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十一章 酒铺
    杨宁的膻中穴内翻江倒海,木神君却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渐渐虚脱。

    他毕竟武功精湛,此时却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惨白的脸上显出震惊之色,失声道:“你.....你这是六合.....六合神功?”此时他的声音已经是有气无力,充满惊惧。

    杨宁落崖之后,木神君一开始倒真是十分绝望,但却不甘就此离开,杨宁的生死他自然不会在意,可是苦心得来的《六合神功》却不甘就此遗失。

    最要紧的是,正如杨宁之前所料,木神君确实因为习练《六合神功》导致身体发生巨变,虽然尚未达到走火入魔的境地,却也为之不远。

    木神君自然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虽然脑中对于画卷之中十一幅图的经脉走向了若指掌,但却以为画卷绝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只怕其中另藏玄妙,自己想要恢复正常,必须要从画卷之中找出法门。

    他在这悬崖附近日夜搜找,连日来不眠不休,虽然终究碰上了杨宁,但此时已经是精疲力尽,脑中甚至有些迷迷糊糊,内力被杨宁源源不断引入到膻中穴之后,木神君一开始根本没有想到其中蹊跷,反倒想催动更凌厉的内力击杀杨宁。

    这样一来,却是适得其反。

    如果一开始在杨宁那条经脉通路打通之前,木神君及时收手,便可轻易避免被杨宁吸走内力。

    木神君虽然知道六合神功精妙绝伦,可事实上却如杨宁一样,并不知晓六合神功的真正奥义神在何处。

    他若不是觊觎杨宁那套逍遥行步法,当时一掌拍在杨宁脑侧,杨宁绝无活命之理。

    造成目下这种困境,却都是拜他自己所赐。

    他那只手恰好搭在杨宁的肩头,而肩头正是六合神功修炼的十一处位置之一。

    如果仅仅只是搭在肩头,那倒也罢了,可他偏偏为了逼问出逍遥行,以内力折磨杨宁,如果没有这股内力,杨宁便不可能借助那股内力打通那道经脉通道,也不至于让木神君的内力如同江河决堤奔涌而出。

    此时他明白过来,知道这是六合神功所致,却已经为时已晚。

    左手黏在杨宁肩头无法抽走,木神君此时想要抬起右手击杀杨宁,却感觉全身上下软绵绵的毫无力气,那右臂根本抬不起分毫。

    他的内力都顺着左手被杨宁吸走,想要调动身体残存不多的内力至右手已经不可得。

    杨宁自然不知道木神君此时的感受,他只是为了缓解经脉的膨胀才将内力引导至膻中穴,只以为木神君是要以内力毙杀自己,却并不知道自己如今正在吸纳木神君的内力,膻中穴烈火灼烧般的痛楚,杨宁却也以为这是木神君所为。

    此时头晕脑胀,只以为今次必然要死在木神君的手中,双腿发软,整个人已经坐倒在地上,而木神君却也跟着软倒在地。

    杨宁斜身靠在边上的大树上,只觉得这样身体才会稍微舒服一些,而木神君的手依然搭在他肩头,杨宁自以为再无幸免之理,更加上头昏脑胀,胸口憋闷难当,竟是就此晕厥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宁醒转过来,四下里幽静的很,淡淡的月光洒落下来,杨宁以为自己已经死去,可是左右看了看,才发现兀自还在那片树林之中,扭头往边上看了一眼,顿时变了颜色。

    只见在自己的身后,木神君仰面躺在那里,但此时的木神君却已经不是杨宁所认识的木神君。

    只看木神君一条手臂,竟然像一根枯枝一般,此前他肌肤虽然干瘪,却也不似现在这般,这时候的手臂已经是皮包骨头,似乎没有了血肉。

    那张脸更是骇人。

    就宛若只是一张人皮包在头骨之上,头骨棱角清晰可见,眼眶已经深陷下去,如同两个漆黑窟窿,木神君的整具身体,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时候就如同一具干尸无疑,如果不是那件破旧不堪的灰色袍子披在身上,杨宁都认不出这就是木神君。

    这个样子,自然不可能活着,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

    杨宁倒吸了一口冷气,稳了稳心神,回想一番,隐隐觉得,木神君变成现在这副干尸模样,似乎与自己有极大的干系。

    他本就聪明,之前危急之下,想不了太多,这时候静下心来,想到自己晕厥之前木神君叫出“六合神功”,暗想难道木神君落得这个下场,是六合神功起了作用?

    他记得自己为了减轻痛楚,引导那股内力到了膻中穴,莫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木神君如此。

    木神君的武功自然了得,杨宁本以为遇到他必死无疑,可是此刻看到木神君变成一具干尸躺在地上,而最终活下来的竟然是自己,却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只觉得这个结果实在是有些匪疑所思。

    想到之前膻中穴那种烈火焚烧的感觉,杨宁不禁伸手摸了摸那处穴道,此时倒并无不适之感,微微宽心。

    木神君死的透透的,杨宁却并无兴奋之感,反倒是担心起来。

    木神君伤过自己的奇经八脉,此后还发作过一次,按照这老鬼的说法,自己的奇经八脉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治疗,便要渐渐枯萎,直至死去。

    如今这老鬼已死,却不知自己身上的伤势该如何恢复。

    不过这几天却一直没有再次发作,杨宁怀疑上次发作会不会只是疲累之下的一个偶然而已,又或者自己的伤势根本没有木神君所说的那般严重。

    最大的威胁已除,杨宁多少还是感觉有些轻松,在这山中耽搁了多日,那支镖队应该已经带着小蝶去得远了。

    不过不到最后一刻,杨宁自然不会放弃,毕竟那关乎一生的命运,只要有一丝希望,杨宁便要坚持。

    虽说耽搁了一阵子,但小蝶离开会泽城,到如今也不过十天左右,按照路途,也只能是在半路之上,自己若是徒步而行,当然没有任何希望追上,不过如果能找到一匹快马,却未必没有机会。

    现在首先要做的,自然是先穿过这座山岭。

    野外生存的科目杨宁自然不陌生,而且很轻松地制作了一个简单的指南针,辨明了方向,正要继续往南走,忽地想到什么,回到木神君的那具干尸边,伸手在他衣襟里摸了摸。

    这老头身上东西并不多,除了一只装有些许碎银子的钱袋子,便只有一块做工十分精致的椭圆形铜牌。

    铜牌正面刻着“九天楼”三字,而背面则是刻了一个大大的“木”字,角落里又有“钦命”二字。

    杨宁记得这老鬼提及过九天楼,号称是北汉皇帝统管,而且高手如云。

    现在看来,木神君在这件事情上倒没有欺骗自己,这块铜牌倒是证明此人确实很有可能就是九天楼的木神君,而那“钦命”二字,或许真的与北汉朝廷有关联。

    不过杨宁对于这莫名其妙的九天楼自然没有任何的兴趣,亦觉得这块牌子留在手中反倒是祸害,随手丢在了一边,只拿了那只钱袋子离开。

    一路往南,到了第三天正午时分,终是走出了牛头岭,刚刚下山,风云突变,乌云密布,只是片刻间,竟然下起了雨来。

    杨宁暗叫倒霉,四周都是茫茫旷野,总不至于要回到山上躲雨,只能冒雨前行,这一场雨到了黄昏时分也不曾停下,杨宁被淋成落汤鸡,好在在细雨中行了半日,倒已经转上了官道。

    天色渐暗,细雨纷纷,顺着官道边上往前走了一阵,忽瞧见前方的细雨之中,出现了一处房舍,想着可以过去避避雨,加快了步子。

    靠近那房舍,才发现房舍前面停了四五辆马车,车上似乎装有货物,用雨布掩盖着,另有七八匹骏马被栓在房舍边上的拴马桩上。

    那几辆马车的边角处,都竖着一根小旗子,不过细雨之中,旗子已经淋湿,垂成一团,也看不清楚上面写什么。

    杨宁心下顿时一紧。

    他靠近其中一辆马车,扭头看了房子一眼,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道边的临时酒铺,比之自己上一次见到的简陋茶棚要大出许多,想来官道之上人来车往,这样的临时店铺应该不在少数。

    “喂,那小叫花子,躲开!”杨宁正想伸手拉开那车上旗子,瞧瞧上面写着什么,便听到一个粗猛的声音传过来,“那是你能动的?要是动了镖旗,便要砍了你那只手,想不想试一试?”

    杨宁身体微震,他本有些怀疑,此时听那人所言,才确定这果然是一支镖队。

    他心下顿时有些激动,但瞬间便即冷却。

    镖队固然是镖队,但这条官道上来往的镖队不在少数,而且按照时间计算,带走小蝶的那支镖队至少距离此处已经有三四天的路途,眼前这队镖车,只怕与带走小蝶的那支镖队没有什么关系。

    而且这镖车上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人在上面。

    他扭头看过去,只见一名身形魁梧的大汉正站在酒铺门前,手中拎着一根熟铜棍,冷冷瞧着自己。

    杨宁故意笑了一笑,靠近过去,到了酒铺檐下,向那人问道:“大叔,你们这是镖队啊?”

    那大汉颇有些警觉地打量杨宁几眼,冷哼一声,并不言语,转身进了酒铺,杨宁讨了个没趣,也跟在那人身后进到了酒铺之中。

    一进酒铺,杨宁便觉得有些不对,感觉齐刷刷竟然有数道目光往自己身上投过来,杨宁故意弯着腰,笑呵呵扫了一圈,只见到屋内五六张桌子全都坐了人,黑压压一片,靠近大门的两桌人俱都看向自己。

    天色昏暗,屋内竟还没有点灯,所以一时间也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