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六十九章 黑手
    窦连忠此言一出,非但是顾清菡,杨宁也是脸色微变。

    “窦公子是在说笑吗?”顾清菡迅速保持镇定,“窦大人是户部尚书,据我所知,贵府家资殷实,似乎还没有到需要当东西的份上。而且这当票上写得清楚,当物之人叫做赵信,不知与窦公子有何干系?”

    窦连忠笑道:“实不相瞒,赵信就在这里。”回头叫道:“赵兄,请过来。”

    跟随窦连忠前来的几人之中,立刻有一人上前来,穿着十分普通,长相也是平平,属于丢在人堆里很难被发现的那种。

    “徐掌柜,可还记得我?”赵信上前来,向徐掌柜拱手道:“前次有劳关照,赵某可一直都是铭记在心。”他的口音并非京城口音,似乎是个外地人。

    徐掌柜毕竟也是在生意场上混迹多年的老手,之前失了方寸,但此刻见到赵信跟随窦连忠而来,立刻意识到什么,微微变色,只是多年的习惯,却还是拱手道:“原来是赵先生。”

    “看来徐掌柜记性不错。”赵信笑道:“半个月前在贵铺受到热情接待,如今还是记忆犹新。”

    窦连忠道:“三夫人,这位就是当票的主人赵信,他是荆南嵐阳人氏,与我窦家还有些远亲关系,前番因为手中急用银两,所以在你们当铺当了一些东西,这些当票都在手中,当时从贵号支了七千两银子。”

    顾清菡冰雪聪明,已经意识到什么,问道:“赵先生是准备赎当?”

    赵信笑道:“在下当日是活当,和徐掌柜也说过,最迟一个月,便会过来赎当。如今事情办完,银子倒还没使上,这两天正准备返乡,也准备返乡之前将东西都赎出来,今夜窦公子为我设宴送行,恰好路过,听说这边发生火灾,所以专门过来看看。”

    窦连忠叹道:“三夫人,现在看来,贵号恐怕是拿不出东西来,赵信当下的那些东西,可都是他祖上传下来的,现在都被烧毁,事情可就麻烦了。”

    “既然是开当铺,有当有赎,理所当然。”顾清菡道:“即使东西损坏,有当票在这里,自然会按照当票上的约定,如数赔付。”

    “三夫人,这要赔付起来,可不是小数目。”窦连忠摇头叹道:“按上面的约定,真要是全都烧毁,至少要一万五千两银子的赔付,这......,当然,锦衣侯食邑三千,这点银子自然算不得什么。”瞥了杨宁一眼,道:“这里既然烧毁,眼下你们又忙碌,我们也不多扰,等天亮之后,我们再登门拜访!”

    一直没有吭声的邱总管终于道:“窦公子,赵先生,你们看,能不能缓上一些时日?”

    “缓一些时日?”窦连忠皱眉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侯府想要拖欠赔款?”

    邱总管忙道:“绝无此意,只是......!”

    “只是觉得赵先生在京里还没有玩够。”杨宁忽然打断邱总管的话头,笑道:“邱总管也是一番好意,如果赵先生真的急着赎当,那么明日前往锦衣侯府,所欠赔偿,尽数偿还。”

    他话一出口,邱总管立时皱眉,顾清菡也微显讶然之色。

    “好,还是世子痛快。”窦连忠似笑非笑,“即是如此,明日必当登门拜访。”盯着顾清菡,拱手笑道:“三夫人,咱们明天见。”也不多言,领着赵信等人翩然而去。

    “世子,您这是......!”邱总管欲要说话,瞧见那几位东家还在不远处交头接耳,并没有说出口。

    杨宁道:“邱总管,今晚你辛苦一下,带大家在这边收拾一番,天亮之后,派人去京都府衙门一趟,让京都府派人过来调查。”

    “调查?”邱总管一怔。

    杨宁冷笑道:“莫非你不知道,这是有人纵火,总要人过来好生调查。”

    邱总管张了张嘴,顾清菡也道:“邱总管,按照世子的话去做,天亮立刻派人让京都府来人调查。”看向段沧海,道:“沧海,你在这里帮着邱总管一起善后。”

    段沧海答应一声,顾清菡此时已经是疲倦不堪,上了马车,不等放下帘子,杨宁也窜进到马车之内,随即令人回府。

    侯府的马车倒也宽敞,两人一左一右相对而坐,车内颇有些昏暗,不过杨宁目力极好,倒依稀能够看清楚顾清菡,轻声道:“三娘,事已至此,着急也没有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顾清菡苦笑道:“自从将军过世后,诸事不顺,麻烦事一桩接一桩过来,今晚这一把火,更是大麻烦。”随即问道:“宁儿,刚才你让窦连忠明日去侯府,咱们府里一下子可拿不出那么多银子。”

    杨宁笑道:“三娘,你有没有觉得事情很古怪?”

    “你说的是什么?”

    “赵信在当铺当了七千两银子的东西,这是不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杨宁在昏暗中凝视顾清菡,顾清菡眼眸如水,昏暗中兀自可见其美眸流动。

    顾清菡点头道:“七千两银子当然不是小数目,赵信这笔买卖,我也记得清楚,当时将军的遗体正在秘密运回京城的途中,府中上下还不知道将军已经病逝,恰好当铺来了这笔买卖,为此还从府中调走了三千两银子。”

    杨宁目光锐利,问道:“这笔买卖做成之后,将.....父亲的遗体就回到了京城?”

    顾清菡叹道:“正是,当时我就后悔,早知道将军过世要办丧事,这笔买卖就不该做下。但既然已经签下契约,自然不能反悔。”

    杨宁冷笑道:“七千两银子,并非小数目,赵信赶在父亲之前入当,这场大火刚刚烧起来,他就找过来赎当,这难道不蹊跷?”

    “确实蹊跷。”顾清菡蹙眉道:“而且那个窦连忠忽然蹦出来,很是反常。”

    杨宁微一沉吟,才道:“三娘刚才说父亲过世后,侯府诸事不顺,是否说江陵的银子不能及时送达,然后又莫名其妙生出一场大火,如今又有赵信赎当?”

    “自然还有你在忠陵别院被刺。”顾清菡轻声道。

    杨宁轻声道:“三娘,你有没有觉着这些事情并非是独立发生,而是互相之间都有牵连?”

    “牵连?”顾清菡一怔,“宁儿,你为何这样说?”

    杨宁道:“我觉着背后似乎有一张黑手,正在对我们锦衣侯府下狠手。”

    “黑手?”

    杨宁身体微微前倾,凑近顾清菡,低声道:“火势熄灭之后,我进去查看,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

    “在被烧毁的当库,地面似乎有油迹。”杨宁轻声道。

    顾清菡娇躯一震,竟是伸手握住杨宁手腕,“宁儿,你可看清楚了?你是说,当库找到了油迹?”

    杨宁点头道:“我细细检查过,油迹不多,发现有两三处,我仔细闻过,那种味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正是最易燃烧的黑油,这种油遇火即着,按照他们的说法,当时当库烧起来之后,火势蔓延的极快,只是片刻间当库就被大火吞没,这应该都是黑油作祟。”

    顾清菡柳眉紧蹙,此时却冷静下来,想了一想,才道:“如此说来,这场火定是有人精心设计。”

    “恐怕就是如此。”杨宁道:“而且很可能与窦连忠有关系,即使不是此人出手,他也一定牵扯在其中。”

    “如果真的是窦连忠在背后搞鬼,他们烧毁当铺,难道就是为了那一万多两银子的赔偿?”顾清菡蹙眉道:“事情恐怕不会如此简单。”

    “三娘,这窦连忠的父亲窦馗是户部尚书?”杨宁问道:“此人与我们锦衣侯府可有仇怨?”

    顾清菡点头道:“窦馗六年前升任为户部尚书,其实早些年,他还只是户部侍郎的时候,与将军有些交情。将军在外征战,钱粮都是户部在后面供应,窦馗好像有几次亲自押送粮草送到前线,所以与将军关系很好。他后来升任户部尚书,将军似乎也在圣上面前为他说了话。”

    “如此说来,父亲对窦家还有些恩惠?”

    “本来两家相安无事,不过前年将军忽然向朝廷上了一道折子,随后窦馗就被圣上当朝斥责,而且罚俸半年,听说是因为粮草晚到了好几天,将军性情刚直,上折子参了窦馗。”顾清菡幽幽道:“自那以后,两家就算结下了些冤仇,不过窦馗在面子上对将军还算敬重。”

    “原来如此。”杨宁若有所思点头,“这样说来,此番窦家必然是卷入此事之中,这场火大不简单。”

    “但是无凭无据,咱们也不能对他们怎样。”顾清菡蹙眉道:“明天窦连忠必然会领着赵信登府,莫说一万五千两银子,就是五千两银子,咱们一时也拿不出来。”

    杨宁嘿嘿一笑,道:“三娘不用急,窦连忠既然卷入此事,我必会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神情冷峻起来,冷声道:“他们想要不择手段落井下石,我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顾清菡见杨宁自信满满,心下既有几分欢喜,但更多的却是忧虑,她实在不知道,杨宁又如何应对赵信那一万多两银子的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