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十一章 遗孀
    杨宁知道段沧海出身行伍,这人身上那一股军人的气息确实很明显,包括齐峰和赵无伤,杨宁也能从他们身上发现军人的影子。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三人却都是出自黑麟营,而且都是三爷麾下的兵士。

    “三爷与将军都是老侯爷所出,所以三爷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和将军一样,跟随老侯爷征战沙场。”段沧海感慨道:“若非那次......哎,今日的三爷,也定是名动天下的一代名将。”

    杨宁听到这里,对锦衣侯府的关系已经粗略有了了解,问道:“你们几个是在那次战事之后,回到了京城?”

    “黑麟营与血兰军一战之后,所剩不过几十人而已。”段沧海苦笑道:“但是将军行事,素来周全,我们黑麟营伤亡殆尽之时,后援也跟了上来,血兰军那时候也已经是山穷水尽,无力再战,逃脱而去,我们这些人才能活下性命来。”

    杨宁道:“你们黑麟营虽然几乎全军覆没,可是一战过后,北汉血兰军也已经没有了战力,所以淮水以北的两郡才保住。”

    段沧海显出一丝诧异之色,随即颔首道:“世子爷不愧是将门虎子,这其中关窍,立刻就明白了。”微仰脖子,道:“世子爷说的不错,虽然黑麟营从此消失,但是长陵侯苦心经营出来的血兰军也已经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对我们形成威胁。”顿了顿,才继续道:“将军上请朝廷,为我们这些活下来的黑麟营官兵奏请封赏,大部分人都被封官各处,我们几个却还是留了下来。”

    “哦?”杨宁奇道:“那又是为何?有官不当,非要留在这里做护卫?”

    段沧海正色道:“我们跟随三爷征杀疆场,多少次都是三爷将我们从死人堆里救出来,我们那时候就发誓,此生誓死追随三爷,绝无其他想法。”叹道:“三爷死后,我们本想追随三爷而去,却被将军劝阻,他说我们既然无心仕官,可以到侯府担任护卫,不但可以保护侯府,而且可以保护三夫人。”

    杨宁微微颔首,心想这几人有官不做,却来侯府担任护卫,也都是重情义的好汉子,他们愿意在侯府为仆,应该是看在齐三爷面子比锦衣侯更多,毕竟三爷遗孀还在人世,他们留在侯府,大概是想好生护卫三夫人,以作对齐三爷的报答。

    也难怪三夫人在侯府独当一面,她既是齐三爷的正房妻子,在侯府的地位自然不一般,只可惜这样一个娇美的佳人,却做了多年的俏寡妇。

    段沧海显然是酒意过后,谈兴大发,更何况杨宁询问的是他既荣耀又感伤的往事,他便如倾诉一般,将当年之事一股脑子倒了出来。

    夕阳落山,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侯府各处都已经点起了贴有“奠”字的白色灯笼。

    “你刚才说我父亲是因伤去世,这又是怎么回事?”杨宁问道:“他伤势很重吗?”

    “将军征战沙场多年,身上的伤口极多。”段沧海道:“锦衣侯一系从来都是靠真本事在沙场上获得荣耀,老侯爷如此,将军如此,三爷亦是如此,所以满身伤痕也是齐家男人的荣耀。本来将军已经回到京城休养,可是三年前北汉人聚集十数万兵马突然就杀过来,将军只能离京前往,这一打就是快三年,将军在前线硬是撑了三年.....!”眼圈泛红,“我们心里其实都清楚,将军的身体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而且老伤新伤加在一起,痛苦不堪,可将军知道他一旦倒下,大楚必将危矣,所以一直隐瞒自己的伤情.....!”

    杨宁神情也微显敬意,暗想齐景也是铁打的汉子。

    “就在几个月前,两边终是达成了和议,北汉人退兵休战。”段沧海苦笑道:“其实北汉人为何会退兵,双方到底达成怎样的和议,我也不清楚,本来还在想着战事一歇,将军便可返京休养,慢慢恢复,可是......!”摇头道:“可是谁能想到会是这样,将军是为了大楚,活活累死的。”

    杨宁心想原来锦衣侯还是个劳模式的英雄,却见段沧海已经站起身来,“世子爷,天黑了,咱们还是先过去吧。你已经回来,三夫人今日为了你,也是与三老太爷他们力争,你可万不能辜负了三夫人的心意。”

    杨宁知道在这里听段沧海说了半天,确实耽搁了不少时间,自己既然是世子,父亲过世,面子上也还是要做到位。

    两人一边往灵堂去,杨宁一边问道:“段二叔,这京城里镖局多吗?”

    “镖局?”段沧海没想到杨宁会突然问起镖局,有些纳闷,“世子爷为何要问镖局?”

    杨宁早就想好了说辞,道:“我被那伙人带走之后,有一次在麻袋里听他们说起镖局。”

    段沧海停下脚步,神情立刻变得严峻起来,四下里看了看,才低声问道:“世子爷听他们提及镖局?是否还有九天楼的人潜伏在某个镖局里?”

    杨宁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当时他们声音不大,我听他们提及镖局,还说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镖局,段二叔,这京城数一数二的镖局又是哪些?”

    “京城镖局不少,不过要说数一数二的,有三家镖局倒是不相上下。”段沧海想了一下,才道:“长平镖局,四海镖局和旭日镖局是京城最有实力的镖局,世子爷可听那些人提及过这三家镖局?”

    杨宁摇了摇头,心下却是颇有些兴奋,暗想这段沧海果然不是吃素的,对京城的情况倒是了若指掌。

    四海镖局他其实已经遇见过,当时在一家酒铺遇见了四海镖局的车队,亦是在那里遇见了被飞蝉密忍追杀的萧光。

    “在镖局中潜伏探子,倒是一个手段。”段沧海摸着粗须自言自语,想了一想,才道:“不过这事儿我们侯府不好出手,回头向神侯府知会一声,让神侯府的人去调查便好,那三家镖局都不是好相与,而且咱们暂时也没有精力去多管,交给神侯府就对了。”

    “神侯府?”杨宁奇道:“那又是什么所在?”

    段沧海神色有些尴尬,这位世子爷,要说他糊涂,他今日说话却是条理清晰,完全看不出糊涂样子,可要说他聪明起来,却也不像是那么回事儿。

    他正要解释一番,却听到一个声音传过来:“段兄弟,你在这里?可瞧见三夫人?”

    杨宁循声看去,却是胖胖的邱总管正往这边过来。

    “邱总管!”段沧海道:“你在找寻三夫人?”

    “是啊。”邱总管走过来,白白胖胖的脸上一片和蔼笑容,小眼睛看了杨宁一眼,道:“世子辛苦了,等再晚一点,世子可以离开灵堂先好好歇息,我已经和琼姨娘那边商量过,这晚上就让齐玉守着,只要天亮,就交给世子。”

    “哦?”杨宁虽然对邱总管还摸不清底细,但是不知为何,见到此人,便心生反感,笑道:“是齐玉还要和我抢吗?”

    杨宁知道,段沧海武人出身,虽然也细心,但性情颇为耿直,倒容易应付,可这位邱总管一看就是满腹心术之辈,绝不好应付,在他面前,还是要谨言慎行,免得被此人看出什么破绽来,给自己带来大麻烦。

    杨宁相信目前为止,府中上下应该还不至于有人怀疑自己的身份,但是如果自己不小心仔细,破绽多起来,难免会让人怀疑。

    “世子说笑了。”邱总管笑呵呵道:“您是侯府的世子,齐玉怎敢与你争夺什么?不过他虽然是庶出,但毕竟也还是侯爷的血脉,白天不让他见人,这晚上也该让他尽尽孝,最为紧要的是可以替世子晚上守灵,让世子能够养精蓄锐。后面的事儿还很多,如果世子日夜不眠,精力肯定是跟不上的。”

    杨宁其实对那争做孝子并无什么太大的兴趣,今日在灵堂发威,也是因为看不惯一群人抱着团针对顾清菡,如果齐玉晚上替自己守在灵堂,他还真没有意见。

    “段兄弟,今天的事情,你也别往心里去。”邱总管看向段沧海,笑道:“五爷的性子,你我都了解,就是那样,今日或许是太过急躁了些,刚才我找了过去,三老太爷还说五爷不该对你那样。”

    段沧海淡淡道:“邱总管多心了,我并无在意,而且咱们都是做下人的,自然也不会和主子计较。”

    邱总管呵呵笑道:“这就有些气话了。不过我了解段兄弟你,心胸宽阔,这事儿到了明天早上,你也就忘得一干二净。”又道:“段兄弟,老哥哥作为侯府的总管,许多事情都是要从大局着想。世子守灵,天经地义,自然是无话可说,只是咱们还是要顾全大局,三老太爷那边,咱们也总不能丝毫不在意?等眼前的事儿过了,一切都好说,不过目下还是要维护齐家的和气,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段沧海道:“邱总管,段某一介武夫,只知道护着侯府,其他的事情不该我多问,其实我也不懂。不过三夫人说什么,那自然不会有错,如何顾全大局,邱总管和三夫人商量着办就好,要用得着我的地方,三夫人一句话就是了。”

    “谁说你不知道顾全大局?”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杨宁背后传过来,“你在灵堂忍气吞声,没有犯糊涂,那不就是顾全大局了?”

    杨宁回头瞧过去,只见顾清菡正如一片白色的云彩般往这边飘过来,轻盈娇美,风韵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