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十九章 蜀王世子
    杨宁循声看去,只见到一群头戴方帽身着蓝衣的差人正往这边涌过来,人数不下二三十人,一个个凶神恶煞,当先几人却是灰色劲衣,气焰十足。

    当先一人虎背熊腰身材高大,手按腰间佩刀,在他的边上,一名青衣小厮已经指向那黄衣世子道:“就是他,就是这小子差点伤了小公子。”

    “呛!”

    那人拔刀出鞘,挥刀道:“大胆狗贼,无法无天,都给我围起来,一个也不要跑了。”

    他手下那些官差如狼似虎扑上前来,瞬间就将黄衣世子等一干人围住,黄衣世子手下那几名头缠白布的侍从神情严峻,也是拔刀在手,护卫在黄衣世子身边。

    那虎背熊腰的大汉却是先跑到那妇人身边,那妇人抱着孩童,见大汉过来,就似乎是见到了救星,还没说话,那大汉已经道:“夫人,小公子没事吧?放心,谁要是敢动你们一根毛,老子就砍了他全家。”

    他粗言粗语,那妇人微蹙秀眉,道:“定儿没事,不过.....不过恩公受伤了。”

    “恩公?”大汉一怔。

    夫人已经看向杨宁,道:“就是这位恩公,如果不是他,定儿.....定儿只怕已经......!”她眼圈本就发红,此时一说起来,有些后怕,眼泪便流下来。

    大汉扭头看向杨宁,毫不犹豫上前去,拱手道:“恩公在上,受雷永虎一拜!”便要跪下去,杨宁急忙拉住,笑道:“客气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凡有些良知之人,都不会袖手旁观。”

    他一开始见一大群人凶神恶煞涌过来,不明所以,还有些错愕,此时已经明白,原来这帮人却是那妇人的帮手,看他们连官差都带过来,显然在这京城实力不弱,自己出手只是因为不能见死不救,哪怕那孩童是个小乞丐,他也会断然出手,却不想竟是救了一位小公子。

    这京城高官重臣多如牛毛,随意救下的孩子身份颇为金贵,他倒也不是特别的惊讶。

    不顾这大汉恩怨分明,一看就是个爽直性子,杨宁心下倒也有几分喜欢。

    雷永虎道:“那回头再好好谢恩公,我先打发了无法无天的肇事者。”一扭头,见到灰袍人西门先生正看着自己,打量了一下西门先生的穿着打扮,立刻沉下脸,道:“你和那小子也是一伙的?”

    黑袍人神情淡定,颔首道:“不错,阁下兴师动众,不知所为何故?”

    “所为何故?”雷永虎没好气道:“你眼睛瞎了?你们差点伤了我家小公子,搞得没事人一样,老子不给你们一点教训,看来你们都不长记性。”伸手就往那西门先生的胸口抓过去。

    他身材高大,比之那西门先生高出一个头来,出手倒也不慢,那西门先生并不动弹,任由雷永虎抓住了胸前衣襟,眼中滑过一丝冷色。

    雷永虎抓住西门先生前胸衣襟,用力一扯,他本以为以自己的气力,自然是轻轻松松将这看来并不如何起眼的黑袍中年人扯倒在地,先声夺人,杀一下那黄衣青年的气焰,然后再过去找正主麻烦。

    孰知他这用力一扯,那西门先生竟然如同石雕一般,纹丝不动。

    雷永虎微显诧异之色,再一次加力扯动,那西门先生依旧是动也不动,雷永虎有些气恼,众目睽睽之下,若是自己连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都无法搞定,那自然是颜面扫地,灌力于手,这一次卯足了气力扯动,便听得“嘶”的一声,雷永虎竟然从西门先生衣襟上扯下一块来。

    雷永虎怔了一下,此时终于明白,眼前这人看起来不起眼,却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家伙。

    “哟呵,还有些本事。”雷永虎打量一番,道:“你先闪一边去,对了,那小子,你过来......!”抬手指着被围在中间的黄衣世子。

    黄衣世子脸上此刻已经是难看至极,冷笑一声,也不理会,翻身上马,一抖马缰绳,双腿一夹马腹,催马便走。

    他胯下骏马还真不是一般的马匹,长嘶一声,往前冲出,朝着面前一名拦住的差役撞了过来。

    那差役大惊失色,好在反应极快,这时候也顾不得其他,往边上闪躲过去,骏马立时冲出人群。

    那黄衣世子显然是觉得情势麻烦起来,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只想撇下麻烦离开。

    围观的人群见到黄衣世子忽然不问不顾催马便走,惊呼起来,纷纷闪躲,眼见得黄衣世子就要撒马而去,却见到一道身影如同猎豹般窜出,随即如同猿猴般窜起来,接着就听到那黄衣世子发出惊恐叫声,却是被扯下了马去,那骏马依然往前冲出一段才停住。

    杨宁瞧见黄衣世子想要逃走,自然不会让他如愿。

    为了救那孩童,他额头还因此流血,一切祸源都是黄衣世子所导致,今日若是就此放过他,杨宁心中实在不爽。

    那黄衣世子冲出包围圈之时,杨宁便已经迅速冲出,随即从马背上将那黄衣世子生生扯下,落地之时,杨宁更是让那黄衣世子率先落地,而自己则是落在那黄衣世子的身上,避免受伤。

    黄衣世子落地之后,脸上显出痛苦之色,西门先生见得黄衣世子落马,亦是大吃一惊,身形竟然如同鬼魅一般,欺身抢上前来,探手抓住杨宁肩头,随即轻巧一扯,杨宁只觉得身体轻飘飘地飘开,隐隐听到有一个声音惊叫“小心”,似乎是女子声音,只是没能多想,屁股已经率先落地,竟是被西门先生丢出了数米之遥。

    西门先生的力道掌握的极好,杨宁虽然被丢开,但屁股落地,只是微有些疼痛,其他地方倒并无不适。

    杨宁身体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心下却吃惊,这几番下来,已经知道这貌不惊人的西门先生实在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此刻对这黄衣世子和西门先生的来历大是好奇,又想到刚才自己被丢开时,似乎有个女子叫了一声,语气颇为关切,忍不住循声瞧过去,只见到那边挤了一群人,亦有五六个女眷,一时间却也不知道是谁提醒。

    袁荣此时已经抢过来,扶住杨宁,问道:“兄弟没事吧?”

    杨宁只是皱眉,袁荣见杨宁并无受伤,凑近杨宁耳边,压低声音道:“兄弟,此事还是到此为止,不宜闹大,那.....那好像是蜀王世子!”

    “什么?”杨宁一怔,心想原来袁荣已经看出了对方的身份。

    袁荣在杨宁耳边低声道:“蜀王是我大楚唯一的异姓王,就是朝廷也让他三分,这蜀王世子......咱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杨宁先前就见袁荣有些退缩,此时心知袁荣定是早已经看出对方身份,所以才会畏缩不前,袁荣好歹也是礼部尚书家的小公子,却对蜀王如此忌惮,想来那蜀王也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倒是雷永虎见到杨宁吃亏,冲了过来,叫道:“这贼子,还敢动手伤人......!”他虽然知道西门先生深藏不露,此时却毫无畏惧之色,奔上前去,挥刀临头照着那西门先生砍下去,不过他显然也不想伤人命,以刀背下砍,也不砍对方脑袋,而是照着对方肩头砍下。

    西门先生一手扶着黄衣世子坐起,头也不回,另一只手的两指之间不知何时多了一颗石子,一根手指轻轻一弹,那块石子直飞出去,“噗”的一声,正打在雷永虎膝盖处,雷永虎“哎哟”叫一声,脚下一个踉跄,竟然是跪倒在地,竟不能动弹。

    西门先生扶起黄衣世子,脸色冷峻,此时却已经不似先前那般客气,淡淡道:“凡事都不必太过,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太过,对人对己都没有什么好处。”瞥了杨宁一眼,眸中划过一丝冷色,“年轻人有热血是好事,可是冲昏了脑子,只怕不明智。”

    他再不多言,要扶着黄衣世子上马,黄衣世子却是一脸怨毒之色,指着杨宁道:“你小子记着,此事绝不会就此罢休。”

    杨宁已经站起身来,冷笑道:“你说的没错,此事不会就此罢休,你现在想走,那也走不成。”竟是一步一步往黄衣世子走过来。

    四周众人见西门先生出手,也知道这人不好惹,本以为杨宁都被人轻松丢出去,应该不敢再纠缠,却想不到杨宁竟然还敢上前去,有人心中不由生出钦佩之心,却也有人觉得杨宁不识时务,只怕是在自讨苦处。

    “你到底想做什么?”西门先生显然也想不到杨宁如同牛皮糖一样甩不开,皱起眉头。

    杨宁走到西门先生面前,不过两步之遥,抬手指向黄衣世子,“我说过,他要道歉,向在场被他伤害过的每一个人道歉,否则他走不了。”

    “如果我们非要走呢?”西门先生淡淡道:“你觉得能够拦住我们?”

    也就在此时,却见得空中一道光芒划过,随即听到“呛”的一声,一件东西落在黄衣世子那匹马前,众人仔细看过去,却只见一把钢刀竟然直直插在骏马前面的青石地面上,刀尖没入地面,刀身此时还在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