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十四章 野狗
    早餐并不是顾清菡亲自送来,而是府中的丫鬟送来,杨宁知道刚才自己忽然失神,定是让顾清菡有了想法,心想这美少妇不是轻浮之人,自己以后还是要小心一些。

    顾清菡的为人处世,确实让杨宁心下颇有几分敬佩,凭心而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顾清菡相貌娇美身材出众,但凡是男人也不可能没有一丝心动,只是杨宁却也知道,若是自己行为鲁莽,只怕日后与顾清菡多少还要出现一些隔阂。

    顾清菡对他关护有加,倒像一个知冷知热的一个大姐姐一般,杨宁内心深处其实很享受这种温暖,并不希望因为某些事情让这份温暖遭受破坏。

    吃过早餐,杨宁便即在府中四下里转悠一番。

    他已经做出决定,这锦衣世子还要冒充一段时间,自然还是要对这锦衣侯府的格局了解一番。

    只是锦衣侯府比他想的似乎还要大,前院、中厅、东西两院还有后花园,此外还有马棚以及演武场。

    锦衣侯两代人都是武将,府中有一个颇为开阔的练武场,自然是平时用来演武所用,而锦衣侯府加起来也有三十多名护卫,几乎清一色都是行伍出身,这些人平日里也都会在演武场练武较艺。

    身着新换上的锦衣玉带,杨宁如今倒也是玉树临风。

    行走在靠近西苑的一条林荫道上,两边草木依依,景致颇为优美,路边甚至有一条人工挖掘的水沟,水质清澈。

    “我等不了!”杨宁心情正好之时,忽听得附近传来一声低吼,循声看去,只见到不远处有一排花圃,虽是深秋,但那些花圃之内也不知是什么花草,依然青葱,那声音杨宁听一遍就辨识出,倒似乎是齐玉的声音。

    这几日虽然时不时与齐玉碰面,但两人自始至终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而齐玉每天都冷这个脸,倒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欠他钱一样。

    杨宁皱起眉头,轻步靠近过去,便听到琼姨娘声音传过来:“我的祖宗,你小点声音成不成,这里到处都是耳目,如今他神气得很,府里的人都要攀他的大腿,被人听见,说不定就要传到他耳朵里。”

    “传到他耳朵里又如何?”齐玉冷笑道:“十几年了,我已经受够了,他凭什么要踩在我的头上?就因为生他的那个贱人是正室?”声音冷酷道:“说到底,还是你无能,你为何要给那个人做妾室?你为何非要生下我?否则我也不用经受这样的耻辱,被一个傻子骑在头上。”

    杨宁心下冷笑。

    他知道齐玉一直不甘心出身庶子,在齐玉的心里,显然认为自己才是锦衣侯最佳继承人,可就是因为出身缘故,锦衣侯爵位只能是看的着摸不着。

    “啪!”

    一声脆响,显然是有人挨了一巴掌,听到琼姨娘尽力压低声音骂道:“你这个畜生,我和你说过多少次,忍字头上一把刀,只要能够忍耐,总有云开雾散的时候。你现在这样沉不住气,还能成什么大事?”

    “忍忍忍,你还要让我忍多久?”齐玉怒道:“本以为他绝不可能活着回来,可是.....如果他死在外面,锦衣侯的爵位非我莫属,现在就算他是个愚蠢透顶的傻子,我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继承侯爵。”

    “你急什么?”琼姨娘冷笑道:“朝廷还没有旨意下来,世子不等于就是侯爷,在他真正继承锦衣侯之前,谁也不敢保证侯爵之位就一定是他的。越是这种时候,你越要冷静,绝不能因小失大。”冷哼一声,道:“只有最后胜利的,才是真正的赢家,这个道理你也不懂?”

    杨宁神色冷峻,他知道这一对母子不是什么好货色,之前抢着要做孝子,看来就是为了将自己取而代之,想要继承锦衣侯爵。

    现在想想,如果不是自己假冒锦衣世子回到侯府,按这对母子所言,只怕锦衣侯爵的位子真要落在齐玉手上。

    锦衣侯爵是世袭罔替,等若是铁饭碗,嫡长子死了,庶子依然是齐景的血脉,当然也有资格继承爵位。

    猛地想到,忠陵别院被刺客找上,有没有可能与这对母子有关?

    如果从动机来说,自己真的被刺死,获益最大的应该就是齐玉,看他们为了继承爵位不择手段,刺客未必与他们没有干系。

    杨宁本就想着找出幕后真凶,而且他心里很清楚,对方既然出手,目的没有达到,绝不会悄无声息消失,只怕接下来还要有动作,自己不需要主动去追寻,只要小心提防,等对方露出线索来。

    段沧海等人对自己算得上是忠心耿耿,无论是段沧海还是齐峰和赵无伤,都不是泛泛之辈,自己有这些人作为助力,未必不能查出幕后真凶。

    只是心下又想,齐玉在丧事之前,应该也没有机会接触忠陵别院,虽说这一对母子颇有些阴毒,但杨宁但不相信他们能够计划出那般周密的刺杀计划来,虽说齐玉很可以,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却也不能证明刺杀之事与他有关。

    “我们如何能胜?”齐玉的声音显得十分急躁:“最多一个月,朝廷定然会颁下旨意,锦衣侯爵的位置就要落在他手里,到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琼姨娘冷笑道:“傻儿子,什么叫都晚了?不是还有一个月时间吗?我们自然不会就这样然让他拿走爵位。就算退一万步说,真要是被他得了爵位,在他没有生下子嗣之前,你依然是侯爷的血脉,若是他出了什么意外,爵位依然是由你继承。”

    杨宁心下一沉,暗想这妇人真是歹毒。

    “娘,你是不是想到什么法子了?”齐玉听话听音,急切道:“你快说,咱们该怎么做?”又道:“你要知道,只有我成了锦衣侯,你才有机会被封为诰命夫人,否则......你永远只是一个侧室姨娘!”

    “娘能不能成为诰命夫人不重要,一切都是为了你。”琼姨娘冷冷道:“咱们母子这么多年受尽了委屈,等有朝一日你能成为锦衣侯,咱们要将所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

    “顾清菡!”齐玉咬牙切齿充满恨意道:“有朝一日,我定要让这个女人生不如死,秦淮河上,画舫众多,老子定要将她送到画舫,让她沦为一个千人骑万人摸的婊子,如此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杨宁本来还有些耐心,此时听齐玉辱及顾清菡,而且言语不堪,心下恼怒,冷声道:“是哪里的野狗在院子里乱叫唤?给老子滚出来。”

    这一声对齐玉母子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齐玉已经跳过花圃,从花草丛中窜了出来,身手倒也不弱,显然是有些武功底子,见到杨宁背负双手站在不远处,脸色瞬间煞白,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琼姨娘也已经从花圃后转出来,浓妆艳抹,穿金戴翠,倒也颇有几分风韵,见到杨宁,也是脸色苍白。

    “你在这里偷听?”齐玉很快就冷静下来,双手握拳,眼眸中充满怨毒盯着杨宁,瞧那模样,就像一头被激怒的野狗,随时都会扑上去。

    “原来是你们,我还以为是有野狗在叫唤。”杨宁冷笑道:“你说什么?偷听?这里是锦衣侯府,老子是锦衣世子,侯府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全都是老子的,老子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只有别人在背后鬼鬼祟祟谋算老子,老子又何必偷听别人?”

    他一口一个“老子”,齐玉双拳握紧,手背青筋暴突,目光如刀般盯着杨宁,却不说话。

    琼姨娘此时也回过神来,也不多言,冷冷道:“玉儿,咱们走!”转身便要走,齐玉恨恨瞪了杨宁一眼,转身欲走,杨宁冷冷道:“等一下!”

    琼姨娘率先回过身来,冷笑道:“齐宁,你还不是锦衣侯,就算你是锦衣侯,我也是你的庶母,你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发号施令。”

    “你,转过身来!”杨宁也不理会琼姨娘,指着齐玉,“父亲过世了,如今我就是一家之主,父亲不在,长兄为父,你见着我,为何不行礼?”

    齐玉豁然转身,怒道:“你......!”

    “你什么?”杨宁冷笑道:“你心里不服?齐玉,你自己不懂,你母亲应该告诉过你,没大没小,目无尊长,坏了侯府的规矩,老子随时可以将你驱逐出侯府?”

    “你敢!”齐玉厉声道:“齐宁,你不要得寸进尺,我早知道你瞧我不顺眼,如今父亲去了,你自然可以无法无天,你现在就驱逐我,让齐家上上下下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三老太爷.......!”

    “我知道你要抬出三老太爷。”杨宁淡然一笑,“不过你忘了,三老太爷虽然也姓齐,却不是侯府的人。三房的老太爷,大可以将你留在齐家族谱上,可是他却无权管我将你驱逐出府。”冷哼一声,脸色冰冷,“我只是逐你出府,不是逐你出族,离开侯府,以你的聪明手段,应该不会饿死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