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六十章 道歉
    长街青石板道虽然不似岩石那般坚硬,但是刀尖入地,这一手功夫却也颇为漂亮,不少人已经发现这把刀是从人群之中飞出来,禁不住瞧过去,只见街道上已经有人正自觉分开,从人群之中,缓缓走出几个人来。

    当先一人身着黑色甲胄在身,四十岁上下年纪,龙行虎步,气势颇足,在他身后,跟着两名甲胄卫士,俱都是佩刀在身。

    杨宁瞧见当先那黑甲人,怔了一下,却是认得,正是虎神营统领薛翎风,齐景出殡之日,杨宁是见过的。

    薛翎风神情冷然,缓步走过来,西门先生微皱眉头,黄衣世子此时就站在马边,还没有上马,先是怔怔看着那把刀,直等到薛翎风走到没入地面的大刀之前,这才抬头看向对方。

    薛翎风伸手握住刀柄,轻松从地面将那把大刀拔出,淡淡道:“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拦住你们?”

    黄衣世子立刻显出怒容,指向薛翎风,怒道:“你是何人?”

    薛翎风淡淡道:“京城戒严,禁止聚集斗殴,这是朝廷的旨意,无论是谁,都要遵守朝廷的法度。”双目微抬,眼神犀利:“遵守朝廷法度,便是帝国子民,否则.....便是挑衅王法,在本将眼中,一律视为触犯王法的非法之徒。”

    西门先生察言观色,知道来者不善,拱手道:“我们来自西川蜀地,并无意违抗朝廷的法度。”

    “有意无意我也不在乎。”薛翎风冷冰冰道:“本将没有时间去抽丝剥茧,一直以来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哦?”西门先生淡淡笑道:“不知阁下看到什么?”

    “有人在大街之上聚众斗殴。”薛翎风道:“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自然是谁也走不了。”

    西门先生道:“莫非这些事情归你所管?”

    薛翎风道:“京城戒严,虎神营协助京都府共同维持京城秩序,本将自然管得。”

    “看来你是虎神营的人!”

    “这是我们虎神营薛统领。”薛翎风身后一人道:“京城的秩序,自然是由薛统领管辖。”

    西门先生眼角微跳,薛翎风已经瞧见黄衣世子,淡淡道:“据我所见,是你在这街道之上横冲直闯,不顾他人安危,这才导致目下这种状况,追其根源,其错在你,不知我是否说错?”

    黄衣世子冷笑道:“是又如何?”

    “既然你已经承认,那就很好解决。”薛翎风看向杨宁,招了招手,杨宁见薛翎风虽然表情冷淡,但言语之中似乎已经偏向自己,走上前去,拱手道:“薛.....薛统领!”

    “你是事发的见证人?”

    杨宁微挺胸,点头道:“是,这小子在街道上放马直冲,差点撞死了人,不但我是见证,这四周有很多人都瞧见。”

    “你觉得应该如何解决?”

    西门先生皱起眉头,淡淡道:“阁下既然是虎神营统领,插手此事,本也无可厚非,只是既然要处理此事,难道还要假手于他人?”他双眉微挑,“天子脚下,尽忠职守是本分,若是处事有失偏驳,只怕会惹来非议。”

    杨宁知道西门先生的话中意思,显然是对薛翎风询问自己的意见大为反对。

    不过这西门先生之前表现倒颇为冷静,此时却似乎有些先入为主,早早断定薛翎风会有失偏驳,这让杨宁心下疑惑,暗想此等人物,不至于因为薛翎风随口问一句便沉不住气,更不应该如此直白甚至带有警告性与薛翎风说话。

    薛翎风表情冷淡,道:“是否有失偏驳,并非你说的算,众目睽睽,若有其他百姓说本将处事不公,本将现在就可以摘下头盔。”也不多理会,问杨宁道:“你说,你本想如何解决?”

    “王法如何处置,我不懂。”杨宁朗声道:“不过此人惊扰百姓,而且伤了人,按照常人的规矩,就该赔偿道歉。”

    “赔偿道歉?”薛翎风微微颔首,“如果其错在他,这是理所当然。”目光如刀,盯住黄衣世子,“你方才已经承认,闹市生波的根源在你,所以赔偿道歉自然都由你来承担,想必你也无话可说。”

    四周百姓对黄衣世子早就看不顺眼,此时听虎神营统领都这般说,便有不少人叫嚷起来:“赔偿道歉,赔偿道歉!”

    黄衣世子脸上肌肉抽搐,恼怒道:“你.....你可知道我是谁?”他万没有想到以往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今日竟然会闹出如此风波,眼见得四周百姓声势浩大,都在指责自己,此时慌了神,只想到拿出自己的身份来震慑对方。

    薛翎风摇头道:“我不知道。”

    西门先生正要说话,黄衣世子已经冷笑道:“我是蜀王世子,西川蜀王是我父亲,你们敢对我如何?”

    西门先生本想阻止,却还是来不及,见黄衣世子亮出身份,眉头微皱。

    “那你知道他又是谁?”薛翎风指着杨宁道。

    黄衣世子一怔,薛翎风淡淡道:“这位是锦衣侯世子,蜀王对大楚有莫大功劳,锦衣侯立下的功勋,似乎并不在蜀王之下。”冷哼一声:“世子在这个时候搬出蜀王来,不知道究竟是何缘由?”

    蜀王世子得知杨宁身份,呆了一下,便是西门先生眼中也显出错愕之色,一双眉毛锁得更紧。

    “他在撒谎。”杨宁眼珠子一转,猛地抬手指着蜀王世子,“他不是蜀王世子。”

    四周众人都是一怔。

    “蜀王功勋赫赫,家教应该极严,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目无王法,更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视他人生命如草芥。”杨宁大声道:“此人在京中行凶,飞扬跋扈,蜀王怎可能有这样的世子?这人一定是冒充蜀王世子,还请薛统领明察。”

    薛翎风本来是神情冷淡,听得杨宁这般说,眼眸之中划过一丝笑意,却是一闪而过,瞥了蜀王世子一眼,道:“锦衣世子的话,不无道理,你真的是蜀王殿下的世子?”

    蜀王世子被怀疑身份,大是着急,正要辩解,西门先生已经抢到蜀王世子身前,道:“薛统领,无论谁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你既说京城戒严,此刻百姓聚集,似乎不是什么好事,以我之见,还是迅速解决此事为好。”

    杨宁冷笑道:“解决的办法很简单,我早说过,赔偿道歉,此事也就罢了,我们并不是无事纠缠之人。”指着蜀王世子道:“你到底道不道歉?”

    “为何非要世子道歉?”西门先生皱眉道:“我已经代世子道过谦。”

    杨宁道:“道理很简单,你道歉与他道歉意义不同。你只是他手下的一个跟班,如果你可以代他道歉,是否以后但凡有一点势力之人都可以肆意妄为,一旦惹下事端,就可以让自己手下跟班受过,自己却安然无恙?”他声音提高,大声道:“只有他亲自道歉,才能让以后的人知道,谁犯的过错,谁自己来承担,绝不可因为自己的身份轻易躲过。”一字一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此言一出,四周欢声如雷,需知这里是京城,遍地王公贵族,免不了以势压人之事,杨宁身为锦衣侯世子,却说出这样话来,那可是深得人心,四下里一片叫好声,已经有人喊道:“锦衣世子和蜀王世子都是世子,可是所作所为天差地别,一个骄横狂妄,不顾他人安危,一个却不顾自己安危挺身救人,这便是锦衣侯和蜀王的差距。”

    蜀王虽然在西川位高权重,但京城的人们自然感受不到这一点,所以并不忌讳贬低蜀王,反倒是锦衣侯在京城威望极高,深得百姓之心,杨宁先前不顾自己安危从马蹄之下挺身救人,许多人亲眼看见,本就对他十分钦佩,此刻知道这年轻人竟然是锦衣世子,更是欢欣鼓舞,一时间人们对杨宁的喝彩之声不绝。

    西门先生显然也知道群情激扬之下,此事难以善了,此刻前方是身材魁梧的薛翎风带人拦住去路,后面雷永虎则是带着那群官差堵在后面,而围观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更是水泄不通,蜀王世子这一刻却是成了过街老鼠。

    西门先生微一沉吟,终是凑近蜀王世子耳边,低语两句,蜀王世子眸中显出恼怒之色,可是见得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双拳握起,紧咬牙关,目中满是怨毒之色瞪着杨宁,若是目光能杀人,杨宁此时已经是死了无数回。

    “我.....我向你.....向你道歉......!”蜀王世子低下头,“是我的错,我.....!”

    他声音很小,四周百姓有些喧闹,杨宁虽然听得清楚,却还是高举双手,示意人们静下来,人们见状,也都止住声音,等四下里一片寂静,杨宁才道:“你刚才说什么?我们都没有听见。”

    蜀王世子只觉得脸上火烧一般,羞恼无比,犹豫一下,咬了咬牙,终于道:“是我错了,我.....我对不住你们。”

    杨宁四下看了看,见到那抱着孩子的妇人,招了招手,那妇人抱着孩子过来,杨宁才道:“你最该道歉的是向他,这孩子差点死在你马蹄下。”

    “你不要得寸进尺。”蜀王世子恨声道:“我已经道过谦。”

    “你说什么?”杨宁侧着耳朵,“我们都没有听见。”

    蜀王世子拳头青筋暴突,他此时只盼越早离开这里越好,冲着那孩子道:“对不起,我不该.....不该放马奔驰.....!”

    人们听得清楚,都是一阵哄笑,更有人拍起手来。

    蜀王世子颜面无存,翻身上马,瞧着挡在马前的薛翎风,怒道:“闪开!”

    薛翎风显然也不想逼人太过,闪身到一旁,蜀王世子坐在马背上,盯住杨宁,冷笑道:“锦衣世子......,好,我今天认识你了,你放心,咱们日后还有打交道的时候。”

    “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打交道,知错能改都不是坏事。”杨宁笑道。

    蜀王世子目光如刀,一抖缰绳,催马便走,西门先生却是看了杨宁一眼,淡淡笑道:“听闻锦衣侯已经过世,以后还望世子多多保重。”也不多言,领着一众随从跟在蜀王世子身后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