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七章 闹灵堂
    琼姨娘指甲颇长,这要是抓在顾清菡脸上,那张漂亮无暇的雪白脸蛋必然会破花,杨宁正准备出手阻挡,却见顾清菡轻轻一闪,琼姨娘扑的猛,被三夫人顾清菡这样一闪,便即扑了个空,踉踉跄跄往前窜出几步,随即摔倒在地。

    一直跪在灵位边冷眼旁观的齐玉终于站起身来,厉声喝道:“贱人,你敢欺负我娘?老子弄死你。”左右看了看,竟是抓起案上的一只香炉,照着顾清菡便砸了过来,这小子力气不小,香炉呼呼飞过来,顾清菡花容失色,眼见得香炉便要砸在顾清菡身上,却见一条腿忽地抬起,一个漂亮的反踢,正踢在香炉之上,那香炉立时倒飞回去。

    这一手谁都没有想到,齐玉也是呆住,直到那香炉砸在他胸口,他才“哎哟”叫了一声,坐倒在地,手捂着胸口,一时喘不过气来。

    包括顾清菡在内,所有人都怔住,却见到杨宁一只腿高高抬起,此时才缓缓放下去。

    “他.....!”六爷张了张嘴,只吐出一个字,却没能说下去。

    却见杨宁四下里瞧了瞧,忽然憨憨一笑,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杨宁心想你们都以为那世子爷是傻子,自己也不能太聪明,该装傻充愣的时候也可以做一做,憨笑一下也未尝不可。

    他自然知道好歹,虽然并不愿意抢着去做那孝子,可却也看出顾清菡是在维护自己,不瞧在顾清菡漂亮的容貌上,便是她维护自己的这份情谊,自己也不能让人欺负了她。

    琼姨娘本来坐在地上哭起来,可是瞧见齐玉被香炉打中摔倒在地,急忙爬起身跑过去,紧张道:“玉儿,你怎样?有没有伤在哪里?”

    三老太爷此时站起身来,怒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指着顾清菡道:“你们.....你们还有没有规矩?灵堂之地,竟然大打出手,顾清菡,你好威风。”

    顾清菡眼圈泛红,却还是道:“三老太爷,你也看清楚了,有人无凭无据污我清白,难道你们都听不见?我好歹还是齐家的媳妇,将这碗污水泼到我身上,就是泼在齐家身上,你们难道不管不顾?”说到这里,终是忍不住,眼角泪水沁出。

    “污你清白?”六爷冷哼道:“身正不怕影子歪,若不是平日里检点一些,也不会有人说这些。”

    “你......!”顾清菡凤目竖起,目生寒意。

    三老太爷指着杨宁道:“你竟然出手殴打自己兄弟,那等重器,若是打在头上,后果如何?都说你是个傻子,果然如此,你这副模样,又如何守灵?”沉声道:“过几日吊孝上门,都是王公贵族,若是看你这副模样,齐家的脸面都要丢光,再也抬不起头来。锦衣侯府好歹也是大楚四大侯府之一,断容不得丢了脸面,老夫做主,就由玉儿守灵戴孝,后面的事情,老夫会帮忙处理,你们两个就不必插手了。”

    瘦瘦的五爷叫道:“不错,你们看这傻子,自己的父亲死了,连一滴眼泪都没流出来,这还了得?这样的人如何迎客?”

    杨宁却并不理会,缓步走到灵位边上,指了指齐玉,又往边上指了指,那意思是让齐玉走开。

    齐玉此时顺过气来,站起身,眼中满是怨毒之色,冷笑道:“该走的是你,你这个傻子,难道就凭你,还要继承锦衣侯?”

    杨宁抬起一只手,五指摊开,众人不知道这傻子到底要搞什么鬼,却只见杨宁一根手指一根手指贴下去,到了第三根手指,忽地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齐玉的衣领,不等齐玉反应过来,重重一扯,齐玉整个人就被甩出去,踉踉跄跄几步,滚倒在地。

    琼姨娘惊呼一声,其他人也都是大吃一惊。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三老太爷怒不可遏,“齐宁,你要做什么?”

    杨宁心想世子果真是叫齐宁,看来自己以后还要用这个名字,看向三老太爷,反问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大胆!”五爷在旁怒道:“你怎敢在长辈面前放肆?”

    杨宁指了指齐玉,又指了指顾清菡,问道:“齐玉以下犯上,你们为什么不管?”

    三老太爷脸色一青,沉声道:“顾清菡不知自重,让我如何为她做主?”

    “你为老不尊,我又如何对你心存敬意?”杨宁一出口便石破天惊,“齐玉对三夫人以下犯上你们不但不管,还在狡辩,我当然也可以对你以下犯上,这都是你教的。”

    三老太爷一时呆住,便是顾清菡也怔了一下,急道:“宁儿......!”

    杨宁却已经抬起手,止住顾清菡话头,继续道:“我是谁?我是锦衣侯的嫡长子。”指着齐玉,“他是谁?他是庶子,你们既然在这里大呼小叫,说什么要维护规矩,不知道哪条规矩告诉你们庶子比嫡长子还要尊贵?”

    杨宁此时自然已经搞清楚,自己这个世子爷,那是锦衣侯正大光明的嫡长子,而齐玉是琼姨娘所出,琼姨娘既然是姨娘,其子当然只是庶子。

    其实杨宁对嫡子庶子本来没有什么偏见,毕竟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没有这么多的教条规矩,甚至反对因为嫡庶之分而将人分为三六九等,可是见到这帮人盛气凌人,一个个嚣张跋扈,心下实在不爽,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世子爷还能做上几天,既然现如今有这个身份,大可以让自己爽一爽。

    别人让他不痛快,他总是会让对方更不痛快。

    五爷的眼睛几乎要吃人,怒道:“齐宁,你真是无法无天,你......!”

    “你哪位?”杨宁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们是不是就会无法无天这一句啊?对了,你是五爷吧?”

    “老子是你五叔。”五爷冷声道:“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这里容不得你说话。”

    杨宁笑道:“这是锦衣侯府,我不能说话,还有谁能说话?”四下里扫了扫,见诸人都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睛瞅着自己。

    他心里很清楚,那位世子爷平日里傻不愣登,这帮人自然是早已经知晓,可是此刻自己条理清晰,句句反击要害,这帮人自然是惊讶不已。

    顾清菡如秋水般迷人的眼眸里亦是显出惊讶之色。

    “你们担心我在这里会让人笑话。”杨宁笑道:“可是到时候宾客们看到戴孝的是一个庶子,不知他们心里会怎样想?会不会笑话锦衣侯后继无人?”

    他左一个“庶子”右一个“庶子”地叫着,齐玉脸色已经铁青,双手握拳,眼睛如同刀子般死死盯在杨宁身上。

    杨宁瞥了一眼,淡淡道:“父亲已经过世了,所谓长兄为父,我既然是你的长兄,也算是你的父亲,你在我面前嚣张跋扈,这是锦衣侯府的规矩?”瞧了顾清菡一眼,问道:“三.....三夫人,咱们锦衣侯府有没有家法?”

    顾清菡此时美眸中满是震惊之色,万想不到杨宁会挺身而出说出这番话来,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家法?”三老太爷冷笑道:“你一个黄毛褥子,也在这里谈什么家法?老夫如今是齐家的家主,要说家法,也是老夫来做主。杨宁,你目无尊长,咆哮灵堂,老夫绝不容你如此放肆,定要家法伺候。”沉声道:“来人啊,将这忤逆的畜生拿下,家法伺候!”

    杨宁心下既是气愤也是疑惑,心想这老头子怎地一味地维护庶出的齐玉,总不会真是因为齐宁脑子不灵光的缘故,只怕其中大有猫腻。

    三老太爷一声令下,已经有几人冲上前来,顾清菡凤目如冰,冷声道:“宁儿是世子,谁敢动手?”

    冲上来的几人顿时一怔,胖胖的六爷冷笑一声,窜上前来,一只手已经向杨宁的脖子上抓过去。

    杨宁轻松一闪,顺手搭在六爷的伸出来的手臂上,用力一带,六爷顿时收不住脚,跌跌撞撞往前冲过去,前面就是设灵的灵案,惊呼声中,六爷肥胖的身躯已经撞在了灵案上,烛台顿时倒下去,果盘散乱一团,一片狼藉。

    那烛台倒在白幔上,立时着火,众人都是骇然变色,有人已经惊呼出声,顾清菡花容失色,惊叫道:“快救火,快救火!”

    火势蔓延很快,腾腾而上,外面早有人拎着水抢进来,迅速将火势熄灭,只是灵堂此刻却已经一片狼藉。

    杨宁瞅见那肥胖的六爷已经爬起身来,正要往外跑,忽地冲上前去,一脚踹在六爷的背后,六爷“哎哟”叫了一声,栽倒在地,杨宁立刻坐在他身上,掀去他的帽子,抓住他头发,大声叫道:“你.....你竟敢破坏灵堂?我和你拼了,你赔我灵堂赔我灵堂......!”提起拳头对着六爷脑袋便砸了下去。

    六爷杀猪般大叫起来,此时灵堂内乱作一团,火起之后,三老太爷立刻被人扶出了灵堂,那五爷本已经走出门外,回头看到杨宁骑在六爷身上抡着拳头劈头一顿打,大叫道:“齐宁,你这个忤逆的畜生,连自己的叔叔也敢打......!”大义凛然冲进来,抬脚便往杨宁身上踢过来。

    杨宁早有准备,探手出去,后发先至,抓住了五爷的脚踝,猛力一扯,就听“咔嚓”一声响,五爷惨叫一声,翻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