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十二章 难题
    邱总管看到顾清菡,本来笑容和蔼的表情瞬间变得谦恭起来,几乎是小跑迎上去,恭敬道:“三夫人,正有事要向您禀报。”

    “三老太爷那边你去过了?”顾清菡此时表情从容淡定,并无丝毫笑容,那张漂亮的脸蛋一旦没有了笑容,不但庄重典雅,而且自有一股威仪。

    邱总管忙道:“去过了,我在那边劝说了许久,三老太爷现在气倒也顺了不少。不过.....!”

    “不过什么?”顾清菡秀眸中划过一丝冷笑,“不过还要让齐玉继续守灵?”

    邱总管为难道:“三夫人,我也知道世子既然回来了,再让齐玉守灵便不合规矩。不过三老太爷说齐玉就算不是嫡子,也是侯爷的血脉,总不能侯爷死了,齐玉连守灵的资格也没有。”往这边看了杨宁一眼,才微压低声音道:“三老太爷的意思,这白天嘛,以后就让世子守灵,不过晚上大可以让齐玉代劳,这样一来,灵堂始终不缺孝子,而且世子也能有时间休息。”

    顾清菡淡淡道:“邱总管,他们的意思,别人不明白,你心里应该清楚。你在侯府快二十年了,将军在世的时候,对你如何,你心里也很清楚。”顿了顿,轻轻眨了一下眼睛,长长睫毛闪动,“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咱们自然是要顺着将军当初的心思去办。”

    邱总管笑道:“三夫人说的极是,我自然是马首是瞻。”顿了顿,才小心翼翼道:“那我回头去回禀三老太爷,告诉他这法子不成?”

    顾清菡秀眉微蹙,微思索了一下,才道:“这样吧,齐玉晚上守灵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但凡有客,都要由宁儿出面,其余必须退回后堂。”

    “是。”邱总管躬身道。

    顾清菡这才袅袅往杨宁这边走过来,美丽的脸上此时露出一丝笑容,明艳绝俗,“宁儿,让你去灵堂,怎地还在这里?又贪玩了不是?”她话虽略带责怪,但语气却十分柔和,全无责怪的意思。

    邱总管却跟在顾清菡身边,并无离开,顾清菡察觉到,停下步子,问道:“邱总管还有事情?”

    邱总管犹豫了一下,才道:“是有一桩要紧事儿要和三夫人商量。”

    “何事?”

    邱总管看了杨宁一眼,欲言又止,杨宁心下窝火,直白道:“看我做什么?你要说的我不能听?”

    邱总管忙道:“世子误会了,我.....我绝无此意。”

    “绝无此意还不快说?”杨宁翻了个白眼,他最反感邱总管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弄得似乎满世界都有秘密一样。

    顾清菡瞪了杨宁一眼,眉眼间越发娇俏,微转螓首看向邱总管,才道:“邱总管,到底是什么事?”

    “这个......!”邱总管犹豫一下,终是道:“三夫人,府库里.....府库里的银钱已经所剩无几,只怕撑不了多久。”

    顾清菡俏容顿时严肃起来,问道:“前几天不是还看过,怎地这么快就没了?”

    邱总管苦笑道:“这几天前来祭奠的王公贵族各部官员众多,也都是留在府里用饭,咱们侯府要维持体面,寒酸不得,花销不少。此外还有诸多杂项,本以为能省就省一些,好歹撑到宫里或是江陵那边的银子补上来,可是.....可是真要办起来,花销都是不小,府库里的银子每日都如流水般出去。”手中多了一本账册双手呈递过来,“三夫人请看,一桩桩一件件花销,这上面都有明细。”

    顾清菡摇头道:“邱总管既然这样说,总不会错就是。”并不去接那账册。

    杨宁看在眼里,心中暗赞顾清菡办事老练,如今正是非常之时,顾清菡虽然总管大局,但毕竟是一介女流,侯府诸事的具体操办者,应该还是这位邱总管,如果接了账册,就等若是对邱总管很不信任,必然引出嫌隙,目下这种情况,当然不能让邱总管难堪。

    “这个月府里的月钱只怕一时发不出来,还有书院那边,前日卓先生过来的时候,虽然没有明说,但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似乎是在责怪我们迟迟没有将书院的银子送过去。”邱总管摇头叹道:“三夫人,这样下去可了不得,按礼法,将军还有五日才能出殡,这往后几日,花销只多不少,而且将军的事儿,乃是一等一的大事,自然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太夫人说过要体面,咱们自然不能失了分寸。”

    顾清菡眸中已经出现烦恼之色,那一对细若柳叶的眉儿微挤在一起,“两个铺子里的现银都挪过来没有?”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早已经补进过来。”邱总管道:“药铺那头要办药材,半个月前拨了一批银子出去采办,所以现银不是很多。“

    杨宁已经听出味儿来,他本以为这样的豪门贵族,根本不可能为了银子而发愁,但现在看来,银子倒是成了侯府当下最困难的问题。

    见顾清菡柳眉紧蹙,邱总管道:“宫里到现在也没有个话,很是反常,三夫人,要不要派人往宫里打听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在宫里有熟识的公公,应该能打探点情况。”

    “万万不可。”顾清菡立刻道:“这种事儿,圣上没有旨意,咱们就只能等着,绝不能先往宫里去说。”想了一想,才道:“江陵那边的银子,按道理十天前就该送过来了,怎地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动静?那边可有人过来禀报过?”

    邱总管摇头道:“暂时还没有人过来,我看应该是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这事儿以前也是发生过,偶有耽搁,最长的一次倒也耽搁了大半个月,不过后来也都安全送过来。如果没有意外,应该这几天便能送到。”

    顾清菡微点螓首,道:“江陵的银子送过来,所有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不过目下手上却有些紧。”邱总管为难道:“府库里不能没有现银,每日里大小花销少不了银钱,这当口最是要紧,可不能因为缺银子失了侯府的体面,三夫人,你看咱们是不是.....是不是先找人借些银子?”

    顾清菡问道:“大概还需要多少银子?”

    “如果能借个两三千两银子填到府库里,应该就不成问题了。”邱总管自信道。

    杨宁本还以为侯府在账目上缺了多大的窟窿,一听不过几千两银子,看来数目也不算太大,这等豪门大族,因为几千两银子便为难起来,倒是出乎杨宁的预料。

    “这种时候向外借银子,总是不好。”顾清菡想了想,“我手头还有些细软,不如......!”

    “三夫人,万万不可。”邱总管倒也机灵,立刻知道顾清菡意思,“这种事儿也是我的疏忽,没有及时让江陵的银子送过来,怎能让三夫人拿细软出去当?这要是传扬出去,只怕有人背后会说是非。再说咱们自家也有当铺,总不能开当的去当货?其实事情也好解决,当铺那边这几日定然有人赎当,每日里多少还能有些银子回来,药铺的生意也是极好,只要撑过这几日,一切都能好转过来。咱们借点银子应个急,并不是难事,而且我定会做得周全,不让此事张扬出去。”

    顾清菡想了想,才道:“那就按你的法子去办,先去借个三千两银子,等侯府的银子一到,立刻归还。”

    “三夫人,你也知道,侯爷在世的时候,不让咱们和其他人又太多的银钱往来。”邱总管道:“咱们这一次要接三千两银子,虽然不是难事,但总要拿些东西作为抵押,这也都是规矩。”

    “这个我自然知道。”顾清菡道:“你先去打探一下,该以什么做抵押,咱们再商量。”

    邱总管道:“要不这样,咱们就用当铺做抵押,咱们家当铺信誉极好,生意一向不错,只要用当铺做抵押,三千两银子立刻就能支取过来。”

    “当铺?”顾清菡微有些犹豫。

    邱总管忙道:“药铺是老侯爷时候就传下来的,是我们侯府的命脉,那是万不能动的。而且咱们也不过暂用几日而已,用不了几天,银子就能偿还回去,就算是抵押当铺,也不会累及当铺的生意。”

    “既然你觉得可以这么办,那就先这样办吧。”顾清菡沉吟片刻,微点螓首,“你告诉人家,我们很快就会将银子还过去,该算的利钱,也不会少一文。”

    邱总管笑道:“如此一来,府里的事情就不会出问题了。三夫人,我这就去办。”退了下去。

    等邱总管离开,杨宁才好奇问道:“三娘,咱们府里没有银子?”

    “不当家不知道油米贵。”顾清菡轻叹道:“侯府里里外外的开销本就不少,再加上将军的丧事......!”美眸盯着杨宁,“你怎地对这些事儿也感兴趣了?平时你可从没想过银子是如何来的。”

    杨宁笑道:“我看三娘为银子发愁,所以才问的。”

    “哟,我家宁儿也知道关心人了。”顾清菡笑道:“不过这些事儿你就不用操心,烦心事让三娘来操心就好,等你真正当家作主,再来愁烦这些事儿。”看向一边的段沧海,见他脸色还有些红,蹙眉道:“又喝酒了?”

    段沧海有些尴尬,摸着后脑勺道:“就是.....就是随便喝了两口.....!”

    顾清菡叹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许多事情咱们还要做下去,而且这些天府里的事情杂多,你也有帮着不少事儿。”

    “我知道。”段沧海忙道:“三夫人放心,我这几天再不饮酒了。”随即也皱起眉头,轻声问道:“三夫人,宫里对将军过世,没有一点说法?”

    顾清菡轻轻点头,疑惑道:“我也奇怪,按理说宫里早该来旨意了,可是到现在为止,不但宫里没有一点音讯,就是忠义侯府那头,忠义侯也没有亲自过来,我总觉着这里面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