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六十八章 当票
    一片哀声怨叹之中,顾清菡却已经镇定下来,淡淡道:“你们都放心,这场火既然是从当铺开始,你们的损失,侯府自然会全部赔偿。”

    众人闻言,顿时都显出欢容。

    “你们各家先回去清点一番,到底有多少损失,回头确认之后,侯府一文不少都会赔给你们。”顾清菡秀容微有些疲惫,“这场大火突如其来,牵累诸位,实在是对不住。”

    一人笑道:“三夫人有这话,那就好说的很。其实我这边损失也不算太大,加起来最多也就三四千两银子而已。”回头瞧了废墟一眼,叹道:“一场大火将铺子付之一炬,真要清点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是啊,卢东家说的有道理,账簿也都烧得干净,咱们还真不好清点。”边上立刻有人附和道:“不过各家心里都有本帐,想要算得一清二楚并不容易,大致有个数目也就是了。咱们敬重锦衣侯,就算吃些亏,那也不要去计较。”

    “诸位有这份心,锦衣侯府深为感激。”众人正自唏嘘,杨宁却已经过来,气定神闲:“三娘也说了,你们的损失,侯府会全力承担,既然牵累你们,就不会让你们再吃亏。”

    立刻有识得锦衣世子的人道:“世子也发话了,大家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杨宁看向那卢东家,含笑问道:“卢东家,你说你们铺子损失大概有三四千两银子?”

    “差不多就是这个数。”卢东家忙道:“世子放心,咱们这几家铺子相邻多年,这次侯府遭难,咱们也多少会担着点。”

    杨宁笑道:“有劳有劳,是了,卢东家是经营什么东西?”

    “哦?”卢东家道:“是盐铺!”

    杨宁一怔,心想食盐不是官营吗?据他所了解,官府设有盐署,在全国各地都设有机构,掌管着食盐的调运买卖,民间似乎并不能私自卖盐,一旦查出,罪责极重。

    这卢东家难不成竟然是经营食盐的官商?

    “原来是盐铺。”杨宁似笑非笑,“卢东家,你们的铺子平日里储存的食盐很多吗?”目光锐利起来,问边上的徐掌柜道:“徐掌柜,这卢东家既然是邻铺,你对他应该很熟悉了。”

    徐掌柜面色惨白,一副失魂落魄样子,听得杨宁询问,忙道:“和卢东家认识已经六七年了。”

    “徐掌柜,卢东家的铺面,比咱们的当铺要大?”

    徐掌柜也不知道杨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了顾清菡一眼,见顾清菡面色清冷,只能道:“卢东家当铺只有我们铺面一半大小。”

    “咱们这铺子,当年花了多少银子?”

    徐掌柜再次看向顾清菡,顾清菡冰雪聪明,已经明白杨宁意思,道:“这间铺面位置极好,当年盘下来,花了六百两银子。”

    杨宁转视卢东家,笑问道:“那卢东家的铺面,不知道花了多少银子?”

    那卢东家也是精明商人,杨宁几句话一问,便知道杨宁心思,目光顿时闪闪绰绰,也不回答。

    “就算是现在,最多也只值四百两银子。”徐掌柜也缓过神来,“这已经是最高的价钱,卢东家,我记得去年有人准备用三百两银子盘下你的店面,你差点答应下来。”

    卢东家尴尬道:“那个.....那个铺面确实只值几百两银子,不过铺里面的食盐......!”

    “卢东家当然不会在盐铺里摆上古董字画,所以不至于烧毁什么贵重物品。”杨宁神情冷峻起来:“我就算不知道食盐的价钱,可是你说损失三四千两银子,除去铺面,总还要损失两三千两,不知道两三千两银子能买到多少食盐?”

    在场的几位都是久做生意的商人,见得卢东家一脸尴尬,倒有些幸灾乐祸,暗想你这家伙漫天开价,这下子倒好,人家锦衣世子三言两语,就让你抬不了头来,心下也都盘算着这损失固然要索回,可还真不能漫天开价。

    他们当然清楚,食盐虽然是人们必不可缺之物,但价钱却不贵,属于薄利多销的物事,莫说几千两,便是五六百两银子,也足以将盐铺填满,而且也没有哪个盐铺真的在仓库里存满食盐,这卢东家的损失,所有的加起来,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千两。

    杨宁点到即止,也没有继续对卢东家穷追猛打,扫视众人一圈,才道:“这次连累诸位,我深感歉意,这种事情谁都不想发生,可是既然发生,该担的责任,锦衣侯府绝不会有丝毫的推诿。三娘也说了,你们的损失,一文钱也不会让你们亏着,锦衣侯府做事的原则,素来是有债必偿......!”说到这里,声音一冷:“不过如果有人想要趁火打劫,我劝这些人还是早些打消这个念头,锦衣侯府固然不会欠别人的债,但是别人若欠下锦衣侯府的债,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

    几名东家面面相觑,其实心中都在想,都说锦衣世子是个脑袋不灵光的傻子,可是此刻看来,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说得好!”从杨宁身后传来一阵笑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有债必偿,这就是锦衣侯的家风,世子继承家风,实在可喜可贺。”

    杨宁回转头去,只见几人大步走来,当先一人长身而立,腰佩长剑,剑鞘金丝缠绕,剑穗有美玉悬挂,端的是一副翩翩公子模样,年岁不过二十五六岁年纪。

    此人大是眼生,杨宁从无见过,但看他衣着,显然是个官宦子弟,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

    那人走上前来,打量杨宁一番,笑道:“世子,多日不见,听说你前番被人绑架,我心里可是记挂得很,后来听说安然返回,可喜可贺。”瞅了顾清菡一眼,眼中带光,上前一步,凑近顾清菡,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锦衣侯府的三夫人吧?”

    顾清菡显然也没有见过此人,蹙眉道:“你是何人?”

    “在下窦连忠,家父窦馗!”那人眯眼笑着,一双眼睛却是在顾清菡身上上下打量,移不开眼睛。

    “哦,原来是窦大人的公子。”顾清菡淡淡道:“三更半夜,不知窦公子前来所为何事?”

    杨宁此时也是上下打量窦连忠,心想这人浑身上下就透着一股浮浪气息,只瞧他那一双眼睛在顾清菡凹凸有致的娇躯上溜来溜去,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场大火还真是不小。”窦连忠向残垣断砖那边瞧了一眼,叹道:“三夫人,这火源从何而起?该不会是从你们家当铺烧起来的吧?”

    顾清菡俏脸一寒,反问道:“窦公子如何知道这把火是从当铺烧起?”

    窦连忠忙笑道:“三夫人千万别误会,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只是刚才世子在谈及赔偿,想来其他几家是受了你们牵累。”扫视众人一眼,才道:“三夫人,可有什么在下能够帮忙的?”

    顾清菡淡淡道:“侯府的事情,还不劳别人来过问,窦公子好意,只能心领。”

    “三夫人千万不要客气。”窦连忠往前又凑近一步,靠近顾清菡,“我和世子是知交好友,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客气。”冲着顾清菡一笑,“咱们都是自己家人,若是太过见外,反倒生分了。”

    杨宁心知这家伙应该是与锦衣世子有些纠葛,见他一步步往顾清菡凑近,忽地伸手,一把扯住窦连忠手腕子,窦连忠猝不及备,还没反应过来,杨宁用力一扯,已经将窦连忠扯开到一边,拉开了他与顾清菡的距离。

    窦连忠脸现怒色,杨宁却抓住他手腕,笑道:“原来是你,半夜三更,你当真是过来帮忙的?”

    窦连忠见杨宁一脸笑容,一时间发作不得,想要抖开杨宁手,却发现杨宁那只手如同铁箍箍住自己的手腕,而且力气不小,被他捏着有些发疼,皱眉道:“你先放手。”

    “怎么,翻脸不认人?”杨宁笑嘻嘻道:“刚不还说与我是知交好友,怎地连握手也不许?”

    窦连忠沉下脸,道:“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我是来办正事,你把手松开。”用力一扯,这次杨宁倒任他挣脱,问道:“你说的正事,又是什么意思?”

    窦连忠略带厌恶之色瞥了杨宁一眼,扭头看向顾清菡,笑道:“三夫人,我先前路过附近那条街,听说这边着火,所以心急火燎地赶过来,就怕你们家当铺被烧。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你瞧瞧你们当铺......!”叹气摇了摇头。

    “窦公子,我这边事情还很多,你若真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顾清菡俏容冷清,“若无别事,你还是先离开的好。”

    窦连忠伸手到衣袖之中,取出一沓子纸来,在手中抖了抖,随即洋洋得意道:“三夫人,你先瞧瞧,这可是你们家当铺的当票?”将那一沓子纸递了过去,顾清菡伸手接过,翻动扫了几眼,秀眉更是紧蹙,抬首问窦连忠:“这确实是我们这里的当票,怎地在你手中?”

    “三夫人说笑了。”窦连忠笑道:“当东西开当票,既然有东西在你们当铺,我手中当然有当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