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七十九章 寒意
    围观的村民们此时也有不少人瞧见这边的状况,看到那壮汉用扁担要从身后砸韩毅脑袋,有人便要叫出声来,可是一眨眼间,就看到一个年轻人冲过去,轻巧地从那壮汉手中夺下扁担,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看到一个文弱的年轻人竟然能从那壮汉手中硬夺过扁担,也是吃惊,特别是先前和杨宁说过话的那名老汉,一眼便认出杨宁,万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如此大胆,张了张嘴,一脸错愕。

    顾清菡本来是一直冷冷盯着那罗管事,等听到惊呼声,才发现杨宁已经窜了出去,此时见到杨宁拿着那根扁担,又是焦急又是担忧。

    她虽然对罗管事这帮人也是深恶痛绝,可杨宁上前插手,还是让她惊怕,毕竟她知道杨宁以前老实巴交甚至有点痴傻,虽然出身武门,可并无练过武功,这时候强逞英雄出去,只怕要吃大亏,想着只能上前去亮出身份,对方如果知道杨宁是锦衣世子,相比就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锦衣世子的身份非比寻常,顾清菡也担心如果轻易让人知道了杨宁身份,只怕要给杨宁带来麻烦,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却见到被杨宁夺下扁担的大汉已经扑向杨宁,一拳照着杨宁面门打过去。

    “宁儿,小心......!”顾清菡失声惊呼,此时什么也顾不得,推开前面的人,便要往前面挤过去。

    杨宁瞅见对方拳头打过来,神情淡漠,侧身一闪,轻盈灵巧,也是二话不说,举起扁担从侧面照着那大汉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便听“啪”的一声脆响,扁担砸中那大汉脑袋,却断成了两截子,那大汉惨叫一声,整个身体便即委顿而下,躺在地上,脑袋被开了瓢,鲜血直流。

    这大汉一身惨叫,却是惊动了其他正在纠缠的人,所有人目光都瞧过来,看到那大汉瘫倒在地,又见杨宁将手中半截扁担丢到那大汉身上,正自整理衣衫,都是目瞪口呆。

    四下里顿时静下来,几名大汉怔了一下,却已经移动过来,很快就将杨宁包围在当中。

    村民们此时赶紧将受伤的村民扶下去,韩毅打量杨宁几眼,一脸诧异,显然也不明白怎地会多出这样一个人来。

    顾清菡此时已经挤到前面,叫道:“宁儿......!”

    杨宁向顾清菡这边瞧了一眼,竟是露出笑容,摇了摇头,示意顾清菡不要过去,顾清菡担忧不已,瞥了那罗管事一眼,又气又怒。

    罗管事听到顾清菡叫声,先是看了顾清菡一眼,见是个俊朗的男子,也不多管,上前几步,打量杨宁几眼,才笑道:“出来个见义勇为的,这年头还真是罕见,我瞧你也不像是这村子里的,从哪里过来?”

    杨宁却是整理衣衫,卷起衣袖,含笑道:“罗管事,你们要孝敬锦衣侯,这不是赋税,总要人家自愿,既然大伙儿不愿意缴粮,你又何必苦苦相逼?此外锦衣侯过世,锦衣侯府应该是忙成一团,绝不至于在这种时候还想着要江陵这边去孝敬,这收粮去孝敬的主意,是你们几个用屁股想出来的吧?”

    罗管事一怔,皱眉道:“你是什么人?听你的口音,可不是江陵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知道,你姓罗,好像是个什么管事,管得到底是什么屁事,我也看出来了。”杨宁淡淡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顾清菡心想难不成杨宁要自报身份?不过目下情势危急,杨宁被几个身强体壮的大汉围在当中,也只能亮出身份来。

    罗管事盯住杨宁,问道:“你是谁?”

    “我叫专打狗,只要看到狗咬人,就忍不住要教训一番。”杨宁笑道:“你觉得我这名字如何?”

    罗管事当然知道杨宁这是胡诌,冷笑道:“你以前叫什么我不关心,我只知道,再过片刻,你就会像一条狗一样,只能在地上爬了。”使了个眼色,一名壮汉心领神会,一个箭步冲出,一拳击过去。

    杨宁却是后发先至,那大汉出拳,他也已经探手而出,那大汉拳头打出一半,就被杨宁扣住手腕子,随即便见杨宁握住那手腕子,身形却不停,依然往前,那条手臂便被杨宁带过去,只听得“咔嚓”一声响,那大汉肩骨折断,一声惨叫之中,杨宁已经到了他身后,依然抓住那条折断的手臂,反身过来,一脚从后面踩在大汉的膝弯里,那大汉腿上一弯,一条腿已经跪在了地上。

    从杨宁出手到大汉跪下,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不少人根本没有看清楚究竟发生什么状况。

    那大汉龇牙裂齿,其他几名大汉先是一惊,随即都是大喊出声,纷纷向杨宁冲过来。

    顾清菡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却只见杨宁身形闪动,灵巧无比,那几名大汉包围而上,出拳踢脚,可是杨宁却如同狸猫一样,在几人之中轻松找到缝隙,鬼魅般闪出来,也不去和那几名大汉纠缠,而是直接抢到了罗管事身前。

    罗管事见到眼前一道人影扑来,吃了一惊,他倒也有些功夫在手,急忙后退,杨宁身影如影随形跟过来,罗管事低吼一声,一条腿照着杨宁的身影便即踢了过去,凶狠无比,他对自己的脚下功夫还是颇为自信,相信这一脚只要踢中,定能让对手骨头断折。

    “啊!”

    一声惨叫,几乎没人看清楚发生什么,就见到罗管事已经一屁股坐倒在地,双手抱住自己的脚踝,一脸痛苦。

    此时最过惊讶的莫过于顾清菡,她只以为杨宁此番定要吃大亏,却根本没有想到,那文弱的身体之内竟有如此力量,非但能从数名大汉包围之下轻松脱身,而且一出手便即将罗管事击倒在地,可她亦和其他人一样,根本没看清楚杨宁是如何击倒罗管事。

    只是此刻不少人也都看到,杨宁手中多了一把匕首,亦有人看到,那罗管事虽然抱着脚踝,但脚踝处已经是鲜血一片。

    此刻一名大汉已经从杨宁背后扑上来,顾清菡急忙叫道:“宁儿,小心身后......!”

    却见杨宁身形一闪,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轻松躲过那大汉,那大汉扑了个空,随即感觉肩膀一阵剧痛,杨宁一刀已经插在他肩臂,寒刃刺入人体,似乎比刺进豆腐里还要轻松容易,而且杨宁出手快极,刀入肩臂之后,蜻蜓点水般迅速抽出。

    其他大汉此时也扑过来,杨宁一个箭步冲到罗管事身后,就在罗管事身后蹲下,手中寒刃已经顶在罗管事后脑勺,轻笑道:“可不要再过来了,我这人最容易紧张,你们一过来,我心里害怕,这刀子可能就刺进他脑壳里。”

    “不要.....不要过来......!”罗管事虽然脚踝剧痛钻心,可是感受到寒刃那刺骨的冰冷,立刻高声尖叫起来。

    几名大汉都是立刻停步,不敢上前。

    杨宁自然不是应付不了这几名大汉,他手中有寒刃,而且本身就擅长格斗之术,对于人体的要害了若指掌,更何况逍遥行步法神奇莫测,真要对付这几名大汉,以他目下的身手,那是绰绰有余。

    只是他不愿意在这几人身上耗费自己的体力和精力。

    村民们都已经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十几名村民拿着农具上前与那几名壮汉拼斗,非但没能伤得了对方一人,反倒是自己这边有七八人断手折腿,可现在一个年纪轻轻的文弱青年,竟然以一人之力,将这些大汉玩弄于鼓掌之中,而且轻松将众人畏惧不已的罗管事击倒在地。

    “小兄弟,你.....你不要乱来。”寒刃是一把极为古怪的兵刃,其本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寒气,此时冰冷锋刃就顶在罗管事后脑勺,罗管事脸色惊恐,“我.....我是锦衣侯的人,你要是伤了我,那.....那后果不堪设想。”

    地头韩毅显然也知道如果真要伤了罗管事,定然会惹来天大麻烦,向杨宁道:“小兄弟,多谢你出手相助,不过此人.....此人是齐家的管事,还是不要伤了他。”他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只是觉着齐家势力雄大,真要得罪,鲁王村的村民固然要遭殃,这路见不平的小英雄恐怕也没有好果子吃。

    杨宁摇头笑道:“你放心,这人不会是齐家的人,锦衣侯如果知道齐家有这样的人,第一个便要宰了他。”神色一冷,森然道:“我来问你,巧立名目增收赋税,到底是谁的主意?”

    “这.....这是侯爷的意思。”罗管事道:“我们只是下面办事的,没有侯爷的意思,打死我们也不敢胡乱收税......啊......!”一声惨叫,杨宁已经手起刀落,将寒刃刺入罗管事的肩头。

    “到底是谁?”

    罗管事几乎是带着哭腔道:“真的.....真的是侯爷的意思,小兄......小爷,我不敢.....不敢撒谎......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杨宁这一次又将寒刃刺入了他另一边肩头,罗管事双肩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

    ps:求月票,求点捧场,我是个老实人,也不会说其他,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