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十章 重瞳
    灰袍胖子显然以为这样一喊,定能威胁外面停止放箭,只是他却没有料到,这般一叫喊,箭矢射得更凶。

    门窗俱都是飞箭袭来,众人被箭矢压制得连头都抬不起来。

    杨宁大是奇怪,心想外面那群人应该就是为了追拿这些北汉探子而来,目的当然是为了被他们绑架的人质。

    按理来说,人质在探子手中,外面那帮人多少应该有些投鼠忌器,不会逼迫太甚,但此刻那帮人竟似乎不在意人质的生死,依旧猛攻。

    灰袍胖子大是恼怒,厉声喝道:“你们再不停手,老子一刀就砍死了他。”

    他话声刚落,却见到“砰”的一声,窗口处一道身影窜进来,身法敏捷,照着窗下躲藏之人挥刀便砍,随即又听连续数声响,祠堂残破坍塌的洞口,连续有人窜进来,都是二话不说,看人便砍。

    如蝗的箭矢倒是停了下来,外面那帮人却是借着箭矢压制之机,冲进到了祠堂之内。

    祠堂内一干北汉探子也都挥刀迎战,一时间双方杀成一团。

    杨宁心下吃惊,却感觉萧光扯了扯自己衣襟,扭头看过去,只见萧光抬起手,冲着前面指了指,杨宁顺着他所指方向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墙角下,残垣断砖,竟隐隐现出一个窟窿来。

    杨宁立刻明白了萧光的意思。

    这祠堂内双方杀成一团,躲在这座台后面,迟早要被发现,两帮人无论哪一帮都不好惹,此时最好的选择,自然是趁他们还没发现之前趁乱离开。

    惨叫声连续传来,呼喝声亦是不绝入耳。

    事不宜迟,杨宁本就是说干便干的性子,冲着萧光使了个眼色,趴在地上,向角落处爬了过去,萧光见杨宁爬在地上,怔了一下,皱起眉头,但却也知道这个法子最是避人耳目,也趴在地上,学着杨宁往那边爬过去。

    只听那灰袍胖子沉声道:“你们到底是谁?难道不要他性命了?”

    只是此时双方厮杀正酣,却没人理会他,灰袍胖子手下本有七八人,此时已经连续被杀三四人,对方也被斩杀了两人。

    杨宁爬到角落处,伸手将挡在窟窿前的残砖拿开,萧光也一起帮忙,等到可以容纳一人出去,杨宁示意萧光先爬出去,萧光也不客气,先从窟窿里爬出,杨宁跟在了后面。

    一出窟窿,外面一阵空阔,只见祠堂后面是一片开阔地,不远处是一片树林,两人也顾不得祠堂之内激动,都是站起身,向那片树林飞奔过去。

    “噗!”

    随即听到萧光哎哟叫了一声,杨宁回头看去,只见到萧光已经翻倒在地,腿上竟然中了一箭。

    杨宁吃了一惊,抬头看过去,只见到就在斜后方,忽然间便冒出四五个人来,其中两人手拿弓箭,另外三人则是手拿大刀,正向这边追赶过来。

    “你.....快走!”萧光抬头看向杨宁,脸色苍白,“不必.....不必管我.....!”

    杨宁二话不说,上前去背起萧光,骂道:“姓萧的,你真是扫把星,老子跟着你,一路上被人追杀,真他娘的倒了八辈子霉。”口中,骂着,却还是背着萧光往林子那边跑过去。

    身后又是几箭射过来,杨宁不跑直线跑曲线,也不知是他身法灵活还是那两名箭手的箭术不算高明,几箭也都被杨宁躲过。

    “不好......!”身后的萧光叫了一声,“小心前面!”

    杨宁本是背着萧光低头往前跑,听到萧光叫声,抬头看过去,却见迎面拦住三名持刀汉子,他心下一凉,停下步子,回头看去,只见身后那几人也已经追上来,这时候当真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陷入绝境。

    杨宁深吸一口气,萧光此时神情反倒没有了紧张之色,双眸之中经充满了愤怒。

    “姓萧的,我明白了......!”杨宁苦笑道:“这帮人不是为了追拿那些北汉人,而是.....而是为了追杀你。”

    “看来确实如此。”萧光咬牙道:“那些北汉人只是碰巧倒霉而已,对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别到死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杨宁没好气道:“别那么多废话,你要记着,欠我五百两黄金,就是死了,你也不能赖账。”

    此时前后数人已经飞奔上来,迎面一人挥刀照着杨宁便即砍了下来,下手干脆利落,简单实用。

    杨宁心知此时根本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应对,唯一指望的就只有逍遥行。

    逍遥行步法一旦走起来,鬼神莫测,便是木神君这样的高手,也是难以摸到步法的规律,可是杨宁也知道,若是面对一人甚至是两人,逍遥行或许真的可以轻巧躲避对手的出招,可是此刻前后已经有七八人围了上来,实难对付。

    那人一刀砍来,杨宁也不多想,循着逍遥行的步法踏出了第一步,避过了对方犀利一刀,也不管对方是否还有第二刀砍来,紧跟着便踏出了第二步。

    此刻身后亦有一人挥刀砍来,也被杨宁轻巧避过。

    五名刀手环绕四周,将杨宁二人围在当中,亦都是毫不犹豫便即出刀,这几人出刀也都是凶狠之极,根本不留半丝余地,那是要置人于死地。

    萧光本以为难逃一死,却不料对方连续几刀砍来,杨宁的身法就像鬼魅一般,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对方大刀似乎便要砍到,却偏偏被杨宁古怪的身法躲过,有时候甚至就贴着刀手擦过。

    “小心.....!”瞥见一左一右两刀同时砍过来,萧光惊呼一声,杨宁身形却是往后一退,堪堪躲过,那两把刀“呛”的一声,却是互相砍在了一起,火星四溅。

    不远处,两名弓箭手弯弓搭箭,对着杨宁这边,可是杨宁忽左忽右的鬼魅身形,两名箭手一时间根本找不大准头,弓箭也是忽左忽右想要找准,却始终不敢射出来,以免伤到了自己同伴。

    几名刀手互相交错,连续出刀,但每次都是差之毫厘,一时间显得十分狼狈,几人眼中既有诧异之色,更多的却是恼怒。

    杨宁虽然连续躲过对手的招数,但自始至终都是按照逍遥行步法从头到尾走出来,并不敢有丝毫的变化,也正因如此,固然让刀手们碰不到分毫,可自己却也走不脱对方包围的圈子,而这几名刀手的身法却也是极其灵活,刀法亦是了得,每一次失手过后,几人位置互相交错,都能在瞬间将杨宁二人重新围在中间。

    杨宁习练逍遥行时间尚短,虽然对这套步法已经十分熟悉,但目下也还只是掌握其形,没有完全领悟其神。

    他虽然颇为熟练走出逍遥行,但是动作看上去却极其难看,完全没有潇洒飘逸的味道,更加上还背着萧光,看上去也颇为狼狈。

    忽见到又有不少人从祠堂那边跑过来,这些人或大刀在手,或弓箭在手,竟有十余人之多,并不急着上前,而是在不远处瞧着,见到五名刀手围着杨宁正在砍杀,这群人竟是饶有兴趣地观看。

    萧光看在眼里,神情愈加严峻。

    他心中很清楚,这帮人显然是成竹在胸,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虽说杨宁依靠着诡异的步子暂时能在数人的砍杀之中游刃有余,但始终只在小圈子里转悠,对方现在有二十多人围在四周,以杨宁的体力,这样绕圈子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等到杨宁精疲力尽,对方再下手,便如砍瓜切菜一般。

    正如萧光所想,杨宁此时也是一般心思,他走了半天,可是始终感觉身边人影闪绰,刀光更是赫赫,心知这样走下去,不用对方砍杀,自己便要活活累死。

    等到一套步法走完,回到了原点,杨宁顿了一下,待要再起步,却感觉眼前刀光刺眼,一刀迎头砍过来。

    杨宁吃了一惊,条件反射般向后退了一步,可是这一步退过后,与逍遥行起步式便大不相同,待要找到节奏,身侧又是一刀砍过来,萧光亦是感觉有异,失声道:“小心,左边来了......!”

    杨宁心下恼火,暗想你叫唤个屁,搞得老子越来越乱,勉强闪躲过去,斜后方又是一刀砍过来。

    突然之间,听到“崩”的一声响,随即听到“嗖”的一声,紧跟着就是两声惨叫,杨宁尚没搞清楚什么状况,便听到不远处传来惊呼之声。

    他眼角余光却是看到,自己身侧的两名刀手竟然同时倒地。

    杨宁先是一惊,随即大喜,趁机往那边避过去,瞬间找到节奏,又踏出了逍遥行的步子,只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刀光跟过来,趁机往边上躲开一些距离。

    他拉开距离,却发现那几名刀手并没有跟过来,有些奇怪,心下又想那两名刀手为何无缘无故倒下,瞥了一眼,才发现那两人的脖子上竟然都插着一根羽箭,羽箭却都是从后脑射入进去,一箭毙命。

    杨宁拉出一步,停下步子,扫了一眼,只见一众刀手箭手的目光都望向一个方向,杨宁顺着这些人的目光瞧过去,竟发现距离自己不过几步之遥的地方,一人一马立在不远,有如幽灵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

    那人骑在马上,但身材却依旧显得魁梧强壮,并非幽灵,浓密的胡子从腮边延伸到嘴部四周,虬髯浓密,竟然遮住了半张脸庞。

    他胡子虽然浓密,遮住半张脸,可是让人一眼看过去,却还是心下一凛,那人距离杨宁不远,杨宁目力不差,惊讶发现,那人的眼珠子十分古怪,竟似乎是生着重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