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八章 风中桃花娇
    杨宁一招便即弄断五爷的腿骨,更是将六爷头上打出血来,这才起身整理了一下孝服,出了门来。

    灵堂内兀自传来两人叫唤声,三老太爷急道:“快进去看看。”

    边上有人冲进去,很快就冲着外面叫道:“了不得了,五爷的腿被打折了,六爷.....六爷也不好了。”

    三老太爷又气又急,吹着胡子叫道:“还不快抬他们去瞧大夫,快,不要耽搁......!”

    几人冲进灵堂内,先是抬了五爷出来,又有人扶着六爷出了门来,见到六爷额头上已经往下流血,三老太爷又急又怒:“是谁动手的?”他方才急着跑出来,并无看到杨宁动手。

    杨宁在旁已经道:“是我!”

    “你?”三老太爷脸色铁青,指着杨宁道:“就是你老子在世,也不敢如此胡作非为,齐宁,你这是自绝于齐家。”

    杨宁翻着白眼道:“他们要破坏灵堂,家父过世,尚未下葬,怎容得他们在遗体前胡作非为?别说是他们,就是辈分更高的人在这里闹事,我也绝不甘休。”

    他这话更是直接,只差指名道姓。

    三老太爷身体发抖,指着杨宁,手指发抖,“好.....好......!”转过身去,大声道:“咱们走,这事儿.....这事儿咱们不管了......!”气呼呼地领着一干人离开。

    这帮人一走,院子里顿时静了下来,杨宁冷笑一声,忽听背后顾清菡幽幽叹了口气,道:“宁儿,虽说他们不对,可是.......哎,三老太爷毕竟是长辈,你也不该这样冲他说话。”

    “为老不尊。”杨宁啐了一口,“这帮家伙根本不是来帮忙的,是来惹事的,三夫人,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想要欺负你,那是做白日梦,只要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转头过去,见顾清菡就在自己身旁,显然是听到了自己的话,顾清菡漂亮的眼眸子里显出一丝欣慰之色,随即蹙眉道:“你这孩子,刚才叫我什么?”

    “啊?”杨宁一怔,心想这下子可差事了,这“三夫人”应该是府中仆人们对顾清菡的称呼,自己既然是世子,应该是另一个称呼。

    可是他此时却实在不知道顾清菡在锦衣侯府的位置,虽然能看出来她是锦衣侯府举足轻重的人物,却无法判断她是否就是锦衣侯齐景的妾侍。

    琼姨娘必然是齐景的妾侍,若顾清菡也是齐景的妾侍,被众人称为“三夫人”,那就很有可能比琼姨娘还要晚入门,在府里的地位应该还在琼姨娘之下,可是看刚才的场面,顾清菡在琼姨娘面前丝毫没有卑下之态,无论气势还是言辞,让人感觉她的身份明显比碧姨娘要高出不少,如果都是妾侍,正常情况下顾清菡断不敢如此待琼姨娘。

    杨宁后悔在进京途中没有多问问。

    他对齐宁的性情不了解,只知道这位世子爷脑子不灵光,若是自己的路上询问过多,担心会惹起段沧海等人的怀疑。

    杨宁现在对段沧海可没有丝毫轻视之心,此人在祠堂那边,轻易判断出当时发生的一切,甚至判断出黑刀营的来历,这些除了眼力,自然少不了见识和经验。

    顾清菡见杨宁发愣,只以为又犯病,忙道:“可别胡思乱想,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三娘都由着你。”

    杨宁心想原来是叫她“三娘”,他虽然身躯只有十六七岁,可是这内心灵魂可不比顾清菡年轻,这“三娘”的称呼还真是叫不出口。

    “三夫人,世子,我已经让人重新收拾。”边上传来一个谦恭声音,“琼姨娘那边,我也已经劝说他们先回去。”

    杨宁扭头看过去,见说话的正是长着八字须的胖子,自己进灵堂时,这人叫过自己一声,后来争论之间,站在一边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不会出门几天,连邱总管也忘记了吧?”顾清菡拉过杨宁的手,往不远处瞧了一眼,只见齐玉此时正扶着琼姨娘,两人都是用极为怨毒的目光瞧着这边,随即转身离去。

    杨宁也不去理会那两人,打量邱总管几眼,直接问道:“你是邱总管?刚才他们欺负三.....三娘,你怎么一个屁也不放?”

    他说话直来直去,那邱总管听在耳中,却想着这世子果然又犯傻,陪着笑脸道:“世子爷,我虽然是锦衣侯府的总管,可是在.....在他们面前,也只是个下人,那种场合,哪里能轮到着我说话。”

    “段沧海不是说话了吗?”杨宁没好气道:“你是总管,在府里地位比段沧海还要高,就不敢出头?”

    邱总管神色尴尬,顾清菡已经道:“邱总管,灵堂这边先安排人收拾一下,三老太爷那边,你还是亲自去一趟,毕竟这样的大事,他们不会真的不管。我一个妇道人家,不好过去,世子回来了,太夫人那边还不知道,我先带世子过去见太夫人。”

    邱总管立刻道:“三夫人放心,一切我自会处置妥当。”

    顾清菡这才向杨宁道:“宁儿,咱们去见太夫人!”

    顾清菡的玉手肤白似雪,软若无骨,却又光滑如同瓷器一般,手感极好,若是四下无人,杨宁还真愿意一直牵着这只柔荑,可是府中仆从众多,他总觉得这样被一个女人牵着走有些不合适,轻轻挣了挣手,顾清菡一愣,但她冰雪聪明,立刻明白过来,嫣然一笑,娇美无比,轻声道:“宁儿长大了,知道害羞了?”

    杨宁心想我脸皮厚得紧,若是四下里无人,便是抱着你狂亲狂啃那也是毫无羞臊之心,就怕到时候你脸皮薄,不过这府里那么多人,老子好歹是个男人,被你牵着走来走去,实在煞威风。

    顾清菡也不多言,在前带路,杨宁跟在后面,此时夕阳尚在天边,阳光从枝叶间透射下来,留下斑驳的光影。

    杨宁跟在顾清菡身后,看着眼前的倩影,愈发觉得这三夫人娇艳动人。

    那丰腴有致的娇躯并没有因为穿上孝衣就遮掩了它的风采,玲珑浮凸,走动间更是摇曳生姿风姿绰约,使得原本就动人无比的肉体线条平添了一份动感魅力,真是活色生香荡人心魄,犹如夕阳之下一朵娇美的桃花。

    特别是那丰满圆润的臀儿,被衣服裹着,浑圆饱满,形成一个美丽的弧度挺翘而起,随着走动,腰肢款摆,带动丰满臀儿左右摇曳,荡出让人心痒的臀波,透着成熟少妇特有的性感韵味,让人眩目心摇。

    一阵风过,一股淡淡的幽香从顾清菡身上散发出来,钻入鼻中,沁人心脾,让人心荡,杨宁知道这种时候,顾清菡连妆容也没怎么收拾,更不可能在身上涂香,八成是她身体自带的体香,美人就是美人,连体香也是那般让人陶醉。

    杨宁自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毕竟他是个冒牌货,与锦衣侯府并无半毛钱关系,与眼前这个美貌少妇也没有任何血亲关系,可就算如此,却也不好一直盯着人家屁股看,毕竟边上时不时地就有家仆出现,被别人瞧见世子爷盯着三夫人的屁股不眨眼,总是不好。

    他偶尔瞟一瞟那丰满翘臀儿,满足一下眼欲,但更多时候则是四下张望,看看这侯府的格局。

    锦衣侯府不愧是贵族府邸,宏阔宽敞,亭台楼阁都是十分精美,假山边上小桥流水,长长的走廊似乎没有尽头,便是府中每一道门,都是各有讲究,或是弧形拱门,或是六角棱门,又或是一个大圆门,杨宁心里盘算着整座府邸少说也占地数千平米,这要是自己的那个时代,这个府邸就是一座金矿,不过整座府邸到处都是银装素裹,一片哀幽之境。

    穿过几座院子,又经过一条长廊,前面便出现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四下里幽静异常,顾清菡推门而入,回头看了杨宁一眼,轻声道:“宁儿,见着太夫人,不要多说话,她老人家如今正伤心,莫惹她难过。”

    “三娘放心,我不乱说话。”杨宁对着眼前美人儿嘻嘻一笑,顾清菡微点螓首,两人到了院内,杨宁见到院子当中有两棵金丝菩提树,墙边则是绕了一圈藤蔓垂下来,微风拂动,丝绦般的藤蔓随风微微荡漾,一股淡香混合着顾清菡身上的幽香飘荡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推门进到屋内,杨宁立刻闻到一股檀香味,屋内颇为昏暗,杨宁一眼便瞧见屋子中间供奉着一尊佛像,一个佝偻的背影正对大门,顾清菡走近过去,回头做了个动作,示意杨宁关上门,杨宁转身关门,这才听顾清菡已经柔声道:“太夫人,世子回来了!”

    杨宁看那佝偻身影几乎缩成一团,心想原来这就是锦衣侯府的太夫人,见顾清菡向自己招手,走近过去,站在那背影身后,看清楚果然是个老妇人,身上披了一件黑纱,如同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屋内先是一片死寂,片刻之后,才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道:“脱下上衣!”

    杨宁和顾清菡都是一怔,对视一眼,顾清菡凑近太夫人轻声道:“太夫人,是世子,世子回来了!”

    “脱下上衣!”那老妇人重复一句。

    杨宁皱起眉头,心想你这老太婆还真是古怪,自己的亲孙子回来了,不说欢喜异常,最起码也该拉着自己的手絮叨絮叨几句,这下子倒好,一句话没说,进屋就让脱衣服,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

    ps:继续求收藏,求月票,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