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十八章 报酬
    萧光勉强坐起身来,打量杨宁两眼,才道:“你觉得咱们是朋友?”

    杨宁干脆在萧光对面坐下,语重心长道:“这要看你怎么做了,你要是讲义气重感情,知道知恩图报,我自然将你当朋友,可是你要过河拆桥,那我对你的人品还是很怀疑的,这朋友还是不做为好。”

    萧光露出一丝笑容,道:“如此说来,要和你做朋友,还.....还不容易?”一阵咳嗽,抬手挡住了嘴。

    “容不容易就看你了。”杨宁笑道:“你也能坐起来,看来性命无忧,我不能耽搁了,给不给银子,给个痛快话。”

    杨宁很清楚,接下来追寻小蝶,身上少不得一些银子,否则这一路定然十分困难。

    他杀死萧易水得到的银子,分发一空,虽然从木神君身上也得了一只钱袋子,但这老家伙钱袋之中也不富裕,撑不了多久。

    他还想着实在不成在途中买一匹马,虽然不知道一匹马要多少银子,但知道楚国似乎缺马,买一匹马也绝对便宜不了。

    无论是萧易水还是木神君,杨宁杀的人都是计划之外,他可不想真的成为一个杀人抢银的强盗。

    杨宁本以为萧光一定会找借口,却不想萧光微微点头,道:“你救了我的命,我给你一些报酬,这也是理所当然。”

    “好兄弟!”杨宁眉开眼笑,拍手笑道:“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讲究人。”

    萧光道:“不过你要几百两银子......!”他话没说完,杨宁只以为他是嫌多,忙道:“如果你觉得太多,咱们也可以商量,你既然好说话,我也通情达理。”

    “你误会了。”萧光摇头道:“我的意思是说,几百两银子根本不足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莫非我的性命只值几百两银子?”

    杨宁一怔,大是意外,暗想这年头还有这样的冤大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那你的意思是?”

    “至少这个数!”萧光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指,“五百两黄金!”

    杨宁激动起来,叫道:“好兄弟,讲义气,萧光,我没看错人,你......!”说到这里,忽地停住,狐疑地上下打量萧光几眼,脸色难看起来,冷笑道:“姓萧的,老子倒要看看,你这五百两黄金从哪里摸出来?”

    五百两黄金,那当然不是一个小数目,瞧萧光这样子,就是把内裤脱了也拿不出五百两金子。

    萧光皱眉道:“你说话客气点,五百两金子并非什么大数目,我既然说给你,自然不会少你一文钱。”

    杨宁心想你吹牛皮还真是面不改色,五百两黄金还不是什么大数目,这逼装的可以给一百分,见他神情严肃,却不像有假,往前凑了凑,兀自怀疑道:“你真有五百两金子?我这人也不贪,你给我一百两金子就好。”

    “言出如山,我说话绝不会出尔反尔。”萧光抬手按了按头,看上去还是十分的虚弱,“五百两金子,不会少你一文,到了京城,自然会给你。”

    杨宁这才明白过来,没好气道:“你说的金子,要到京城里去拿?”

    萧光道:“难道你觉得我现在能拿得出?”

    “拿不出还那么多废话。”杨宁拉长了脸,道:“我说萧光啊,你年纪不大,这吹牛皮的功夫可不错,比我还胜过三分。这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吐出五百两金子,还要让我去京城里拿?你当我傻啊,你的心思,我是一眼就看穿。”

    “哦?”萧光倒是显得很淡定,“什么心思?”

    杨宁指着萧光鼻子道:“你小子要进京,可是孤身一人又害怕,想要让我护着你送到京城,是不是?你觉着我为了五百两金子,就会毫不犹豫跟你到京城去取,这一路上就给你当免费保镖。”冷哼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看我这张脸,哪有一分贪财的模样?”

    萧光伸出一根手指将杨宁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指拨开,没有反驳,反倒是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想让你跟着我进京。”

    “趁早打消你这念头。”原来五百两黄金是空中楼阁,这让杨宁心中大是不满,“算老子倒霉,不过吃一堑长一智,我占别人便宜好说,别人占我便宜休想。”他起身来,转身就走,“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就此告别,再也不见。”

    这萧光一看就是个麻烦货,昨天实在是看他命在旦夕,杨宁不忍看他死在道上,这才出手相救,如今这小子看来已经度过生死关,还想拉着自己,那是万万不能。

    杨宁可没有忘记来自东海的那些诡异飞蝉密忍,谁知道那帮人是不是还在找寻萧光,若真是被那群人找上,自己可就要被牵连进去。

    萧光想要站起身来,可是勉强站起一半,身体摇摇晃晃,抬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软倒下去,杨宁已经走出几步,听到声音,回头瞧了一眼,皱起眉头。

    “你.....你先等一等!”萧光道:“你说你还有急事要办,到底是什么事情?”

    杨宁冷哼一声,道:“告诉你又怎样?难道你还能帮我不成?”

    “那可说不准。”萧光定了定神,“我有不少厉害的......厉害的朋友,你若有什么难事,我就算帮不了你,他们也许可以。”

    杨宁心中想着这小子要往京城去,难道他是住在京城?看他细皮嫩肉,显然是养尊处优出自豪富之家,说不定还真有些人脉。

    自己已经落后镖队好几天的路,这左一耽搁右一耽搁,若那镖队走得快,只怕都已经要到京城了。

    如果在路上追赶不上,就只能往京城去寻觅,可是他也知道,既然是京城,那可就小不了,在诺大的京城去找一个人,如果只靠自己,那无疑是大海捞针,难度极高,而且时不我待,要找到小蝶是越快越好,时间若是长了,小蝶的处境只能是愈发的艰难。

    不过杨宁也知道,就算真的可以依靠萧光的人脉在京城找人,那也不能显露自己有这样的需求。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好。”杨宁故作潇洒道:“你这人说话我信不过。”

    萧光显出怒色,道:“我自小到大,从来说一不二,你.....你敢说我言而无信?”

    “这天下言而无信的人可多了。”杨宁摇头叹道:“你现在落难的时候,需要人帮忙,说什么都行。等你真的到了京城,瞧我是一个叫花子,只怕离我远远的,什么金子啊银子啊,我是一文钱也得不着。”

    萧光冷哼一声,道:“你是叫花子吗?你的武功好得很,与我打成平手,总不会是丐帮的人吧?”

    杨宁暗想你的武功底子虽然比一般人要好一些,但实在算不得高手,至少比起木神君还有那褐袍长者,差出了一大截子,不过这小子一下子猜出自己是丐帮弟子,看来对江湖之事也是有些了解,反问道:“你知道丐帮?”

    萧光淡淡道:“丐帮弟子遍布天下,而且分为南北两派,我又如何不知?”

    “南北两派?”杨宁一怔,他虽然对丐帮也有了一些了解,还真不知道丐帮竟然还有南北之分。

    萧光察言观色,奇道:“你该不会不知道丐帮早就分成南北两派吧?”忽然笑起来,“看来你在丐帮也只是个小叫花子。”

    杨宁没好气道:“你自己说我是丐帮弟子,我可没说,而且丐帮之事,与我何干?”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说的南北两派,又是什么名堂?”

    萧光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好像几十年前为了选新帮主,丐帮才分裂......!”笑了一笑,“看来你对丐帮的事情真的不清楚,你这么年轻,武功也不错,要真是丐帮弟子,也不该被埋没才对。”

    杨宁忍不住笑道:“便是再好,也只是个乞丐,那有什么出息。”

    “你不想做乞丐?”萧光反问道:“听说丐帮有什么舵主帮主,你要是有朝一日做了舵主甚至是帮主,那也威风的很。”

    “威风个毛线。”杨宁忍不住爆粗口,“丐帮弟子听说有好几十万,想当舵主的大有人在,想当帮主的更是海了去了,先不说能不能轮上,就算真的当了舵主或者帮主,领着一大群叫花子又有什么好威风的?再说当了帮主,每天还要提防着手下人暗算,多少人想取而代之,一个不小心只怕连性命也没有。”嘿嘿笑道:“其实站得越高就越危险,反不如在底下过自己的日子快活。”

    萧光一怔,沉默一阵,才颔首道:“你这话说的倒不差。”语气倒有些老气横秋。

    正在此时,忽听得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叫道:“大人,这里好像是一处祠堂,可以先在这里歇息片刻。”

    这一声来得特别突然,杨宁和萧光同时色变,萧光挣扎要起身,可是身体绵软无力,一时却没能起来。

    杨宁上前扶起萧光,四下看了看,也只有座台后面能躲人,扶着萧光轻手轻脚到了座台后边,这时候又听一个苍老声音道:“大家先在这里歇息,他们一时还追不上来,等天黑之后再走。”声音已经距离大门不远。

    杨宁扶着萧光在座台后面坐下,忽地想到昨夜篝火堆,立刻过去,篝火堆的余烬清晰可见,立时将铺在地上的干草拉到灰烬上盖住,乱成一团,听到脚步声近,顺手放了两根横木在上面,这才闪身躲到座台后面。

    --------------------------

    ps:最后几个小时,大家帮帮忙,月票撑在前二十,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