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六章 三夫人
    杨宁知道那位世子爷的父亲是南楚二品卫将军,却不知道锦衣侯又是谁人?这丧事既然是在锦衣侯府,那么锦衣侯自然也在其中。

    更让他奇怪的却是美貌的三夫人,却不知是否就是那位将军的妾侍,如果是这样,自己目下的身份是世子,是那位将军的儿子,也便是说,眼前这美丽的少妇,竟是自己的庶母?

    不过这三夫人竟然没有认出自己是假冒货,看来这一关倒是过了,不过接下来却又不知该如何应对?

    又想这位世子爷本就是脑筋糊涂之辈,有些自己难以应付的,大不了装傻充愣就是。

    被人伺候着换上了一身孝服,杨宁心道真他娘的晦气,随即就被三夫人带着进了灵堂内。

    灵堂布置的十分阔气,一道白幔将灵堂隔断为两半,杨宁心想灵柩应该就在白幔后面,此时在灵堂上,摆祭着各色果品糕点,中间竖着一只极大的灵位,上面写着“大楚锦衣侯卫将军齐讳景之位”。

    杨宁顿时明白,原来卫将军便是锦衣侯,锦衣侯便是卫将军,这本就是一个人,而此人叫做齐景,若果真如此,莫非世子的名字叫做齐宁?倒是与自己的名字一样。

    灵堂边上,此时却有不少人,在那灵堂边上,亦是跪着一人,披麻戴孝,杨宁进来之时,那人也陡然抬头,杨宁见那人和自己年纪相差不大,也是十五六岁年纪,长相倒也清秀,只是那人看到自己的一刹那,脸色剧变,就像见到鬼一样。

    杨宁心想老子有这么吓人吗?左右瞧了瞧,只见两边加起来也有二三十人,这灵堂极大,即使人在里面丝毫不显拥挤,而且十分开阔,最显眼的便是上首竟然有一人坐着,看上去也有六十多岁,满头白发,身上穿一身黑,只是在手臂上系了一条白巾。

    老者本来正与身边一人说话,见到杨宁进来,也是一愣。

    在老者边上,是个年近五旬的胖子,矮矮胖胖,不过细皮嫩肉,留着八字须,颔下一绺黑须,身上裹了白装,瞧见杨宁进来,也是吃了一惊,但瞬间就迎上来,一副悲伤至极的摸样,“世子,您.....您可回来了!”

    杨宁心想你又是何方神圣,但是他对锦衣侯府一无所知,眼前这些人更是不认识,只能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拜祭你父亲。”三夫人拉着杨宁上前。

    杨宁心中郁闷,可是事已至此,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既然是这位锦衣侯的儿子,父亲死了,做儿子的自然不能不拜,只能跪下去拜了几拜,这才起身来。

    三夫人瞥了跪在灵边的那年轻人一眼,淡淡道:“齐玉,你起来,宁儿回来了,那是他的位置!”

    三夫人话声刚落,边上就传出一声冷笑,随即一个妇人从人群中走出来。

    杨宁见这妇人也不过三十出头年纪,倒也颇有些姿色,只是嘴唇偏薄,眉宇间带着一丝恼意,走到三夫人面前,冷笑道:“你让玉儿让位置?他在那边已经跪了数日,你一句话就能让他离开?”

    三夫人花容并无丝毫表情,淡淡道:“宁儿回来了,那自然是宁儿尽孝子本分,宁儿不在那里,又有谁能在那里?”

    那妇人尖着嗓子道:“大伙儿看看,老爷一走,她就无法无天了,看来她是准备在侯府一手遮天了。”抬手指着三夫人,“顾清菡,你可别忘了,这里姓齐,可不是姓顾,以前你逞威风我管不着,到了今时今日,你还要在这里逞威风吗?”

    三夫人顾清菡凤目一寒,冷笑道:“琼姨娘,这里是灵堂,不是你大呼小叫的地方。宁儿是将军的嫡长子,自然由他戴孝,于情于理都无话可说,还有什么好争执的?前几日不过是宁儿被人绑走,所以才让齐玉代替尽孝,如今宁儿回来了,也自然不用。”

    “玉儿,你就在那里,看谁敢动你一根手指头。”琼姨娘冷笑道,“你是老爷的儿子,也是齐家的种,我看看谁敢动你。”

    三夫人并不与琼姨娘争执,看向那老者盈盈一礼,道:“三老太爷在这里,还请三老太爷决断。”

    那老者抚须道:“清菡呐,你也别太着急,这事儿咱们从长计议。”

    “别太急?”顾清菡露出一丝笑容,“三老太爷,现在急的不是我,而且这种事情,恐怕也无法从长计议吧?”

    “怎么,你是说我说话不周?”三老太爷脸色一沉,随即叹了口气,脸色微缓,道:“清菡,如今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很多事情还是要多听听大家的意见,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乾坤独断。”瞥了齐玉一眼,道:“其实有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些时日都是齐玉在这里守着,总不能宁儿一回来,就将玉儿赶走,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边上顿时有一人道:“顾清菡,你在侯府一手遮天,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如今大哥去了,你还想让侯府鸡犬不宁吗?”

    杨宁瞥了一眼,见说话的是个年过三十的男子,身形瘦弱,眼睛无神,一看就是个酒色过度之辈。

    “五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顾清菡凤目一紧,冷笑道:“鸡犬不宁?不知五爷哪只眼睛看到侯府鸡犬不宁?若说一手遮天,我一介女流,还真没有那个能耐,如果不是太夫人和将军吩咐,我也不会插手府里任何一桩事儿。”

    “你这女人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又一名男子叫道:“当着太夫人温顺贤良,背后却是凶蛮无礼,你现在又将太夫人抬出来,怎么,又使这些老花招,想要用太夫人来压我们?”冷哼一声,“那你大可以去请太夫人出来,当面论理。”

    顾清菡依然显得十分镇静,淡淡道:“世子失踪,将军过世,太夫人年事已高,身体本就不好,这两桩事情连续发生,你觉得她老人家还能起来和你们论理?六爷,这话你本就不该说出来。”

    那六爷身形肥胖,比之长着八字须的胖子还要胖出一圈,眼睛上翻,指着顾清菡道:“什么不能说?六爷我想说什么,还轮得着你来指手画脚?今儿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总不能让你在这里胡搅蛮缠。”

    杨宁此时却有些糊涂。

    这一帮子人,显然都是齐家的人,可是杨宁一时间也闹不清楚这些人的关系,但老老少少似乎对顾清菡都是不满,而且此刻都是冲着顾清菡发飙。

    顾清菡显然是要为自己争得孝子之位,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却偏偏引得这些人群起而攻之。

    他心想这种事情不争就不争,争得那个位子,自己还要跪在那里,既然有人愿意,干脆让他跪着就是。

    可是见这些人矛头都对向顾清菡,杨宁心下却颇有些不满。

    “诸位,三夫人也是为了大局着想,你们......!”此时却见段沧海忽然站在门前,他和齐峰一干人进府之后,跟随杨宁和三夫人来到灵堂,却没有进屋,都是在外面跪着,此时显然是看不惯众人对三夫人群起而攻之,所以挺身出来劝说。

    他话没说完,那瘦瘦的五爷已经厉声道:“段沧海,你他娘的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侯府的一条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

    “你要是不想吃这碗饭,现在就滚。”六爷就像被踩着尾巴一样,也大叫起来,“顾清菡,你自己看看,侯府还有规矩吗?一个狗一样的东西,也能在这里叫唤,这是你定的规矩?刚还说侯府不是鸡犬不宁,现在可瞧见了?”高举双手,大声道:“大伙儿都看好了,锦衣侯府出了天大的怪事,一个看门护院的,竟然在灵堂里指手画脚,还说什么顾全大局,这事儿要传扬出去,咱们齐家还有没有脸?”

    段沧海脸色铁青,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只是低下头,双拳紧握,青筋暴突,身体更是颤抖。

    “还握拳头?”五爷冷笑道:“怎么,还想对我们动手?”往前走过去,站在段沧海面前,冲着段沧海吼道:“五爷我现在就在这里,老子知道你当年冲锋陷阵,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身武功也不错,你现在就动手,一拳打死了五爷,要是不敢动手,你他娘的就是孬种。”

    顾清菡此时已经道:“沧海,你先下去!”

    段沧海低着头,拱了拱手,五爷忽然抬起一脚,踹在段沧海腹间,骂了一句“狗东西”,段沧海显然没有料到五爷会突然出脚,被踹中小腹,身体向后退了两步,好在他身强体壮,只是退了两步,并无摔倒。

    “哟,还沧海沧海地叫着。”琼姨娘见众人都为她说话,底气顿时壮起来,似笑非笑道:“顾清菡,他急着跑出来护着你,又是为何?平日里他和你走的近,难不成.....!”

    她还没说完,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顾清菡抬手对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清脆无比,灵堂内一时静下来,众人都显出吃惊之色,琼姨娘捂着被打的脸,呆了一下,眼中划过一丝恐惧,但很快就先出恼怒之色,尖声道:“你.....你敢打我?”伸手照着顾清菡脸上抓去,骂道:“你这贱人,敢打我,老娘和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