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十三章 镖毁人亡
    段沧海惊讶道:“忠义侯没有过来?”

    顾清菡摇摇头,道:“将军在世的时候,我们侯府与忠义侯府素来交情甚好,我本以为知道将军过世的消息,忠义侯会立刻过来,可是.....到现在为止,忠义侯府也只随便来了个人祭奠一番便即去了,此后再无人过来。”

    杨宁在旁问道:“忠义侯是不是见父亲过世,我们锦衣侯府没有了.....没有了大山,所以......!”

    “宁儿,不可胡说。”顾清菡瞪了杨宁一眼,不过眸中却显出一丝诧异,“你为何会这样想?”

    杨宁也是随口而言,见顾清菡怨责,道:“我.....我是瞎说的,我不说了。”心想齐家最强的两个人都已经过世,留下来的这帮人,一眼扫过去,没有一个真正能够独挡一面的男丁,锦衣侯府衰弱似乎已经难以避免,这种情况,只怕许多人都是心知肚明,若是因此而小瞧齐家甚至拉开距离,也不是没有可能。

    段沧海神情严肃,摇头道:“说忠义侯势利眼,应该没有这个可能。不管他心里怎么想,但是场面上的事,他素来不会让人挑理。”顿了顿,压低声音:“三夫人,有没有可能是.....是宫里出了事儿。”

    “宫中出事?”顾清菡一怔,随即眼眸儿一转,轻声道:“你这样说,倒也有些巧。将军遗体被秘密送到京里来的时候,此事已经往宫里禀报过,但宫中一直没有派人过来,忠义侯也恰在这种时候没有上门,难道.....!”蹙起柳眉,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宫里的事情,顾清菡和段沧海也没有多说下去,毕竟这种事儿,不宜在背后议论。

    杨宁在这侯府待了半天,前前后后接收到了许多消息,心下对锦衣侯府也已经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毫无疑问,锦衣侯府曾经风光无限,甚至一度曾是大楚军中柱梁,但是随着锦衣侯齐景的过世,形势已经发生了极为微妙的变化。

    而且这锦衣侯府看上去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一掷千金的豪阔,竟为了几千两银子犯愁,而且借银子甚至还要拿出当铺作为抵押。

    不过从他们口中,杨宁倒也听出侯府的收入来源也不少,只是闹不明白江陵为何有银子要往侯府送过来。

    他知道有些事情急不得,只能慢慢了解,偶尔装作随口问一句了解一些信息倒不打紧,可如果紧盯着询问许多事情,定然会让府中上下感觉反常,自己目下还要借助侯府的势力找到小蝶,倒不想太早让侯府的人看破。

    他们几次提到宫中,自然是大楚皇城之内的皇宫。

    杨宁心里清楚,以齐景在大楚的地位以及对大楚的贡献,他为国而死,皇帝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表示。

    如此重臣过世,皇帝即使不会亲自前来祭奠,也一定会派个皇子或者皇室中人前来悼念,再不济也定会派个太监来宣个旨,褒扬一番,悼念一番,这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且皇帝应该还会赐下一笔赏赐。

    如今皇宫迟迟没有派人来,这自然是很反常。

    不过杨宁目下对这些事情还真不是太在意,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如何让段沧海帮忙自己打探那几家镖局。

    想要有所得,必然要有付出。

    杨宁回到灵堂,理所当然地充当起孝子的身份,不过想着这位锦衣侯也是大楚一代名将,属于人中龙凤,自己跪跪倒也无伤大雅。

    夜里自然也没有什么人过来祭拜,灵堂内外也都有人,段沧海等人刚刚回府,所以这一夜几人也就陪着杨宁一起守灵。

    夜里守灵,自然不会一直跪着,而且自有人送来宵夜,到了后半夜,齐玉才来到灵堂,杨宁也不和他多说,留他在灵堂,自己自去休息。

    接下来两日,前来祭奠的人不在少数,都是京中的官员,锦衣侯过世的消息,也并无大肆张扬,对外地的官员,也只是通知了一些锦衣侯生前交好的少数人,这些人一路辛苦赶到京城,吃住却也都是由侯府安排。

    一切都按照顾清菡的安排,齐玉并无资格与前来祭拜的官员相见,但凡有人前来,都是杨宁出面,好在杨宁也不用多说话,邱总管总是在旁边照应着,前来的官员,杨宁自然都不会熟悉,邱总管偶尔介绍,杨宁也都是很快就忘记。

    齐家的族人,每日里倒也依然过来帮衬,三老太爷倒也出现两次,不过并不进灵堂,看也不看杨宁,显然对杨宁余怒未消,而五爷和六爷那两位,却都没有出现过。

    眼见得出殡之日临近,宫中一直都没有派人过来,就似乎忘记了这位为帝国立下赫赫功勋的卫将军。

    这日午后,杨宁坐在灵堂里,百无聊懒,忽见段沧海进到灵堂内,凑近杨宁身边,低声道:“世子爷,你还记得那天你说起的镖局?”

    杨宁精神一振,暗赞段沧海这家伙眼力很好,自己一直没有找到借口让他去打听镖局的情况,不想上次提过那一回,他却已经去调查,看来此人还真是体察上心,大有前途,忙问道:“你去打听消息了?”

    段沧海摇头道:“不用打听,齐峰在外面听人说起,镖局出事了。”

    “出事?”杨宁问道:“出了什么事?”

    段沧海压低声音道:“世子自然记得京城有三大镖局。”

    “四海、长平和旭日三大镖局。”杨宁记忆力本就了得,更加上他对镖局特别上心,上次段沧海说起三大镖局,他已经牢记在心。

    段沧海点头道:“不错,这一次事情出得不小,四海和旭日两大镖局都是镖毁人亡。”

    “镖毁人亡?”杨宁心下一紧,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镖毁人亡,就是镖车都没了,护送的人马也都死了。”段沧海沉声道:“这可是很少发生的事情,而且发生的都是北边的线。”

    杨宁眉头皱起,心中明白,那夜在酒铺被飞蝉密忍袭击,四海镖局定然遭殃,自己离开的时候镖局还有几人撑着,现在看来最后应该是全军覆没。

    段沧海只以为杨宁听不明白,解释道:“京城这三大镖局,长平镖局主要是往南边走,四海镖局则是往西走,旭日镖局往北走,不过这两年和北汉人在淮水厮杀,北边一直不太平,所以四海镖局也会跑北线。”

    “段二叔,那个旭日镖局比之四海镖局如何?”杨宁问道:“这两家镖局哪个更强?”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推测,既然长平镖局一直走的是南线,那么应该可以排除在外,带走小蝶的就只能是旭日或者四海两大镖局。

    虽说自己在途中见过四海镖局的镖队,并无发现小蝶的踪迹,嫌疑的可能小了不少,但却不能保证并非四海镖局所为,既然是在京城都数一数二的镖局,那么镖队就不可能只有一支。

    “要说哪家强,还真不好说。”段沧海想了一下,才道:“这两家镖局都与京城的王公贵族有些牵扯,四海镖局的镖师大都是出身江湖,武功都是不差,旭日镖局倒有不少镖师从前在军中待过,也都有些手段。如果说往西边去,四海镖局人脉更广,黑白两道更给面子,比旭日镖局自然占了上风,反之往北线,旭日镖局更吃得开。”

    杨宁微微点头,心里其实在寻思,如果说旭日镖局在北线的人脉更广,那么它的嫌疑自然也就更大。

    “两家镖局都有一支镖队在半路被劫杀。”段沧海道:“听说四海镖局是在官道边上的一家酒铺被劫,镖车全都消失,但是所有镖师和趟子手都是死在酒铺,整个酒铺鸡犬不留,被人发现的时候,连一个活口也没有。”

    “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吗?”杨宁问道,心里其实很清楚,出手的既然是飞蝉密忍,那帮人行事诡异,自然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果见段沧海摇头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劫镖的事情每年都有发生,可连人也都杀了,这可很少见,镖队的人都有分寸,若是能够护镖,定会全力以赴,但是如果对手太硬,明知不敌,镖队也不会硬拼,先保住人,回头再找镖。像这样将人全都杀死,倒不像是劫镖,反倒是像寻仇。”

    杨宁心想那还真不是寻仇,只不过是被某人连累而已,如果不是萧光,四海镖局也不会天降大灾。

    一想到萧光,便想到那小子还欠自己五百两黄金,若当真能拿到那五百两黄金,只怕顾清菡也不用发愁了。

    不过又想那臭小子虽然让自己到京城找他,可是连个地址也没有,又让自己如何在这大海一般的京城里去找一个人?

    只是他也明白,就算真的拿到那五百两金子,也不能送给顾清菡,毕竟自己冒充的这位世子在此前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又能从哪里弄到五百两黄金?真要拿出来,顾清菡定要追根寻源,事情反而不妙,而且萧光一旦出现,必然会认出自己,那么自己假冒世子的事儿很有可能就败露,心想在找到小蝶之前,还是不要遇见那臭小子为好。

    “那旭日镖局又是怎么回事?”杨宁问道。

    段沧海道:“旭日镖局虽然也是镖毁人亡,但与四海镖局又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