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四章 黑刀营
    段沧海想了一下,这才回转身来,在杨宁身边蹲下,笑容可亲问道:“世子爷,味道可还合你口味?”

    杨宁含糊不清点点头,心想这家伙定然要问自己是如何脱身,果听段沧海问道:“世子爷,抓你的那帮绑匪,如今在哪里?”

    “绑匪?”杨宁此时已经将一只烧鸡解决,他吃得快,此时还真是有些撑得慌,打了个嗝,段沧海立刻道:“齐峰,拿毛巾来。”

    齐峰急忙拿了一只擦手的布巾,杨宁接过,将手里的冻油擦干净,这才道:“你是问那些绑匪去哪里了?”

    “正是。”段沧海道:“世子爷是怎么逃出来的?咱们回头,总要给府里一个交代。”

    杨宁道:“死了,都死了!”

    “死了?”段沧海一愣,“世子爷,你.....你是说,绑架你的那些人都死了?”

    杨宁点点头,齐峰忍不住在旁问道:“世子爷,他们是怎么死的?总不会.....总不会是世子爷杀了他们。”

    杨宁笑道:“他们有许多人,我怎能杀死他们?是被别人杀死的。”

    段沧海和奇峰对视一眼,都有些疑惑,小心翼翼问道:“世子爷,你说的别人,又是哪些人?难道是.....难道是有人救了你?”

    杨宁心知这帮人既然是出来营救自己,回去之后,自然要有个交代,自己为何脱险,来龙去脉自然是要弄清楚的。

    “我醒来的时候,他们就死了。”杨宁早就做好准备,“你们要去看死人吗?”

    段沧海更是愕然,犹豫一下,点头道:“世子爷,你还记得那些人死在哪里吗?咱们总要弄清楚究竟是些什么人绑了你,以后我们也好多加提防。”

    杨宁知道若是不带他们去看尸首,只怕他们不会就这样罢休,而且自己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们,想着自己将那世子爷的尸首埋在竹林,若是带他们前往,可别被他们不小心发现,正自犹豫,听得马蹄声响,刚派出巡视的几人俱都回来。

    “世子爷,你若吃好了,咱们就过去瞧瞧。”段沧海小心翼翼道。

    杨宁犹豫了一下,终是点头,当下众人也不耽搁,收拾一番,段沧海专门让人给杨宁腾出了一匹马。

    杨宁心知这些人应该不至于怀疑自己的真假,只是想要弄清楚自己脱险的来龙去脉而已,段沧海既然让人专门给自己腾了一匹马,那就说明那位世子爷自然会骑马,也不客气,翻身上马,在前带路。

    他心中却也是盘算好,自己尽可能让这帮人避免去那竹林,可是若真的被这帮人发现竹林里埋着人,自己定要在他们发现那位世子爷尸首之前,找机会脱身。

    这些马都是好马,杨宁记着道路,用了不多时,便回到了祠堂后面,远远便瞧见了祠堂后面空地上的那些尸首。

    段沧海等人见状,早已经拔出了身上的佩刀,到得近处,段沧海沉声道:“保护世子爷!”神情冷峻,与之前对杨宁谦恭表情大不相同。

    众人下得马来,齐峰和两名大汉护在段沧海身边,其他几人则是跟着段沧海上前去。

    段沧海蹲下身子,连续翻看了几具尸首,这才回头向杨宁问道:“世子爷,这些人可是绑架你的绑匪?”

    杨宁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等我醒来的时候,这些都是死人。”指了指祠堂那边,“那里还有好多死人。”

    段沧海微微颔首,那名叫赵无伤的汉子问道:“段二哥,可瞧出这些人的来路?”

    段沧海神情冷峻,摇头道:“这些人的来路看不出来,可是他们死在何人之手,倒是有些线索。”

    杨宁此时也已经靠上前来,听段沧海这般说,正欲询问,但终是憋住,好在赵无伤已经问道:“是谁?”

    段沧海指着尸首脖子上的刀痕,沉声道:“你看他们的伤口,这些人几乎都是一刀致命,而且几乎都是直取脖子,再看刀口......!”

    赵无伤伸手竟是在道口摸了一下,皱眉道:“刀口很薄,比我们的刀应该要薄出不少。”

    “不错。”段沧海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很可能是黑刀营的人杀了他们。”

    “黑刀营?”此时不但赵无伤,便是其他几人也都变了颜色,齐峰失声道:“段二哥,你是说黑刀营的人到了这里?”

    赵无伤也是一脸惊讶,“二哥,有没有看错?黑刀营怎可能到这里来?”

    杨宁看他们表情,心下十分疑惑,这几人似乎对黑刀营十分忌惮,脑中却已经想到救走萧光的那几人,记得他们似乎就是腰佩黑鞘快刀,看来段沧海猜测的并没有错。

    他之前见段沧海对自己恭恭敬敬,一群人颇有些谄媚姿态,心里小瞧了几分,此时见他竟然一下子就看出刀口来历,这才知道段沧海深藏不漏,倒不可小觑。

    “黑刀营既然派了人手出来,就不会是小事。”段沧海沉思道:“难道是为了帮着我们援救世子爷?”但立刻摇头,“绝不会这么简单,黑刀营绝不会为了世子爷出手。你看这些刀口,都是一刀毙命,出手又狠又准,而且直取咽喉,再加上这薄刀口,都是黑刀营的作派.....!”

    其他几人都是面面相觑,也不言语。

    段沧海站起身,快步往祠堂那边过去,几人都跟在后面,齐峰和另外两人始终护在杨宁身边,全神戒备。

    进到祠堂内,看到满地尸首,众人也都是微微变色,段沧海和两人上前去查看一番,回头道:“这不是一伙人,应该是有人劫持世子爷到了这里,却被一伙人偷袭,偏偏黑刀营又出现在这里。”

    “段二哥,这些人也都是黑刀营的人所杀?”齐峰问道。

    段沧海摇头道:“不是,这是两伙人在火并,黑刀营的人应该没有进祠堂。”看向杨宁,问道:“世子爷,你对这里的事情是否一无所知?”

    杨宁左看右看,指着被自己割破的麻袋道:“他们将我包在那里面,我醒来的时候,就从那里面爬出来,看到都是尸首,就自己跑了,然后在路上遇到了你们。”

    段沧海拿起麻袋,看到上面刀口,道:“看来是有人割破了这麻袋,想要放世子爷离开。”随即在几具尸首身上摸了摸,并无找到任何东西,最后在那灰袍胖子身上摸索了一番,忽然拿出一块椭圆形的铜牌,杨宁看在眼里,心下一紧,那铜牌他竟然认得。

    木神君死后,杨宁在他身上不但搜到一只小钱袋子,而且也搜到了一块椭圆形铜牌,与眼前这块铜牌一模一样。

    “九天楼?”段沧海瞧了一眼铜牌,冷笑道:“原来绑架世子爷的是九天楼的人,也难怪他们一路北逃,这是想要将世子爷带回北汉啊。”

    “他娘的,原来是九天楼的人。”齐峰啐了一口,骂道:“这帮狗杂碎,定是潜伏在暗处,一直找寻机会对世子爷下手。老天保佑,也幸亏跑出另外一伙人来,否则真要被他们将世子爷带到北汉,后果不堪设想。”

    “为何会有另一伙人突然出现?”一张脸长得像所有人欠他钱一般冰冷的赵无伤皱眉道:“这伙人为何会与九天楼的探子火并起来?”

    段沧海神情严峻,道:“黑刀营既然卷进来,事情就不会小,我们知道是九天楼的人绑架了世子爷就好,其他的事情,我们不能追究太深,以免将我们也卷入进去。”看了杨宁一眼,神色微松:“不管怎样,世子爷安然无恙,那比什么都好,我们对府里也能有个交代。”

    齐峰也点头道:“段二哥说的是,有些事情不该我们深究,我们的职责是救回世子爷,如今世子爷安然无恙,其他事情不要插手。”

    赵无伤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这里地处偏僻,人迹罕至,尸首应该不会被轻易发现。”段沧海道:“黑刀营既然不在乎这些人的尸首晾在外面,没有掩埋,咱们也不用多生事端,地方上若是能够发现,让他们自己去查,不过也肯定查不出什么,若是无人发现,也便这样了。”起身来,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现在就离开。”

    杨宁本来还担心这帮家伙要在附近搜找,说不定还要往竹林去,此时听段沧海说要立刻离开,这才松了口气。

    这帮人做事倒也不拖拉,既说要走,也不耽搁,出了祠堂,上马便走。

    杨宁问道:“段.....段沧海,咱们要往哪里去?”

    “世子爷莫非还要往其他地方去?”段沧海先前本来神色凝重,此时却又显出笑容,“若是世子爷想到什么地方去转转,日后自有机会。不过世子爷被绑架已经十几天,府中上下都是焦急得很,太夫人和三夫人定是日夜担心,咱们还是先回京城,让她们安心为好,世子爷意下如何?”

    杨宁心想自己要在途中追上镖队找到小蝶已经不现实,既是如此,干脆直接去往京城也好。

    自己冒充的这个世子爷,父亲是二品卫将军,身份非同小可,想来在京城的势力自然也是极大,既然如此,大可以借助这个新的身份在京城搜找小蝶,远比自己单枪匹马大海捞针要强得多。

    ----------------------------------------

    ps:求收藏,求月票,求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