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九章 诡异的疤痕
    顾清菡秀眉微蹙,犹豫了一下,还是向杨宁道:“宁儿,听太夫人的话,把上衣脱了。”莲步轻移,走过去要帮着杨宁脱下外衣。

    “你出去,让他自己留在这里。”太夫人又道,这老太婆也没有回头,但就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对身后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

    顾清菡美眸之中显出一丝诧异之色,却还是恭敬道:“是!”冲着杨宁眨了眨眼睛,她本是提醒杨宁乖巧一些,可是看在杨宁眼中,这美妇人却颇有些俏皮可爱,微微一笑,等顾清菡出了门去,杨宁才先将孝衣脱去,然后褪掉了上衣。

    “跪下!”太夫人言简意赅。

    杨宁听着老太婆声音苍老又冰冷,心下大是不爽,暗暗咒骂一声,也不知道这老太婆要搞什么鬼,在她边上跪下。

    太夫人等杨宁跪下,这才慢慢转过身来,杨宁看到她那张脸,微吃了一惊,只见这老太婆满脸褶皱,苍老无比,看模样倒像已经七八十岁年纪,皮肤干瘪,这些倒不会让杨宁吃惊,让杨宁吃惊的是这太夫人的眼睛。

    太夫人眼睛微张开,可是却看不见瞳孔,两只眼睛里一片泛白,杨宁立刻便知道,这锦衣侯府的太夫人,竟然是个瞎子。

    太夫人此时已经抬起一只干瘪的手,向杨宁脸上摸过来,杨宁见这老太婆的手干瘦无比,如同鸡爪般皮包骨头,感觉有些恶心。

    那只干瘪的手在杨宁脸上摸了摸,随即慢慢向下,顺着脸颊往杨宁左肩摸过去。

    杨宁只感觉这老太婆的手似乎没有温度,颇有些冰冷,浑身上下寒毛直竖。

    太夫人的手在杨宁肩头停下,忽然道:“转过身去!”

    杨宁心下憋火,不知道这老太婆究竟想要做什么,但也知道这老太婆在锦衣侯府地位超然,若是惹怒了她,自己定要惹来大麻烦,想着转身还不必看这张有些苍老可怖的脸,当下转了个身,太夫人那只手再次摸到杨宁左肩,然后往背后慢慢摸了下去。

    很快,太夫人的手便即在一处地方停住,轻轻抚摸,杨宁忽然间有种异样的感觉,他竟感觉到自己背上似乎有一处疤痕。

    太夫人此时所抚摸之处,正是那处疤痕所在。

    此时杨宁终于明白这老太婆为何要自己脱了衣裳,又为何会在自己的肩头摸下去,如果猜想不错,应该就是为了自己左肩下方的那块疤。

    此时他心下大是惊骇。

    灵魂附身在这具躯体上之后,杨宁对自己这具身体倒是颇有些了解,不过主要是关注这具躯体的容貌甚至身高,其实对自己身上的疤痕倒是并没有在意。

    左肩下面的那块疤,如果不是太夫人此时摸到,杨宁甚至没有察觉。

    太夫人如果真是为了在自己身上找到这块疤,为何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疤太夫人却能知道?难道说那位已经死去的世子,左肩之下也有这块疤?

    若果真如此,那就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

    两人虽然相貌几近相同,但身份地位毕竟有天地之别,身体上绝不可能一模一样,莫说肌肤的粗细大有不同,便是手指的长短,那也定然不同。

    若说这样两个人,身上同一个地方竟有同样的疤痕,那简直是天方夜谭,有点匪夷所思了。

    他心下震惊不已,此时那太夫人已经收回干枯的手,声音柔和些许,轻声道:“你父亲过世,他是齐家的好子孙,没有辱没齐家的声誉,更没有辱没锦衣侯的名声,从今以后,你也要保护锦衣侯这个名字。”

    “我......!”杨宁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下去。

    “去吧,回来就好,先办完你父亲的丧事。”太夫人干瘪衰老的脸庞看不出表情,转身朝向佛像,双手合十,手中挂了一串小念珠,再不说话。

    杨宁心中又是惊骇又是后怕。

    他是聪明人,刚才太夫人的动作,他已经心知肚明,这老太婆眼睛虽瞎,但心里一定明白,她抚摸自己的脸庞,当然是在核对脸型,世子齐宁既然是她的亲孙子,她对齐宁的脸型自然是十分熟悉。

    好在两人脸型一模一样,太夫人自然不会怀疑,虽说肌肤粗细有区别,但世子出门多日,太夫人自然以为饱经风霜,也不会太过在意。

    自己的肤色比齐宁要深一些,今日在灵堂,府中老少俱在,却无人怀疑,显然在他们看来皮肤黑了一些也是在外所致。

    太夫人最后摸到那块疤,便即收手,这必定是最重要的确认方式,杨宁肯定自己背后这道疤必然有蹊跷,他后怕于如果自己左肩下面没有这块疤,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锦衣侯乃是二品卫将军,在南楚国当然是了不得的人物,连段沧海那等厉害角色也只是府中的一介护卫,若是冒充世子的真相被这老太婆揭穿,杨宁很怀疑自己是否还能活着走出侯府。

    这老太婆眼瞎心明,杨宁迅速穿好衣服,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佛堂本就有些诡异,更加上这个干枯骇人的老太婆,杨宁实在不愿意在这里面多留半秒钟。

    出了门来,顾清菡正在院内等候,金丝菩提树下,婀娜多姿,正痴痴看着院墙垂下来的藤蔓。

    听到动静,顾清菡转身来,见杨宁正走过来,迎上前去,压低声音道:“宁儿,没有惹太夫人生气吧?”

    杨宁摇了摇头,却有心想要知道自己的判断,故意道:“太夫人.....奶奶.....!”他故意装成茫然之态,心里想着自己该叫那老太婆什么,顾清菡见杨宁磕磕巴巴,只以为杨宁被太夫人吓着,轻声道:“你祖母一直都是如此,她心里疼着你,你不要多想。”

    杨宁忙道:“祖母看了我肩膀。”

    “哦?”顾清菡道:“那是看你肩后的那朵花吧?”眼儿微转,柔声道:“祖母是想你,想要好好亲近,没有什么意思。宁儿,三娘还要进去和太夫人说话,你自己先回到灵堂,在那边守着,好不好?”

    杨宁心想顾清菡果真知道肩下有疤的事情,听顾清菡的意思,那块疤似乎是花儿的形状,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花,但这也证明自己的猜测没错,太夫人确实是在验证自己身上是否有疤。

    如此一来,他心下更是悚然,原来自己这具身体真的与死去的世子一样,在同一处地方都有一道疤,甚至疤的形状都是一模一样,否则但有丝毫不同,太夫人立刻就能察觉出来,自己也不会轻松过关。

    先前只是猜测,此刻确定这桩奇闻就发生在自己身上,杨宁一时脑中发懵,难以想透其中关窍。

    顾清菡见杨宁呆呆发怔,却似乎习以为常,俏颜凑近过来,柔声道:“宁儿,在想什么?”

    杨宁这才回过神来,只见到顾清菡美丽的脸庞距离近在咫尺,正一脸关爱瞧着自己,此时更是看清楚顾清菡五官精致,肌肤雪嫩,那漂亮的嘴唇并无点朱,却依旧是粉润诱人,如同熟透了的小樱桃,让人忍不住都想咬上一口。

    杨宁心神一荡,却也知道这只小樱桃是万万不能咬上去,摇头道:“没.....没想什么。”

    “那你去灵堂那边。”顾清菡轻声道:“我去见太夫人。”轻柔一笑,婀娜多姿往那屋里过去。

    她对杨宁一直都是温柔关护,与她在灵堂面对其他人时候的面如淡霜大不相同。

    杨宁出了院子,循着先前过来的道路往回走,脑中却一直在寻思着肩后疤痕的事情,着急找到一面镜子,看看究竟自己背上是什么东西。

    忽地又想到小蝶,暗想自己已经进京,小蝶必然早已经进京,如今却不知身在何处,要找到小蝶,自然先要查到究竟是哪支镖局将她带进京,自己如今假冒锦衣侯世子,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利用锦衣侯府的势力对此进行调查。

    那支镖局做的是贩卖人口的卑鄙丑事,幕后还有靠山,这种事情即使是王公贵族做靠山,那也不敢光明正大地摆在台面上,亲自经手此事的镖局也会竭力掩盖真相,不会轻易露出破绽,就算真的利用了锦衣侯府的势力,也未必能够迅速查出来。

    杨宁确信一点,这锦衣侯不但是侯爵,而且还是二品卫将军,如此身份,锦衣侯府无论是在台面还是台下的势力,都不会小。

    只是自己如今所看到的应该只是锦衣侯府的冰山一角,究竟有哪些势力可以利用,也并非一时半会就能搞清楚。

    他边走边想,不知不觉转到一处池子边上,侯府之内亭台楼阁不少,清池水潭亦多,这处池子在府中算是个较大的水池,池边还有一座假山,只见到段沧海此时正坐在假山边上的一块石头上,背靠假山,手中竟然拿着一只酒袋子。

    杨宁走近过去,便觉得酒气扑鼻,段沧海那张脸更是通红一片,一看就是饮酒所致。

    “这家伙今日在灵堂被辱,心里定不痛快,七尺高的汉子,又无处发泄,只能躲在这里喝酒解愁。”杨宁心中叹了口气,今日灵堂之内,三老太爷率众对顾清菡发难,那位邱总管一言不发,倒是段沧海挺身而出,足可见此人倒也是条血性汉子。

    段沧海靠着假山,眼睛似闭未闭,口中迷迷糊糊嘀咕着什么,杨宁上前去,用脚尖轻轻踢了踢段沧海一条腿,段沧海抬手一挥,骂道:“滚开,谁也别惹我,老子.....老子不是好惹的.....!”

    “段沧海,你干什么呢?”杨宁咳嗽一声,“你让谁滚开?”

    段沧海听到声音,打了个激灵,睁大眼睛,看到杨宁正站在自己面前,急忙站起身来,有些摇晃,“世子.....世子爷,原来是您,我......!”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酒袋子,苦笑道:“我就是.....就是随便喝两口.....!”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杨宁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才在边上一块光滑的小石礅上一屁股坐下,问道:“是不是今天受气了,所以在这里借酒消愁啊?你莫非不知,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