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五章 银装素裹
    江水东逝,远望群山秀丽多姿,云雾缭绕,景色之美,让人叹为观止。

    长江之水天上来,万里长江汇千流为大江,从西一路之上穿过无数的高山险地,奔腾怒吼,可是到了鸡笼山之时,却被山脉所阻,浩瀚大江激流如故,却变阔为窄,无限风光在险峰,山水一体,浑然天成,壮美非凡。

    钟山龙蟠,石头虎踞,建业都城北依覆舟山、鸡笼山和玄武湖,东凭钟山,西临石头,临江控水,江水奔腾,不舍昼夜。

    一路之上,段沧海等人无论是在吃住还是行程上,都是安排的妥善有加,伺候得十分得体,这让杨宁深感作为一个贵族子弟的舒坦。

    沿途杨宁不多说话,其他人也就不敢多问,渡过长江,快马加鞭不到一日,便是都城建邺。

    建邺城的恢弘气势,便是见过世面的杨宁,也是让他大为惊叹,那种厚重沉凝远非他在前世所能见。

    山峦如聚,望之若阙,淮水中出,徘徊入都,群山秀水环绕之中,便是那一座壮阔厚朴的大城,是为南楚第一城,楚都建业。

    建邺城有里十三、外十八之说,是说里里外外大大小小总共有数十处城门,而外城大大小小有十八处城门,亦可见这座都城的宏阔。

    进得城来,杨宁立时便感受到了这座古城的恢宏大气。

    城中的道路纵横交错,却又极是宽阔,商铺林立,鳞次栉比,街道之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十分热闹,置身于这座都城之中,只能感受到帝国的繁华与兴盛,很难让人再去想前方颠沛流离无家可归的苦难百姓。

    建邺城就似乎是帝国的仙境,无论什么人置身其中,都会忘记帝国存在的危机,都会被京城的繁华和热闹所感染,以为天下安康,四海升平。

    京城的十八处外城门,就似乎是将大楚国分为了两个世界,一个是城外的世界,一个是城内的世界,人们鲜衣怒马,衣冠齐整,相见时带着笑,商铺内琳琅满目的货物,彰显着帝国财富的庞大,与杨宁在会泽城所见的情景宛若两个世界。

    建邺城庞大无比,而皇城居于京城正中,如果是京城是大楚国的皇冠,那么皇城就是皇冠之上先前的一颗璀璨明珠。

    京城的百姓们,可以看到明珠的璀璨,却无法感受到皇城内的奢华贵气。

    杨宁初入这座宏伟的古都,左顾右盼,目不暇接,不知不觉中随着段沧海等人穿过一条又一条街巷。

    “咦,那.....那是什么河?”忽见得前方不远处有一条涓涓河流,河流之上拱桥如玉,杨宁忍不住问道。

    段沧海等人先是一愣,齐峰已经笑道:“世子爷出门才十多天,忘记这条河了吗?这是秦淮河。”

    “秦淮河?”

    “秦淮河伸入城内,到武定门分成两股,一股为干流,成为外秦淮,绕城经中华门、水西门和定淮门,由三汊河注入长江。”齐峰堆着笑脸解释道:“另外一股就是内秦淮,由通济门东水关入城,在淮清桥又分为南北两支,南支经夫子庙文德桥至水西门西水关出城。北支就是从古运渎经内桥至张公桥出涵洞口入干流.....!”指着那座桥道:“那就是张公桥了。”

    段沧海瞥了齐峰一眼,心想咱们这位主子脑子不好使,但凡事情复杂一点就要发懵,你罗嗦这么半天,他还能记得个屁。

    杨宁“哦”了一声,也不多言。

    又穿过几条街巷,段沧海忽然“咦”了一声,众人瞧过去,只见前面的一条街道上,两边房舍前都挂起了白巾。

    “这是哪位大人去世了?”齐峰催马上前,疑惑道。

    杨宁自然也瞧见沿街刮起的白布,问道:“是有人死了?”

    段沧海心想世子爷果然是直来直去,说话太过直接,解释道:“世子爷,应该是有哪位大人过世了,这附近的街道为了表示哀悼,会主动挂出白布,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享的待遇,过世的定是一个受百姓爱戴的大人。”翻身下马,沉声道:“大伙儿都下马!”

    几人俱都下马来,杨宁心知这很可能是一种礼节,也跟着下马。

    这条街巷并非商铺,所以人迹不多,几人走在街上,颇有些冷清,往前走了一阵,忽见得边上有人冲着这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一些什么,段沧海等人皱起眉头来,穿过长街,拐到另一条巷子里,走到巷子尽头,前面便出现一条更为宽阔的大街。

    “世子爷,这是琵琶街,你不会忘记吧?”段沧海道:“咱们到家了。”

    走到街道上,杨宁才发现这条琵琶街不但宽阔而且很长,街道干净无比,整整齐齐地铺着青石板,每隔一段距离,便会有一座府邸,每座府邸前面都蹲着一对大石狮子,几十个石狮子在琵琶街两边派开,蹲在自家的门前,百无聊懒地瞪着双眼,等着从街上走过的车与人。

    杨宁一边走一边向两边看,这一条似乎没有尽头的长街,座落着十多处府邸,都是高官显贵,“尚书府”、“将军府”、“侯爵府”连续不断映入眼帘,而每一座府邸的门头,都悬挂着一条白色的布巾。

    许多府邸前都是有兵士守卫,瞧见从长街过去的段沧海一行人,便有不少护卫交头议论。

    段沧海看在眼中,神情愈加凝重,加快步子,很快,就见到前面一座府邸门头一片素白,站在门前的护卫也都是浑身素白。

    段沧海陡然站住了步子,其他人也都是大惊失色,只见段沧海身体晃了晃,猛地加快步子走过去,其他人也都是一脸凝重。

    杨宁见几人神色古怪,心想总不成就是你们府上死了人吧?

    段沧海等人快步到了那府邸门前,守在门前的护卫瞧见,早有人抢上前来,失声痛哭:“段......段二哥,你们可回来了......!”两句话没说完,已经是泣不成声。

    “到底是怎么回事?”段沧海脸色惨白,“难道.....难道是太夫人......?”

    杨宁一怔,心想真他娘的是你们府上,这可真是太巧了,老子第一天进京城,就碰上丧事?

    “不是.....!”护卫颤声道:“是.....是将军.....!”

    此时所有人都是变色,段沧海神情变得森然可怖,揪住那人衣领,怒喝道:“你他娘的胡说八道什么,将军在前线,怎会......,快说,到底是谁?”

    此时又有一名护卫上前来,抽泣道:“段二哥,是.....是将军,将军.....将军过世了!”

    段沧海和齐峰等人脸色煞白,却见到段沧海往前走出一步,忽地腿下一软,瘫了下去,边上有人急忙扶住,段沧海眼圈瞬间发红,猛地咆哮一声,七尺高的大汉,竟然瞬间泪水滚落,齐峰等人也都已经嚎啕大哭起来,捶胸顿足,如同死了亲爹一般。

    杨宁一时呆住,心想他们说的将军,总不会就是世子爷的亲爹吧?

    儿子刚刚死在外面,这老子也死了?

    “快,告诉.....告诉三夫人,世子爷.....世子爷回来了.....!”段沧海大哭之中,忽地扯过杨宁,“世子爷,将军......将军过世了.....!”

    杨宁从没有见过那位将军,更没有丝毫感情,呆了一呆,心想总不会让老子现在就哭出来吧?

    他抬起头来,看向朱红色大门上面的匾额,只见到那块匾额颇为巨大,上面龙飞凤舞写着“锦衣侯府”四个大字,烫金大字灼灼生辉。

    早有人进府去禀报,段沧海拉着杨宁手臂,也进到府内,一进府里,银白一片,听到前面堂内传出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声,白幡如云,边上有不少人,看样子似乎都是府里的丫鬟仆从,也都是穿着白衣。

    杨宁脑子有些发懵,被段沧海牵着呆呆往前走,两边众人看到杨宁,不少人显出惊愕之色,亦有人显出欢喜之色,俱都跪了下来,便听得前面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是宁儿吗?宁儿回来了吗?”

    杨宁听到声音,暗想这女人的声音当真好听,就像春铃一般,又想她怎么也叫“宁儿”,难道知道自己的名字?

    忽见到前面已经过来一群人,俱都是披麻戴孝银装素裹,当先一人却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身姿婀娜,丰韵娉婷,琼鼻凤目明艳动人,她的肤色如同白玉一样白净无暇,看样子并没有施妆,却更显得纯美清净。

    一身素白,更显她眉目如画,就像是仕女图中的美人儿,正身姿娉婷向自己走过来。

    “卑职见过三夫人!”段沧海已经跪倒在地,齐峰等人也跟着跪倒,脸上的泪水兀自直流。

    美少妇三夫人已经抓住齐宁的手腕,刚一接触,杨宁便觉得这美少妇的手儿温润光滑,如同瓷器一般。

    “你们辛苦了。”三夫人眼圈泛红,“将军......将军过世,你们能及时将世子带回来,将军泉下有知,也会心安.....你们都快起来,不要跪着了......!”说到这里,声音哽咽,杨宁见她美眸之中滚下晶莹泪水,这时候更是美若天仙,特别是那右眉内侧有一点殷红粉痣,更添娇美。

    “三夫人,为什么会这样?”段沧海站起身来,双手握拳,“战事已了,将军.....将军怎还会?”

    三夫人道:“这些回头再说。”看向杨宁,道:“宁儿,快换上衣裳,随我进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