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十七章 断崖
    木老躺在地上毫无动静,杨宁觉着不说别的,就刚才这老家伙拿脑袋往墙上撞,也够他睡上一阵子。

    此时要结果木老性命,还真是轻而易举,不过先前胸口刺疼,他只担心这老家伙真要死了,自己只怕也活不了,可是若等这老家伙恢复过来,恐怕自己也要面临极其危险的结果,心下还真是左右为难。

    此外他本想抄近道追上镖队,也好找到小蝶下落,这下倒好,竟是被困在这山中,距离小蝶也是越来越远。

    沉思片刻,终是重新将目光投向地上的画卷。

    这画卷写着“六合神功”,可是杨宁实在看不出它神在哪里,也不知道这红线勾勒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闲来无事,他却是拿着画卷,一幅图一幅图仔细观看,辨识红线所经过的每一处穴道。

    第一幅图前后经过十六处穴道,杨宁只花了小片刻时间,便将这十六处穴道一一弄清楚,他本就学过穴位辨识,只是有不少穴位位置相距极近,一个不好便会认错,杨宁记忆力本就十分惊人,确定这些穴位倒也没有耗费太长时间,甚至按照穴位一一用手去摸一摸。

    等到将第六幅图的穴位也都一一确定清楚,忽听到身后发出一声低叫,杨宁立时警觉,回过头去,见木老身体动了动,立刻迅速将画卷卷起,轻步进到里面,将画卷按照先前的样子放好,这才重新回到洞口。

    没过多久,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之声,杨宁再次回头,见木老已经坐起来,立时故作关心道:“木老,你.....你没事吧?”

    木老显然已经清醒不少,盯着杨宁,表情古怪,问道:“你为何不进来?”

    杨宁忙道:“我回来的时候,见你十分痛苦,本想过去帮忙,可是......可是你要打我,我不是你对手,就只能躲在外面,不敢进去。”

    “你一直都不曾进来?”木老问道。

    杨宁苦笑道:“你老人家刚才毒性发作,十分怕人,我.....我真的不敢进去。”

    木老冷哼一声,也不多说,只是脸色惨白难看,沉声道:“可采到野果?”

    杨宁立刻将那几个果子送了过去,木老拿起来看了看,这才吃了两个野果,等他吃完,才向杨宁冷笑问道:“你有机会离开,为何不走?”

    明知故问,为何不走你还不知道吗?

    杨宁脸上却是笑呵呵道:“你老受伤在这里,其实我也想过离开,可是一想到丢下你一个人,就有些担心。”

    “你小子倒是巧言令色。”木老淡淡道:“你的伤势是否发作了?”

    杨宁苦笑道:“木老,其实你不用这样,我尊老爱幼,不会丢下你不管。”

    木老却不多言,抬起一掌,一掌拍在杨宁心口,他出掌速度极快,杨宁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木老,你......!”

    “不要害怕,我说过,连续三天帮你推拿,你的伤势自然痊愈。”木老淡淡道:“你可以出去了,没老夫吩咐,踏进洞中半步,必死无疑。”

    这叫推拿?杨宁无奈摇头,他目光顺势扫过,瞧见那画卷已经消失不见,显然已经被木老收起。

    杨宁再次到了洞穴外面,到了黄昏时分,忽听到洞里面传来木老极为焦躁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错了,到底是哪里错了?”

    杨宁有些错愕,探头往里面看了看,只见木老盘坐在地,双手揪着自己的白发,低着头,看上去显得颇为痛苦,口中兀自在自语道:“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出错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我上了他们的当?不对,绝不可能上当,如果真是假的,他们也就不会追过来.....!”

    他自言自语,明显是陷入沉思状态,甚至忘记杨宁就在洞口。

    杨宁此时却大为诧异,不知道木老所言究竟是何意思。

    此后木老并无声息发出,只是静静盘坐洞中,杨宁吃了两个果子,一直到半夜时分,木老都是呆呆坐着,如同石雕一般,不发一言。

    杨宁本还担心五毒宫的人会在山中搜寻过来,好在自始至终,除了山中时不时地响起狼嚎雀鸣,倒并无人找过来,只是就这样陪着这个老家伙耗着,杨宁心下却颇有些焦躁。

    半夜过后,杨宁坐在洞外迷迷糊糊睡着,睡梦之中,脑中却盘旋着那红线经过的众多穴位,不是中府、灵墟、天府、紫宫,便是合谷、偏历、曲池,倒也未能完全入睡。

    半睡半醒之中,一阵凄厉怪叫将他叫醒,他惊醒过来,只听到山洞里再一次传来木老的怪叫声,杨宁皱起眉头,探头瞧过去,洞中昏暗,却看到一道黑影跑来跑去,在洞里绕着圈子,疯疯癫癫,十分诡异恐怖。

    木老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叫,与深山之中的狼嚎互相呼应,倒也是相得益彰。

    “这老家伙到底是怎么了?”杨宁越发狐疑,只觉得事情越发蹊跷,心中暗想:“看来这家伙并不只是中毒那么简单。”

    好半晌,木老猛地扑倒在地上,又是动也不动,杨宁叫了两声,木老并无答应,他这才进到洞里,发现那幅画卷就在木老脚边,杨宁只以为木老这一睡又得好几个时辰,拿起画卷在手中,走到洞口,心里却已经寻思着:“白天他发疯之时,画卷在他旁边,这一次发疯,画卷还在他身边,难道他疯疯癫癫,与这画卷有关?”

    正自寻思其中蹊跷,猛地听到身后传来动静,他急忙回头,只见到木老不知何时已经站起来,正一步步向洞口走过来,那一双眼睛宛若暗夜之中的野兽,充满了寒冷的杀意。

    “拿过来!”木老盯住杨宁手中画卷,“你找死,它是我的,谁也拿不走......!”厉喝一声,竟是向杨宁扑过来。

    杨宁暗暗叫苦,万想不到这短短时间木老竟然醒转过来,见得对方杀意已起,知道这老怪物是真的要下杀手了,不做犹豫,转身便跑,舍命急奔。

    木老厉声道:“站住,老夫要杀了你......!”

    他不这样说还好,越是这样说,杨宁更不会停下,手拿画卷,拼了命地往前奔,他知道这老头擅长用藤蔓卷人,这一次那是铁了心要拉开距离,万不能被这老家伙抓住,否则以这老家伙现在的心态,自己是必死无疑。

    好在他之前找寻野果,对附近的地形还是颇为熟悉,一时间倒也与木老拉开了一段距离,木老如同暗夜疯魔,跟在后面追赶。

    只是这牛头岭方圆几十里地之后,又是在深更半夜,杨宁跑了一阵子,便即迷路,四下里都是参天而起的巨木,听到身后木老追赶的声音越来越近,脚下不敢稍慢,此时已经是慌不择路,只管往林木深密之处钻去。

    又奔出一阵子,双腿竟然有些发酸,而且身上多处都被荆棘树枝刮到,破开许多小口子。

    忽听得前面水声响亮,轰隆响动,倒像是海浪奔腾之声,杨宁奔出一段,心下一凉,只见到前方不远处如同银河倒悬,一条瀑布从对面高崖直泻下来,自己前方却已经没有道路。

    前面不到十步远,便是一处断崖,与对面悬崖遥遥相对,中间隔着一条宽阔的深渊。

    “完蛋了!”杨宁背脊发凉,牛头岭山势起伏,连绵不绝,谁知慌不择路竟然跑到了悬崖边上。

    他跑到断崖边,向下望去,黑夜之中,见得下面深不见底,不过从对面倾泻而下的瀑布倒可以猜到,悬崖下面应该是一条山中河流。

    “哈哈哈......!”身后传来一阵狂笑,杨宁转头过去,只见到木老已经追了上来,距离自己不过十余步之遥,身上的灰袍已经是破败不堪,自然是被林中枝叶荆棘扯破,头发也是披散开去,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老疯子一般。

    杨宁深吸一口气,暗叫自己冷静,见木老往这边逼近过来,沉声道:“停下!”

    木老并不理会,阴森森道:“老夫本想让你多活几天,可是你自寻死路,老夫想让你活也活不成了。”他伸出一只手,“将它交给我!”

    “老骗子,老子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杨宁冷笑着骂道:“你现在就给老子停下,再往前一步......!”忽地往后退了一步,站在悬崖边上,拿着画卷的左手伸出悬崖,木老见状,脸色大变,失声道:“不要......!”往前奔出两步,一只手伸出,却猛然止步。

    杨宁心下立时明白,这画卷对木老显然是重要至极,顿时冷静了一下心神,笑道:“木老,我知道你要杀死我轻而易举,可是你也看到了,我要将这画卷.....,不,我要将这六合神功丢下去,那也是轻而易举,这下面是深不见底,真要丢下去,你恐怕是再也寻不见的。”

    木老脸上肌肉抽搐,双眸阴寒,“小白兔,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是一个落难的流民,与你无仇无怨。”杨宁恨声道:“老子救了你,你还恩将仇报,你说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这么忘恩负义没脸没皮?”晃了晃手中画卷,“东西在我手里,你要杀我,我就和它同归于尽!”

    “不对,你绝不是普通的流民。”木老目中闪光,“你.....你识得上面的字,定然进过学堂.....,小白兔,你是不是故意装扮成这样,想要骗取老夫信任,趁机盗走六合神功?”他目光如刀,森然道:“是谁派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