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十二章 隐患
    杨宁一听段沧海所言,便知道此人已经看出了端倪,他心知对方既然已经看出破绽,自己若是再加隐瞒,反倒不妙。

    更何况段沧海一言中的,杨宁此刻最愁烦的便是如何消除丹田之内那种灼热之感。

    他知道丹田的灼烧定然是因为自己吸取的内力所导致,虽然对于格斗技巧甚至是人体经脉骨骼十分了解,但是内力这种东西在穿越之前还真是没有接触过。

    吸取的内力都在丹田之内积存,杨宁却根本不知道如何调动它。

    他本就是聪明人,知晓被自己吸取的内力积压在丹田之内,如果不加善用,反倒是有害无益。

    段沧海武功高强,绝对是练过内力,此时倒可以向他学习。

    只是自己如何学会了吸人内力的武功,却着实不好解释,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真正的锦衣世子应该根本不会武功,自然谈不上修炼过内力,如今自己竟然拥有此门诡异功夫,段沧海绝不可能没有怀疑。

    “段二叔,我......!”杨宁盘算着该如何编一套说辞解释,段沧海已经抬手道:“世子爷,你先坐好!”

    杨宁见段沧海神情严峻,也不犹豫,坐在椅子上,段沧海双手成掌,忽地拍出,杨宁心下微惊,暗想难不成段沧海看出什么破绽,要对自己出手,正寻思着是否还手,可是心下却也清楚,这时候如果真的还手,非但不是段沧海的对手,而且定会让段沧海真正起疑,若是那样,自己的处境便将异常凶险。

    他强压心中惊讶,段沧海双掌却已经拍在杨宁胸口,杨宁只觉得身体微震,但被拍中之处却并无疼痛之感,心下微宽。

    段沧海连拍数掌,却都是在檀中穴周遭,随即收掌,问道:“世子爷,现在感觉如何?”

    杨宁深吸一口气,发现丹田内的灼烧感竟然神奇地消失,丹田内气息翻江倒海的感觉也已经消失不见。

    “段二叔,我.....我好了!”杨宁心下大喜,不想自己最为担心的事情被段沧海三两下就解决,这家伙果然是行家,一出手就解决了症结所在。

    段沧海摇头道:“世子爷,你丹田内积攒了不少内力,我只是暂时舒缓它们与你身体的冲突,治标不治本。”

    杨宁本来振奋的心情顿时冷下来,皱眉道:“那.....那没有法子一劳永逸?”

    段沧海解释道:“如果我判断没有错,从世子爷的脉象上,看不出世子爷修炼过内功,方才那些人体内的劲气,都是被世子吸纳体内。”

    高手就是高手!

    杨宁心下对段沧海又是高看几分,苦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些内力为何会进入我的身体,我......!”

    “世子不用告诉我这门神功的来历。”段沧海打断道:“只是世子并无修炼过练气心法,可如今身体内的内力至少已经达到三品高手的境界,这却是凶险的很。”解释道:“但凡体内存有劲气,都是从吐纳开始,打好根基慢慢练气,通常没有个三五年,很难让自己体内劲气流通,便是天赋异禀,至少也要一年时间才可能初窥劲气的门道。”

    杨宁微微点头,知道练气自然不简单。

    “练气的心法各不相同,所以修炼出来的劲气,也会因人而异。”段沧海肃然道:“便如同我和齐峰,也都修炼过内劲,因为修炼的方法甚至是环境不同,我与他体内的劲气完全不同,我体内劲气可与我的身体经脉相融,可是这种劲气若是进入齐峰体内,却只能是有害无益。”

    杨宁眼角微跳,心想原来劲气还有这么多门道。

    “不过如果是练气高手,即使摄入不同的劲气,只要稍加调练,大可以将外来劲气融入自身之中,化为己用,若有十成劲气,以心法调理之后,顶尖心法足可以保留七到八成外来内劲为己所用。”段沧海道:“世子体内如今却混有至少七八种劲气,混作一团,如果世子练就高深的劲气心法,大可以将之调理融入自己体内,但现在.....!”苦笑摇头道:“现在世子体内这些劲气......!”

    杨宁背心出汗,经段沧海这样一解释,才知道这些劲气在自己体内是何其凶险。

    “这就好比一名没有练过任何刀法的普通人,忽然得了一把上古神兵,神兵锋利无匹,所向披靡......,若是落在精通刀法的高手手中,自然是威力无比,可是.....可是丝毫不通刀法却手握神兵,非但不能发挥威力,一个不慎,反要自伤其身,世子可懂得我的话?”段沧海神情凝重解释道。

    “段二叔,那.....那我该怎么办?”杨宁心下烦躁,“有没有法子将我体内的劲气都抽走?”

    段沧海道:“只有一个法子,但是我们却万万不能用。”

    “什么法子?”杨宁急问道。

    段沧海肃然道:“震断经脉,摧毁丹田,散去内功。”

    我靠!

    杨宁背心出汗,立刻否定了这种方法,就算不懂内功,但是这几句话一说出来,就让人感觉心里发凉。

    “一旦摧毁丹田,便再也不能修炼内劲,所以这个法子万不能用。”段沧海道:“除此之外,或许......或许只有找到第二个能像世子这样能够吸人内劲的高手,或能将世子丹田内的劲气吸走。”

    杨宁暗想这六合神功出自五毒宫,也不知道五毒宫是否有人擅长,即使五毒宫真有人练成了六合神功,自己也绝不能找过去,到时候五毒宫知道自己练成六合神功,估计确实要吸走自己的内力,顺便将自己的小命也带走。

    “世子不必心急。”见杨宁神色凝重,段沧海劝道:“我会想办法帮世子找寻化解之法,不过一时不能急。世子,你丹田内的劲气已经不少,没有任何的调息,如今就都积存在丹田内,也幸好如此,丹田是储气之所在,目下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若是这些劲气积存在其他地方,世子的经脉只怕早已经爆裂。”

    杨宁抓住段沧海手臂,道:“段二叔,你可要赶紧想办法,可别到时候真的被这些内力爆裂而死。”

    “世子不用怕。”段沧海只以为杨宁此时心中惊惧,温言劝慰道:“我定会想办法,对了,世子,在找到调息法门之前,万不可再吸取任何内力,你丹田内力已经十分惊人,没多加一分,就凶险一分,切记切记。”

    杨宁微微点头,段沧海这样一说,他还真觉得丹田内就像有一块小石头一样,问道:“段二叔,要不你随便教我一个调息之法,我先试试看。”

    “绝对不行。”段沧海严厉道:“世子,我把过你手脉,你全身大部分经脉从未经过劲气,若是随意调息,调动内劲,一个不慎,无法控制体内劲气,便很可能造成经脉危险,轻者瘫痪,重者丧命,这一定要记住,在我没有找到方法之前,绝不能擅自练功。”

    段沧海神情严厉,语气更是不容置疑,杨宁心知段沧海这都是为自己好,点头道:“我都记住了。”

    段沧海起身道:“天一亮,咱们就要往忠陵去,这一日定然十分辛苦,世子爷早些休息,我们就在外面守卫。”他也不多说,起身拱手,退出了门去,顺手关上了门。

    此时门前只有齐峰在守卫,见段沧海出来,低声道:“老赵到房子后面去巡视,段二哥,世子爷怎样?”

    “并无大碍。”段沧海看了一眼被关上的房门,压低声音道:“你是否也看出来了?”

    齐峰微微颔首,凑近段沧海耳边道:“我把过那刺客的手脉,他体内几乎没有了任何内劲,反倒是世子爷双目生光,如果不出意外,吸走内力的不是那刺客,而是世子爷!”

    “此事绝不能对外有一丝一毫张扬。”段沧海沉声道。

    “我没那么糊涂。”齐峰轻笑一声,随即皱眉道:“段二哥,世子爷什么时候练过武功?我们在府里这么多年,看着世子爷长大,可从没见过他会武功,此前甚至连杀只鸡都不会。”顿了顿,更是低声道:“而且世子爷这门功夫,我还真是从没有听说过,怎地这世间还有吸人内力的神功?”

    “你没听过,不等于没有。”段沧海淡淡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上离奇的事儿多了,你没见过的也多着。”瞥了齐峰一眼,低声道:“我看世子爷样子,似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练了吸人内力的神功,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练功的时候,传授他功夫的人也没有告诉他真相......!”

    “传授功夫?”齐峰一怔,“段二哥,你是说,世子.....世子的神功是有人传授?”

    “你觉得世子爷天生就会这门神功?”段沧海没好气地白了齐峰一眼,“这样玄妙的神功,当然是有人偷偷传授,只怕那人还让世子爷不要透漏风声,我们所以被蒙在了鼓里。”

    齐峰更是疑惑:“还有这种事儿?可是谁又会偷偷传授功夫给世子爷,咱们锦衣侯府也没听说谁有这等......!”他说到这里,声音嘎然而止,身体猛然一震,眼眸之中显出惊讶之色,盯着段沧海,颤声道:“段二.....二哥,难道你是说,是....是二......二......!”

    “也许真的是他!”段沧海打断他,眼眸之中却显出兴奋之色:“如果他真的还活着,咱们锦衣侯府绝不会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