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十四章 木老
    山林之中,阴气森森,杨宁神情凝重,借着幽冷的月光,看到旁边地上有一滩湿湿的东西,蹲下身子,用手指头蘸了一下,凑近鼻尖,立时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知道地上是鲜血。

    他向前瞅了瞅,只见鲜血洒在地上,蔓延到前方深处,微一沉吟,心知必然有人受伤之后,还是往深林之中去。

    虽然知道十分凶险,但杨宁还是忍不住顺着血迹往深林摸索过去,行了小片刻,忽见到前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尸首,四下里一片死寂,杨宁陡然看到如此众多的尸首,心下却也是发毛。

    他瞥见边上有一把钢刀,弯腰拿在手里,这才小心翼翼靠近过去,仔细瞧了瞧,四下里躺了八九具尸首,除了其中一人身首分离,其他人身体倒没有残缺,比之自己先前看到惨死的两个人要正常许多。

    这些人俱都是紫衣在身,有几人仰面朝上,杨宁看见他们的眉心之中皆有蜘蛛刺青,心知这些人都是同伴。

    地上不但躺着众多尸首,而且散落各种武器,除了大刀,更有铁钩、短刺、铁链等诸般兵器,一看便知道这些人都是练家子。

    这些尸首都是身形健硕,且都是练家子,杨宁很难想象这么多人为何短短时间就全都丧命于此。

    他正自疑惑,忽地听到附近传来一声响动,杨宁身体一紧,握紧手中刀,扭头看过去,只见边上有一堆凌乱藤蔓,那声响正是从藤蔓里发出来。

    杨宁握刀一步步靠近过去,很快便听到藤蔓后面传来急促的呼吸声,随即便看到,一人正背靠藤蔓后面的一棵大树下,借着淡淡的月光,只见到此人穿着一件灰色的袍子,头上系着一根灰色的带子,一头白发如同冬雪十分显眼,一双眼睛却是冷厉异常。

    杨宁瞧在此人,立时想到之前紫衣人所说的灰袍老头子,如无意外,应该就是眼前这白发老头了。

    那白发老者气息急促,却又十分虚弱,眼神本来十分冷厉,可是瞧见杨宁打扮模样,眸中寒光顿时闪过,问道:“你.....你是何人?”

    他声音显得十分虚弱,倒似乎受了伤。

    杨宁却已经想到,既然紫衣人在找寻这老头,如今十多名紫衣人尽数死在山里,恐怕凶手便是这白发老者。

    不过瞧这老头干巴巴的模样,还真是很难让人相信那么多壮硕汉子是死在他的手里。

    “老.....老先生,你这是怎么了?”杨宁心存戒备,“你是不是受了伤?”

    白发老者冷声道:“老夫问你,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杨宁感觉从这老头身上散发出一阵寒意,还真不愿意继续留在这是非之地,往后退了两步,却见得那老者手臂猛地一抖,一条藤蔓如同毒蛇般直窜出来。

    杨宁脸色一沉,握紧手中刀,挥刀便砍过去,谁知那藤蔓却像活的一般,大刀还没碰到,藤蔓忽地一个侧卷,杨宁便觉得手腕子一紧,那藤蔓已经卷住了他的手腕。

    杨宁大惊失色,想要挣脱,整条手臂却如同触电一般,顿时发麻,手中大刀脱手而落,而他整个身体也已经被那藤蔓扯了过去。

    好奇心害死猫。

    杨宁暗想千不该万不该上到这阴森森的山上来,这下子倒好,热闹没看到,反倒教这老鬼害死。

    “砰!”

    杨宁被藤蔓扯过去,随即重重摔在地上,这一下摔得不轻,骨头都要散架一般,等杨宁挣扎坐起身来,便发现那老头已经近在眼前,一双冰冷的眼睛正盯着自己,此时兀自靠在那棵大树下。

    “你不是五毒宫的人?”老头上下打量杨宁一番,有气无力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若不老实招认,现在.....现在便杀了你。”说到此处,他眉头紧了紧,全身抖了几下,就似乎是打了几个冷摆子,随即扭头,“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杨宁立时闻到一股腥臭味,极其难闻。

    “原来这老家伙真的受伤了。”杨宁见此情状,立刻道:“老.....老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什么五......五毒宫的人,我是误打误撞进到山里的。”

    他心中却是冷笑,暗想这老家伙身手了得,自己还真不是对手,此时只能虚与委蛇,找寻机会脱身。

    这老头提到五毒宫,却也不知道是什么所在。

    “误打误撞?”老头冷笑道:“你一个毛孩子,这种时候,会误打误撞闯进山里?”他嘴角兀自带着鲜血,身体还在微微发抖,但语气森然,让人泛寒。

    杨宁坐在地上,叹道:“老先生,我是流浪的乞丐,和同伴失散,打听到他们从官道离开已经有好几天,所以想从这里抄近路追赶。”

    “从这深山老林穿过去?”老头嘿嘿笑道:“你小子胆子倒不小,也不怕被这山里的虎豹吞了。”

    “我也不知道山里这么凶险。”杨宁浑身疼痛,勉强站起身来,道:“老先生,你先休息,我不打扰你了,这就下山。”转身便要走,老头冷声道:“站住!”

    杨宁心知这老头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只能转身苦笑道:“老先生,我身无分文,贱命一条,只是不巧撞到这里,你放心,我今晚什么都没看见,也绝不会说出去。”心里却想着:“你们到底是个什么勾当,我根本不清楚,要说也不知从何说起。”

    白发老头冷冷道:“你就算说出去,那也无妨。”抬手指着前面,问道:“你可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

    杨宁心想这些事情自己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摇头道:“不知道,老先生,我....我也不想知道太多。”

    “老夫刚说过,他们是五毒宫的人,莫非你忘记了?”白发老头冷哼一声,“在老夫面前,千万不要耍小聪明.....!”说到这里,又是一阵咳嗽,身体更是颤抖不止。

    “这老家伙看来伤得很重。”杨宁心想,“真要害我,大不了和他拼死一搏。”却还是带笑道:“老先生误会了,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五毒宫六毒宫,我就想快些穿过这座山,早些找到同伴。”

    “你想穿过这座山?嘿嘿,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命在旦夕。”老头冷笑道:“五毒宫的人都是阴险狠辣的邪魔外道,老夫打抱不平,因此得罪了他们,被他们一路追杀。虽然杀了这些人,但是.....!”又是一阵剧烈咳嗽,等平复下来,才继续道:“但是他们在附近一定还有其他人正往这边赶来,若是瞧见你,也必会杀死。”

    这老头真是不地道,人是你杀的,与我何干,何必危言怂听?

    见杨宁沉默,老头还以为杨宁害怕,低声道:“你对这山上的道路可熟悉?”

    杨宁摇摇头,老头道:“你不熟,老夫却很熟悉,你要想活命,就要听老夫的吩咐,老夫可以带你出山,否则你躲不过他们的追杀。”

    你熟悉?若不是知道这老头武功了得,杨宁就已经准备开喷。

    这牛头岭连绵起伏,深山老林几乎没有道路可循,这老头明显是为了躲避追杀误入山中,恐怕连这座山岭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此时大言不惭知道山中道路,吹牛皮不打草稿,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杨宁心知肚明,却装作一副单纯模样道:“老先生真的知道怎么走出这山岭?”

    白发老头颔首道:“不错,先不必多言,老夫受了点轻伤,行动不便,他们的人随时可能过来,此地不宜久留,你先背我离开这里。”

    杨宁立时就明白,这老头靠在树下,定是无法行走,方才看他吐出一口鲜血,而且腥臭难闻,一定是受伤极重,他虽然杀死了五毒宫的众人,但自己显然也被对方所伤,此时还口口声声说自己只是受了轻伤,明显是满嘴胡言。

    白发老头自称知道山中道路,要带杨宁走出山,这当然也是满嘴跑火车,目的不过是希望杨宁先带他离开这里。

    杨宁心知老头此时既然要利用自己,就不会对自己轻易下手,不过要想逃离,此时还真不是时候,惹恼了这老东西,自己定然讨不了好处,心里寻思着老头既然受了伤,等他伤势发作,自然有机会逃离。

    白发老头见杨宁一时没有动作,冷哼一声,森然道:“怎么?不想出山?”

    杨宁忙笑道:“老先生误会了,我是担心....担心背不动你。”

    “你放心,老夫身体很轻。”白发老头道:“快些过来,再不走,等他们的人到了想走也走不了。”

    杨宁无可奈何,只能上前去背起了老头,说来也怪,这老头看起来也不瘦,但是背负在身上,还真是轻飘飘的并无多少份量,只是越是靠近他身边,那股子腥臭味就越浓,此时背在身上,那老头儿呼吸微促,腥臭味更是熏得杨宁几欲呕吐。

    “向那边走!”老头伏在杨宁背上,抬手往山林深处指了指,“老夫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自能安然无恙出山。”

    “老子要真是全听你的,只怕最后要被你这老家伙杀人灭口。”杨宁心内嘟囔,口中却道:“老先生,尊姓大名啊?如何称呼?”

    “你叫我木老就好!”老头儿道:“快走快走,不要耽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