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六十六章 烈火
    离开武乡侯府,袁荣背上的冷汗还没有干,他本以为今日是过来邀着武乡侯世子苏紫承一同去迎风弄月,谁知道竟是这样一个结果,心中对杨宁老大不满,但事情既已发生,责怪埋怨一番,也无济于事,只能再三叮嘱杨宁要履行承诺,保吴管事平安。

    杨宁心情倒是颇为舒畅,回到锦衣侯府,也不急着将事情告诉家里的人。

    他本以为这一夜定然会睡得极为安生,事实似乎也确实如此,上半夜睡得十分安稳,到下半夜,忽听到房门被敲得噼啪直响,硬是将睡意正浓的杨宁惊醒。

    他心下大是不悦,起来正要发作,听到齐峰的声音,这才压住火气,打开门来,只见到齐峰一脸焦急之色,见杨宁开门,急道:“世子爷,大.....大事不好了!”

    三更半夜,齐峰这副模样,倒让杨宁有些惊讶,问道:“怎么了?天塌下来了?”

    “也差不多。”齐峰道:“世子爷,当铺那边.....那边烧起来了。”

    杨宁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皱眉道:“什么意思?什么烧起来了?”

    “当铺,当铺烧起来了。”齐峰急得直跺脚:“段二哥已经护着三夫人去了当铺那边,二哥让我过来告诉世子爷。”

    杨宁这才明白过来,失声道:“你是说咱们家的当铺?”

    “是啊。”齐峰心想若是别人的当铺,我又为何如此焦急?

    杨宁心知事情不妙,急忙过去扯了衣裳,边走边道:“当铺怎么会烧起来?严不严重?你赶紧带我过去,对了,有没有伤着人?”

    齐峰跟在杨宁身边,道:“那边有人过来禀报,说是半夜里当铺突然起火,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

    齐峰早已经派人在府邸门前准备好了马匹,出了府,也不耽搁,齐峰骑马在前领路,杨宁和另外两名护卫紧跟在后。

    骏马飞快,不多久杨宁便瞧见远方的天幕红彤彤一片,知道那里就是火点,飞马赶过去,到了一处十字路口,便见到前面火光冲天,烈火熊熊,四周人影闪绰,正有不少人在救火。

    杨宁瞧见此景,目瞠口呆,这场大火已经不仅仅是焚烧一两栋房屋,蔓延开来,已经有五六间房屋都被笼罩在大火之中。

    杨宁翻身下马,快步过去,火光之中,已经瞧见顾清菡娉婷身影,靠近过去,火光将顾清菡的脸孔照的通红一片,她那娇柔的身子却是在颤抖,杨宁叫道:“三娘......!”

    顾清菡扭头看向杨宁,脸上显出苦涩笑容,猛然娇躯晃动,却见她一只手忽地捂住自己的左胸口,俏脸上显出痛苦之色,软绵绵便要瘫倒下去,杨宁疾步上前,一把扶住她柔软香躯,惊道:“三娘,三娘,你怎么了?”只见顾清菡牙关紧咬,双眉紧蹙,虽在火光边上,但脸庞却是苍白可怕。

    段沧海此时也已经冲过来,惊道:“三夫人怎样?”

    齐峰却叫道:“快请大夫。”

    段沧海抢过来,道:“得罪了!”探手轻按顾清菡手脉,皱眉道:“赶紧请大夫!”

    “等不得。”杨宁却摇头道:“三娘这是心脏病,这种病不能耽搁,我来试一试。”

    段沧海和齐峰都是一怔,不由讶然,齐峰忍不住问道:“世子爷,你.....你还会治病?”心中却大是怀疑,只怕杨宁治病不成,反要耽搁。

    杨宁当然不会医术,不过对于一些常见的急性病症,却还是颇为了解,这心脏病其实就是最为常见的急性病症之一,杨宁还真是了解一些,此刻伸手往顾清菡的手脉上搭了上去,段沧海和齐峰对视一眼,心想看世子爷样子,难道真的会把脉诊病?

    杨宁倒还真会一些粗浅的把脉,但把脉诊病的手段却没有。

    把脉诊病并不像说起来这么容易,这是一种比较高技术的本事,即使是在杨宁那个时代,真正会把脉的医生也是凤毛麟角。

    杨宁把脉,不是为了诊病,而是要找到顾清菡手上的郗门穴,郗门穴是人体十二经络的手厥阴心包经穴道之一,在前臂掌侧,腕横纹五寸,杨宁知道,按摩心包经,有减轻心脏压力补充供血的功能。

    其实这种应急的经络知识并不复杂,也不深奥,只是懂得血脉经络的人不多,所以就显得十分神秘。

    杨宁当年学习过人体经脉穴道以及骨骼,在学习经络穴位之时,少不得也学到了这些应急的方法。

    心脏晕厥是极为常见的突发病,症状也很容易辨识,杨宁一眼就看出顾清菡是心脏病发作,他知道这是气急攻心所致,此刻左手拇指压住顾清菡的郗门穴,右手抓住她柔荑,左手拇指逆转,右手外摇,这样的动作在段沧海等人看来,大是古怪,面面相觑,心下对杨宁却大是怀疑。

    只是摇动十来下,便见顾清菡粉唇之中轻吐一口气息,眼睛微微睁开,杨宁并没停手,伸指又按在顾清菡手臂处的内关穴,揉动数次,顾清菡便咳嗽一阵,终是完全睁开眼睛来,左右瞧了瞧。

    段沧海和齐峰都显出欢喜之色,此时对杨宁再无怀疑,心下大是钦佩。

    “宁儿......!”靠在杨宁怀中,顾清菡笑容苦涩:“当铺都烧了,这.....哎,这都怪我.....!”

    杨宁扶起顾清菡,柔声道:“三娘,当铺着火,只是意外,与你又有什么关系?”瞧见救火的人不少,应该是左邻右舍都被惊醒过来救火,甚至还有巡逻的官差也都加入到救火的队伍之中。

    段沧海见顾清菡无碍,这才过去继续指挥人们救火,人多力量大,虽然火势凶猛,但是在众人的齐心合力之下,烈火渐渐熄灭不少。

    杨宁见得这场大火竟是烧了五六间房舍,损失着实不小,皱起眉头来,便在此时,却见从人群之中走过来一人,年过半百,步履沉重,此刻衣衫凌乱不堪,那人看到杨宁,怔了一下,却还是走上前来,忽地跪在地杨宁面前。

    这人冷不丁跪下,杨宁吃了一惊,只听这人已经带着哭腔道:“老奴没用,世子,当铺被烧,都是老奴粗心大意,您.....您杀了老奴吧。”

    杨宁还没来得及说话,顾清菡已经走过来,蹙眉道:“徐掌柜,你先起来!”

    徐掌柜跪地不起,哭道:“老奴受将军和三夫人信任,打理当铺十多年,今次却酿下这滔天巨祸,这条命就算死了十次八次也难以赎罪,三夫人,世子爷,老奴.....老奴没有脸再活下去了.....!”跪在地上,用脑袋往地面上撞。

    杨宁心知这徐掌柜应该就是当铺的掌柜,见他以首叩地,再不拉住,这老家伙真要自己撞死,伸手拽起来,冷声道:“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究竟是怎么个状况都没有搞清楚,你急着寻死做什么?”

    徐掌柜泪流满面,浑身发抖。

    “怎么会这样?”身后传来邱总管焦急声音,杨宁回头,见到邱总管匆匆而来,“好端端的,怎地会生出这么大一场火?”

    邱总管脸色难看,走上前来,盯住泪流不止的徐掌柜,责问道:“老徐,到底是怎么个状况?这场火是从别人那里引过来,还是咱们铺子先着火?”

    杨宁心想总管就是总管,这句话倒是问到了要紧处。

    这场火烧了五六家店铺,如果是从别家引来,齐家的当铺即使被烧了,秋后算账,总还是能够找人赔偿,损失也不会太大。

    可是这场火如果是从齐家当铺引起,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且不说当铺本身的损失就了不得,到时候其他几家被烧毁的铺子也定会找上锦衣侯府索要赔偿,锦衣侯府必将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锦衣侯府目前的经济状况本就十分不理想,齐景大丧,耗费不轻,如今还欠着钱庄不少银子,如果假以时日,毕竟侯府的经济来源不弱,还能够恢复过来,可是如果在这时候火灾的责任落在锦衣侯府头上,无疑是一场致命的灾祸。

    顾清菡显然对此也是十分关注,妙目盯住徐掌柜,只等徐掌柜回话。

    徐掌柜老泪流淌,“三夫人,邱总管,这场大火.....这场大火是从咱们家铺子蔓延过去.....!”

    杨宁心下一沉,邱总管神色愈加凝重,便是顾清菡也是微微变色,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其他几家都在咱们当铺的南边,连成一线。”杨宁缓缓道:“今夜北风不小,火势一旦蔓延开来,势必往南一直蔓延下去......!”皱起眉头:“这些铺子都是以木质为主,如今正是深秋,天干地燥,正是最为危险的时候......!”

    此时火势已经小下来,救火之时,为了避免火势继续往南边的铺子蔓延,所以先从南边开始灭火,阻断了往南的火源。

    不过正因如此,受灾最重的便是齐家当铺,整座铺子,几乎都已经被烧毁,变成了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