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十一章 脱困
    杨宁很清楚,一旦对方叫出声响,后果必将不堪设想,即使自己能够趁乱逃离,但这群姑娘的下场必然十分凄惨。

    萧易水和老邢都被杀死,消息一旦传开,对整个会泽县来说,那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萧易水这张网编织的很大,卷入其中的势力不在少数,他们也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寻到自己。

    这帮人在会泽县是一股极其庞大的势力,自己在这群人的眼中,如同蝼蚁一般,而这群姑娘也必然没有机会逃离花宅,甚至因为有人要将此事湮灭而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杀死一个萧易水,或许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但是要将这股从上到下的势力连根拔起,杨宁自问绝无可能做到。

    他快如猎豹,对面那人虽然察觉动静,却还没有看清楚究竟是什么状况,一手按着腰间刀柄,一面往这边过来,猛地发现一道影子只往自己扑过来,大吃一惊,待要拔刀,却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即刀光一闪,喉头一阵剧痛。

    杨宁一刀便割断了那人的喉咙,那人抬手捂住喉咙,眼中充满惊骇,喉咙里发出“咕叽咕叽”之声,好在已经无力叫喊,身形晃动,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跟在杨宁后面的姑娘见此情状,都是脸色惨白,捂住嘴,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杨宁一刀斩杀那人,夜风一吹,才感觉自己后背都是冷汗,深吸了一口气,将大刀丢在地上,拖住那人的一条腿,往花圃后面拉过去。

    他此时身体有些乏力,那人身体十分壮硕,颇有些沉重,秀儿见状,忽地跑上前去,拉起尸首另一条腿,帮着杨宁一起将那人拉到了花圃后面。

    杨宁重新捡起刀,又过去拎起自己放下的那只包裹,向后面招招手,领着姑娘们进入到了竖着八角亭的后院之中,转到花圃后面,秀儿和几名姑娘跟上前去,就发现了墙根下的那处窟窿。

    姑娘们顿时又惊又喜,谁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一处出口。

    杨宁做了个手势,示意众人从窟窿里出去。

    对姑娘们来说,这宅子就宛若是人间炼狱,此时能够逃脱这人间炼狱,莫说眼前只是一处显得有些肮脏的窟窿,便是刀山火海,那也要搏一搏了。

    杨宁此时已经拿着大刀,站在院门处警戒,等了许久,直到后面再无动静,回头看时,瞧见已经没有人影,这才过去,见姑娘们都已经从窟窿出去,当下也屈身从窟窿钻了出去。

    狭窄的巷内一片拥挤,姑娘们排成一排挤在巷内,等杨宁钻出窟窿,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瞧着他。

    杨宁站起身来,秀儿却已经率先跪倒在地,其他姑娘也不犹豫,纷纷跪下来,杨宁一怔,随即立刻拉起那姑娘,低声道:“这里不宜久留,你们赶紧离开这里。”

    今夜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自己事先的设想,只是箭在弦上,却不得不发。

    他很清楚,自己出手帮着这群姑娘逃离魔窟,很可能会改变其中许多人的命运。

    “小哥哥,如果不是你,我们......!”秀儿声音哽咽,“你是天上派下来的神仙,我们一辈子也记着你。”

    杨宁笑着轻声道:“仗已经打完了,你们很快也都能够返回家乡,以后好生过日子。”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了一只小袋子,将那大包裹递过去,“这里是些银钱,你给每人分发一点,银两不多,不过却也足够挺上一阵时日,那几个爹娘不在的,你就多分一些,大家好好照顾她们。”

    萧易水手里的银子都是不义之财,这些姑娘都是流落至此的难民,将这些不义之财赠予这些姑娘,帮她们渡过难关,自然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小哥哥,这......!”

    杨宁摇头道:“不要多说了,天快亮了,赶紧离开这里......!”将包裹塞进秀儿怀中,又将那小钱袋揣入自己怀中,那把刀也丢进臭水沟内,这才挥手,示意姑娘们赶紧离开。

    姑娘们都是面露感激之色,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当下分两队向巷子两头过去,杨宁等她们出了巷子,这才整了一下衣衫,也摸出巷子,见到姑娘们在巷外,皱起眉头,有些着急挥了挥手,姑娘们这才趁着夜色而去。

    杨宁心知萧易水之死在会泽县那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此人在会泽县境内人脉深厚,不但有白道的关系,连黑道也与他有瓜葛,等明天被人发现尸体,必定会是一场大风暴。

    自己虽然趁夜出手,一时半会不会被人发现,但是萧易水的党羽最终还是会查到自己身上,如今的会泽城,对自己来说已经是十分的凶险。

    他趁着夜色,迅速回到了土地庙。

    还没进去,就看到老树皮和猴子坐在庙门口等候,见到杨宁回来,老树皮忙起身迎上来,低声问道:“见着小蝶姑娘了?她现在怎么样?”

    杨宁笑道:“见着了,这几天她也生病,刚刚好一些,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心中暗想,若是将今夜发生的事情告诉这两人,这两个家伙也不知道会是怎样一副表情。

    老树皮松了口气,道:“那便好。我这担心了一晚上,看你回来,那就好了。”

    杨宁知道老树皮对自己的关心确实是出自真心,微微一笑,心下颇为感激。

    猴子倒显得有些尴尬,讪讪道:“那个.....那个我瞧你半天也没出来,所以.....所以就先回来等着.....!”

    杨宁只是笑笑,也不多言,心中却知道这小子是怕被牵连,早早逃离是非之地。

    他自然没有心情与猴子计较,回到庙里,见到其他几名乞丐睡的正浓,进到侧屋,老树皮跟着进来,杨宁在房门前往外面瞧了瞧,见猴子也已经一头躺下,看上去也是十分疲惫,这才转身到了草堆边,拉过老树皮的手,压低声音道:“老树皮,你要离开这里了。”

    老树皮一怔,杨宁已经拿出那只小钱袋,从里面将扳指拿出,又拿了一片金叶子,这才将钱袋塞进老树皮手中。

    老树皮见杨宁又是扳指又是金叶子,已经呆住,等缓过神来,手中已经拿着钱袋,借着微弱的火光,瞧见钱袋里面是些碎银子,还有几片金叶子在其中,更是大吃一惊,失声道:“这是......!”还没说完,杨宁已经伸手捂住他嘴巴。

    “你不要说话,先听我说完。”杨宁凑在老树皮耳边,压低声音道。

    老树皮点了点头,杨宁这才松开手,低声道:“萧易水和他手下那帮捕快贩卖人口,小蝶已经被送到了京城.....!”

    老树皮身体一震,目中显出惊骇之色,随即握紧一只拳头。

    “我也不能详细向你解释。”杨宁低声道:“萧易水已经被我杀了,不出意外,他手下那帮人很快就会查到我的头上,你一直和我在一起,他们查到我,定会牵连到你。”

    老树皮全身一震,他当然知道杨宁这样做的后果,惊骇道:“你.....你杀了萧易水?”

    杨宁微微颔首,神情严肃,轻声道:“天快亮了,城门马上就会打开,我不能置小蝶不管,所以要去找寻小蝶。老树皮,你也不能继续留在这里,这些银钱你先拿着,如今战事已息,你找一个地方,置些薄产,再找个媳妇安生过日子......!”

    “小貂儿......!”老树皮眼圈一红,“萧易水那狗杂碎,丧尽天良,多少人想杀死他,你.....你这是为民除害。我和.....!”他本想说要跟随小貂儿一同去找小蝶,可是知道自己年老体衰,跟着小貂儿只能是拖累,嘴唇动了动,没有说下去。

    杨宁却似乎知道他意思,温和一笑,握住老树皮的手,柔声道:“往京城去路途遥远,而且连我也不知道是否能找到小蝶。老树皮,你为人善良敦厚,如果不是你悉心照料,我只怕也活不下来,你这份恩情,我不会忘记。”

    老树皮正要说话,杨宁摇头轻声道:“时间不多了,萧易水的尸首一旦被发现,会泽城很可能就要被封锁。你可知道城门何时打开?”

    老树皮立刻道:“城门开关与季节有关,这个季节,卯时三刻就会打开城门!”

    杨宁对于古今时辰的对应还是颇为熟悉,想了一下,才道:“你现在就准备,往北城门方向去,只要城门打开,立刻出城,有多远走多远,再也不要回来。”

    “那你......?”

    “我从南城门出城。”杨宁轻声道:“猴子他们对此事一无所知,此事一旦爆发,他们必受牵连,不能留在城里,天亮之后,我先带他们出城。”

    老树皮低声道:“现在不能告诉他们,万一他们害怕被牵连,背地里出卖你,那可就......!”

    “我明白。”杨宁含笑轻声道:“出城之后,我再让他们去逃命。”

    老树皮见得杨宁安排妥善,微微点头,他当然知道,杨宁只让自己单独离去,显然是担心若与猴子等人在一起,那几个家伙很可能会见财起意。

    他将手中包裹放在地上,忽地抱住杨宁,杨宁被这老乞丐抱住,顿时有些不自在,但却也知道今次一别,可能永远再难相见,只能轻轻拍了拍老树皮背脊,低声道:“你多多保重,若是缘分未尽,还有相见之日。事不宜迟,不能再耽搁,老树皮,你快些走吧!”

    老树皮松开手,收好包裹,拿了木棍在手,抬步便走,到得门前,回头看了杨宁一眼,杨宁含笑挥手,老树皮强忍泪水,匆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