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一章 分离
    重瞳就是一个眼睛里有两个瞳孔,怪异非常,杨宁前世倒也曾听人说起过这种怪事,极其罕见,据说历史上的大舜、项羽皆为重瞳。

    那人手握长弓,竟然比那些箭手手中的弓要长出一倍,重瞳冷然,看了杨宁这边一眼,目光扫向那群刀手箭手。

    死一般的沉寂只是片刻,便见一人挥手做了个简单的手势,十多名刀手立刻上前,形成半弧形,而弓箭手则是列成一排,弯弓搭箭,这一次却是对准了那重瞳大汉。

    那人嘴边的胡须动了动,目光凌厉,只是瞬间,连人带马已经横移了一丈多远,杨宁看在眼里,显出吃惊之色,暗想这人的骑术当真厉害,人和马竟似乎合成一体,而那匹马也是健硕无比,比之普通的骏马要大出一圈,鬃毛油亮,全身是纯黑色。

    也几乎在同时,众箭手已经同时放箭,重瞳大汉胯下骏马看似沉重,但行动起来却异常的迅速,轻松闪躲过箭矢。

    大汉伸手反抄,竟然从背后弓囊中抓出两支箭来,扣住弓弦,只是一拉,又是“崩”的一声响,紧接着厉啸声音发出,极为尖锐,简直要穿透耳根。

    双箭齐出,快若闪电,便听得两声惨叫,两名箭手俱都是弓箭脱手,捂住咽喉,身体后倒,被射穿了咽喉毙命。

    空气顿时凝固起来。

    杨宁心下却是狂震,看到重瞳大汉一射双箭,双箭齐中,简直是难以置信。

    虽然这几天下来,看到木神君和褐袍长者那般武功高手,但却远不及看到这重瞳大汉的箭术让他震惊。

    他知道,这帮刀手箭手都是久经训练的好手,但是面对这重瞳大汉,短短时间之内,便有四人瞬间毙命。

    他目中顿时显出钦佩之色,暗想这家伙长相古怪,还真是奇人异能,这本事当真了得。

    随即心下又是一紧,暗想这重瞳大汉也不知道是敌是友,他方才射杀刀手,解了自己的危急,似乎是拔刀相助,可又想自己的运气不会这般好,这人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必有蹊跷。

    这时候才发现萧光还在自己背上,先放了下去,萧光坐在地上,杨宁见他腿上还插着那根羽箭,问道:“要不要先拔出来?”

    萧光摇摇头,杨宁这才低声道:“咱们的运气不错,看来是有高人来救咱们,只盼是友非敌,否则咱们可要完蛋了。”

    萧光神色已经平和下来,望着那重瞳大汉,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我认识他!”

    “啊?”杨宁一怔,忙问道:“他是谁?箭术可真了得。”

    萧光竟似乎忘记腿上的伤,含笑道:“不用担心,他不是敌人,他在这里,咱们定然会安然无恙。”

    杨宁问道:“难道他是你的朋友?”

    萧光想了一下,才道:“算不得朋友,不过应该不会伤害我们......!”

    “应该?”杨宁没好气道:“连你自己也不肯定?”忽地一怔,却是发现,就在不远处,那帮刀手箭手的后方,如同幽灵般又出现了三骑,也不知是从哪里钻出来,三匹大马上面,各自骑乘着一人,一个个都是身形魁梧,一身黑色皮革劲衣,腰间都是挂着大刀,手握长弓,背负箭囊。

    他们腰间的佩刀刀鞘漆黑如墨,与一般刀鞘大不相同。

    忽然之间,剩下的几名箭手猛然间弓箭对向萧光这边,毫不犹豫拉动弓弦,数支羽箭流星般飞掠而来,竟似乎是知道那重瞳大汉不好对付,先要解决萧光再说。

    杨宁心知不妙,暗想那重瞳大汉就算厉害,这时候距离颇远,也无法分身相救,抓住萧光手臂,向边上扯过去。

    听得“喀喀喀”几声响,杨宁瞧过去,却见到射来的那几支箭到得半途,却纷纷转了方向,心下疑惑,但很快便看清楚,也不是那几支箭长了眼睛,而是另有箭矢射在那几支箭上面,改变了箭矢的方向。

    他更吃惊,只见到不远处那三名腰悬黑刀的骑士都是手握长弓,那几支箭显然是被这几人打开。

    此时那些刀手才发现身后有人,看起来都显得十分吃惊,但却还没有乱。

    三名骑士一箭过后,继续伸手从箭囊取箭,连珠炮般一箭箭射出,中间那群人连声惨叫,转眼睛又是数人中间毙命。

    方才还威风凛凛的众刀手,此刻却如同被猎人盯住的猎物,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此刻却不堪一击。

    听得呼喝声响,几名刀手反身向那几名骑士冲过去,那三名骑士这一次并无射箭,反倒是挂弓拔刀,胯下骏马已经迎上前来,所有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双方距离不远,说到就到,几名刀手见到骏马冲过来,都是足下一点,腾空而起,挥刀往马上的骑士砍了过去。

    刀光闪动,甚至没有听到大刀相击之声,杨宁就看到那几名刀手如同死鱼一样摔落下来,三匹骏马一闪而过,将那几人摔在后面,那几名刀手在地上抽搐几下,便都不动弹。

    杨宁深吸一口气,那重瞳大汉无论骑术还是箭术都堪称一流,可是这三名骑士却也不弱,虽然及不上那重瞳大汉,但是气势凛然,动作干脆,刀法了得。

    转眼间,三骑已经冲到人群,刀光闪动,剩下十多人被三匹骏马一冲,已经散乱开来,俱都挥刀迎战。

    “那.....那三个人你也认识?”杨宁瞥了萧光一眼,“萧光,你真的认识这些人,日后可以介绍我认识,我可以拜他们为师。”

    他这倒不是虚言,无论箭术还是马术,杨宁对这几人已经生出了敬仰之心,想着若是自己也能有这样的本事,无论付出怎样的辛苦那也不亏。

    萧光还没说话,杨宁听到身后马蹄声响,回头看过去,只见那重瞳大汉骑马而来,已经近在咫尺。

    那大汉到了近处,翻身下马来。

    方才离得有些距离,而且骑在马上,杨宁便觉得此人身材魁梧,此时近在咫尺,站在自己面前,这才发觉此人比自己所想还要高大,自己不过到他胸口处,这人浑身上下肌肉结实,黝黑似铁,宛若一座钢铁所铸的铁塔一般。

    杨宁正要拱手说话,那大汉却伸手将杨宁扒开,很不客气。

    杨宁只感觉此人手臂也如同铜皮铁骨,力量十足,被他轻巧扒到一边,正要发火,却见大汉已经将萧光横抱起来,转身将萧光小心翼翼放到了马背上。

    萧光坐在马上,这才抬手指着杨宁道:“他是我朋友,要带他一起走!”

    重瞳大汉却已经翻身上马,坐在萧光身后,一手抱住萧光,一手拉住马缰绳,也不看杨宁,淡淡道:“他不会死!”竟是一抖马缰绳,催马便走。

    杨宁呆了一下,随即恼道:“有什么了不起,你懂不懂礼貌?”

    萧光却已经转过头来,大声道:“小白兔,你去京城找我,一定要去找我......!”那骏马速度奇快,只是眨眼间,就已经奔出许远。

    杨宁追了几步,终是停下步子,对着背影叫道:“姓萧的,你欠老子的黄金不要忘了,走到天涯海角,也要欠债还钱。”眼睁睁地看着那匹马越走越远,很快便即看不见。

    “真他娘的没义气。”杨宁嘟囔道:“长得高就能没礼貌?怎么说也该谢一声才对,就这样跑了,这年头就是不能做好人,差点连命都送了,什么好处都没有。”心里直觉得憋气,忽听得又是马蹄声响,扭头看过去,只见那三名骑士也已经飞马从自己身边掠过,看也不看自己,向着重瞳大汉离去的方向而去。

    那片空地上,尸首横七竖八地躺着,竟然再无一个活口。

    杨宁心下发毛,暗想那几个人怪不得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手底下的功夫确实不是吹的,这才片刻之间,竟然杀的鸡犬不留。

    不过这几人出手冷酷无情,而且功夫了得,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这些人倒似乎是专门为了营救萧光而来,也不知萧光到底是何人,竟能劳动这般高手前来救援。

    祠堂那边,此时也是寂无声息,杨宁回到祠堂边上,从残破之处向里面瞧过去,屋里毫无声息,倒是地上躺了不少尸首。

    他将冰刃握在手中,轻手轻脚进到祠堂里,才发现包括那灰袍胖子在内,那帮北汉探子竟都已经死在祠堂内,祠堂内亦有三名黑衣刀手,自然是与北汉探子搏杀之时被杀。

    忽地瞥见那个叫做大猛的巨人靠坐在座台下,脑袋歪着,脖子上被拉开了一条大口子,血肉模糊,自是被砍断了喉咙而死。

    在他手边,那个大麻袋被一具尸首压住,两根羽箭插在麻袋上,显然是被乱箭射中。

    杨宁暗想你们这帮家伙运气倒真是差,想要抓个人质回到北汉立功受赏,可却因为有人追杀萧光,阴差阳错全都死在这里,只怕死后都是冤魂。

    他凑近过去,将大麻袋上的尸首拉开,伸手在麻袋上拍了拍,里面果真是一个人,此时一动不动,麻袋上那两根箭显然也射中了里面的人质,却不知道是死是活,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