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十九章 别院
    本来那太监如果也垂手低头,杨宁定不会察觉他,可是那人眼睛在杨宁脸上扫过,杨宁顺眼瞧去,只见那太监白面无须,双目却炯炯有神,目光犀利,乍看之下,便有些熟悉,等仔细看清楚,杨宁立刻认出来,这太监的样貌,竟然与在酒铺所见的灰袍长者几乎是一模一样。

    当日杨宁带着萧光逃离酒铺,那灰袍长者却被飞蝉密忍所困,杨宁后来也曾想过,不知道那灰袍长者是生是死,只觉得凶多吉少。

    这几日在锦衣侯府混迹,却几乎已经忘记了那灰袍长者,实在料想不到此人竟然会在这种场合突然出现。

    虽然眼前这人与灰袍长者相比,已经没有了胡须,而且衣衫也全然不同,但是杨宁却依然确定此人就是那灰袍长者。

    如果仅仅是样容相似,杨宁倒不会如此肯定,毕竟他与锦衣侯世子长相几乎一模一样这种邪门的事儿都能遇上。

    可是对方的眼睛,却让杨宁确信不疑。

    灰袍长者的眼神极有特点,深沉而犀利,眼前这太监的眼睛与灰袍长者并无二致。

    他心下虽然吃惊,但神色却并不变。

    在最危险的时刻保持足够的冷静,这本就是杨宁接受训练时最重要的科目之一,长期以来的训练,让他有足够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不动声色。

    面上虽然淡定,可杨宁心下却翻江倒海。

    他实在不知道,此人为何会以太监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上次在酒铺相见,此人身着长衫,胡须飘飘,倒像一个儒雅的文士,今日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白面无须的太监,这样的身份变化,让杨宁措手不及。

    他现在都无法肯定,这人究竟是假扮成太监,又或者本身就是太监?

    “世子,世子?”耳边传来邱总管叫声,杨宁迅速回过神,“啊”了一声,却听范公公道:“咱家就不耽搁了,这就回宫复命!”向杨宁微微点头,转身便走,杨宁拱了拱手,再去看那扮作太监的灰袍长者,只见那人也已经转身跟在范公公后面离去,并不回头。

    杨宁微松了口气。

    他刚刚最为担心的就是那人当众揭穿自己的身份,若当真如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对方在自己脸上扫了几遍,显然也是在确认自己的身份,杨宁不知道那灰袍长者是否真的认出了自己。

    记得那天阴雨绵绵,酒铺之中本就昏暗,虽然自己记住了对方的样容,他却不肯定对方是否记住了自己的样容。

    今日对方打量自己,也许是对方依稀觉得颇为熟悉而已,自己如今毕竟是锦衣侯世子,对方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恐怕也不敢轻易揭穿。

    杨宁此时已经感觉背脊有些发凉,心里却想着,这世子的身份现在看来已经有些凶险了。那人看样子竟似乎是宫里的人,虽然他未必确定自己是假冒世子,但既然已经起了疑心,那么自己就已经十分危险。

    齐景身死,锦衣侯府眼见得便要衰微,内忧外患麻烦一堆,如今又遇上那个老家伙,杨宁心中顿时盘算是不是要找机会离开。

    “世子,咱们要动身了!”邱总管在边上打断了杨宁的思考,“离忠陵有整整一天的路途,咱们要在天黑之前赶到那里,途中不能耽搁,以免误了时辰。”

    杨宁也知道这种贵族世家在婚娶丧嫁上有太多的规矩,点了点头,队伍当下出了城去,只是京城戒严,跟随队伍的百姓却不能一起出城,薛翎风带领一些将士送出一里来地,便目送队伍里去,随即返城关上了城门。

    一路上吹吹打打,锣鼓不绝,白幡飘动,黄纸纷飞,到天黑时分,倒也是顺利赶到了钟山脚下。

    忠陵距离钟山不到十里地,在钟山山脚,朝廷专门修建了一处别院,特地用来作为停灵之所,但凡落葬忠陵之前,队伍都会先在别院停上一夜,一来也是为了显示皇恩浩荡,二来也是为了让送葬队伍能够稍作休整。

    灵柩就停在别院的正院正堂,这里有礼部吏员在此打理,除了少数人,送葬队伍大部分人并不能轻易进入别院之内。

    三老太爷和杨宁都是属于齐家族人,而且都与齐景有直接血亲,自然是可以进入,而邱总管是锦衣侯府的大总管,却也有资格进入,此外齐玉此番也是跟随队伍送葬,不过由于出身庶子,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沿途只能跟在队伍当中,不显山不漏水。

    不过到了忠陵这边,他虽然出身庶子,但体内终究还是流着齐景的血脉,也是能够进入别院。

    对于忠陵别院,锦衣侯府自然知道它的用途,也知道并非人人都有资格进入,所以事先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送葬而来的人们都是在别院之外搭建帐篷歇息,陪葬的诸多用品,则是派人看守。

    段沧海和齐峰则是率领锦衣侯府的侍卫们负责警戒。

    一天折腾下来,杨宁颇为疲倦,他是锦衣侯世子,被安排在东边独立的房间,虽然住进了别院之中,杨宁却并不能轻松下来。

    从踏入别院那一刻起,杨宁心中竟是生出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他感觉到暗中似乎有人在注视着他。

    这种感觉其实很奇怪。

    其实杨宁本身就是一个十分机警的人,但机警并不等于神经过敏,每当有危险来临的时候,杨宁便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出现,这种感觉其实在穿越之前就有存在,但是并不算明显,反倒是穿越之后,就似乎激活了自己的第六感一样,感觉强烈不少。

    但是仔细观察,却发现四周根本无人注视自己。

    天色早已经黑下来,别院之内停灵,自然是幽静异常,杨宁心想或许是今日看到了那化作太监的长者,所以让自己心神不宁,有些疑神疑鬼。

    一想到那古怪的太监,杨宁眉头便即锁起来。

    那古怪的太监虽然只是打量自己两眼,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正因如此,反倒让杨宁心中没有底。

    如今锦衣侯府上下将自己当成了世子,便是段沧海等人也都是唯命是从,可是杨宁知晓,一旦自己真实身份被揭破,锦衣侯府上下便会立刻将自己当成不共戴天的仇敌,他们要寻根追底找到真正的世子,在没有任何人证的情况下,自己这个假冒世子之人当然是第一嫌疑人。

    虽说齐景之死,导致锦衣侯府看似要走向衰落,但无论如何,锦衣侯也是大楚四大世袭罔替的侯爵之一,自己面对这样一股势力,一旦结仇,绝对讨不了一丝一毫的便宜,只有亡命天涯躲避追杀。

    如果只是亡命天涯,杨宁倒也不惧怕,可是他心中最挂念的小蝶至今却杳无音讯,连下落也不清楚,这却是他放不下的。

    虽然旭日镖局是最大的怀疑对象,杨宁甚至怀疑小蝶已经被人救走,但这也都只是自己一相情愿的猜测,具体究竟如何,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小蝶安然无恙,在没有确定小蝶安全之前,杨宁很难放下小蝶不顾。

    夜色幽幽,正自寻思盘算,听到敲门声响,外面传来声音:“世子,准备了一些点心和茶水,小人特地送过来!”

    “进来吧!”

    房门并没有上栓,一名青衣仆人走了进来,端上一个托盘,托盘上摆了两碟点心,一个茶壶,另有一只茶杯。

    忠陵别院自有别院的奴仆下人,杨宁之前进别院之时,倒也瞧见十多名身着这身打扮的别院仆从。

    杨宁此时见到点心,倒还真觉得肚子有些饥饿,走到桌边,那青衣仆从放下托盘,弓着身子低头恭敬道:“世子,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别院内吃住用度都准备的十分齐全。”

    杨宁微笑道:“多谢!”

    青衣仆从拿起茶壶,为杨宁倒了一杯茶,放在杨宁面前,道:“世子请用茶,小人先告退!”也不多言,转身便要退下。

    杨宁端起茶杯,正要一饮而尽,忽地眉角微跳,“你等一下!”

    青衣仆从已经到了门前,停下步子,转身问道:“世子还有何吩咐?”

    “你在这里呆了多少年?”杨宁问道:“这别院里都是些什么人照顾?”

    青衣仆从解释道:“忠陵别院隶属于礼部,小人是礼部的人,在这里已经五六年了,户部每年都会专门拨银子维持别院。”

    “这些年来,你在这里都是端茶倒水?”杨宁笑道:“没有想过换份差事?”招手道:“你过来,长夜漫漫,本世子无聊的慌,你陪本世子说说话,若是机灵,本世子可以帮忙给你找份更好的差事。”

    青衣仆从喜道:“多谢世子,多谢世子!”上前来,道:“小人在这里就是端茶倒水,若是承蒙世子器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杨宁含笑道:“赴汤蹈火?你难道练过武功?”

    “武功?”青衣仆从摇头道:“小人是礼部的吏员,属于文吏,并不懂武功,不过读了些书,认识几个字。”

    杨宁放下手中茶杯,伸手握住青衣仆从一只手,含笑道:“你既然是文吏,为何拇指和食指的侧面有老茧?”脸色一寒:“这可不是端茶倒水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