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六十五章 有债必偿
    袁荣率先变色,一脸骇然看着杨宁。

    他既没有想到苏禎会突然说出解除婚约的言辞来,却也更没想到杨宁此行的目的是退婚,更让他惊骇的却是杨宁最后这几句话。

    无论杨宁还是苏禎,都是大楚四大侯爵中的人物,两家曾经关系融洽,在老侯爷那一代,甚至是生死之交。

    无论官场还是民间,即使心有不满,在通常情况下,也只会委婉地表示自己的不满,很少口出狠言。

    苏禎方才盛气凌人,对杨宁的一番职责,已经让袁荣感觉苏禎有失风度,但是杨宁最后这几句话,却更是凶狠。

    苏禎点名道姓,直接对杨宁加以侮辱,而杨宁言辞虽然没有苏禎那么直接,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已经是言辞犀利至极。

    袁荣只感觉背心出冷汗,此时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搀合进去,心中想着定要找个机会逃离此地。

    苏禎脸上先是发怔,随即显出吃惊,接下来是震怒,他的涵养本就不好,此时听出杨宁话中意思,冷声道:“你说什么?”

    杨宁此时也已经听到那屏风后面一阵骚动,显然是对自己言辞所做出的反应。

    杨宁气定神闲,指着那杯茶道:“武乡侯大可以将这杯茶送到我们锦衣侯府,瞧瞧我们府里那两条狗是不是会饮下去?其实上次过后,我一直在好奇武乡侯府里会饮怎样的极品名茶,现在看来,有些人就像井底之蛙,只看到身边一寸三分地,就以为自己的东西都是好的,如此也好,下次武乡侯若是到了我们锦衣侯府,我们便以此茶招待,这才对武乡侯的胃口。”随即皱眉道:“只是这种连狗都不饮的茶,真要找起来也不容易。”

    “砰!”

    苏禎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厉声道:“齐宁,你好大的胆子,在本侯府中,你竟敢如此放肆。”

    “放肆?”杨宁故作一脸茫然:“武乡侯,我只是据实相告,这又哪里放肆了?”

    袁荣终是忍不住向杨宁使了个颜色,杨宁看在眼里,将那杯茶端到袁荣手边,道:“你现在就尝一尝,我不相信你们礼部尚书府也是饮这种茶?”

    袁荣本就是个擅弄风雅之人,十分熟悉茶道,只瞧了一眼,看到杯中茶的色泽,便知那是极为低劣的粗茶,此时也恍然大悟起来,暗想这两家果然是出了大问题,心下暗暗叫苦。

    苏禎虽然恼怒,此时却也大是尴尬。

    他有心要将这门亲事搅黄,无所不用其极,只觉得越是激怒锦衣侯府的人,解除婚约的可能性也就越高,为此给杨宁上茶之时,特别用最低劣的粗茶加以侮辱,谁知道却被杨宁借题发挥,弄得自己现在下不来台。

    “对了,饮茶不是我来此的目的。”杨宁话锋一转,道:“武乡侯,今日来此,是为了退婚,希望你们能够答应,不要多加纠缠。”抬手指着袁荣道:“袁荣是礼部尚书府的公子,我今日请袁兄过来,也是让他见证此事,表明我们锦衣侯府对退婚的决心。”

    袁荣额头冒汗,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苏禎一口老血几乎要吐出来,他对解除婚约自然是铁了心,可是万想不到杨宁竟然登府退婚。

    由谁提出解除婚约,与声誉极其相关。

    若是武乡侯府提出解除婚约,虽说会让人觉得武乡侯府言而无信,但是对锦衣侯府的打击更重。

    可是此番杨宁拉着袁荣过来,当着袁荣的面对武乡侯府退婚,这是一旦传扬出去,就变成锦衣侯府看不上武乡侯府,对武乡侯府名誉的打击绝对不轻,而且四大侯爵之中,武乡侯本就略逊于其他三侯,杨宁这样一闹,定会更加拉开武乡侯与其他三侯的距离。

    他双手握拳,杨宁这一手让他猝不及备,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如何应付。

    “武乡侯方才说的话并没有错,两位老侯爷过世开始,这门婚约就已经结束了。”杨宁缓缓道:“我们锦衣侯以武勋立家,当年也实在是因为两位老侯爷的交情,才定下这门亲事。前人不知后人之事,如果我们家老侯爷泉下有知,也定不会继续赞同这门亲事。”

    苏禎眼角抽动,冷笑道:“哦?”

    “据我所知,你们那位紫萱姑娘,刁蛮任性,就是容貌,也长得不好见人。”杨宁心知对苏禎这种人,根本没必要客气,他既然对自己几番侮辱,自己也没必要给对方留面子,“按理来说,我的年纪早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为何迟迟没有让你们家紫萱过门?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骨子不愿意让她成为锦衣侯府的世子夫人。”

    袁荣本来不敢说话,此时听杨宁这般说,顺话说了一句:“原来如此!”话一出口,立时醒悟,恨不得抬手照着自己的脸一阵乱抽。

    苏禎一听袁荣之言,脸色更是难看,怒道:“齐宁,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家紫萱脾气温良,谁说她刁蛮任性?还有,她长相漂亮,谁又说她见不得人?”

    “武乡侯不知道?”杨宁见他落进套子里,笑道:“你只要往大街小巷追一圈,这种话可不在少数。不管怎么说,这退婚之事决无更改,即使你们不同意,那也没有意义,我们锦衣侯府做下的决定,十头牛也拉不回来。”说完,立刻起身,也不拱手,“此事有袁公子作见证,就到此为止。”

    “且慢!”苏禎急道:“这都是你们太夫人的意思?”

    “啊?”杨宁笑道:“这种事情,是我们所有人的意思,不是某一个人做决定。本来这门婚事像石头一样压着我们锦衣侯府,这些年来我们一想到这桩麻烦事就心烦,现在把婚事一退,一身轻松,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他话声刚落,只听一个声音叫道:“姓齐的,你.....你是什么东西,难道你们说退婚就退婚?”话音之中,从屏风后面冲出一个人来,杨宁瞧了一眼,只见是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子,长相还真是不错,身材苗条,五官精致,但是一双眼睛却满是厉色。

    她忽然冲出来,后面立刻跟着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环佩叮当,衣着华美,年过三旬,拉着那女子手臂,叫道:“紫萱......!”

    杨宁心想原来这女子就是苏紫萱,样容倒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美人,不过瞧她那,刁蛮任性的评价恐怕不假。

    袁荣瞧见苏紫萱冲出来,眼睛微亮,急忙冲着那边拱手,道:“苏小姐,在下袁......!”

    “你滚开!”苏紫萱柳眉竖起,不等袁荣说完,一挥手,挣脱那妇人的拉扯,抬手指着杨宁道:“你凭什么说本小姐见不得人?你这个所谓的锦衣世子,才是人尽皆知的白痴。”

    “不错,我是白痴,所以我来退婚。”杨宁气定神闲道:“你瞧不上我,我也瞧不上你,将这门婚事退了,对你我都好。”

    “不许你退婚。”苏紫萱厉声道:“要解除婚约,也是我们苏家先提出来,是本小姐不要你,你却不能不要本小姐。”

    杨宁却是大笑起来,道:“看来传言不假,你这位大小姐刁蛮任性,不守礼节,我和你父亲在这里说话,你有什么资格跑出来说三道四?婚姻大事,你觉得能轮得到你自己做主?”

    苏禎显然也觉得苏紫萱冲到大堂,实在是有失体统,如果只是杨宁在这里,他或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袁荣这位礼部尚书府的公子就在这里,今日之事定要传扬出去,身为侯爵小姐,擅入大堂,这事儿自然会被人嘲笑。

    “给老子滚下去。”苏禎此时心下也是恼火,冲着苏紫萱喝道:“谁让你跑出来的?”瞪了那夫人一眼,道:“怎地连她也看不住?”

    那妇人看来就是武乡侯夫人,白了苏禎一眼,却还是拉住苏紫萱手臂,急道:“紫萱,快退下去,咱们不能在这里......!”

    “爹,你告诉他,是我们要解除婚约,是我不要他。”苏紫萱气急败坏:“不许他退婚。”

    杨宁笑道:“对不住得很,苏小姐,刚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是我们齐家退婚,我们齐家不希望你这样的......这么说吧,苏家的女人,进不了我齐家的门,你现在可听清楚了?”

    苏紫萱眼眸中显出怨恨之色,杨宁却还是潇洒一笑,也不多言,转身就走。

    袁荣知道事已至此,还是越早离开这里越好,忙向武乡侯拱了拱手,道:“改日再拜访!”跟着杨宁便走。

    “齐宁,今日的事情,你给本小姐记住。”杨宁身后传来苏紫萱怨恨的声音:“你折辱本小姐,终有一日,我要你十倍偿还!”

    杨宁停下脚步,也不回头,淡淡道:“你们也记住,锦衣侯府做事的原则,便是有债必偿,无论是欠别人的债,还是别人欠我们的债,都要一一算清,绝不会有丝毫的遗漏。”冷笑一声,在苏禎如刀的目光中,缓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