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十章 大人物
    那枕头下面,自然不是什么册子,而是一把飞刀。

    飞刀如电,速度奇快!

    只是杨宁对萧易水一直存有戒心,时刻警觉,萧易水挥手之际,杨宁便即察觉有异,身形早已经向边上闪躲,那飞刀堪堪从杨宁脸颊边上划过,若是反应稍微迟钝一下,那飞刀便正中面门。

    萧易水本以为借着昏暗突然出手,几乎是十拿九稳,却不料飞刀失手,大惊失色,身体便要往里滚过去,杨宁反应快极,大刀照着萧易水的脖子狠狠砍了下去。

    萧易水小腿被砍断,动作迟钝,“噗”的一声,脖颈上的动脉被小杨宁一刀砍断,鲜血顿时喷涌而出,萧易水只觉得浑身的力量瞬间被抽空,连叫喊的力气也没有,抬手捂住自己被砍断的脖子,身体抽搐,双目暴突,在床上挣扎几下,便即再不动弹。

    杨宁并非嗜杀之人,今夜连杀两人,实际上他也是身体微微发抖,并不适应这样的杀戮。

    但是这些人猪狗不如,所做之事丧尽天良,斩杀这种人,杨宁并无任何的负罪之感。

    他心里很清楚,这样的人若是不将之除去,只会让更多的人受尽苦楚,有时候杀人便是救人。

    稍微平静了一些,杨宁这才将萧易水从床上拖下。

    昏暗之中,瞧见花夫人兀自昏迷不醒,杨宁转身从桌上拿了茶壶,对着壶嘴含了一口水,这才重新回到床上,拿刀架在花夫人脖子上,瞧见她白花花的身子就在眼前,丰满胸脯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便即拉过枕头盖在她胸脯上,随即将口中的凉水喷在了花夫人的脸上。

    他今夜的目的本不是为了除恶,而是为了找寻小蝶的下落,只是情势所迫,不得不出手杀人,如今萧易水已死,小蝶的下落,就只能从花夫人口中询问。

    凉茶喷在花夫人脸上,被冷意一激,花夫人悠悠醒转过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便感觉脖子上发寒,随即在昏暗之中瞧见了一双冷厉的眼睛,全身一颤,失声道:“别.....别杀我.....!”

    “姑娘们被送到哪里?”杨宁冷冷道:“老实交代,也许可以活命!”

    花夫人颤声道:“不是我,都是萧.....萧易水做的,好.....好汉爷,求你饶.....饶命,我.....我是被逼的!”此时她花容失色,此前那妖魅诱人的风情早已经是荡然无存。

    “人都去了哪里?”杨宁重复道:“再啰嗦,一刀砍杀!”

    萧易水的尸首就在旁边,花夫人自然知道对方不是开玩笑,此时一心想要活命,招供道:“她们都被.....都被送到了京城。”

    “送到京城何处?”

    “我.....我确实不知道。”花夫人脸色惨白,“我听萧易水提及,冯正升从这里将人带走,送出城去,城外有人接应,然后直接送到京城。”

    杨宁知道冯正升自然就是外号疯狗的冯捕快,冷声道:“城外是何人接应?”

    花夫人犹豫了一下,目光闪绰,杨宁冷哼一声,她不敢再犹豫,忙道:“是.....是镖局!”

    “镖局?”杨宁一怔,不想连镖局也扯了进来,看来卷入这人口买卖之事的势力不在少数。

    花夫人道:“萧易水手下有人专门将这.....将这些黄花闺女诱骗到手,然后.....然后送到这里来训练。等到她们有了些底子,冯正升就会偷偷送出城。”有心要讨好小貂儿活得性命,解释道:“萧易水说过,这些黄花小姑娘只要略微懂些歌舞,那价码就会高出一大截子,他靠着这个,这两年得了不少银子。”

    “你说的镖局,是哪家镖局?”杨宁问道:“可是这县城内的镖局?”

    花夫人道:“是大镖局,我也问过萧易水,他.....他让我不要多问,只说那镖局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镖局。”

    “京里的大镖局?他们怎会和你们同流合污做这种事?”杨宁冷笑道:“你是否在撒谎?”

    “绝不敢......!”花夫人变了颜色,“我是听.....是听萧易水所说,他.....他还说......!”声音发颤,一时没敢说下去。

    “他还说什么?”

    “他.....他还说那家镖局背后有大人物,那些姑娘送到京城,都落在那大人物的手中。”花夫人颤声道:“大人物可以利用那些姑娘做许多的事情,他还说就算这事情真的被人.....被人知道,那也无碍,有那大人物撑腰,谁也翻不起风浪来。”

    “大人物?”杨宁心知所谓的大人物自然就是萧易水提及的靠山,冷笑道:“他没有告诉你那大人物是谁?”

    花夫人道:“他有许多事情都不会告诉我,还说......还说知道的越多,死的会越快......,我知道的便只有这些,其他的真不知道了。”

    “那你这里是否有一个叫小蝶的姑娘?”杨宁问道:“她如今也被送到京城?”

    花夫人想了一下,道:“你说的是小......小蝶?是,她.....她也被送走了。”

    “什么时候被送走的?”

    “已经有三天了。”花夫人道:“从这里往建安京城去,有十多天的路途,他们.....他们应该还在半道上。”

    杨宁微一沉吟,随即慢慢收刀,花夫人松了口气,杨宁却淡淡道:“扭过头去!”

    花夫人心下一紧,颤声道:“好汉爷,你......!”

    “快些扭过头去。”杨宁冷声道:“休要废话。”

    花夫人心惊胆战,但是寒刀之下,却也无可奈何,微转身,扭过头去,杨宁已经倒转刀柄,狠狠敲在花夫人脑后,花夫人闷哼一声,便即晕厥过去。

    杨宁虽然亦不耻花夫人所为,却也知道一个寡妇要生存下去并不容易,而且在萧易水这样的人物脚下,亦是身不由己,根本不可能违抗萧易水,虽然其行可恶,但罪不至死,是以并不轻易滥杀。

    他心知花夫人最快也要三四个时辰之后才能醒转过来,当下轻手轻脚在屋内搜找一番,萧易水还真是有一只钱袋子带过来,里面有不少碎银子,少说也有一二十两,除此之外,另有几片金叶子也在钱袋之中。

    此外萧易水还有一枚扳指,另有花夫人的一些金银首饰,杨宁找到一只包裹将这些值钱的物事尽数包了起来,现银却也有上百两之多。

    他一手拿着包裹,一手拿刀,这才悄悄出了门,将房门和正门全都带上,轻手轻脚出了院子,又如同幽灵般返回了马棚院子。

    院内一片死寂,杨宁轻步到了那排房屋中间,见得屋门虚掩,轻轻推开,屋内一阵骚动,杨宁扫了一眼,发现屋内此时已经多了不少身影,低声道:“是我!”

    姑娘们听到杨宁声音,顿时都放松下来,秀儿已经上前来,道:“小哥哥,我已经打开了几间屋门,告诉了她们,她们都想离开,我让她们不要轻举妄动,等着你回来。”又轻声问道:“小哥哥,咱们.....咱们当真可以逃离吗?”

    杨宁心知在这些姑娘眼中,花宅便是铜墙铁壁般的魔窟,仅凭一个年轻小伙子就能救走这一大群姑娘,还真是有些匪疑所思,也难怪她们心中忐忑。

    杨宁也不多做解释,低声道:“还有两个时辰,天便要亮了。我现在就带你们离开,所有人都要小心一些,不要发出任何动静,若惊动了院子里的人,那可就麻烦了。”又道:“你们是否知道自己爹娘在何处?”

    秀儿道:“这里一共有三十二个人,有二十三个是有爹娘在城里,还有几个在进城之前就已经与爹娘离失。”

    杨宁皱眉道:“那她们岂不是无处可去?”

    秀儿低声道:“我们已经商量好,没有爹娘的姐妹先跟着我们一起,我们互相照顾着。”

    杨宁略感欣慰,轻声道:“我带你们出了院子之后,你们不要全都集中在一起,分成几队离开,人多容易被人发现,只要找到你们在城里的爹娘,立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扬出去,提防还有人诱骗上当。”

    萧易水虽然已死,但是冯捕快却还活着,谁也不能保证冯捕快就此收手。

    “小哥哥,我们该如何离开?”秀儿低声问道:“大门有人守着,我们出不去。”

    杨宁轻声道:“你现在就去让大家准备,咱们现在就离开。”当下也不多言,率先出门,到了马棚院门处,细心侦查了一番,确定四下无人,很快就见黑压压一群人轻手轻脚过来,杨宁轻声问道:“是否都到齐了?”

    “都到了!”

    杨宁这才握着刀,在前开路,姑娘们则是如同长蛇一般跟在后面。

    对这后宅的地形,杨宁已经十分熟悉,轻车熟路。

    姑娘们心中大都是忐忑不安,却也都是尽力屏住呼吸,只盼能够尽快逃离这非人之地。

    杨宁一边带路,一边观察前面的动静,忽见得前面的花圃后面,陡然间转出一道影子来,杨宁心下一凛,急忙抬手,示意身后众人停下脚步。

    这一下十分突然,有些姑娘低头向前走,没看到前面同伴已经停下,一头撞上去,顿时便有几人“哎哟”叫出声来。

    杨宁脸色微变,便听得前面传来声音道:“是谁在那边?”

    姑娘们此时俱都脸色煞白,魂飞魄散,而杨宁却没有丝毫犹豫,整个人已经如同猎豹一样,猛地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