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十九章 追兵
    新的一个月,沙漠会将最精彩的故事奉送上,还望大家将保底月票支持过来,拜谢!

    ------------------------------

    杨宁和萧光蹲在座台后面,听到已经有人进到了祠堂之内,两人第一反应都是对头追了上了,却不知是不是那些飞蝉密忍。

    杨宁从怀里摸出了冰刃,握在手中,萧光瞧了一眼,见冰刃寒光闪闪,他一眼便即看出这冰刃实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有些诧异,想不到杨宁形如叫花子,手里却有这等好兵器,听到已经有人进屋,摸了一块石头在手中。

    只听得脚步声杂乱,人数倒像不少,听得一个声音恭敬道:“大人,这里看起来荒废多年,并无人迹,看来不会有人追来。”

    先前那苍老声音道:“这里还是南楚的界面,一日过不了淮水,一日便要小心提防。他们必然不会轻易放弃,一切都要谨慎。”吩咐道:“派两个人出去警戒,可不能被人追上来还没有准备。”

    当下听得分派,随即便有两人出了门去。

    “大人,喝口水。”杨宁二人在座台后面又听声音道:“咱们这一路兜圈子,甩开了他们,但干粮也已经不多了。”

    “大家再挺一挺。”苍老声音道:“一路往北,最多再有三五天时间,应该就可以赶到淮水,咱们一路上故布迷阵,应该引开了他们不少人。”又道:“是了,将他先放出来,给他喝点水,可别死在这里。”

    杨宁和萧光都是有些疑惑,只是此刻也不敢探头去看,以免被对方发现。

    很快,就听得一阵悉悉索索之声传来,有人已经道:“大人,这小子昏过去了。”

    “探探鼻息,可还活着?”那苍老声音急道:“可不能就这般死了,否则咱们所做的一切就付诸东流了。”

    “大人放心,还有气。”有人道:“只是一路上捂在袋子里面,可能是憋晕了过去,不会有性命之忧。”

    苍老声音“嗯”了一声,随即才道:“这要是活的带回去,黄金万两,可要是死了,一文不值。”

    “大人,这小子当真那么值钱?”一人略有些狐疑问道:“看他样子只是个傻子而已,一个傻子值得大人费此心血?”

    “傻子?”苍老声音冷哼一声,“就算是傻子,也要看他的出身。若是一般人,即使再聪明,对咱们也无用处,可就是这个傻子,却偏偏比黄金还要贵重。你们若是知道他的出身,就不会这般说了。”

    杨宁更是诧异,听这几人的对话,这帮家伙似乎绑架了一个人,想要用此人换取巨额报酬,而且被绑架之人倒似乎是个傻子。

    不过这帮人却又似乎不是普通的强盗绑匪,他们称呼那发出苍老之音的人为大人,而且口口声声说要渡过淮水往北汉去,看来身份倒是不简单。

    他瞥了萧光一眼,只见萧光一对剑眉紧皱,神情显得十分冷峻。

    “大人,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有人忍不住问道。

    苍老声音沉声道:“怎么,规矩都忘了?这是你能问的?”

    “卑职失言,请大人降罪!”问话之人立刻道。

    那苍老声音叹了口气,道:“这些年了,大伙儿身在异乡,十分辛苦,我知道大伙儿思乡心切,而且记挂着家中的老小,如果不冒险干这一桩,恐怕再有个三五年咱们也未必能够回到故土。”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

    “行动之前,我已经告诉过你们,只要此事成功,咱们不但可以回到故土与家人相伴,而且侯爷也绝不会亏待咱们。”苍老声音轻声道:“在场的诸位,是否加官进爵,我不敢保证,可是荣华富贵,那绝对少不了。”

    杨宁极是聪明,听话听音,立时便想到,难道这些人本就是北汉人,却一直隐藏在南楚?

    若果真如此,那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他知道楚汉南北对峙,双方刚刚结束了连续数年的战事,在这样水火不容的局面下,互相往对方境内派遣密探潜伏,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这些人应该就是潜伏在南楚境内的眼线,但他们似乎已经厌倦这种背景离乡的生活,所以才想了法子要回到北汉。

    而他们的方法,似乎就是绑架一个傻子。

    “大人,咱们跟了你这些年,你对咱们照顾有加。”有人感激道:“我们既然答应干这一桩,无论成功失败,我们都会跟在大人身边。”

    有人叹道:“加官进爵倒是无所谓,如果真的能够和家人在一起,便心满意足了。我以前还以为此生再也回不去,见不到家中父母妻小。”

    苍老声音笑道:“大家就不要多想了,再有几天,只要带着这小子过了淮水,咱们就立下奇功,日后自会以富贵相见。”又吩咐道:“连日赶路,大家也都辛苦了,磨刀不误砍柴工,大家先在这里好好歇息一番,等天黑之后,咱们再继续赶路。”

    “是!”

    “大人,这里有些干草,正好铺在地上歇息。”有人道:“兄弟们,这里干草足够,先给大人铺个地方。”话声之中,便有人往干草堆这边过来。

    杨宁握紧了刀,忽地感觉手腕上一紧,扭头看过去,却是萧光不知不觉中抓住了自己的手腕,看他表情颇有些紧张,杨宁对着萧光轻轻一笑,可是这心里却笑不出来。

    他本以为是那帮飞蝉密忍追踪而来,等发现不是那帮人,心里本放松一些,可是一番话听下来,却知道这帮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菜。

    他们既然是潜伏在南楚的北汉探子,自然不是泛泛之辈,否则也没有资格被派到南楚来。

    如今绑架着人想要离开南楚,却又来到这偏僻之地,想来一路上自然是遮掩形迹,担心被人发现。

    既是如此,一旦他们发现这祠堂还有别人,为了隐匿行迹,自然会杀人灭口。

    杨宁感觉自己的运气似乎真的背到极点,像是带了杀星,所碰到的人,无论有意无意,似乎都想要取了自己性命。

    便在此时,忽听到“咦”的一声,一人道:“大人,这里.....有问题!”

    杨宁听声音就在边上发出,心下一凛,心知很有可能是这帮人搬动干草,将自己掩饰的那堆篝火显露出来。

    果听得“呛呛”声响,那人一说有问题,便有人拔刀出鞘。

    “这应该是昨天晚上燃起的篝火。”那人道:“应该是两三个时辰之前才熄灭......,这祠堂之前有人住过。”又道:“大人,他们应该是天亮的时候离开,兴许是昨夜大风大雨,在这里躲避风雨过夜。”

    苍老声音森然道:“这里偏僻的紧,什么人会在这里过夜?”冷声道:“你说他们天亮的时候已经离开,我看倒未必。”

    “大人,您的意思是?”

    “将这祠堂里里外外给我搜个干净。”苍老声音厉声道:“无论是谁,立刻斩杀!”

    杨宁手上一紧,萧光也是微微变色,听得脚步声响,正在此时,忽听得一个惊恐声音从祠堂外面传过来:“大人,大人,不好了,有人......有人追上来了......!”

    本来已经准备搜找祠堂的众人纷纷迎上去,那苍老声音已经沉声道:“大家不要慌,大猛,将那小子收起来.....。”

    杨宁心知发生变故,暗想那些追兵倒是来得及时,若是晚上那么片刻,自己和萧光必然会被发现。

    脚步声听起来有些杂乱,苍老声音道:“大家不要怕,人质还在咱们手中,他们不敢胡来。”又吩咐道:“没我吩咐,都不要轻举妄动。”

    杨宁忍不住探头瞧过去,只见到门前果然聚着一堆人,竟有七八个之多,此时都已经是兵刃在手,站在最后面的却是一个身形高大的汉子,比别人高出半截子,宛若铁塔巨人一般,此时他手中拎着一个大麻袋子,袋子鼓鼓的,杨宁心知里面定然就是他们抓来的人质。

    猛地听到一声惨叫,聚在门前的众人都是惊呼出声,纷纷散开,躲到墙壁之后。

    “这帮狗贼,说动手就动手。”有人大声骂道:“大人,咱们怎么办?”

    杨宁见到门前已经有一人倒在地上,正在挣扎,躲到边上的同伴正将那受伤之人拉过去,只见到那人胸口竖着一根箭矢,先是被一箭射中。

    那苍老之声也是恼怒道:“咱们一路隐秘,布下那么多迷阵,他们怎地这么快就追上?”

    杨宁见说话那人一身灰色长袍,戴着布帽,身形微胖,乍一看去,倒像是个寻常的富家翁。

    胖子话声刚落,就听到“嗖嗖嗖”之声连续不断响起,箭矢如飞蝗般密密麻麻从外面射入进来,又听一人“哎哟”叫了一声,显然也是被乱箭射中。

    杨宁看箭矢众多,心知追赶而来的对手不在少数,心想这帮家伙还真是惹了大麻烦,自己又被无缘无故连累进去,也不知道是否还能走出这座祠堂。

    “外面的人听着......!”灰袍胖子扯着嗓子大声叫道:“你们要的人在我们手里,立刻停止射箭,否则我们立刻杀死了他,大家同归于尽。”

    -----------------------

    ps:求收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