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二章 熟悉的陌生人
    杨宁心中倒是奇怪这麻袋里究竟是什么人,听那灰袍胖子说是一个傻子,却又能依靠这个傻子回到北汉立功受赏,想来即使是个傻子,那来历也不一般。

    冰刃轻松便将麻袋划破,里面便即显露出一个人来,其中一箭射在这人心口,另一箭则在这人的脖子上,只瞧这两箭射中的地方,活命的几率就小的可怜。

    他伸手往这人鼻尖探了一下,鼻尖冰冷,毫无气息,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这家伙可真是霉运冲天。”杨宁不禁嘟囔一句,被裹在麻袋里,偏偏被射中两箭,而两箭却偏偏都射中要害,这份霉运也算是相当了得。

    杨宁确定此人已死,才仔细看了看,只见这人身材倒和自己差不多,微有些瘦削,不过身上的衣衫倒是不差,一摸料子就知道是上等货,腰间甚至还系着一条紫色腰带,一看就知道是富贵子弟。

    这人眼睛上蒙着一条布巾,看上去和自己的年纪也是相仿。

    杨宁用冰刃轻轻挑断布巾,那人一张脸便显露出来,看到那张脸,杨宁“啊”地叫了一声,脸上显出吃惊之色。

    这张脸看上去也是颇为秀气,五官颇为精致,肤色颇有些苍白,双目紧闭,可杨宁一眼便发现此人竟是异常的熟悉。

    忽然间,杨宁收刀进怀,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瞳孔之中满是惊讶之色。

    眼前这已死的年轻人,样容竟然与自己十分相似,也难怪会如此熟悉。

    杨宁对自己这具皮囊的样容自然记得十分清楚,毕竟穿越过后,改头换面,灵魂附在一个新的身体上,自然不可能不好奇。

    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人质竟然会与自己长的如此相像,乍一看就已经十分酷似,越看之下,便越觉得相似。

    此事当真是诡异。

    他沉默片刻,这才在祠堂内找到了那只香炉,出了门去,在竹林边上的小水潭里灌满了水,回到祠堂,将香炉放在地上,随即看一眼那人质尸首,又在香炉的水面上照一下自己的脸庞。

    无论是五官还是脸型轮廓,竟然一模一样,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唯一的区别,便是两人的肤色略有不同,这富家子弟明显是娇生惯养,皮肤有些白,而自己的肌肤颜色便深了一些。

    杨宁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得此事当真匪疑所思。

    若说有人相貌酷似,那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这世间相貌相近之人并不在少数。

    可是这般相似,那却是少见,宛若一对双胞胎。

    但是这两具身体自然不可能有任何交集,一个是富贵之家的子弟,一个则是战乱流亡的乞儿,地位背景相去十万八千里。

    只能说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恰好被自己碰上而已。

    四下里都是尸首,血腥味在空气中漂浮,杨宁虽然胆大包天,但心里却还是渗得慌。

    他知道这里地处偏僻,这座祠堂荒芜多年,附近自然是常年无人前来,这一次祠堂内外多了几十具尸首,短时间内肯定也无人察觉。

    附近少不得蛇虫鼠蚁,用不了多久,这些尸首便会成为累累白骨。

    看到一个与自己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年轻人此时冷冰冰地躺在自己面前,杨宁心下还是很不舒服。

    “咱们虽然无亲无故,可是长得一模一样,我也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杨宁叹了口气,“你小子也真是倒霉,糊里糊涂死在这里,总不能连尸首也要被野兽吃了。”想了一下,这才抱起那人尸首,跑到了祠堂前面不远处的竹林之中。

    放下尸首,杨宁回到祠堂内,又拿了两把刀,这才重新回到竹林尸首边上,自言自语道:“这里景色不错,而且十分宁静,看你可怜,不让你暴尸荒郊,给你葬在这里。我这也算是积德,你要是有灵,可别把你的霉运传给我,多保佑我一点,对了,保佑我找到小蝶,让她安然无恙。”

    他拿了刀,就在竹林之中挖了一个坑,正要将尸首放进坑内,想了一下,又放下尸首,双手合十念叨:“小兄弟,我给你下葬,算是给了你一份人情,你也不能没有任何表示。你看看我全身上下,破衣烂衫,这样走出去实在不成,你既然入土为安,这些身外之物也就没必要带走,对你是无用的东西,对我可是大大有用。”顿了顿,又道:“你的衣裳我先借来穿穿,等以后我要是发达了,一定会回来给你修个漂亮的墓碑。”

    他身上衣衫本就破旧,这几天折腾,早已经是破败不堪,身上多处地方的肌肤都显露出来,再不换身衣裳,连自己也受不了。

    虽说尸首众多,随便扒下来都是一套衣衫,可是那些人的衣衫都大了不少,只看那些人身形,杨宁便知道就算穿上他们的衣衫,也一定肥肿宽大,定然不合身,走了出去,反倒是让人注意。

    倒是这家伙身上的衣衫虽然华贵,不过身着锦衣的富贵弟子多如牛毛,自己穿上这身衣衫,不但合身,而且也不会特别引人注意。

    他将人质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又将他身上的中衣脱下,料子都是极好,不过因为胸口中了一箭,外衫中衣都有一个箭孔,即使如此,却也比自己一身破衣要强出不少,杨宁并不介怀。

    至若贴身里衣,毕竟是死人之物,自然不好穿他贴身衣衫,而且也不能光着身子将他埋下去。

    将那人埋在竹林之后,杨宁这才拿着两把刀到了竹林边上的水潭边,在里面将浑身的泥污洗了个干净,这才换上了那一身衣衫,对着水潭照了照,所谓人靠衣衫马靠鞍,这一身锦衣穿在身上,倒也是玉树临风。

    不过头发凌乱,杨宁扯了根衣带将头发挽在了后面,将那两把刀丢如水潭,四下里瞧了瞧,昨夜风雨交加,也不知道方向,此时还真不知道身处何地,想到刚才那重瞳大汉带着萧光往东边去,也不犹豫,亦是往东边走去。

    一身锦衣在身,比之先前的破衣烂衫要舒适的多。

    虽说今日不似昨天那般风雨交加,可是也并没有云开雾散,浓云一直在天幕浮动,天色阴沉,也不知是否还会下雨。

    行了不到两个时辰,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条小道,依旧是荒无人烟,杨宁想要寻到那条通往京城的官道之上,但昨夜马匹乱窜无法辨识方向,此时还真不知道官道究竟在哪个方向,只能顺着小道前行。

    杨宁行了小半日,忽听得前方响起马蹄声,抬头望过去,只见到迎面飞驰几骑过来,速度极快。

    在这条道上走了这小半日,不见半个人影,此时见到迎面来骑,杨宁这才感觉到一丝生气,暗想也不知是什么人,若是方便,倒可以向他们问问路,又寻思该不会是又碰上一些来历不明之人,牵累自己。

    他这几日遇上之人,都是稀奇古怪,但无一例外都让自己置身险地,正自寻思是否要找这几人问路,那几骑快马已经近在咫尺。

    来骑共有六骑,衣衫不一,但大都是短衣劲装,当先一人身着黑色短装,腰间佩刀,样容颇为凶悍,满脸横肉。

    杨宁见状,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人,干脆闪到路边,让他们过去。

    孰知那人靠近过来,已经勒住马,身后几骑纷纷勒马,当先那人一双眼睛盯着杨宁,脸上表情变得异常古怪。

    杨宁心下一沉,暗想果然不是好人,看来这几个家伙见自己身着锦衣,又孤身一人,而且年少,定是在打自己主意,肯定是觉得自己身上有银钱,要抢夺过去。

    杨宁心下冷笑,却忽见那人翻身下马,快步向自己走过来。

    娘的,这是要动手了。

    杨宁伸手入怀,抓住了冰刃,心想对方是六名大汉,正面相对,自己肯定不是对手,既然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这满脸横肉大汉率先往自己靠过来,正是大好机会,此人见自己年轻,一定不会防备,自己大可以趁机先制住此人,只要控制住此人,以此胁迫,其他人便不敢轻举妄动,自己大可以从他们手中抢了一匹马离开。

    主意已定,直待那大汉再靠近一些便即动手。

    那大汉身材高大,此时看的清楚,只见他左脸颊上有一块刀疤,本就满脸横肉,再加上这块刀疤,看起来更是凶神恶煞一般。

    却见那大汉距离自己不过两步之遥,杨宁正要出手,忽见那大汉已经单膝跪倒在地,声音恭敬:“世子爷!”

    身后那几人也已经快步上前来,在大汉身后齐齐单膝跪倒在地,齐声道:“世子爷!”

    杨宁一时呆住,脑中一片空白。

    疤脸大汉抬头见杨宁发呆,却也不以为意,不等杨宁说话,柔声道:“世子爷,我等营救来迟,让您受苦,罪该万死,还请世子爷责罚。”

    杨宁眨了眨眼睛,只觉得匪夷所思,半晌才支支吾吾道:“你们.....你们说什么?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