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十一章 惊夜
    段沧海进屋之后,扫了一眼,瞧见众人一长串连在一起,也是微微变色,随即快步上前,拔刀出鞘,已经砍了下去。

    刀光闪过,从中砍断了黏在杨宁身上的那条手臂,鲜血喷出,段沧海已经提着杨宁的手臂,迅速退开。

    从出刀到将杨宁带开,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干脆利落,果敢决然。

    那只手臂被斩断之后,众人才纷纷向后倒过去,一个个有气无力,全身酸软,一时间也都不能起身。

    杨宁正自吸纳劲气,那股劲气已经是越走越顺畅,自气海到丹田的经脉线路已经被打通,只是丹田处翻江倒海如同火烧一般,每多注入一丝劲气,丹田就宛若多添了一把柴火,正自难受至极,忽地感觉涌入气海穴的那股劲气消逝中断,来的恰到及时,杨宁长出一口气,只是全身上下已经是汗水淋漓。

    “世子爷,世子爷,你怎么样?”段沧海托住杨宁肩膀,见得杨宁面庞如同猴子屁股一样红彤彤一片,心下吃惊,焦急道:“你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杨宁长出几口气,看向段沧海,回过神来,道:“有人.....有人要杀我!”

    此刻从外面又有几人奔进来,却是齐峰领着数名护卫赶到,见到屋内景象,二话不说,纷纷拔刀,护在杨宁身边。

    别院的护卫们此时也勉强爬起身来,一个个脸色苍白,只那青衣仆从断腕处鲜血直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究竟是怎么回事?”齐峰紧握手中刀,扫了屋内一眼,盯住其中一名别院护卫,“这里为何会这样?你们是如何护卫世子安全?”

    别院护卫此时也都是神色尴尬。

    一直以来,别院都是接待丧队,因为规矩所在,能够进入别院之中歇息的都是贵人,丧队的护卫并不能进入别院之内,负责别院内部安全的都是编制在此的别院护卫。

    能够葬入忠陵的忠臣良将并不多,有时候别院数年都不会接待一次,在这里当差也是颇为清闲。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别院之中,会发生刺杀之事,此刻齐峰冷声质问,倒是让别院这些护卫大为尴尬。

    “齐峰,先控制刺客!”段沧海沉声道:“稍后审讯。”

    齐峰立刻上前大刀顶住那人的脖子,抬脚踢了一下,那人翻了个身,仰躺在地,边上立时有人“啊”地叫了一声,却是这刺客脸色乌青,双目圆睁,目光浑浊,没有丝毫的神采,竟似乎是死了一般。

    听得门外传来脚步声,只见邱总管已经冲进屋内,叫道:“世子,世子,世子怎样了?”瞧见段沧海蹲在地上抱着杨宁,急忙过来,问道:“段兄弟,世子这是.....?”

    段沧海神情冷峻,道:“邱总管,皇家之地,这里竟然有刺客出现,世子差点被刺客得手。”

    邱总管变了颜色,急问道:“世子没事吧?”

    段沧海道:“苍天护佑,世子有惊无险。”目光投向那躺在地上的刺客,“看来这刺客是存了必死之心而来。”

    赵无伤此时并没有去看那刺客,而是手拿一根银针,走到桌边,先是在托盘内的点心上点了点,又将银针探入桌上的茶杯之中,等他拿起银针之时,银针已经发黑,赵无伤目中显出寒光,问那几名别院护卫:“这刺客是别院的仆从?”

    “不是。”唯一没有被吸走内力还保有精力的别院护卫立刻道:“别院也就不到二十号人,大家都很熟悉,刺客绝不是别院里的人。”

    “出了什么事?”外面有一人进来,衣衫不整,邱总管看了一眼,认出是这别院的管事,乃是礼部一名小官员,之前有过交流接触,上前来,皱眉道:“吴管事,别院有刺客闯进来,我们家世子差点遭遇不测,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邱总管虽然并无官位在身,但却是锦衣侯府的大总管,地位并不在一名小小的礼部官员之下,再加上杨宁差点遭遇不测,说话也就颇有些不客气。

    吴管事脸色瞬间发白,失声道:“刺客?”抢上前去,看到别院护卫一个个垂头丧气站在边上,如同霜打的茄子一眼有气无力,再看齐峰蹲在地上正在检查仰面而躺的那名刺客,脸色更是难看,慌了手脚,冲着别院护卫们大叫道:“你们.....你们怎么守卫别院的?这刺客.....这刺客是如何进来的?”

    齐峰抬头看向段沧海,道:“段二哥,你猜的不错,刺客存了必死之心,他刚刚自己吞毒而死,咱们就不活了。”

    “吞毒而死,就是害怕被咱们问出幕后真凶。”段沧海冷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指使他的人,我们应该认识。”加了一句:“至少不是北汉人。”

    赵无伤道:“刺客一开始应该只是想毒死世子,但不知为何后来还是动手。”

    齐峰看向那吴管事,冷笑道:“吴管事,这别院是在你管辖之下,刺客不但进了别院,而且还换上了别院仆从的衣衫,甚至端着点心茶水来到世子的房中,可你们没有丝毫察觉,这事儿要是被朝廷知道,我真是替你们担心。”

    吴管事脸上已经没有血色,他当然清楚这种大事绝不可能隐瞒住,锦衣世子地位尊贵,真要死在这里,只怕别院所有人都要跟着陪葬,就算只是有惊无险,这事儿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就善了,自己这芝麻小官,出了这么大岔子,自然是保不住。

    事后受罚已经是无可避免,他只希望惩罚能够轻一些,这时候要尽可能地表现出配合锦衣侯府的态度,立刻吩咐道:“厨房,对了,赶快去看厨房。”

    众护卫也知道事关重大,早有人迅速往厨房那边去。

    “这.....这刺客十分厉害。”一名别院护卫心有余悸道:“他身上有邪门的功夫,我们.....我们一碰他,就被吸走劲力。”

    这些护卫只知道触碰刺客劲力外泄,却并不知道这刺客只是一个导体,那些劲力最终是流入到杨宁体内。

    “是,这人很邪门,这门功夫我们从未听说过......!”旁边立刻有人附和道。

    段沧海向赵无伤问道:“能否看出这刺客的来历?”

    赵无伤绕着那刺客转了一圈,用刀尖在刺客身上挑了挑,摇头道:“这种人专门以刺杀为生,收银子做买卖,江湖上有不少这样的刺客,做事干脆利落,十分老练,不会留下任何线索。他们若得手,自此消失,难觅线索,一旦失手,往往都会自绝,也不会留下线索。”

    段沧海微微颔首,冷笑道:“行刺竟然行刺到我们锦衣世子身上,就算是上天入海,也要查出幕后真凶。”吩咐道:“世子受惊,都不要留在这里了,将尸首先抬出去,收拾一番.....!”问杨宁道:“世子,要不要换个地方?”

    杨宁摇摇头,道:“我.....我没事。”

    忽听得脚步声响,查视别院厨房的护卫进来禀道:“厨房的老秋被人杀了,衣裳都被扒了。”

    吴管事向邱总管道:“看来是刺客潜入别院,先杀了厨房的人,然后假扮过来。”

    邱总管没好气道:“刺客是如何潜入进来?这别院并不大,前后门都有人守着,他如何能够混进来?”

    赵无伤忽然道:“这刺客先杀厨房的人,然后假扮仆从,能够在别院之中避开其他人的耳目,轻易找到世子所在,显然是对别院的格局了若指掌。”顿了顿,才道:“连我们都不能轻易进入别院,平日里自然更无别人能够擅自进入,刺客又是如何对别院如此熟悉?”

    此言一出,吴管事脸色更加难看,别院护卫们也都是面面相觑。

    “我们这里绝无串通刺客之人。”吴管事当然听出赵无伤话中之话,立刻辩解道:“诸位若是不信,大可以一一审查。”

    “我的意思是说,指使刺客之人,定然对别院的格局十分熟悉。”赵无伤如同冷硬石头的脸庞并无表情,淡淡道:“熟悉别院格局之人,并非只有你们,任何一个在此之前进入别院的人,都有可能与刺客有牵连。”

    邱总管微微颔首,道:“正是如此,此事绝不能轻易了了,行刺世子,胆大包天,必要详查。”

    当下众人将尸首抬了出去,又有人将屋内收拾一番,因为出了此等事情,齐峰和赵无伤两人再不出别院,就在杨宁房门之外守卫,虽然坏了别院一直以来的规矩,但是情况特殊,吴管事自然连个屁也不敢放。

    邱总管和段沧海扶着杨宁坐下,见杨宁脸色依然发红,互相瞧了一眼,邱总管小心翼翼问道:“世子,是不是身子还不舒服?要不派人去找大夫?”

    杨宁摇摇头,道:“邱总管,你先去忙吧,我没什么大事,不用担心。”

    邱总管微微点头,这才退了下去,等邱总管离开,段沧海才轻声道:“世子爷,你身体内是不是很不舒服?”

    “啊?”杨宁瞧了段沧海一眼,他丹田之内此时依然是气血翻滚,那种烈火灼烧之感虽然减弱不少,但是整个腹腔却还是难受得紧,连带着心脏也在迅速跳动,比之平常快了许多。

    “你的气脉不稳。”段沧海低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丹田现在一定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