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章 丐帮
    杨宁看出来老树皮是个比较忠厚之人,被人打成这个鸟样子,一句道歉他便罢了,只是既然连当事人都不计较,他也就没必要再多纠缠。

    几步走到猴子面前,猴子见杨宁逼近过来,脸色大变,忍着疼痛叫道:“我......我已经道歉了,你说话......说话要算话......!”

    真是没出息。

    打人的时候威风八面,这才被卸了一条胳膊,什么气焰都去了九霄云外,杨宁也不啰嗦,伸手扯过猴子断折的手臂,还没怎么动作,猴子就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小貂儿......!”老树皮惊呼出声,其他几名乞丐当机立断,转身便要跑。

    “别鬼嚎了。”杨宁没好气道:“我给你接上胳膊,再鬼叫,就让这条胳膊废了。”

    他现在心情不是很好,听到猴子鬼叫声很是不爽,当年特训初期的时候,自己被卸掉胳膊也是常有的事情,也没感觉天塌下来。

    猴子毕竟是猴子,还算乖巧,杨宁这样一说,鬼叫声立马止住,杨宁上下扯动两下,猴子额头冒汗,脸上表情销魂,喉咙里发出痛苦声音,而杨宁已经收回手。

    “自己试试能不能动。”杨宁已经转过身,一屁股坐在屋角的一堆干草上面。

    猴子半信半疑,却还是微微转动了几下手臂,虽说还有些轻微的余疼,但手臂已经能够活动自如。

    本准备落荒而逃的其他几名乞丐见此情状,都退了回来,却见到猴子猛地跪倒在杨宁脚下,声音变得很激动:“小貂儿,以后......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头儿,我们以后都听你的,你让我们往东,我们绝不会往西......!”

    杨宁有些错愕,这猴子的风向转的太快,让他有些不适应。

    让他惊讶的是,其他几名乞丐见猴子如此,竟然都跑上前来,齐齐跪在杨宁身前,纷纷道:“小貂儿,以后你就是土地庙的老大,咱们都听你的。”

    杨宁抬手道:“先不要急,让我整理整理。”深吸一口气,才问道:“这里是会泽城,你们都是丐帮弟子......!”

    “你也是!”猴子坚定地要求杨宁与他们同一阶层。

    杨宁瞪了猴子一眼,他不喜欢别人轻易打断他的话头,“现在到底是什么朝代?还有,皇帝是谁?”

    几人互相瞅了瞅,显然没有想到杨宁一开口就问出如此高端的问题。

    “朝代?这个......会泽城是楚国的县城,咱们应该是......应该是楚朝。”猴子小心翼翼道:“皇帝是谁咱们......咱们不知道。”

    杨宁额头冒出一滴冷汗,不过想想也释然,如果这果真是古代,那么通讯落后至极,皇帝也始终保持着神秘,不可能时常来个什么电视讲话,平凡百姓还真未必知道九五至尊是谁。

    他又盘问了几句,从这几个半吊子的叙说之中,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轮廓。

    他叫小貂儿----至少在这个时代就是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如今身在楚国淮南郡北部的一个实在算不上太平的小县城。

    这个小县城之所以不算太平,只因为往北一百多里地便是淮水,而淮水之所以不太平,是因为在淮水两岸已经进行了数年的战事。

    楚国占据着淮水以南大片土地,但是在淮水以北,却是汉国的天下,两国南北对立,针锋相对。

    按照这几个不靠谱的家伙提供的情报,楚国虽然地处淮水以南,但是在淮水以北一直以来控制着两郡之地,如同尖刀一样顶在北汉的腹间,这样的威胁自然让北汉寝食难安,所以三年前,北汉二十万大军挥师南下。

    你来我往打了两年多,淮水两岸狼烟遍地,到处都是支离破碎,两岸的百姓也都是妻离子散,纷纷逃离故乡,四处避难。

    距离淮水不过百里之地的会泽城自然也就成了流民避难的所在之一,好在北汉人虽然也曾打到淮水南岸来,可兵锋在抵达会泽城之前就被打了回去,会泽城倒也没有经受刀兵之祸。

    不过就在几个月之前,两国罢兵休战,延续近三年的淮水之战终于告一段落。

    战事虽息,但流落在会泽城的难民一时间却并没有离去,小小一座县城,如今是人满为患,拥挤不堪。

    杨宁从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穿越,更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一名光荣的丐帮弟子。

    出生于普通人家的他,在不懈努力下,成为了一名武警,经受过了严格地训练,退伍之后,他选择了经商之路,从无到有,一点点打拼,倒也算是颇有小成。

    正当他苦尽甘来之际,一场宿醉醒来,就从一个身价千万的商人成了一名叫花子。

    麻烦的是,他对这个叫做小貂儿的过往竟然没有多少印象,虽然脑中有些零碎的画面,但一时间却还理不出头绪来。

    “小貂儿,你这身手,以后在丐帮一定能有一番大成就。”猴子见识过小貂儿的身手后,此时满脸堆笑,“以你的身手,已经可以算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了!”

    杨宁只想问猴子你还要不要脸了,虽然杨宁并不否认自己手底下还有些功夫,但是三两下击倒几个废柴就算是顶尖高手,他实在不知道猴子又是如何定位自身了,我杨宁是顶尖高手,你们这几个废柴难道还是一流高手不成?

    “在丐帮能有一番大成就?”目下对一切还是极其陌生的杨宁放低姿态请教:“那会是什么?”

    “还是乞丐!”猴子的回答差点让杨宁再一次出手,“不过说不定可以成为会泽城的老大!”

    杨宁尽量克制自己的脾气,问道:“既然是丐帮,咱们是不是也有什么分舵?对了,丐帮的帮主总不会是姓乔吧?”

    猴子还没张口,边上一人已经抢着道:“咱们是二十八分舵之一的翼火蛇分舵......下面的一个分支......!”此人也不理会猴子投来的恼怒目光,只希望能给杨宁一个好印象:“帮主不姓乔,好像.....好像姓向!”

    “那你们可知道打狗棒?”杨宁来了一丝兴趣,“降龙十八掌应该听说过吧?”

    几名乞丐面面相觑,都是摇了摇头,显然对杨宁所说的茫然不解。

    “打狗棒难道不是丐帮的镇帮之宝?”杨宁道:“你们没瞧见向帮主手里的打狗棒?”

    “向帮主?”猴子忙道:“咱们只是小县城的分支,隶属于翼火蛇分舵下面,连舵主都不曾见过,哪里见过向帮主?而且我听人说,向帮主神龙见首不见尾,咱们这些人可没有机会见着。”

    杨宁更加不开心,成为丐帮弟子倒也罢了,可是照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丐帮中最低下的草根阶层。

    乞丐本就是社会底层,这下子倒好,自己成了底层中的底层。

    一直在边上没吭声的老树皮此时终于靠近过来,手中多了一只小袋子,递给杨宁:“小貂儿,这是那只玉佩换来的.....换来的银钱,看病抓药用得差不多了,还剩下这些,你先收好。”

    其他几人此时对老树皮不敢怠慢,都闪开了空隙。

    杨宁奇道:“玉佩?”

    老树皮显然知道杨宁脑子此时有些模糊,解释道:“你昏睡的时候,小蝶姑娘来看过你,见你身患重病,留下了一只玉佩。我瞧那玉佩对她似乎很重要,不过为了救你,她还是拿了出来,我没有其他好法子,也只能先收下来。”

    “小蝶?”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名字,杨宁脑中竟有一种似曾相熟的感觉,后脑勺隐隐作疼,在脑中竟然出现一个模糊的印象来,那模糊印象是个十多岁的清秀姑娘,脑子此时发涨,抬手捧住两边的太阳穴。

    他不是笨人,这种奇怪的反应,杨宁很快就意识到了一种可能,自己虽然占据了这具叫做小貂儿的身躯,但是小貂儿的意识记忆却并没有被自己的意识完全吞噬,一旦提及一些刺激性的人和事,小貂儿的潜意识就会在脑中浮现出来。

    老树皮察觉到杨宁的异样,不禁皱起眉头,叹道:“小貂儿,你大病刚好,要不.....要不再歇一歇?别人你都可以忘了,可是小蝶姑娘,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如果不是她,你现在只怕也活不过来。”

    杨宁更是疑惑,照老树皮这样说,那个叫做小蝶的姑娘,似乎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外面风大雨大,杨宁此时倒觉着身上有些发凉,向猴子道:“这里有没有水?弄些水来洗把脸。”

    他需要冷水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猴子一愣,见杨宁眉头一皱,慌忙道:“有有,我这就去弄......!”冲着其他几人道:“一起帮忙!”

    等几人出了门,杨宁才问老树皮:“我得了一场大病?”

    “都病了十来天了。”老树皮叹道:“咱们没有银钱医治,只能眼睁睁看着,眼看着你已经撑不下去,几天前小蝶姑娘半夜来到这里,哭了半夜,后来拿了玉佩出来,让我换成银钱给你瞧病。小貂儿,要不是那只玉佩,你现在只怕已经死了。”

    “小蝶......小蝶哭了半夜?”杨宁苦笑道:“她是舍不得我死?可是.....可是她到底是谁,为何.....为何我记不清了?”

    -------------

    ps: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