“都将身上的银钱拿出来。”

    众大汉纷纷拿出自己的钱袋子,罗管事也是将自己的钱袋子与那些钱袋子摆在一堆,向杨宁道:“小爷,我们只带了这么多,您看......如果不够,我回头再派人送来。”

    杨宁淡淡道:“罗管事,我知道你是个瑕疵必报之人,我现在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你回头想要找鲁王村报复,哪怕是伤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要取你性命,你听清楚了?”

    罗管事立刻道:“不敢,绝对不敢......!”冲着几名手下道:“还不快走!”

    几名大汉有的去抬那被杨宁一扁担打昏在地的同伴,有的上前来要抬起罗管事,杨宁冷笑道:“你们准备这样走?”

    罗管事心想你打也打了,银子也拿了,还要怎么地?他脚踝剧痛无比,鲜血流淌,心知那一刀定是伤了自己的脚筋,以后还能不能走路都成问题,这时候若是激怒这年轻人,只怕连自己的另一只脚也保不住,带着哭腔道:“小爷还有.....还有什么吩咐?”

    “我记得某人说过,让我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走,我没那个福气,可也想见识一下狗到底是怎么爬的。”杨宁脸色一寒,指向一人,“你背着那晕过去的,其他人,全都给我爬出这个村子。”

    罗管事等人都是变色,杨宁脸色一沉,冷笑道:“怎么,不服气?”

    罗管事心中恨极,却也无可奈何,怒喝道:“还不都给我趴下,爬出村子。”不想再多留,转身趴在地上,忍着脚踝的疼痛,领着那几人果真在地上向村外如狗一般爬行,那几匹骏马却无人敢去带走。

    村民们见到先前不可一世的罗管事此刻竟落得如此境地,都是心中畅快,那些孩童不通世务,都拍手笑起来,便是那些年轻人也都欢呼起来,只是那些老成持重的村民见此情景,心下痛快之余,更多的却是担心。

    锦衣侯乃是帝国世袭侯爵,在这些普通百姓的眼中,那是高不可攀的存在,而齐家在江陵更是实力雄厚根深蒂固,如今得罪了齐家的人,虽然一时痛快,但灾难只怕很快也要降临下来。

    虽然杨宁当着众人之面告诫罗管事不得报复,可那些老成持重的村民却并不以为然,心想杨宁只是路过村子的义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一走之后,罗管事绝不可能因为他一句话就善罢甘休,定会卷土重来。

    顾清菡这一刻是又惊又喜,吃惊于杨宁竟然深藏不露,有这样一身好身手,亦有一颗仗义出手的侠义之心,喜于杨宁安然无恙,快步过去,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确定杨宁无碍,长出一口气,道:“宁儿,你可吓死我了。”

    杨宁呵呵一笑,也不管那些正往村外爬的家伙,拿起地上的钱袋子,走到韩毅面前,将几只钱袋子塞进韩毅手中,道:“这些银钱,用来给受伤的村民治伤,顺便给他们补补身子。”抬手指着那几匹骏马,“那几匹马,先在村子里留着。”

    韩毅想了一下,将手中钱袋子转身交给身后一人,这才拱手道:“小英雄,今日多谢你出手相助,此番恩情,鲁王村上下不会忘记。不过此地不宜久留,我看你们二位还是尽早离开,这份恩情,姓韩的记在心里,日后若有机会,定会报答。”

    “你是担心罗管事去而复返来找麻烦?”杨宁自然明白韩毅心思。

    韩毅也不掩饰,点头道:“齐家势力不是我们小小的鲁王村能比拼,这姓罗的是个瑕疵必报的人,今次吃了大亏,绝不会善罢甘休,回头只怕会带更多人来,而且齐家和官府也有关系,如果调来官府的衙差,那时候你们想走也走不了。”

    顾清菡终于开口道:“韩毅,锦衣侯绝不会纵容自己的家仆为非作歹,齐家也绝不是一个倚强凌弱的家族。罗管事巧立名目收取赋税,究竟是谁在背后指使,用不了多久就会水落石出,锦衣侯也会给封邑的百姓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韩毅忍不住看了顾清菡一眼,见顾清菡俊秀无比,微有些错愕,先前他并无将注意力放在顾清菡身上,此时才发现原来杨宁身边还有这样一个俊美的同伴,听他为锦衣侯辩护,而且言辞肯定,倒有些错愕。

    “韩地头,天快黑了,我们也不好赶夜路。”杨宁忽然笑道:“不知能否在村子里打扰一宿?”

    韩毅虽然觉得杨宁二人留下来颇有些凶险,可毕竟人家路见不平出手相助,此时天色也确实暗下来,这时候若是强行要让杨宁二人离开村子,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他还有些犹豫,其他村民已经纷纷道:“我们家里有空房,要是不嫌弃,可以去我们家里住一晚。”

    韩毅终是道:“两位要留下,自然是竭诚欢迎。”当下让村民先将那几匹马拉过去拴好,又安排杨宁二人往自己的家中去住,罗管事等人爬到村口,头也不敢回,爬起来狼狈而去。

    村里生活简朴,自然没什么大鱼大肉,韩毅却是个热心的人,让人杀了家里的鸡,有村民为了表示对杨宁的感激,也从家里送来东西,有的是舍不得吃的腌肉,也有送鸡蛋的,不一而足。

    韩毅家里忙活的时候,杨宁却找了个机会,悄声问顾清菡道:“三娘,老宅那边可有这个姓罗的?”

    顾清菡蹙眉道:“我嫁到你们齐家的时候,在老宅祭过祖,自那以后,就一直在京里,再不曾回江陵,将军生前也有四五年不曾回来,这边的一切,都是大总管负责,每年大总管都会往京里去一趟,禀报这边的事务,我见过两次,不过大都是邱总管来过问这些事情。”微一沉吟,才道:“我只知道老宅那边不过十几个人,也没听说有什么管事,更不曾听说养了这么一群人。”

    “先前那姓罗的说有人往京里找侯府告状,你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事?”杨宁皱眉道:“江陵有人往侯府去,怎能瞒得过你?”

    “我也在想这事。”顾清菡美眸之中微显愠怒之色,“如果真有此事,我不可能一无所知,除非.....除非有人故意隐瞒。”

    “三娘是说邱总管?”杨宁神情冷然,“邱总管在瞒上欺下?”

    顾清菡摇头道:“宁儿,没有证据,不可轻下断言。邱总管虽然平时有些圆滑,但在侯府多年,也算是兢兢业业,而且他又为何要隐瞒此事?就算是老宅的大总管,我虽然只见过两次,了解不深,不过此人处事干练,但心地敦厚,不像是一个奸猾之人。他在老宅这边打理了几十年,是老侯爷在世的时候挑选出来的人,老侯爷目光如炬,总不会看错人。“

    杨宁其实一直在怀疑是大总管在背后搞鬼,可是听顾清菡这般说,隐隐觉得自己的判断未必正确。

    顾清菡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而老侯爷自然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那大总管是老侯爷挑选出来,顾清菡对大总管的评价也不错,如此说来,大总管倒还真不像是一个欺上瞒下之辈,如果当真如此,事情可就古怪了。

    “宁儿,幸亏听你的话,没有直接去老宅。”顾清菡轻叹一声,幽幽道:“否则发生的这一切,我们又如何知道?我一直都以为侯府的封邑上,百姓安居乐业,衣食无忧,今日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美眸一转,瞧着杨宁:“你又如何知道封邑有问题,非要微服私访下村打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