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零二章 马车藏娇
    齐峰这一开腔,李堂几人也立时往前走出两步,都是冷冷盯着严凌岘。

    严凌岘见状,不禁后退一步,沉声道:“做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我倒要问问严校尉想要做什么呢。”齐峰没好气道:“我们家小侯爷与西门姑娘有事商量,与你严校尉有什么干系?你是神侯府的人没错,可是神侯府的人也要讲规矩,在小侯爷面前,岂敢放肆?”

    周顺冷笑道:“严校尉,我们家小侯爷确实平易近人,待人随和,可是这不表明谁都能在小侯爷面前肆无忌惮。”

    齐宁抬手摸了摸弄鼻子,便是这一刻,他竟生出一种错觉,自己似乎成了领着几个狗腿子欺负良家少女的纨绔大少,虽然不好听,可是却觉得十分舒坦,微仰着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齐峰这些人在齐宁面前是毕恭毕敬,但出身锦衣侯府,那也都不是善茬,当年锦衣候威名赫赫,锦衣侯府的人走在大街上,那也是威风凛凛,从不受人欺负。

    而且齐峰当年在黑鳞营混过,那是老兵油子,严凌岘虽然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齐峰还真是没有放在眼里。

    西门战樱见齐宁手下几个如狼似虎,心下生恼,扯过严凌岘,道:“别理这帮家伙,上梁不正下梁歪。”

    齐宁嘿嘿一笑,正要说话,却听得马蹄声响,循声瞧去,只见到韦书同骑马而来,身后随着十多名身着甲胄的兵士,其中一人虎背熊腰,身着黑甲,一看就是久经战阵之士。

    韦书同到得近处,翻身下马来,拱手道:“侯爷!”

    齐宁笑道:“韦大人来得正好,我正准备去与你辞别。”

    “哦?”韦书同急问道:“秋千易已经找到了侯爷?”

    齐宁点头道:“昨晚已经见到他,不过此人独来独往,已经单独进京,并不与我同行。皇上还在等着我的禀报,已经离京快两个月了,不能再耽搁了。”

    韦书同微微颔,道:“如此下官派人立刻准备车马,侯爷是从水路走还是从6路走?”

    “我来时是从水路,倒也方便,我准备先到瞿塘峡,从瞿塘峡开始乘舟往东。”齐宁道。

    韦书同道:“西川道路难行,走水路确实方便许多。”回身道:“姚统领,你派人准备一下,护送侯爷到瞿塘峡,然后准备船只,顺江而下。”向齐宁介绍道:“侯爷,这是姚云波姚统领,是下官的得力助手。”

    那黑甲将已经躬身行礼道:“末将拜见侯爷!”

    齐宁笑道:“客气客气,姚统领的名声,本侯早就知道,当日围困黑岩岭的官兵,井然有序,我一瞧就知道带兵的是领兵有方,今日一见,姚统领果然是好一条汉子。”

    那姚云波先是一怔,随即眉宇带着一丝谦逊之色,忙道:“不敢,侯爷过誉了。”

    “对了,韦大人,我一路骑马便可以,不过你帮我准备一辆马车,要宽敞舒适一下,适合柔弱之人。”齐宁轻声道:“我用得着。”

    韦书同瞧了那边西门战樱一眼,问道:“侯爷是要准备给西门姑娘?”

    齐宁笑道:“她哪里是柔弱之人,动不动喊打喊杀,粗皮粗肉的,不是为她准备。”他声音不大,但恰好能让西门战樱听到,西门战樱闻言秀眉竖起,握起拳头,狠狠瞪了齐宁一眼,若不是有人在场,定要当场飙。

    “那?”

    “我要带一个人进京。”齐宁轻声笑道:“西川美女众多,总要带一个回去服侍,领略一下西川美人的柔情。”

    韦书同一愣,此前也不曾听说这小侯爷在西川有什么女人,这又是哪里蹦出一个西川美人来,不过心中晓得年轻人喜好美色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更何况齐宁这样的少年侯爷,心想有些后悔,早知道侯爷喜好美色,自己应该准备几个,拉着齐宁手臂,往边上走了一些,轻声道:“侯爷,下官倒知道这成都有几个绝色佳人,而且都是清倌人,黄花处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留在身边,颇有情趣,侯爷不如再多留一天,下官立刻安排,挑选几位佳人跟随侯爷回京服侍?”

    齐宁嘿嘿一笑,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已经找到最好的。”

    韦书同见状,笑道:“如此下官立刻派人备车,下官让人将马车停到官驿后门,侯爷觉得如何?”

    齐宁立刻竖起拇指,道:“韦大人做事考虑周到,佩服。”

    两人相视而笑。

    众人准备一番,到正午时分,韦书同派了马车过来,外面看起来平平无奇,可是内里却十分华美,异常舒适,还备有几桶瓜果和几盒点心放在马车之内,只是谁也不知道齐宁要让何人趁车。

    齐宁手下有齐峰四人,再加上严凌岘和西门战樱,以及马车之中的神秘人,一行共是八人,而韦书同则是让姚云波亲率了三四十名亲兵,吩咐将齐宁一行人送出西川,齐宁本不想人多眼杂,但韦书同一再坚持,齐宁也知道韦书同是一番好意,答应让这些人送到瞿塘峡。

    神侯府的轩辕破虽然说齐宁离开之时前来相送,但出了城,并无见到轩辕破的踪迹,齐宁心下狐疑,暗想轩辕破已经未必在成都,韦书同带人送出十里地,两人又单独低语一番,齐宁一行人这才出返京。

    一路之上,自有姚云波派人鞍前马后,倒也不牢齐宁等人操心。

    这一日终于到了瞿塘峡,渡口处,却已经备有一艘大船,这时候一比,上次来西川所乘的小舟,不过即使水面上飘的一块木板而已。

    这明显是一艘官船,但韦书同明显是担心官船太过显眼,所以故意让人略作改动,并无留下官船的字号。

    船上早有四五名水手,另外还有准备负责饮食的厨子,加起来也有七八个人。

    这船足够大,就算有七八匹马,也足以容纳下来。

    此时天色已是黄昏,船上的水手们先是帮着将马匹和行礼搬上船,有水手靠近马车要拿东西,却被齐峰阻止,齐峰一直守在马车边上,并不让人靠近,众人心下纳闷,但据说里面是小侯爷要带回京城的姑娘,所以谁也不敢多问一句。

    只是西门战樱一路之上没和齐宁说话,偶尔看一眼马车,也是露出鄙夷之色。

    姚云波倒是提出要上船继续护送齐宁,却被齐宁婉言谢绝,趁着齐宁和姚云波说话之际,却见到齐峰钻进马车之内,从里面备了一人出来,那人全身上下都被黑色的袍子所笼罩,莫说样貌,就算是身形如何,那也是没有人看清楚。

    船上有准备好的房间,准备供给齐宁所用,齐峰背了那人进了房间,很快便出来,随即便在门外守候,不走开一步。

    见到人马和行李都已经登船,姚云波这才向齐宁辞别,领了手下的兵士,带着那辆马车折返了回去。

    夕阳西下,所有的一切准备妥当,大船便即扬帆顺水而下,顺水行船,又是顺风,大穿行的颇为轻快。

    夕阳下的景色,依然是风光无限,两岸绿意盎然,鸟鸣风轻,水声淙淙,水手都在船底摇撸操舟,船上总共有两处房间,一间自然是归齐宁所有,另一件齐宁则是给了西门战樱,她毕竟是唯一的女性,而且是西门神候的女儿,众人自然也没有意见。

    其实齐峰等人心里也清楚,前番抵达西川之后,屡遇险情,小侯爷差点将性命掉在西川,若当真是那样,谁也不能活着回京,好在一切都是转危为安,如今返京,却依然要小心谨慎,一日不到京城,便要时刻提防。

    齐峰四人在夜间分作两班,轮流歇息。

    第一夜西门战樱回房之后,便没有出来,晚饭时间,严凌岘去敲门,西门战樱也不答应,齐宁却也是进到自己房里,足不出户。

    顺江而下,穿行一日,到第二天一早,已经行出了百余里地。

    齐宁在房内却是重复习练向百影传授的那套功夫,每一次练完,总觉得招式虽然还是那个招式,但感悟却又大不相同。

    出了船舱来,到船头甲板处,举目远眺,见到两岸青山绿水,黑土褐石,春色难挡,颇为赏目。

    瞥见船头一个身影凭栏杆而立,极目远眺,似乎没有现有人在后面,齐宁看那人背影,细腰如柳,衬出胯骨微宽臀部丰隆的轮廓,不是西门战樱又是谁。

    齐宁轻步走过去,站在她边上,也学着她的样子,双手放在船舷上,抬头远望。

    西门战樱微斜瞥一眼,现是齐宁,面不改色,依然是将目光投向远方,也不说话,齐宁抬手摸了摸鼻子,随口道:“起得这么早?”

    “嗯。”西门战樱也是随口答应一声:“我起得早很寻常,你能起的这么早,倒是意外。”

    齐宁笑道:“意外?为何这样说?”

    西门战樱脸颊一红,却故意保持镇定,道:“没没什么。”

    齐宁哈哈一笑,道:“你是想说,有美人相伴,一晚上风流快活,应该是精神疲惫,不该这样精神抖擞地起个早,是不是?”

    “流氓!”西门战樱被他说中心思,脸上烫,心想这人真是不要脸,这些话都敢直接说出来,不过想到这人本就是吊儿郎当,有时候确实有些厚颜无耻,这几句话在自己听来有些难堪,可是在这无赖小侯爷口中说出来,与吃饭喝茶没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