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十六章 婚约
    顾清菡对武乡侯显然没有太多的敬意,武乡侯眉宇间有几分恼怒,却似乎对顾清菡也有些忌惮,道:“本侯是来见太夫人,准备商议婚约,太夫人既然不能见客,就只能由你们代转几句话了。”

    “侯爷方才的话,我已经听见,不知我是否误解了侯爷的意思。”顾清菡淡淡道:“你我两家的婚约,是在两府老侯爷还在世的时候就定下来的,如果不出意外,两家明年开春就应该准备将这十多年前就定下的婚事操办了。”

    “操办?”武乡侯冷笑道:“现在齐景已经.....已经过世了,齐宁守孝三年,要成亲,自然也要等到三年之后。”

    “我们可以等。”顾清菡道:“既然是老侯爷定下的亲事,我们早已经将紫萱当作我们锦衣侯府的世子夫人,三年过后,孝期一满,自然会八抬大轿将紫萱迎进门来。”

    武乡侯抬手道:“且慢。你说三年就三年?你们可以等,便以为我们也可以等得?”

    “哦?”顾清菡唇边带笑:“侯爷的意思是说,三年时间太长,你们等不得?”

    武乡侯起身来,背负双手,道:“话说到这份上,本侯也就痛快直说吧。当年的婚约,是老侯爷们定下的,我并不赞同,但是老人们的情谊在那里,本侯也不好直接反对。”

    “原来侯爷并不赞同这门亲事。”顾清菡淡淡笑道:“前两年侯爷就多次向将军提及这门婚事,说要早日将两个孩子的事情办了,我们还一直以为侯爷对此事并不反对。”

    武乡侯神色有些尴尬,却还是道:“那还不是希望事情早了早好,免得成日里挂念这件事情,徒增烦恼。”顿了顿,才道:“知道本侯的人都清楚,本侯是个怕麻烦的人,如今一个天大的麻烦在本侯眼前,本侯不得不尽快解决。”

    “侯爷解决的方法是什么?”

    “你刚也说过,解除婚约。”武乡侯道:“既然齐宁要守孝,我们这边也耐不住性子等下去,还不如双方解除了婚约,这对大家都有好处。”瞥了杨宁一眼,淡淡道:“说句实话,你们家这位世子,并不适合我们紫萱。”

    “侯爷这话我们可就听不懂了。”顾清菡美丽脸庞严肃起来:“这门婚事,是两位老侯爷在世的时候定下来,我们锦衣侯府自始至终没有生出其他的心思,也不敢违背老侯爷当年的意思,无论老侯爷还是武乡老侯爷,都是一言九鼎言出如山,我实在不明白,这板上钉钉的婚约,为何会要起变故?”

    “此一时彼一时,即使是老侯爷们定下的亲事,也不是一成不变。”武乡侯看了杨宁一眼,冷笑道:“我们家老爷子当年定下这门亲事的时候,可没想到你们锦衣侯府竟然养出这样一个东西,若是老爷子知道,也定不会应允这门亲事。”

    顾清菡凤目上扬,冷冷道:“侯爷也是身份尊贵之人,这般出言不逊,是否与你的身份不符?宁儿单纯朴实,却不知又哪里不中侯爷的意思?”

    武乡侯发出古怪笑声,道:“单纯朴实?你当本侯对他一无所知吗?”抬手指着杨宁,冷声问道:“有人说你总和一帮纨绔子弟流连忘返于秦淮河上,可有此事?本侯还听说你在外面出尽了洋相,整个京城都知道齐家有你这样一个贻笑大方的蠢货,难道不是真的?”

    顾清菡怒道:“侯爷请自重。宁儿不过是轻信于人,他秉性并不坏,你......!”

    “不用解释了。”武乡侯打断道:“京城许多人都知道你我两家有婚约,就是因为此事,我们武乡侯府也是被人在背后嘲笑,就因为......!”往前走了两步,手指几乎就要戳在杨宁的鼻子上,“就因为这个臭小子,害得我武乡侯府的声誉也被人污蔑。如今还没成亲,就已经牵累我侯府,这真要将紫萱许配给他,我们武乡侯府还要不要在京城混下去?”

    顾清菡冷笑道:“武乡侯,当年你们老侯爷遇到危难之时,我们锦衣老侯爷可没有想过被拖累,挺身相助,正因在苦难之时不离不弃,你我两家才结成这门亲事。如今只不过是一些无良之辈造谣生事,你武乡侯就要断然斩断这门婚约,若是两位老侯爷泉下有知,不知该如何想。”

    “我这是为了我们苏家的前程。”武乡侯淡淡道:“这么多年,我还没有听说有哪位世子被人稀里糊涂绑走了,如此无能之辈,如果紫萱真要嫁给他,本侯还真担心紫萱哪天会成了寡妇.....!”

    “住口!”顾清菡娇声叱道:“武乡侯,你太过分了。”

    武乡侯顿时有些尴尬,显然也觉得自己所言确实太过分,干咳两声,道:“反正武乡侯府由本侯做主,紫萱是本侯的掌上明珠,她的婚事,自有本侯做主,本侯不答应,这门婚事就成不了。”

    杨宁自始至终一直在旁冷眼旁听,没有吭声,他见这武乡侯虽然贵为侯爵,可除了衣冠华贵一些,言谈举止却没有一丝贵族风范,而且出言不逊,口不择言,如果换一身衣衫,倒像一个撒泼耍赖的流氓一般。

    邱总管此时垂手在旁,默不作声,顾清菡虽然还在竭力控制自己情绪,但明显气恼不过,呼吸微促,饱满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柳眉舒展,冷笑道:“武乡侯,你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有句话也想对你直言。”

    武乡侯微仰着脖子道:“今日过来,就是为了将话说得清清楚楚,你们有什么话,也尽管说出来。”

    “好。”顾清菡颔首道:“武乡侯,你应该清楚,两位老侯爷当年订下婚约,不仅仅是为了交情,他们深思熟虑才会作出这样决定,我只想请教武乡侯,你准备解除婚约,可是深思熟虑?”

    “那是自然。”武乡侯毫不犹豫道。

    顾清菡神色平静下来,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不过是否解除婚约,还要请太夫人的意思,如果太夫人同意,这门婚事,我们自然不会强求。”

    武乡侯道:“本侯可以给你们几天时间考虑,其实我看也没有考虑的必要,本侯既然决定解除婚约,你们也没有必要再坚持下去,免得到最后两家面子都不好看。”

    “武乡侯放心,我们齐家从来都是不强求于人。”顾清菡淡淡道:“邱总管,送客!”

    武乡侯怔了一下,不过看到顾清菡俏脸冷冰冰的,不由冷哼一声,一甩衣袖,出门而去。

    邱总管跟在武乡侯身后,送出门去,等武乡侯离开,顾清菡这才冲着武乡侯背影冷笑道:“愚不可及!”

    杨宁走到顾清菡身边,轻声道:“三娘,咱们与他们家有婚约?”

    “宁儿,你也不用担心,好姑娘多得是,没了他苏家的姑娘,三娘也会给你找一个更好的。”顾清菡显然有些余怒未消:“听说他们家那位苏大小姐刁蛮任性,也不是好相与的,只是老侯爷定下的亲事,咱们不能违抗,今日他武乡侯亲自来解除婚约,未必是什么坏事。”

    “这位武乡侯在父亲还没出殡的时候就登门解除婚约,也实在太过分。”杨宁皱眉道:“他这是根本不将咱们锦衣侯府放在眼里。”

    顾清菡转身看着杨宁,柔声道:“宁儿,体不体面,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只要自己争气,体面也就来了。老侯爷和你父亲在世的时候,都是大楚的栋梁,没有人小瞧咱们锦衣侯府,只要你以后也有他们那般作为,锦衣侯府依然不会被人小觑。”

    杨宁点了点头,心中却想着你们锦衣侯府是否能体面,还真不是我该考虑的,我这假冒的世子说不定哪天就偷偷溜了。

    不过心里却也知道,如今的锦衣侯府,也可算得上是内忧外患。

    齐景一死,锦衣侯府的脊梁就等于断折,齐家三老太爷那一房明显是偏向庶子齐玉,府内争斗一目了然。

    如今武乡侯更是亲自登门解除婚约,这当然不是一件独立的事件。

    顾清菡若有所思,正在此时,却见两人匆匆而来,当先一人正是段沧海,神情凝重,身后则是跟着齐峰。

    “三夫人,京里有变故。”段沧海还没有进门,就已经沉声道。

    顾清菡蹙眉道:“怎么了?”

    齐峰上前来,拱了拱手,神情肃然:“三夫人,世子爷,京中城防正在换防,驻扎在石头城的黑刀营就在昨夜忽然被调入了京城,而且换防皇城诸门,原本驻防的皇家羽林营被调出京城,如今就驻扎在城北十五里地。”

    “什么?”顾清菡花容失色:“黑刀营入京?”

    段沧海神情凝重:“如今皇城已经被封锁,无论何人都不得进出,齐峰刚才在街上看到,京都府的衙差们已经开始巡城,几乎是倾巢出动,大街小巷都能看到京都府差的身影,三夫人,看来.....看来宫里只怕真的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