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十八章 骷髅
    这老头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杨宁没好气道:“废话少说,你这老贼害我受伤,现在还要杀我,这笔账咱们怎么算?”时刻提防木老会突然出手。

    木老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杨宁手中的画卷,沉默片刻,终于道:“你交出画卷,老夫会替你将伤势治好,而且放你离开,老夫说话算话,绝不骗你。”

    信你才有鬼。

    “木老,这画卷你只怕在心里已经记得滚瓜烂熟,还要它做什么?”杨宁道:“难道这副画卷你还没有参悟透?”

    “你什么意思?”木老声音一寒。

    杨宁冷笑道:“要是我没有猜错,你在洞里突然发疯,一定是和这幅画卷有关系。”眼珠子转了转,“难道你是因为修炼六合神功走火入魔,想要从这画卷之中再找出破解的法门?”

    他这也只是随口一说,谁知木老神色大变,失声道:“你.....你如何知道?”他话出口,便知失言,立刻冷笑道:“老夫岂会走火入魔,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杨宁已经确定自己猜得没错,这样看来,这副画卷对木老还真是极其重要,心中更是有了几分底气,摸着下巴道:“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清楚的很。对了,你之前不能走动,应该不是因为中毒,也是因为走火入魔吧?”

    木老深吸一口气,才道:“小白兔,你可知道老夫是什么人?”

    “不知道。”

    木老冷笑道:“你可听说过九天楼?”

    “九天楼?”杨宁皱眉道:“那又是什么东西?”

    木老有些恼怒,却还是耐住了性子,道:“你没有听说过,那也不奇怪。老夫告诉你,九天楼是北汉第一楼,受北汉皇帝陛下直接统管,招贤纳士,高手如云,老夫是九天楼五行神君之一的木神君!”

    “木神君?”杨宁笑道:“这个名字比木老这个称呼要威风的多了。对了,木.....木神君,你是北汉人,跑到南楚的地面做什么?”

    木老并不回答,阴森森道:“只要你交出画卷,老夫不但可以放过你,还可以收你为徒,让你加入九天楼。九天楼的人,吃的都是官俸,不但可以衣食无忧,日后立功还可以加官进爵,光宗耀祖。”嘿嘿一笑,“小白兔,老夫给你这机会,你可愿意跟随老夫?”

    杨宁心知木老是在利诱,暗想这老怪物还真将自己当成孩子了,此时只希望以这画卷换得对方给自己疗伤,然后能活着逃脱这家伙的魔爪,正自寻思,木老向前踏出一步,沉声道:“你还在犹豫什么?”

    杨宁立刻往后退了一小步,道:“你要画卷也可以,可是......!”他话没说完,感觉脚下一松,踏住的那块石头竟然松脱,整个人已经向下沉,杨宁大吃一惊,瞧见木老已经飞步奔来,而足下想要用力蹬出去,这不用力还好,一用力,岩边的石头倾泻而下,整个人也跟随着倾泻而下的石头坠落下去。

    杨宁万没有想到足下石头如此不牢固,身在半空,急速下坠,此时只盼能抓到什么活下性命,右手却还是抓着画卷,左手抓住一物,似乎是藤蔓,这就是救命稻草,杨宁自然不敢松手。

    身体依然下下坠,耳边风声呼呼,手掌扯着藤蔓却是刺疼无比。

    悬崖陡峭,倒并非垂直上下,而是略微还有些坡度,是以依托地势,好不容易下坠之势慢下来,杨宁使出吃奶的力抓紧右手,身体终于吊在了半空中。

    他喘着粗气,足下乱蹬,好不容易踩上了崖壁的陡石,这才微松了口气,夜风一吹,整个身体一阵冰凉,原来全身上下已经是冷汗淋漓。

    隐隐听到上面传来木神君的叫声,似有若无,杨宁抬头望上去,只瞧见夜空星光闪耀,一时间竟是看不到崖顶,低头看去,下面亦是昏暗一片,心知自己正处在不上不下的地方,倒是崖壁上藤蔓遍布,一条条垂下来,也幸亏这些藤蔓,否则自己必死无疑。

    他将手中画卷先塞入了怀中,双手握住藤蔓,微微用力,感觉右手掌心剧痛钻心,瞧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是皮开肉绽,鲜血模糊,而全身上下此时也是辛辣疼痛,身体却是被划开了无数道小口子。

    杨宁苦笑摇头,本以为穿过牛头岭是一条近道,如今才发现非但不是近道,差点变成了自己的绝路。

    身体贴在山壁上,一时间倒还没有性命之忧,上面木老声音时不时地传过来,杨宁自然不会答应。

    那老鬼当然不会担心自己的生死,无非是担心六合神功画卷。

    不过木老此时的心情一定是绝望至极,画卷跟随自己坠入山崖,那老家伙恐怕连死的心都有了。

    许久之后,木老的声音再没有传下来,杨宁扯了扯一根藤蔓,确定牢固结实,这才忍着掌心的疼痛往上攀爬。

    攀岩也是曾经的训练科目之一,杨宁并不陌生。

    他此时倒没有想立刻爬上崖顶,只是试试是否可以往上爬,虽然木神君已经没有了声音,但杨宁绝不相信他会这般轻易就离开,很可能还在崖顶等候。

    爬了一段,掌心疼痛不已,只能停下,忽然之间,却发现藤蔓之后似乎有些古怪,用手扒开藤蔓枯枝,却发现藤蔓后方竟然有一道裂缝,这是山壁上的天然裂缝,掩在藤蔓之后,若不细看,还真是难以发现。

    裂缝并不宽,但是足以让一人轻易钻入进去。

    时刻吊在山壁上,自然是凶险的很,杨宁并没有犹豫,抓住藤蔓荡了过去,靠近裂缝边,立时抓住裂缝边的岩石,随即跳了进去。

    他本以为这只是山壁间裂开的一条普通裂缝,跳进之后,才发现裂缝竟然极深,深入山体之内,前方黑漆漆一片,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长。

    他弯腰在地上拾了一块石头握在手中,这才轻步向里面进去,走出十来步,四下里一片漆黑,什么也都瞧不见,一只手握石头,一只手伸在前面摸索探路,渐行渐深,而且裂缝也越来越窄。

    杨宁本以为很快便到头,谁知走了小半天,这条裂缝就像没有尽头,只是弯曲环绕,而且道路一直倾斜向下。

    走了小半个时辰,本如同羊肠一般的小道忽然宽阔起来,随即就隐隐听到前面传来水流声。

    杨宁加快步子,没过多久,前面忽然现出一丝光亮来,杨宁心情大震,小跑过去,很快,前面出现一个更大的洞口,杨宁快步进去,里面虽然也颇有些昏暗,却已经不是之前那般漆黑一片。

    这是一处十分空阔的石洞,三面环壁,而其中一面敞开着,一道水帘就在外面倾泻而下,挡住了外面的景状。

    杨宁这才明白,方才听到的水流声,正是眼前那道倾泻而下的瀑布。

    这瀑布比之杨宁在崖顶看到的对面瀑布要弱上许多,不过却将那敞开的一面完全封住。

    光芒正是投过瀑布水帘照射进来,此时却也能够看到外面已经蒙蒙亮。

    杨宁长舒了一口气,倒没有想到这里竟有如此地方,此时已经是精疲力尽,走到瀑布边上,伸手将手上的血迹洗了洗,捧水喝了几口,入口甘美,天然山泉,然后坐下扯下身上一片衣襟,包住了自己受伤的右手,这才向后躺倒,闭上眼睛。

    这一夜惊心动魄,差点命丧深山,此时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已经是疲倦至极,感觉全身上下酸疼不已,躺在地上,很快便即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的甚酣,瀑布的响声根本影响不了他,待得醒转,坐起身来,却见前面一阵霞光,色彩斑斓,原来是瀑布处水汽映日,形成淡淡彩虹,美轮美奂,光芒照射进来,倒也是明亮的很。

    杨宁精力恢复不少,探头往下望去,只见瀑布倾泻而下,不过十多米处,便是水潭,瀑布砸入其中,激起浪花,甚是壮观。

    “算是逃了一条命。”杨宁嘀咕一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才转身,昨夜昏暗,再加上精力疲惫,只看了个大概,此时才发现这是一处十分宽阔的石室,石室中央摆了一张椭圆形的大石头,台面颇为光滑,但上面蒙着厚厚的积灰,就像一张桌子,那大石头边上,放着一张草席,不过已经腐烂不堪,而桌子上面,还摆放着一个扁扁的箱子。

    除此之外,石室之内倒并无他物。

    他目光扫动,猛地身体一震,脸色骤变,只见石室的一处角落,竟然有一具骷髅。

    杨宁双拳条件反射般握起,缓步靠近过去,仔细打量,只见那骷髅生前显然是盘坐在地上,骷髅下面也有一张草席,不过如同石桌边的草席一样,也已经腐烂不堪,骷髅身上还挂着衣衫,不过大部分已经风化,破败无比。

    “原来这处石室早有主人。”杨宁暗想:“只是不知道他是怎地死在这里?尸首如今都已经变成一具白骨,看来这人已经死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