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章 死人巷
    老树皮忍不住抬起手掌在杨宁眼前挥了挥。

    杨宁只能委婉提醒道:“老树皮,我是忘记了一些事情,不是瞎了,眼睛还能看得见.....,你能不能帮我回忆回忆?”

    老树皮苦笑道:“半年前是你带着小蝶姑娘流落到了这城里,你和我说过,你们是在避难之时遇到一起,她被人欺辱,你救了她一次,自此你们就如同兄妹一样相依为命。”

    “半年前流落到会泽城?”杨宁微眯着眼睛,说也奇怪,老树皮这样一提及,他脑中还真的划过一些零碎的画面,有些模糊不清,可是却依稀浮现出一个小姑娘的轮廓,便是样容也颇有些清晰。

    “那你可还记得自己来到会泽城后发生的事情?”老树皮见杨宁迷糊不清模样,不由担心起来。

    杨宁想要思索,却也不知道是否是大病初愈,只要一动脑子,后脑勺就发涨,有一种昏沉的感觉。

    “小蝶如今在哪里?”杨宁从老树皮口中已经得知,自己能够活转过来固然是因为小蝶的缘故,而且这具躯体的主人显然与小蝶关系匪浅。

    老树皮叹了口气,无奈道:“你真的记不起来了,她一直在花妈妈的那里,这半年来,你也常去看她,有关她的事情,也都是你告诉我的。”

    “花妈妈?”杨宁奇道:“这花妈妈又是何方神圣?”

    老树皮还没回答,身后就传来猴子的声音:“花妈妈是花县丞的遗孀,嘿嘿,在这城里,可没有几个人敢惹她。”

    此时猴子已经进来,身后一名乞丐端着一只残破的木桶,里面盛着水,放到了杨宁的边上。

    杨宁撸起袖子,身上痒的有些难受,凑到木桶边上,正要伸手洗脸,但双手还没伸进去,就已经呆住。

    他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看到水面那张面孔,还是有些吃惊。

    那是一张沾有污渍的脸庞,并不比其他几人干净,但却还能看出来,这张面孔样容倒也清秀,却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脸庞有些瘦削,不过一双剑眉左右挑起,俊秀之中自有一股英气。

    他之前本觉得猴子等人的披头士发型很有个性,此时亦发现自己也是披头散发,蓬乱不堪,至少从外形看起来,还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叫花子。

    杨宁怔了一下,苦笑摇头,随即洗了把脸,冷水打在脸上,多少清醒了一些,这才问道:“花县丞的遗孀?小蝶难道是在花县丞的家里做丫鬟?”

    老树皮一脸担忧之色,道:“那天夜里小蝶姑娘走的时候,还说只要有机会,便过来瞧你。可是这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小蝶姑娘没有一丝消息,那天夜里她还是从花宅偷偷溜出来,回去之后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真是叫人担心。”

    “小蝶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要好好谢她。”杨宁恩怨分明,虽然他对小蝶的印象并不是很深,但人家姑娘救了自己,心中还是十分感激,“对了,那个花县丞的宅子究竟在哪里,等雨停了,我可得去见见小蝶。”

    猴子有些诧异道:“你不记得花宅在哪里?你可是经常往那里去。”

    杨宁摇摇头,问道:“你可知道?”

    猴子忙道:“花妈妈住在死人巷里,离这里有些路,等雨停了,我领你过去,不过......不过咱们可不能白天去,要去也只能晚上偷偷摸摸溜过去。”

    “死人巷?”杨宁暗想这个名字透着一股阴森,总不至于是经营死人生意买卖棺材纸钱的巷子吧?

    “其实那条巷子本来没什么名字,但是花宅在那条巷子里,谁也不敢过去。”猴子一副百事通的模样,“东城那边的泥鳅去年和人打赌,大白天闯进到巷子里,硬是被人丢了出来,而且遍体鳞伤,被打断了几根肋骨,到现在还没能好利索。”眼中现出一丝恼恨之色:“从那以后,我们都叫那条巷子做死人巷。”

    杨宁冷笑道:“是花宅的人做的?”

    “花县丞以前可是会泽县城的风云人物。”猴子道:“那死人巷里,就他一户人家,不是他家做的,还能有谁?”猴子没好气地道:“不过花妈妈那种零碎嫁,做事情就得偷偷摸摸,自然不让人轻易靠近他家宅子。”

    “零碎嫁?”杨宁觉得这个词很陌生,请教道:“这零碎嫁又是什么东东?”

    “不是东东,是见不得人的勾当。”猴子露出古怪笑容,“达官贵人家的小妾有胆的私下接些活儿,又或者那些寡母带着孤女丫鬟的官眷,生计难以维持的,出来零星接点活儿......,这个就是零碎嫁了。”

    杨宁怔了一下,“你说的接活儿,是说.......?”心里却已经明白过来。

    “俗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那些浪荡都觉着,能玩弄那些富贵官宦人家的家眷才是最好的滋味。”猴子说到这个话题口沫横飞,眉飞色舞,笑嘻嘻道:“而且那些女人都是经过豪贵调教,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要胜过普通青楼女子三分,知情识趣,真是无一处不好,而且这些零碎嫁都不是真正的青楼女子,扭捏羞涩处正挠的男人心里痒痒的。”说到这里,猴子眼中也是灼灼生光。

    杨宁叹了口气,倒想不到这中间竟然还有如此勾当。

    猴子又道:“花县丞年纪轻轻却得了一场重病,两年前就死了。花县丞活的时候,家中丫鬟小厮就有十多个,等他死了,没了进项,这家里就撑不下去,花夫人就带着丫鬟暗中做起了零碎嫁......!”猥琐一笑,“这县城又不大,那花夫人做得隐秘,可是风声总要传出来,大家知道了究竟,暗地里都叫她花妈妈,那娘们都过了三十,一把年纪,我听说是靠宅子里的丫鬟接活儿......!”

    杨宁听到这里,心下顿时一沉,心想小蝶如果是在这样的人家,岂不是凶多吉少?

    深更半夜,外面的风雨还没有停歇的迹象,杨宁倒已经感觉有些疲倦,心知这样的天气,便是再担心小蝶,那也是无法出门。

    一切也只能等到雨停之后再做计较。

    折腾了这半夜,其他几人也都颇有些疲倦,杨宁示意他们先去歇息,这土地庙有正堂侧房两间,杨宁如今便是在侧房内,杨宁和老树皮留在侧房,其他几人则都去了外屋歇息。

    杨宁躺下之后,心里却是想着以后的出路。

    丐帮弟子这份光荣的职业,杨宁自我感觉并不合适,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也就无法再去改变,能做的就只有适应这个世界的生活。

    让他无奈的是,这个时代并不是自己记忆中任何一个历史时代,否则自己倒可以料事在先,以先知的优势大有一番作为。

    他穿越前经营生意,心里倒觉得以自己积攒的生意经,在这个时代未必不能有一番大作为,可是他现在身无分文,就算想做生意,却也没有半点启动资金,而且对目下的市场状况毫无了解,一时半会自然不可能踏上经商之道。

    翻来覆去好半天才迷迷糊糊睡去,兴许真的是身体大病初愈太过疲累,这后半夜倒也算是睡的安稳。

    次日在睡梦中被老树皮叫醒起来,才发现这一觉睡到了大中午,而风雨早已经停息,杨宁起身出了门,雨后的空气带着泥土和青草混合的气味,钻入鼻中,却是沁人心脾,杨宁贪婪地深吸几口空气,浑身上下一阵舒坦。

    他四下里瞧了瞧,才发现这座土地庙地处偏僻,四周竟然没有多少房舍,倒是前面不远有一处池塘。

    池塘边斜生着几棵老柳树,柳枝探向水面,将万千柳条轻垂于水面,微风轻拂,柳枝婆娑,摇曳生姿如同纤腰美人在姗姗起舞。

    “那几个家伙去了哪?”土地庙内外不见猴子等人的踪迹,杨宁不禁询问身边的老树皮。

    老树皮道:“先前出去了,说是你大病初愈,要去讨些东西回来庆祝一下。”

    杨宁笑道:“他们还有这样的好心?”

    老树皮却以为杨宁看透那几人心思,道:“小貂儿,你知道他们有什么用心就好。他们让你做这土地庙的头儿,可就没安什么好心。”

    杨宁本是随意一说,却不想老树皮会这般说,只觉得其中有蹊跷,问道:“老树皮,难道他们真的存了坏心思?”

    “坏心思?”老树皮摇摇头,“倒也称不上是坏心思,只是绝没有什么好心而已。这城里有好几百丐帮弟子,虽然都隶属丐帮,可是在这城里拉帮结派,四下里你争我斗是常有的事情。”

    “好几百人?”杨宁倒没有想到会泽城的丐帮实力如此雄厚。

    老树皮叹道:“猴子本就不是安分的人,以前你深藏不漏,他就喜欢在外惹事生非,如今知道你这般厉害,认你做头儿,便是想要用你做旗子,以后好和丐帮别的弟兄争斗。貂儿,听我一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就算有本事,也不要被猴子他们拖下水,还是老老实实的好。”

    他语重心长,显然是关心杨宁才会善意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