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六十一章 金盏银台
    蜀王世子一干人离开之后,人们也都开始散去,薛翎风这才向杨宁道:“世子不认识蜀王世子?”

    “我为何要认识他?”杨宁潇洒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就算认识,也不会有任何交情。”

    薛翎风露出一丝笑容,道:“世子的性情,与将军很像。”提到齐景,薛翎风眸中微显黯然之色,不等杨宁说话,已经道:“最近城中戒严,世子如果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尽量不要外出。”

    杨宁知道薛翎风是为自己好,心想这虎神营也算是锦衣侯留下来的资源,点头道:“多谢薛叔关照,我记下了。”

    薛翎风微显欣慰之色,也不多言,带着手下几人离去。

    薛翎风刚走,雷永虎已经上前来,比之先前多了几分敬意,拱手道:“世.....世子,夫人不好多留在这里,她说回头自会登门道谢。”

    杨宁也已经发现那妇人带着孩子离开,笑道:“举手之劳,不用麻烦。”

    “这可不是举手之劳。”雷永虎认真道:“那是蜀王世子,真要是撞上了我们家小公子,他.....他也未必能够伏法。”

    他话声刚落,袁荣声音已经在旁边响起:“兄弟,你这次可是真的将蜀王得罪了。”

    “怎么,袁兄害怕?”杨宁瞥了袁荣一眼,心想你小子刚才畏缩不前,定是畏惧蜀王,没好气地道:“那位蜀王世子可是当街用马鞭抽你,我瞧你一定也不计较,看来袁兄的心胸真是宽广。”

    袁荣自然听出杨宁的嘲讽,只是笑了一笑,也不多言。

    雷永虎再三拜谢杨宁,这才带人离开,杨宁不禁向袁荣问道:“这雷永虎又是哪个府里的人?”

    “我也没见过。”袁荣摇头道:“不过方才他领着京都府衙差过来,不是京都府尹府上的人,应该就与刑部有关系。”

    “哦?”杨宁心想这天子脚下之地,到处都是官员,一不小心就能和其他官员结下恩仇。

    忽地想到什么,目光扫动,袁荣见杨宁四处找寻,奇道:“兄弟在找谁?”

    “我.....我先前好像撞上了一个人,似乎是个女子......!”杨宁只见到街道上人来人往,皱眉道:“当时也没看清楚,总要向人家道歉的。”

    袁荣失笑道:“兄弟现在看起来,不像是锦衣侯府的人,倒像是我们礼部的人,刚逼了人家蜀王世子当众道歉,如今又想着自己向人道歉,我家那老爷子知道,定会对兄弟大加夸赞。”

    “对了,那蜀王世子到底什么来路,京城重地,也敢如此猖狂?”杨宁皱眉道:“那西门先生又是什么人物?”

    他心下其实对西门先生的好奇更甚蜀王世子,西门先生轻巧便将他丢出数米之远,武功了得,绝非泛泛之辈。

    袁荣低声道:“蜀王是西川之王,近百年来,西川之地都是李家坐镇,到如今这一代蜀王,李家已经是第四代蜀王了,不过.....当今蜀王李弘信是真正受朝廷赐封的王爵,之前几代人,都是自立为王而已。”

    杨宁皱眉道:“如此说来,李弘信是西川藩王?”

    “这是我与兄弟私底下说话,虽说如今西川之地也是我大楚的疆域,但是李弘信却是西川之地的土皇帝。”袁荣压低声音道:“若要说起这位李弘信,与你们齐家其实渊源不浅。”

    “与我们齐家还有渊源?”杨宁来了兴趣,“此话怎讲?”

    袁荣笑道:“看来兄弟对你们齐家往日的荣光了解的不多。我大楚和北汉南北分治之后,巴蜀西川就成了朝廷的心病,二十多年前,你们锦衣老侯爷还在世,李弘信的父亲刚刚过世,西川局势不稳,朝廷立刻调动十万大军,用锦衣老侯爷为帅,准备进剿西川。”

    “祖父统兵,自然是所向披靡!”

    “那是自然。”袁荣笑道:“老侯爷一路过关斩将,虽然说不上是势如破竹,但也算是十分顺利。”

    “既然如此,西川李家为何还能存留至今?”杨宁皱眉道:“李家如何还能在西川做土皇帝?”

    “李弘信还在守丧期间,我大军杀到,李弘信立刻调兵遣将,他们李家在西川根深蒂固,倒也凑出数万兵马抵挡。”袁荣道:“西川之地崇山峻岭,险要之地众多,李弘信当时虽然年轻,却很会用兵,调兵扼守各处要地,据说还将李家几代人存下来的金银珠宝全都拿出来,鼓励川军御敌,老侯爷越是打到西川腹地,战事也就越加的艰难。”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西川成都平原,四面环山,身在其中,要想杀出来固然不容易,可是凭借天堑要地,要想杀入进去,自然也是极其困难。

    “西川之战,双方都是损兵折将,只是西川以一隅之地想要与我大楚相抗,也是痴心妄想,真要打下去,老侯爷总是能够平定西川。”袁荣缓缓道:“朝廷是铁了心要平定西川,老侯爷对西川用兵大半年,步步逼近成都,眼见得成都迟早要陷落,这时候北汉人倒是帮了西川李家一个大忙。”

    “北汉?”

    “不错,北汉见朝廷在西川用兵,自以为是大好良机,出兵南下。”袁荣笑道:“我大楚陈兵淮水,据我所知,当时朝廷并不想因为北汉人的侵攻放弃对西川唾手可得的胜利,准备先在淮水拒水死守,先拿下成都再挥师北进。”嘿嘿一笑,“不过李弘信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忽然偃旗息鼓,向朝廷称臣,淮水那边战事吃紧,朝廷便也准了李弘信的请降,赐封他为蜀王,调兵北上。”

    杨宁这才明白事情原委,道:“原来如此,只是这蜀地终究没能彻底清除。”

    “所以西川李家对你们齐家可没有什么好印象。”袁荣轻声道:“当年西川之战,楚军杀了不少李弘信的族人亲眷,而川军也伤了老侯爷手下不少将士,从那时候开始,你们齐家和李家就互相瞧不顺眼。”左右瞧了瞧,低声道:“虎神营薛翎风是你父亲的旧部,他的父亲当年也曾跟随锦衣老侯爷攻打西川,还因此受了伤,瞎了一只眼,你说薛翎风对西川李家能客气的了?”

    杨宁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今日薛翎风对自己颇为偏护,而西门先生对薛翎风心存警惕,原来双方早就有恩怨。

    袁荣还要多解释一番,忽见杨宁目光望向一处,目不转睛,忍不住顺他目光望过去,只见到杨宁正瞧着斜对面一家花铺,他心知这满街花店,杨宁定然不是被那花店所吸引,仔细瞧了瞧,发现那店外正有一名女子赏花,一身水绿色的衫子,穿着到很是普通,那女子肤色也不是很白,但自有一股小家碧玉清新脱俗的气质。

    袁荣立刻笑起来,凑近杨宁耳边,低声道:“兄弟是看中了那姑娘?眼光不差,这小妮子倒也水灵。”

    杨宁白了袁荣一眼,这才快步走过去,袁荣急道:“怎地这般猴急,宁兄,追女人可不能太直接,我先教教你。”又道:“不是要去武乡侯府吗?我说咱们还要不要去?”

    杨宁根本不理会,穿过街道,到了那花铺门前,一阵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这花铺与其他花铺一样,门前设有花棚,里面的花儿正开的艳,卖花的是个老汉,脸上的褶皱如同花盆里的泥土,满是沧桑,见到杨宁走过来,立刻上前招呼道:“世子,要买花吗?这里可都是上等的名花,您好好瞧一瞧。”

    杨宁先前与蜀王世子的冲突,许多人都是看见,而且不少人也都已经知晓了杨宁身份,事情就发生在这附近,这卖花老汉先前也是围观者,此时见到杨宁过来,颇为欢喜,只是京中高官重臣多如牛毛,穿梭在街市上的王公公子也是不在少数,杨宁虽是世子,但在京城,人们自然也算是见怪不怪。

    “我随便看看。”杨宁微微一笑,走到一只花盆前,距离那女子不过几步之遥,打量了几眼,只见那女子气质娴雅,样容清秀,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一身颇为清淡的衣衫,却与她不施粉黛的模样大是契合。

    “世子,这里有紫金盘、叠翠楼、白玉冰,唔,里面还有一株满堂红,是我这店里的镇店之宝。”老汉殷勤介绍道:“世子若是有看中的,我派人送到府上去,摆在府里,定会好看,世子随便赏几个钱就成。”

    杨宁“哦”了一声,心想这卖花的倒会取名字,这些雅致的名字叫出来,倒也能够博人眼球。

    老汉一边说,一边介绍,紫金盘紫花金边,叠翠楼花瓣重重叠叠,白玉冰顾名思义花色纯白,一个个争奇斗艳,只可惜杨宁对花卉所知极少,那老汉说一声,他就装模作样点点头,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花,偷瞟那女子,只见那女子此时正观赏一盘鲜花,那花蕾金黄色,花瓣却是纯白。

    “掌柜的,这盆金盏银台要多少银子?”那女子忽然抬头,向老汉瞧过来,此时终是看到站在老汉身边的杨宁,恰好杨宁也正看着她,两人四目相接,那女子有些慌张,立刻低下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