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章 突袭
    老邢叹道:“萧易水利用丐帮弟子盗取富商,利用官差诱骗女子,这几年可是弄了不少银子。在这会泽县境内,他可算得上是一手遮天.......!”看着杨宁,道:“小兄弟,我听你声音,好像年纪不大,今日所为,想来也是一时冲动。你要知道,若是惹上了萧易水,那可是后果不堪设想,你先收了刀,尽管离去,我就当今夜的事情没发生。”

    杨宁心想老子要是害怕也就不来了,问道:“你既然不知那些姑娘具体的去向,那除了萧易水和那条疯狗,便没有其他人知晓?”

    “花夫人应该知道。”老邢想了一下,才道:“花夫人早就和萧易水姘上,这些勾当,那骚娘们从头到尾都牵扯在其中,知道的绝不会少。小兄弟,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这刀子......劳烦你先收起来。”

    “萧易水现在在哪里?”杨宁不但没收刀,反而紧了紧,只要老邢说萧易水不在花宅,那必是撒谎,自己便要给这家伙放点血。

    老邢忙道:“他现在就在这宅子里,后院边上有单独的一处院子,门前有两棵芭蕉树,他到这里来,都住在那里。”

    杨宁微皱眉头,慢慢收刀。

    那刀锋离开老邢的脖子,老邢舒了口气,猛然之间,他双目一寒,右手一扬,一片尘土迎面往杨宁脸上打了过去。

    原来他悄无声息之间,右手已经在地面抓了一把尘土,表面上对杨宁据实相告,暗中却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杨宁虽然蒙面,可他却从杨宁声音判断出此人年纪尚轻,只以为杨宁经验浅薄,绝不会想到自己会趁机发难,若是能够抓住这半夜三更潜入宅子的家伙,少不得是大功一件。

    灰土打出,老邢料定杨宁猝不及备之下必然慌乱,直待杨宁慌张之际,抬脚踢向杨宁,趁机躲开呼喊同伴。

    孰知杨宁竟似乎早有准备一般,身体侧闪,轻松躲过那一把尘土,闪躲之间手臂一挥,老邢立时便觉得咽喉一阵刺痛,双目顿时突起,却已经被杨宁割断了喉咙,喉头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月光之下,鲜红的血液妖艳而冷酷。

    老邢双手捂住喉咙,鲜血泊泊直流,从指缝间溢出,喉咙里发出“嘎嘎嘎”之声,想要叫喊,却根本喊不出声音来,身体抽搐扭动,但是很快,扭动的身体渐渐静下去,直到再不动弹。

    杨宁盯着老邢暴突且已经失去光彩的眼睛,缓缓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轻步走出院子,夜色之下,如同暗夜幽灵一般,提着大刀向花夫人所住的院子迅速而去。

    他记着老邢所言,萧易水住在后院边上的独院之内,院前有两棵芭蕉树,夜色之中,搜寻片刻,很快就瞧见不远处果真有两棵芭蕉树。

    芭蕉树边还真有一处独院,杨宁摸了过去,院门关着,好在这内院的院墙不高,杨宁将刀挂在腰间,轻松爬上了院墙,瞧见里面一处房间的窗纸上显着灯火,小心翼翼跳到院内,心知不出意外的话,萧易水和花夫人便在那屋内。

    他轻手轻脚摸到窗口下,便听到从屋内传来让人面红耳赤的呻吟之声,花夫人浪声浪-语清晰传来,心知那对男女现在正欢乐得紧,却也确认里面正是萧易水。

    扫了院内一眼,瞧见园内有一棵大树,当下摸过去,就躲在大树之后。

    他虽然胆子极大,却并不鲁莽。

    萧易水身材高大,在这个时代,人们的身高普遍偏矮,萧易水的身高算得上是鹤立鸡群,而且此人既然身为会泽县的捕头,手底下的功夫绝对不会太弱。

    杨宁虽然对自己的身手颇为自信,但是奈何受限于这具稚嫩的躯体,力道之上大有欠缺,若是正面与萧易水交手,还真未必是萧易水的敌手。

    而且这宅内有好几名捕快,一旦惊动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小蝶很显然已经被冯捕快送走,如今下落不明,前途未卜,莫说小蝶对杨宁有救命之恩,便是寻常之人,以杨宁的性情,那也是要将个中蹊跷弄个水落石出。

    四下里十分安静,宅内其他的捕快显然知道萧易水和花夫人这档子事,所以并无人敢往这边过来。

    杨宁倒并不在意等待下去。

    当年经受训练的时候,趴在草丛之内几个小时动也不动,此时在树下等待,他却是耐心十足,并不着急。

    九月深夜,月明星稀,天气已经有些微凉,杨宁身着单衣,觉得有些寒冷,却依旧是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内许久不曾有动静传过来,杨宁这才抬头望了望夜幕苍穹,残月西斜,已是子夜时分。

    杨宁轻轻放下手中刀,活动了一下微有些发麻的身体,然后将蒙在脸孔上的那块麻布紧了紧,这才重新将刀拿在手中。

    他先是猫着腰摸到窗户之下,听到里面传来呼噜声,想来萧易水折腾了那熟妇小半夜,正是体乏,如今正在酣睡。

    他移步到了正门前,这种屋门晚上自然是要挂上木门闸,不过这种门闸打开的方法十分的简单,杨宁将手中薄薄的刀刃塞进了裂开的门缝之中,朝上缓慢移动,很快便碰到了阻碍。

    他动作很轻,稍微用力一挑,门闸被挑落,声音并不大,杨宁确定屋内呼噜声依旧,这才轻轻推开门,悄无声息进到了屋内。

    萧易水便在左侧房间,杨宁等眼睛适应屋内的昏暗,这才走过去,或许是因为正门已经拴上,并不觉得会有人能进来,所以这房门竟然是虚掩着。

    杨宁屏住呼吸,轻轻将房门一点一点推开,然后才踏着轻盈的步子进入房内。

    房内充斥着一股奇怪的味道,既有汗味,亦有浓郁的香味,另有一种颇有些浓郁的腥味。

    杨宁见到床榻边的锦帐已经放下,轻手轻脚凑近到床边,握紧了手中的刀,伸出一只手,轻轻将锦帐拉开了一道缝隙。

    昏暗之中,看到萧易水赤身裸体横躺着,那花夫人白花花丰满的身子面对萧易水侧躺着,一只手臂搭在萧易水胸口,一条白生生的大腿也压在萧易水身上,倒是一副如胶似漆模样。

    杨宁自然没有心思去观赏花夫人丰满诱人的躯体,目中生寒,握刀的手缓缓向前,刀刃向萧易水靠近过去。

    刀刃尚未靠近萧易水,杨宁忽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猛然间想到,萧易水本来是鼾声如雷,可是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鼾声,也就在这时,萧易水双目猛然睁开,一条腿猛然斜踢,将床上的锦被踢了过来。

    杨宁暗叫糊涂,此时鱼死网破,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轻喝一声,手中大刀斜劈,将那床锦被劈开,便在这短短时间,萧易水已经翻身而起,一条腿照着杨宁踢了过来。

    杨宁知道碰上了硬钉子,如同自己所料,萧易水果真不是泛泛之辈。

    只是他心知这种时候更要冷静,见得萧易水一脚踢过来,他并不后退闪躲,反倒是身子一矮,手中的大刀照着萧易水立足的那条腿横扫了过去。

    萧易水一脚踢空,随即便感觉立足腿一阵巨疼,身子一沉,却是杨宁一刀砍在了腿上。

    杨宁手中这把刀委实锋利,刀光闪过,萧易水半条腿已经与身体分离,鲜血喷涌而出,萧易水小腿被断,下盘一空,整个人已经重重摔倒在床上。

    杨宁一刀得手,并不犹豫,等萧易水摔倒在床上时,杨宁手中的大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所有一切都是在须臾之间便即发生,等到杨宁大刀架在萧易水脖子上,花夫人才刚坐起身来,媚眼朦胧,腻声道:“怎么了?”随即显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仔细瞧了瞧,却看到一个蒙面人拿着刀架在萧易水的脖子上,惊骇之下,一时呆住,随即尖声叫起,杨宁厉声道:“再叫一声,立刻杀死他!”

    花夫人抬手捂住嘴,双眸之中满是惊恐之色,等瞧见枕头旁半条血淋淋的小腿,双眼上翻,身体便向后晕倒过去。

    萧易水被砍掉半条腿,断腿处鲜血直流,他脸色苍白,额头冷汗直冒,全身发抖,但此人倒也算是硬汉,强撑着痛苦盯住杨宁眼睛,沉声问道:“阁下.....阁下要银子还是.....还是要命?”

    “银子也要,若是不老实,命也要!”

    “好.....!”萧易水道:“银子.....银子在衣裳的钱袋里,桌上有扳指和头饰,你......你都可以拿走......!”虽是强撑,但是断腿之痛还是让他的身体不自禁地抽搐抖动。

    他盯着杨宁的脸,杨宁戴着面巾,自然看不清面容,但是那双杀气森森的眼眸,却是让萧易水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不过在他看来,对方如果没有蒙面,不怕自己看见,那自己是非死不可,眼下既然蒙着面,兴许还有最后一丝希望。

    “银子不急!”杨宁淡淡道:“人去了哪里?”

    “人?”

    “被你送走的那些姑娘。”杨宁压低声音:“她们都被你送到哪里去了?你若老实交代,我兴许可以饶你一命。”

    “阁下......阁下是有亲人在其中?”萧易水道:“如果是这样,我.....我向你道歉,也....也向你保证定会将她送还给你。”

    “少废话。”杨宁冷冷道:“人在哪里?”

    萧易水道:“她们的下落分散各处,阁下.....阁下想要知道谁的下落?”指了指枕头,“下面有.....有一个册子,是她们前往的归宿,我.....我们可以在里面找到......!”

    “拿过来!”

    萧易水抬手指了指脖子上的刀,杨宁微微松了一些,萧易水点头道:“多.....多谢!”微扭头,伸手往枕头下摸过去,等到萧易水的手抽出来,却听得萧易水一声低喝,一道寒光照着杨宁直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