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十五章 枯木手
    杨宁背着木老穿梭在山林之中,木老伏在杨宁背上,时不时地指路,所指方向,却都是极为阴暗难行之处,杨宁心知这老家伙就是为了躲避仇家,才故意往杂乱阴暗之处深入,几次想要将这老东西从身后甩下去,不过想到这家伙一个人击杀了十几名五毒宫的大汉,心下还是十分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老头虽然不重,但是隔一阵子便咳嗽片刻,每次咳嗽,那股带着血腥味道的腥臭味便扑鼻而来,让杨宁难受至极。

    山路崎岖,越行越高,这一下子竟是走了两个时辰,杨宁已经累的有些吃不消,此时已经进入到深山之中,杨宁正要停下歇歇,忽听木老道:“那边是不是一个山洞?”抬手往不远处指了指。

    杨宁瞧过去,只见前面乱蓬蓬的一堆荆棘枯藤,倒似乎真有一个黑乎乎的山洞,凑近过去,木老道:“就在这里先歇下来吧。”

    杨宁疲累得紧,扒开枯藤,后面是一处颇为宽敞的洞穴,进到里面,黑乎乎一片,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先将木老放了下去,这才一屁股坐了下去。

    木老道:“你在洞口守着,发现动静,立刻告诉老夫。”

    杨宁心下冷笑:“老子背你到这里,疲累不堪,现在又让我做看门的?等你伤势发作,看老子不整死你。”坐在洞穴前,此时口干舌燥,却也无可奈何。

    片刻之后,只听到木老呼吸极轻,回头轻声叫道:“老先生,你现在感觉如何?伤势不碍吧?”

    木老却并无回答,似乎已经睡着。

    杨宁又叫了一声,木老依然没有声息,杨宁这才冷笑,此时倒也适应这昏暗中的光线,瞧见木老正蜷缩在洞内,站起身来,缓步走近过去,握起拳头,犹豫了一下,终是摇头,暗想这老家伙身受重伤,自己虽然吃了些苦,但他毕竟没有真正伤害自己,还真没有必要趁人之危。

    不过这阴森森的老家伙着实让人厌恶,鬼也不信他会带着自己走出山林,反倒是这老家伙一旦恢复元气,还要给自己带来大麻烦,杨宁自然不想被这老家伙控制,见他一动不动已经睡着,正是趁机离开的好时机。

    牛头岭连绵起伏,木老又有伤在身,现在离开,木老根本不可能再找到自己。

    而且杨宁心里始终记挂着小蝶的安危,自然不能在此耽搁下去。

    他转身轻手轻脚向洞外走,刚刚踏出洞口,便感觉一件东西打在自己的膝弯内,整条腿一麻,瞬间僵直,竟是再不能动弹。

    他大吃一惊,却听身后传来木老阴森森的声音:“你想走?”

    “木老,你这可真的误会了。”杨宁反应极快,已经笑道:“我是见你老受伤,想要找些水给你喝,顺便再看看有没有野果采摘,给你补充一点营养,你现在是伤员,没有营养可不行。”

    这老家伙刚才明显是在假寐,目的就是为了考验自己是否会丢下他不管,杨宁心下一阵后怕,方才如果自己真的趁势出手,只怕自己这条小命已经报效了。

    木老虽然受伤,但是就他刚刚这一手功夫,要取自己的性命还是易如反掌。

    “原来是在为老夫着想?”木老黑嘿嘿笑道:“你这小子倒是挺孝顺,老夫还以为你是要丢下老夫不管,趁夜逃走呢。”

    杨宁笑道:“我与你老人家在这种偏僻的地方都能相遇,那是缘分,你现在有伤在身,我若丢下你,那也实在太不仗义了。老先生,你可把我想的太坏了。”

    木老笑道:“看来你小子还很讲义气?”手臂微抬,又一样东西打在杨宁腿弯处,杨宁感觉腿上那种僵直感立刻消失,本来无法动弹的右腿又能活动,木老已经道:“你过来!”

    杨宁此时恨不得拿起一块石头将这老东西砸个稀巴烂,但面上还是笑眯眯道:“木老,你这功夫真是厉害,晚辈佩服得五体投地。”到了木老身前,蹲了下去,问道:“木老有何吩咐?”

    木老一双眼睛盯着杨宁,杨宁本是个极为胆大之人,但是被这双眼睛盯着,浑身上下很是不自在,背脊甚至有些发凉。

    “老夫看你小子如此仗义,就实话对你说,老夫先前被那帮家伙的五毒针所伤,如今中毒在身。”木老缓缓道:“不过这种分量的毒性,对老夫形不成任何威胁,老夫不用三天时间,就能将体内之毒排除干干净净。”

    原来老家伙是中了毒,难怪吐出的血带着那股子腥臭味。

    “怎地不把你毒死?”杨宁心中诅咒道,这老家伙信口开河还真是毫不变色,即说那毒性对他毫无威胁,又要花三天时间才能将毒素清除干净,这明显是前后矛盾,也只有这种厚脸皮才能堂而皇之地说出来。

    只是老家伙声称三天排毒,那么自己难不成要在这里等他三天?若是在这山里耽搁三天,再想追上镖队,那就根本没有可能。

    杨宁心下焦急,但面不改色。

    “你说的不错,老夫能与你相遇,确实很有缘分。”木老抬手在杨宁肩头拍了拍,露出古怪笑容,“你为人仗义,所以老夫便麻烦你这几天,帮老夫守门望风,此外帮老夫找寻饮水食物,三天一过,老夫自然会带你出山。”

    杨宁心下一沉,面上却微显为难之色,道:“木老,莫说几天,就是几年,晚辈也愿意跟在你身边多学学。可是我还有事在身,只怕不能在你身边聆听教诲,这样吧,明天我给你找水和食物,备足三五天的量,然后再去找我的同伴。你给我留个地址,等我想你了,我就去看你,你说怎么样?”

    木老立时发出怪笑声,笑的杨宁身上直发毛。

    他将手从杨宁肩头收回,一双眼睛却像观赏艺术品一样看着自己的这只右手,慢悠悠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个流浪儿,别人叫我小白兔。”杨宁很认真道。

    木老依然看着自己的手,道:“小白兔,那你可知道我这只手叫什么名字?”

    杨宁心下有些恼火,暗想你这老不正经的是不是在调戏我,老子还没听说过一只手还能有名字,忍不住道:“莫非是叫五姑娘?”

    “什么?”木老一时没听清楚。

    杨宁勉强笑道:“晚辈不知,还请木老指教。”

    木老淡淡道:“许多人叫这只手为枯木手。”

    “枯木手?”

    “木手所过,万物皆枯。”木老慢悠悠道:“就像老夫刚才在你肩头拍那几下,你有数道筋脉已经受伤,从现在开始,那几道经脉就会慢慢萎缩,用不了几天,就会完全枯萎,小白兔,你可知道经脉枯萎之后人会怎样?”

    杨宁此时已经是脸色大变,他万想不到木老在自己肩头轻轻拍几下,竟然已经对自己下手,恨不得扑上前去掐死这老东西,苦笑道:“木老,你这是做什么?晚辈莫非有什么得罪之处?”

    “经脉枯萎,如果是普通经脉,也只是瘫痪而已,不过老夫触动的经脉,是你体内的的奇经八脉,一旦枯损......!”嘿嘿一笑,木老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奇经八脉,一听名字就不得了,杨宁长叹一声,道:“木老,你.....你这是恩将仇报。”他虽这样说,心下却还是有些怀疑,暗想就那么轻拍两下,当真就能伤了我的经脉,这老家伙有危言耸听吹牛皮的习惯,搞不好就是在故弄玄虚。

    “你放心,我只是让你知道老夫的枯木手厉害无比。”木老咳嗽几声,才继续道:“老夫看你资质出众,准备伤好之后,收你为徒,传授你盖世武功,将你培养成一等一的高手,只要练成顶尖武学,这天下就没有你得不到的东西,小白兔,你可愿意?”

    盖世武功?

    杨宁真想喷一口唾沫到这老骗子脸上,你要真有盖世武功,怎能被五毒宫的人用暗器打中?

    “这个......自然是愿意。”杨宁只能道:“不过我这经脉......!”

    “不必担心,这三天老夫每天都会为你推拿一次,三天之后,安然无恙。”木老道:“不过这三天要是出现其他意外,又或者你在山里迷了路见不着老夫,那可就怪不得老夫了。”话声刚落,木老身体忽然一震,全身颤抖起来,抬手道:“你.....你到洞口守着......!”

    杨宁此时已经知道,木老身上中的毒是一阵一阵地发作,刚才木老看似安然无恙,只是没有发作,此时显然是毒性发作起来。

    他知道没有十足把握,绝不能轻易出手,否则不但干不掉这老骗子,自己只怕要将性命送出去。

    木老此时已经盘膝而坐,双手手掌朝上,两掌之间相对,横放在胸前,杨宁重新回到洞口,靠在洞口的石壁上,心中从木老前十八代就开始骂起,一直骂到后十八代。

    或许是这几天连续奔波,再加上折腾这一宿,还真是筋疲力尽,靠在石壁上,杨宁竟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睡梦之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站在花丛之中,正对着自己盈盈微笑,俏丽秀美,人比花娇,水灵灵的眼眸儿忽闪忽闪,就像夜空里的星辰那般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