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七十八章 巧立名目
    杨宁二人牵马到了村口,便见到前面围着一大群人,男女老少皆在其中,少说也有上百人之众,村里一时间鸡飞狗跳,乱成一片。

    杨宁和顾清菡将马栓在一旁,这才凑近上前去,只见到村民们此时一个个愤愤不平,瞧着前面几个人。

    那几个人与村民的区别一眼就能分辨出来,都是穿着劲衣短装,一个个身材健壮,五六名大汉簇拥在一名灰色劲衣的中年人身后,那中年人头上缠着一根灰色的带子,约莫四十岁上下年纪,满脸横肉,只看那凶神恶煞的长相,便知道不是善类。

    在这帮人身后,亦有数匹骏马,显然都是骑马而来。

    杨宁知道在大楚国骏马可是稀罕货,普通人家,根本不可能拥有马匹,这帮人的来历看来也是不弱。

    “怎么,这是要打架还是要杀人啊?”灰衣人扫了手拿农具的一群村民,戏虐笑道:“真要杀人,凭你们手里的锄头可不成。”

    此时站在村民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汉子,也有将近四十岁年纪,杨宁只能看到他背影,也不知道长相如何,在他身边,则是十几个壮劳力手拿农具,与对面那群人形成对峙之状。

    杨宁和顾清菡挤在人群中,虽然也有村民用奇怪目光瞅两眼,但此时大家的注意力主要还是在那群壮汉身上,并无人过问两人。

    “罗管事,他们也都是刚从田里回来,并没有其他意思。”村民最前面的壮汉朗声道:“不过你提的要求,大伙儿商量过,只怕不能按照罗管事的意思办,谁都要个活路,也不能往死里逼。”

    “且慢。”灰衣人显然就是罗管事,抬手止住道:“韩毅,你是鲁王村的地头,也该明白,所谓的要求,可不是我罗昌贵的意思,这是锦衣侯府的意思。”说完,拱手往右边齐肩拱了拱,“锦衣侯过世,举国同悲,他是国家栋梁,办起丧事来,可不比寻常的人家,那花销可是海了去了。锦衣侯是咱们江陵的脸面,咱们这些人,也都是靠着侯爷过日子,如今侯爷过世,稍有良心,也该知道孝敬孝敬,可你们这帮人倒好,推三阻四,难不成你们不是托荫于侯爷?”

    杨宁不想着罗管事一上来就提到了锦衣侯,心想原来锦衣侯过世的消息早已经传到了江陵。

    顾清菡却是俏脸冷淡,并不言语。

    黝黑汉子韩毅立刻道:“罗管事,侯爷对我们的恩惠,我们自然不会忘记。只是这一次开口就是一户一石粮食,我们实在是承受不起。”半转身来,指着身后一群村民道:“罗管事看一看,鲁王村的村民,虽然说不上面黄肌瘦,可却也都是干瘦得很,虽然刚打上来粮食,但这些口粮还要撑明年,许多户粮食根本不够吃,如果这一次再每户拿出一石粮食,敢问罗管事,还要不要他们活下去?”

    “照你这样说,锦衣侯的脸面就不重要了?”罗管事冷笑道:“锦衣侯清廉刚正,侯府的进项,就是靠咱们这些人,到了这个时候,咱们不出力,那谁来出力,谁来撑侯府的脸面?为了你们那点粮食,难不成让侯府在百官面前失了脸面?”

    杨宁皱起眉头,忍不住看向身边的顾清菡,顾清菡自然明白杨宁,微微摇头。

    边上忽然有一个村民大声道:“罗管事,鲁王村这些年可曾少交过一颗粮食?你们说侯爷在前方征战,国家有难,咱们要交四成的赋税,我们没有争执。你们还要按照人头,一个人交一斗粮食的丁税,我们也没有说什么。平日里的徭役,你们抽工去干活,连饭也不管,我们还是没有说什么,说到底,都是冲着侯爷的面子,大伙儿知道,以前过的衣食无忧,都是托了侯爷的福,艰难时候,我们跟着锦衣侯受苦也是应该的。”他声音激动起来:“这几年大伙儿口粮锐减,吃饭都成问题,可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巧立名目,赋税一年比一年重,这样下去,咱们还怎么活?”

    四周村民都是义愤填膺,有人大声道:“以前老侯爷过世,也没听说要多交粮食,如今侯爷过世,规矩为什么就变了?”

    杨宁神色冷峻,顾清菡更是俏脸如霜,粉拳儿竟是握了起来。

    罗管事目光冷厉起来,冷笑道:“看来是以前侯爷对你们太好,将你们养刁了。你们种的土地,是圣上赐封给侯爷的食邑,莫说多少点粮食去孝敬,就是将你们的土地都收了,你们也要老老实实交上来。”

    “罗管事,这话可就没道理了。”韩毅沉声道:“我听读书人说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天下的土地都是圣上的,可也没听说朝廷随意收缴土地。咱们这村的土地,也都是祖辈传下来,是自家几代人耕种的土地,该交的赋税我们一文不少,就是侯爷现在过来,也没有资格收走我们的田地。”

    罗管事嘿嘿一笑,盯着韩毅,道:“韩毅,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再问一句,孝敬侯府办丧事的粮食,你们交是不交?”

    韩毅大声道:“我已经说过,大伙儿还要活命,要活命就要粮食,该交的粮食我们都已经交了,谁要是巧立名目多收粮食,我们一颗粮食也没有。”

    “好,是条汉子。”罗管事竖起大拇指,“韩毅,你别当我不知道,有人跑到京城去,往侯府告状,说什么食邑胡乱收税,这事儿你是不是也有参与其中?”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韩毅冷笑一声,“不过你们要真是逼人太甚,姓韩的还真要去京城一遭,当面问问侯府,为何这几年赋税如此之重?”

    “就凭你也能进侯府?”罗管事淡淡道:“上次往京城告状的那个,刚回来,就被我们打断了手脚,这一辈子都要躺着过日子,莫非你们没有听说过?”

    韩毅大笑道:“我自然听说过,难道罗管事今日想要打断我的腿?”

    他身边村民立刻抬起手中的锄头扁担。

    杨宁忍不住凑近到顾清菡耳边,低声问道:“有人去京城告状?”

    顾清菡脸若冰霜,依旧是微微摇头。

    “韩毅不准备缴粮,你们都是这个意思?”罗管事扫了一扫,“他这个地头是不想当了,你们是不是连日也也不想过了?”

    “不交。”边上立刻有人道:“这次我们一颗粮食也不交。”

    其他村民也都纷纷叫喊起来。

    罗管事冷笑一声,抬手指向一人,沉声道:“你出来,你说什么?”

    那人被罗管事一指,倒有几分畏惧,但还是鼓起勇气往前走出两步,道:“我....我说我不交粮,该交的粮......!”他话没说完,罗管事身后已经有一人冲出来,抬手便往那村民的脖子上抓过来。

    那村民吃了一惊,他身材瘦弱,与扑过来的壮汉体型相差甚远,条件反射举起手中扁担,那壮汉显然练过,探手一把就将扁担抓在手中,用力一扯,便将那扁担扯过去,二话不说,举起扁担,对着那村民迎头砸下来。

    只听一声惨叫,扁担正中村民额头,那村民身形晃一晃,便即栽倒在地,头破血流,村民都是吃了一惊,有人显出愤怒之色,但更多的人则是一脸惊恐。

    “住手。”韩毅厉声喝道:“你们要做什么?”冲过去,想要看看那村民伤势,身后几名年轻人只以为韩毅是要上去拼命,热血上涌,都是叫喊着跟随韩毅冲过去,罗管事身后几名壮汉也都冲过来。

    杨宁眉头紧锁,他一眼就看出来,罗管事带来的这些人,多多少少也都是练过几下子,虽然不会有什么高明的武功,但定然精于打架斗殴这种事情,这些村民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果然那几名壮汉虽然人数处于劣势,但却如同狼入羊群,手脚齐用,只听得一阵惨叫声响起,片刻之间,五六名村民都已经被打倒在地,有人更是被折断了手脚,躺在地上痛苦哀叫。

    其他村民虽然满腔愤怒,可是看到那几名壮汉凶恶,一时间倒也没有几人敢再冲过去。

    韩毅身材高大,力量不小,他一开始也没想过要与那帮人动手,可是双方动起手来,也无可奈何,见得一名壮汉向自己扑过来,只能迎上去,同时抓住对方的手,纠缠在一起,边上一名壮汉放倒两名村民,见韩毅还在纠缠,抓起手中的扁担,便要从背后照着韩毅脑袋砸下去。

    他高举扁担,尚未砸落,却感觉扁担一紧,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扁担被一股力道一扯,脱手而去。

    这人吃了一惊,还以为是有其他村民过来,转身去看,只见身后站着一名十六七岁的青年,衣着与普通村民大不相同,那根扁担正是被他夺走,壮汉大是惊讶,见得这青年看起来文弱得很,想不到他竟有那般力量从自己手中夺走扁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