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十七章 焚卷
    火光之中,杨宁才看清楚这里竟然是一处残破的祠堂,看来当年在这附近应该住了不少人,后来却不知怎地荒废掉。

    祠堂里原本供奉的雕像已经从座台上倒了下来,断成数截,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和蜘蛛网,也看不清楚到底是哪路神仙。

    不过这座台颇高,竟在杨宁胸口以上,以石块垒成,想来当年建造祠堂的时候,也是花了心血。

    手中没有锅碗,杨宁找了片刻,才在废墟中找到一只香炉,应该是用来祭祀所用,肮脏不堪,到了外面用雨水细细洗了一遍,依旧不是十分干净,也只能将就,接了半炉子雨水,拿回去架在火堆上烧了起来。

    他又过去拿了萧光的衣裳放在火堆边,也好烘干,心里想着老子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若非遇上我这天字号第一好人,你这条小命可就报效了。

    忽地想到那匹马还在外面,先前急切,将萧光先抱了进来,折腾这小半天,竟然忘记那匹马还没有拴好。

    他急忙跑出去,心下一沉,果见到那匹马已经没了踪影,在祠堂前后找了一圈,也没发现那匹马的踪迹,心中大是恼怒,暗恼自己怎能有如此疏忽,想要找回马匹,可是这雨夜茫茫,又能往哪里去找,憋了一肚子火回到祠堂内,见萧光静静躺着,心想若不是为了救你,老子也不会丢了马,恨不得将萧光拉起来揍一顿。

    等到那香炉里的水热起来,杨宁才将香炉拿开,晾了片刻,试试水温热,这才扶起萧光,将温水凑近到他的口边,萧光眼睛半睁未睁,倒也是张开嘴,喝了几口,便即轻轻摇头,杨宁放了他躺下,又从萧光的湿衣衫上扯了一块下来,将香炉里剩下的热水倒上去,随即敷在了萧光额头。

    屋外的风雨声已经小了不少,此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杨宁亦感觉有些疲惫,正要在火堆边躺下歇息片刻,陡然之间,却感觉心口一阵刺疼,随即心脏急跳起来,胸前的经脉似乎在抖动抽搐。

    杨宁捂住胸口,那股刺疼随着经脉的抽搐强一阵弱一阵,杨宁额头很快冒出冷汗,心中却是惊骇:“难不成是那伤势发作?”

    木神君以枯木手伤了杨宁经脉,也曾发作过一次,不过此后杨宁并没有感受到不适。

    当日木神君被吸干内力枯死之后,杨宁也曾一度担心自己的伤势无人可解,只是这两日下来,体内经脉也没有任何变故,杨宁几乎都忘记自己有伤在身。

    此刻心口经脉再一次刺疼,杨宁立时便即想到木神君。

    这一次的疼痛比第一次显然要强烈许多,杨宁疼的死去活来,头晕眼花,全身酸软无力,他在地上翻滚,希望藉此减弱一丝疼痛。

    呼吸艰难,杨宁眼前渐渐变的模糊起来,脑中一片空白。

    等到再次醒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四下里幽静一片,坐起身来,发现身边的篝火已经黯淡许多,这才知道自己竟然疼晕过去,火堆的木头都快烧干净。

    杨宁抬手摸了摸自己胸口,那股刺疼感荡然无存。

    他随手拿了几块枯木丢到火堆上,此时也发现,自己身上本来湿淋淋的衣衫,在这火堆边烘烤半天,却已经干了不少。

    忽听得萧光那边传来呓语之声:“先生,快走......快走......!”

    杨宁瞅过去,见到萧光蜷缩在干草之中,不过脸色比之先前的苍白,似乎已经红润不少,移过去将他额头的布巾拿开,探了探体温,比之此前温度倒是降了不少,不过却依然有些烫手。

    “先生,不必......不必管我......!”萧光身体微微抖动,口中断断续续道:“你.....你自己先走......!”

    杨宁心想你这小子倒还真是讲义气,睡梦之中还记挂着别人。

    他觉着萧光口中的“先生”,很有可能就是褐袍长者,萧光称他为先生,这让杨宁更是奇怪,弄不清楚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猛听得“啊”的一声惊叫,萧光竟霍然坐起身来,火光之下,只见到萧光脸色煞白,满头大汗,眼眸中满是惊骇之色。

    杨宁心知他是被噩梦惊醒,坐在火堆边盯着萧光,也不说话。

    萧光惊醒过来,先是瞧见眼前的火堆,抬手抹了抹脸上的冷汗,他的眼皮子耷拉着,看起来迷迷糊糊,含糊不清道:“这.....这是哪里?”刚说完,身体便再次躺倒下去,杨宁还没说话,这小子眼睛已经闭起来。

    外面的风雨虽然小了一些,但还是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杨宁靠在身后的石台上,伸手到怀中摸了摸,取出了六合神功画卷,折腾了这许久,画卷竟然破损了几处,不过这已经十分难得。

    毕竟这一路下来,又是落进水潭,又是在风雨中折腾,甚至和萧光在泥泞中打了一架,画卷大部分还是完好,这制作画卷的材质确实不差。

    他从头到尾再扫了一遍,十一处红线经络他已经是牢记脑中。

    当日木神君死的莫名奇妙,杨宁也没有多想,但是如今细细想来,心里隐隐知道,木神君之死,应该就与六合神功大有关系。

    木神君武功极高,自己与他相比,就像一只绵羊和一头老虎,最后老虎死在绵羊手中,看似匪夷所思,但这其中必有缘故,而唯一的可能,也就只能是六合神功。

    他心里也记起来,木神君以内力侵入自己体内之时,自己万般无奈之下,顺着肩头那条红线将内力引入丹田膻中穴,而这很有可能就是致死木神君的根源,也便是说,自己当时稀里糊涂已经使出了六合神功。

    他还记得木神君当日疯癫之时曾怀疑六合神功是假的,而且后来还自称是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得到这副画卷。

    从后来的端倪来猜测,这副画卷很有可能是出自五毒宫,木神君从五毒宫不知以何手段得到了六合神功,却被五毒宫的人尾随追杀。

    只是木神君习练六合神功之后,身体似乎发生了变故。

    杨宁心里疑惑的却是木神君既然修炼过六合神功,难道不知道六合神功的玄妙,又怎会轻易死在六合神功之下?

    自己只是记住了画卷上红线经络的流向,但在危急时候,却又怎会那般容易便使出了六合神功?难不成自己模模糊糊之中引导内力顺着经络进入丹田膻中穴,便是六合神功的法门?

    他心中诸多疑问,一时间却也难以解开,只是却也知道,自己手中这六合神功画卷恐怕是个祸害。

    五毒宫这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鸟,他们既然能够不惜一切代价追拿木神君找回六合神功,那么就不会轻易放弃,这副画卷留在自己手里,也难免不会被人看到,反正自己对其中的经脉流向已经记得滚瓜烂熟,也没有必要再留在手中生出祸端。

    抬手正要将画卷丢入火堆之中,却又想到木神君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从自己手中夺回画卷,按理说木神君对画卷上的经络走向也一定是了若指掌,却还要拿回画卷,难道是因为这画卷之中另有蹊跷?

    杨宁忍不住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又检查了几遍,实在看不出还有什么蹊跷,又想着木神君是因为练功走火入魔,所以才要从画卷之中找出解救方法,自己并没有修炼这六合神功,自然不会走火入魔。

    反倒是留下这画卷,万一被自己看出什么名堂,修炼起来,像木神君那样也疯疯癫癫可就了不得。

    既然是祸源,还是早了早好,将之消灭在萌芽状态。

    他本就是个洒脱之人,将手中画卷丢入了火堆里,很快,整幅画卷便在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画卷被焚,杨宁倒是觉得浑身上下一阵轻松,暗想只有木神君知道画卷在自己手中,不过唯一知情人如今也已经死去,再加上画卷被焚,自己手中没了此物,天下间便再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自己与六合神功有过接触。

    靠着石台合上眼睛,迷迷糊糊睡了一阵子,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亮起来,向萧光看过去,这小子脸色红润不少,看上去睡得倒是很踏实。

    杨宁起身来,到了门口,伸了个懒腰,不远处就是那片青葱竹林,风雨已经停歇,雨后的竹林上空漂浮着一层雾气,氤氲霭霭,宛若缥缈仙境,当真是美轮美奂,随风而来的竹香混合着雨后泥土的气息,却也是让人浑身通泰。

    杨宁心情顿时大好,随即想到马匹走失,又只能徒步向京城方向去,有些丧气,回到祠堂内,火堆早已经熄灭,杨宁在萧光身边蹲下,见他依然闭着眼睛,轻声道:“姓萧的,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算是仁至义尽。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能留在这里耽搁,不管如何,接下来要靠你自己,只盼你能够转危为安。”叹了口气,自语道:“本想找这小子要些酬劳,看来也是不成了。”

    他站起身,正要离开,却听萧光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你要去哪里?”萧光竟然已经醒过来。

    杨宁一怔,低头看了一眼,立刻笑道:“你小子醒过来了?我还当你再也活不过来。”

    “我若是死了,你不就白忙活了?”萧光有气无力,已经微睁开眼睛,“是你救了我?”

    “废话。”杨宁翻了个白眼,“我说萧光,你可要好好谢谢我,如果不是我,你小子必死无疑。这样吧,看在大家相熟的份上,你随便给个几百两银子,要是没有现银,可以用什么珠宝饰品抵偿,这总没话说吧?你该不会告诉我你身上什么都没有吧?要真是那样,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

    ps:最后一天,月票求稳住,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