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十六章 六合
    杨宁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阳光从枝叶之间投射下来,点点光线斑驳参差,抬头望过去,却见到林荫茂盛,这山中景致却也是秀美的紧,与昨夜的阴森昏暗大不相同,清新的空气吸入口腔之中,更是沁人心脾。

    “醒了?”身后传老木老声音,“老夫口渴,你去找些野果充饥。”

    杨宁回头瞧过去,虽然洞穴之内依然有些昏暗,但比昨夜清楚许多,木老盘膝坐在洞中,宛若老僧入定。

    杨宁心里骂了一句,自己也有些口渴,笑呵呵道:“老骗.....,哦,木老早,昨晚睡得可好?”

    木老并不理会,杨宁讨了个没趣,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四肢,昨夜这一觉,倒是让精力和体力得到了极大的恢复。

    他抬步正要离开,木老声音在后面道:“小白兔,你是个聪明人,千万不要自取祸端。”

    杨宁知道他的意思,是担心自己逃跑,呵呵一笑,也不多言。

    山中林木葱葱,枯藤荆棘遍处都是,要找寻野果,也并不容易,好在他年青敏捷,在这山中穿行倒也迅捷,走出了四五里地,听得水声淙淙,循声过去,发现是一条山溪,他正感口渴,到了溪边,见溪水清澈异常,先捧了点溪水洗了下脸。

    天然无污染的水质,这样的水,自然是痛快地喝了个够,随眼扫过去,溪边不远处还真有几株野果树,上面结满了果子,只是认不出是什么品种,杨宁过去摘了几个,入口甘脆甜美,味道真是不差。

    他心中盘算着是否趁此机会离开,这时候摆脱木老自然是绝佳的机会,可是想到木老的威胁,心中还是有些犹豫。

    那老骗子虽然满口跑火车,声称已经用枯木手伤了自己的奇经八脉,但杨宁心下还是有些怀疑。

    老家伙身受重伤,杨宁很怀疑他是否真的能够轻轻拍自己肩膀两下便伤了自己,更为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杨宁根本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的不适。

    他眼珠子转了转,再不犹豫,继续向南而行,走了不到小半个时辰,猛地心口一紧,一阵刺疼感从心口一直蔓延到肩头。

    杨宁一屁股坐在地上,额头冒汗,伸手按住心口,此时心脏急速跳动,那刺疼感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片刻之后,那刺疼感才慢慢减弱,等到消失,杨宁才深吸了两口气,目露寒光,握拳骂道:“那个老杂碎,竟真的下了狠手。”他此前还在怀疑木老是不是危言怂听,此时再无怀疑。

    想到自己竟然被那老东西胁迫,杨宁满腔恼恨,自责不该上山,但事到如今,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相机行事。

    他只能掉转头去,到溪边摘了五六个果子,心情郁闷回到洞穴,还没有进入洞内,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怪叫,心下好奇,轻手轻脚走到洞口,向里面瞧过去,却见到木老在地上挣扎翻滚,一双手拼命捶打自己的胸口,如同疯魔一般。

    杨宁吓了一跳,暗想难道这老家伙是毒性发作?

    木老发出低声吼叫,却又似乎是在极力压制自己的声音,他先是在地上挣扎翻滚,忽地翻身而起,冲到洞内石壁边,双手撑在壁面,随即竟然用自己的脑袋向石壁上撞击过去。

    杨宁大惊失色,他倒不是不想木老一头撞死,可是这老家伙一旦撞死,自己身上的伤可就无人能解。

    木老状若疯魔,撞了几下,额头上便即鲜血淋漓,他却似乎根本不知道疼痛,杨宁跑上前去,叫道:“木老,木老,你有什么想不开,不能这样对自己啊?”

    木老陡然转过头来,杨宁见他面色狰狞,一双眼睛此时竟然血红,再加上额头向下流淌的鲜血,系着额头的那条头带已经是被鲜血染红。

    “木老......!”杨宁见那双眼睛如同野兽般盯着自己,背脊发毛,心想这毒药也太牛叉了吧,竟然能让木老这样的高手堕落成这副鸟样。

    忽见木老猛地向前扑过来,杨宁早有准备,急忙后退,木老脚下一绊,整个人已经摔倒在地,随即又在地上翻滚挣扎,双手兀自捶打自己的胸口,杨宁看得惊心动魄,退到洞外,好半晌,木老才渐渐静了下去,随即一动不动,整个人躺在地上,就像死了一般。

    杨宁等了小片刻,才轻步进去,见木老双目紧闭,牙关紧咬,额头鲜血兀自流淌,一张脸却是惨白可怖。

    杨宁抬脚踢了几下,木老毫无反应。

    “老家伙难道真的毒发身亡?”杨宁心下一沉,蹲下身子,伸手探木老鼻息,却发现他还有轻微的呼吸,这才微松口气,顺手在木老脸上打了几巴掌,忍不住骂道:“你这老妖怪,自己要死谁也管不着,拖着老子做什么?”心下恨恨,又起身踢了几脚。

    忽然之间,他目光定住,只见到石壁脚下有一本书卷摊开放在那里,心下好奇,走过去拿起那书卷。

    拿到手中,才发现是一幅画卷,有大半还没有摊开,这画卷手感十分光滑,但质地明显不是普通的纸张,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制。

    画卷有些发黄,一看就是很有些年头的古卷,杨宁仔细看了看,这画卷上每隔半指宽就画有一个赤裸人体,但是人体的姿势却略有不同,而且每个人体画像身上都有纵横交错的线条,杨宁一下子就识出那是人体经脉图。

    他有些好奇,这画卷肯定是木老的东西,只是这老家伙身上带着这幅图做什么?

    木老此时就如同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这洞内昏暗,画卷上的图样杨宁一时也看的不是十分清楚,走到洞口,光线明亮,这时候才发现,赤裸人体的经脉详细至极,经脉线路大都是以黑色为主,可是每一副人体图,却都有极为显眼的红色线条。

    这幅画卷年代极久,卷面发黄,那红色的线条也颇有些黯淡,却还是能够清晰地分辨出来。

    画卷自右向左打开,在画卷最右方,则是用古字从上到下写着四个大字,边上又有几竖小字。

    杨宁的古文功底其实不差,可是古字功底却是浅薄得很,不过这四个大写的古字,杨宁倒也勉强能够辨识出来。

    六合神功!

    杨宁怔了一下,这名字倒是很为拉风,此时才知道,这副画卷很有可能是武功秘籍,不过木老身上带着武功秘籍,倒也并不奇怪。

    边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杨宁认识的还真是不多,勉强认出“六合者,上下四方,天地宇宙”、“聚六合,积沙成堆”等等,大多数却是认不出来。

    杨宁前世经受特训,专门对人体骨骼经络有过严格的训练,所以此时看到人体密密麻麻的经络线条,还真有一种亲热之感。

    第一幅图的红线从左手五指开始,指尖五道红线蔓延到手腕处的一处经脉汇集起来,五线合一,自手臂经脉一直向上延续到左腋下,尔后横至胸口,到得胸口正中一处穴道红线便即停止。

    杨宁一眼便认出,那最终抵达胸口的穴道,正是人体最为关键的膻中穴。

    自左手五指至胸口膻中穴,看似不算很曲折,但是中途却是经过了十多处穴道,每经一处穴道,那穴道就会微微加粗,显然是让人容易分辨出来。

    实际上这一条道路上,遍布着三四十处穴道,却只有十几处穴道以红线相连接,杨宁对这十几处穴道十分熟悉,可一时间却也看不出这幅图如此标示究竟是有何用途。

    他干脆将这幅画卷完全展开,平摊在地上,实际上这副画卷并不长,从右到左,依次有十一幅图。

    作画之人显然是个丹青高手,人体图形画得十分逼真,十一幅图的人体动作却有些不相同,就比如第一幅图,左臂微微抬起,右臂则是贴在身体上,而第二幅图却恰恰相反,这也是为了突出重点,第一幅图的红线在左臂之上,所以抬起左臂更显突出。

    每一幅图都有显眼的红线经络,杨宁粗略扫了一眼,发现每一幅图虽然不同,但终点都是通往胸口膻中穴。

    十一幅图的,分别是左手、右手、两肩、两脚、两只膝盖、小腹脐下、两眉之间以及背脊处,那背脊图是背对阅者。

    每一幅图红线所经的经络完全不同,而且所经穴道的数量也多少不一,譬如距离最远的双足,从足下蔓延到膻中穴,途中经过数十处穴道,而距离膻中穴最近的双肩,所经穴道不过七八处而已。

    虽然人体图形逼真,穴位也以黑点点出,不过上面却并没有标明穴道名称,不通穴位者,自是看得一头雾水。

    不过杨宁也知道,这《六合神功》既然是武学秘笈,那么拥有者自然都是武道行家,习武者自然对周身穴位一清二楚,即使这图卷之上没有标明穴位名称,但是行家一眼便能看出图中红线所经过的每一处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