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七十五章 江陵
    江陵位处荆南北部,西控巴蜀,北接襄汉,襟带江湖,指臂吴越,是中原沟通岭南的要冲,乃是东南重镇,其治所便是闻名天下的荆州城。

    正午时分,荆州城东边的官道之上,车行辚辚,一辆马车在官道之上颠簸,马车周围,则是五六匹骏马跟随。

    此时已经可以遥望远方的荆州城,苍穹之下,荆州城如同洪荒巨兽一样匍匐在苍茫大地之上。

    连续数日,日夜不停,杨宁一行人终是赶到了江陵。

    顾清菡坚决要前来江陵亲自查看税银,杨宁自然是放心不下,他的直觉告诉他江陵这边定是出了极为重大的变故,顾清菡此行未必会一帆风顺,是以提出要跟随顾清菡一同前来,顾清菡倒也没有反对,觉着杨宁很快就要继承侯爵之位,借此机会往江陵故居看一看也无不可。

    此行段沧海本要跟随护送,但京城那边还有一大摊子事情,顾清菡担心邱总管一人难以应付,便教段沧海留在京城协助邱总管,只让齐峰带着几名护卫一路同行。

    京城那边的一场大火,让锦衣侯府背下了不少的债务,目下侯府最大的进项,便是江陵这边的税银,一旦这边出了问题,侯府必将陷入绝境,顾清菡一心想要早些弄明白江陵税银为何迟迟不到,所以沿途除了偶尔停下略作歇息,可算得上是马不停蹄。

    途中顾清菡还指望着能够碰上押送税银的队伍,但是一路过来,失望不已,只是一路倒也波澜不惊,十分顺畅地赶到了荆州城外。

    “世子,前面就是荆州城。”齐峰知道这位世子爷自打出生之后,就从来不曾回到江陵故土。

    锦衣侯一系,祖籍便在江陵,从上百年前开始,就是江陵的世家望族,于此地有着极高的威望,锦衣老侯爷定居京城之后,直系家眷也都是迁往京都,不过锦衣侯的食邑在此,所以于此地依然是根基深厚。

    老侯爷在世的时候,若有时间,还会经常回到江陵小住,到齐景这一代人,回来也就少了许多,不过却也偶尔回来祭祖。

    倒是锦衣世子出世之后,却一直不曾回归故土。

    齐峰的祖籍也是在江陵,当年也跟随齐景返乡过,对这边比之杨宁自然熟悉得多,远望荆州城就在眼前,齐峰倒颇有一丝亲切之感。

    “咱们的故居是否在就在城内?”杨宁问道。

    齐峰摇头笑道:“侯爷的老宅距离荆州城不远,往南不过三四十里地,有齐家庄,老宅在齐家庄那边。先帝本来下旨在荆州城内给老侯爷修建了一座豪宅,不过老侯爷念旧,并没有让修建,回来的时候,依然都是住在齐家庄的老宅那边。”面上带着一丝光,笑道:“将军回来,也是住在老宅那边,每当那时候,江陵各地的大小官员,包括荆州城的太守,也都往老宅那边去。”

    “原来如此。”杨宁笑道:“咱们的封邑和田产,都是在齐家庄那边?”

    “先帝当年赐下的三千户食邑,大都是分落在齐家庄周边。”齐峰解释道:“不过田产并不在一起,先帝当年是让江陵太守挑选出境内最好的水田作为封赐的田产,所以分布不一。世子有所不知,齐家当年在江陵是世家大族,说是富甲一方,其实也不为过......!”

    “齐峰,就你会胡言乱语。”顾清菡已经掀开车窗帘子,笑骂道:“什么富甲一方,你们私下里说说无妨,到了人前,可不许胡说八道。将军当年也嘱咐过你们,这里是故土,都是父老乡亲,越是到了这里,越要小心谨慎,在父老乡亲面前绝不可胡言乱语。”

    齐峰忙道:“三夫人,小的不敢。”

    “三娘,你还是让他说完。”杨宁骑马在马车窗边,向顾清菡笑道:“你现在让他憋住,真要将他憋死。”向齐峰道:“继续说下去,后来怎么着?”

    齐峰抬手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尴尬道:“我是想说,老侯爷当年跟随先帝平乱,将齐家的家财俱都献给了先帝,用以平乱,先帝平定贼寇之后,这才加倍赏赐老侯爷。”

    杨宁心想这老侯爷还真是一个目光长远之人,先帝对齐家器重有加,固然是因为锦衣侯能征善战,是栋梁之才,此外也许跟当年老侯爷献出家财有关系。

    “三娘,咱们是先进城,还是赶往老宅那边?”杨宁冲着车内问道。

    顾清菡道:“天色还早,若是进城,又耽搁了一天,咱们还是径自去老宅。咱们这次轻装简行,也没有必要进城打扰。”

    杨宁犹豫了一下,终是道:“三娘,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顾清菡撩开窗帘,美眸看着杨宁,问道:“从昨天开始,就看你在寻思什么,你这小脑袋瓜子里又在想什么?”说到这里,想到杨宁已经长大成人,这小脑袋瓜子以后还是不说为好。

    杨宁翻身下马,将马缰绳丢给齐峰,小步慢跑,跳到马车辕头,掀开帘子便钻了进去,顾清菡微显惊讶之色,见杨宁进到车厢内,情不自禁往边上缩了缩,这辆马车比之侯府常用的大马车要狭窄许多,也是为了赶路更为轻便。

    除此之外,顾清菡却也是另有他想。

    她是个聪明至极的女子,上次发觉杨宁那古怪眼神之后,心中便即省悟杨宁已经长大,而杨宁此后言谈举止也不再似当初那般懵懂无知,这让顾清菡更是清醒杨宁已经不再是自己以前细心呵护的小男孩。

    女人对情感之事最是敏感,她以前一直照顾着世子,感情颇深,其实她也明白,被自己一直照顾的小男孩因为成人而对自己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愫,那也并非不能理解,但此等事情,她自然不能让其延续发展下去。

    虽说她对世子的关护依旧如昔,但言谈举止却已经注意许多,自那以后,再也不会轻易靠近杨宁,更不会去主动牵杨宁的手,尽量在其中划出一道沟渠来,以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好在杨宁此后也是颇为注意,倒也相安无事。

    这一次自京城前来江陵,路途颇远,如果是换做从前,顾清菡势必会让杨宁跟随自己一同乘坐在马车之上,以免骑马颠簸劳累。

    但此番却还是选了小车,一来可以加快赶路的速度,二来也可以单独乘坐,只让杨宁骑马而行。

    这时候杨宁突然钻进车内,顾清菡心下先是一慌,随即心中暗想自己还真是太过敏感,虽说平时要注意与杨宁的分寸,但自己时刻小心,反倒有些太过,杨宁或许并无其他意思,倒是自己心中时时放不下,对两人正常的情感反倒有碍。

    “宁儿,你想说什么?”顾清菡让自己的心静下来,示意杨宁在边上坐下,声音温和,面带微笑,尽量让自己显出长辈的身份来。

    杨宁打开窗帘子,向齐峰道:“先不要急着去老宅,中午还没用干粮,到前面找个地方,你们先吃点东西。”

    齐峰答应一声,杨宁已经放下窗帘子。

    顾清菡见杨宁神神秘秘,有些奇怪,杨宁却已经凑近过来,低声道:“三娘,咱们就这样直接去老宅?”

    杨宁虽然靠近了一些,但顾清菡见他一本正经样子,也不多想,轻声道:“要查税银为何没有送到京城,自然是要去老宅,宁儿你想到什么?”

    “三娘,咱们这一路上过来,并无碰到运送税银的车队,而且也没听说有人劫走了银车。”杨宁若有所思,低声道:“我一直在想,税银没有送到京城,是不是老宅那边出了问题?”不等顾清菡说话,问道:“咱们的税银,是否与地方官府无关,是由老宅那边负责?”

    顾清菡颔首道:“老宅那边还有大总管,也是齐家的族人,这些年来,江陵这边的食邑和田产,都是由大总管处理过问,每年分两次将税银和田里的收成送到京城。”

    “大总管总不是亲自去收取税银?”杨宁问道。

    顾清菡解释道:“三千食邑,分为几十个村庄,每个村庄都有一个地头,每年到了时间,各村的地头就会将村子里应缴的赋税送到老宅那边。江陵这边适宜种植粮食,每年都有春秋两季收成,应缴纳的收成由地头带人送到老宅之后,大总管就会换成现银,然后再送到京城。”

    “也就是说,税银在江陵这边,是控制在大总管的手中。”杨宁神情严峻,“出了任何问题,都由大总管来负责?”

    “正是如此。”顾清菡道:“宁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三娘,我一直寻思,耽误税银,自然不是那些村民没有缴纳赋税。”杨宁缓缓道:“如果赋税都交到了老宅,老宅为何迟迟没有送到京城?是不是大总管在搞什么鬼?”

    “大总管?”顾清菡蹙眉道:“他怎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我们此番回来,就是要弄清楚,大总管这边到底遇到什么难处。”

    “你见过大总管?”杨宁凝视顾清菡如水般迷人的眼眸,“你对大总管是否很了解?”

    “大总管去过京城几次,不过我与他说话不多。”顾清菡道:“将军常年在外,太夫人一心礼佛,所以府中许多事情,都是由我和邱总管处理,大总管去京城,也素来是由邱总管招待。”想了想,才摇头道:“大总管这些年来倒也没有耽误过什么事,而且他也绝对没有胆子压着税银不送。”

    杨宁轻叹道:“三娘,我不是担心大总管扣押税银不送,而是担心有人迫使他扣住了税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