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零一章 不敬
    齐宁含笑道:“毒王就这般肯定黑莲教主不是凶手?”

    这时候齐峰却是送了茶水上来,送到秋千易面前,秋千易接过茶水,向齐峰微微颔首,这才道:“教主是不是凶手,这不重要,都说向百影被害,老夫倒觉着未必。”

    齐宁心想这老毒物果然厉害,笑道:“可是丐帮的白虎长老证言,向帮主确实被害。”

    “你当丐帮能有什么好人?”秋千易没好气道:“老夫只怕是那白虎急着想要上位,所以才想着向百影被杀。”冷哼一声:“老夫与向百影交过手,以向百影的武功,除非五大宗师出手,又有谁能伤得了他?”

    “贵教教主岂不正是五大宗师之一?”

    秋千易一怔,随即道:“那就算是教主所杀,让丐帮的人去报仇就是。”拿起茶盖,饮了一口,这才放下,问道:“什么时候进京?我进京说清楚,还有事情要办,没时间和你们耗下去。”

    齐宁苦笑道:“毒王是否觉得此行京城,是去旅行一趟?”

    秋千易淡淡道:“你说的话,老夫记在心里。你说要帮黑莲教找出幕后真凶,老夫当然会尽力配合你。老夫要忙的事情,便是要查出究竟是谁盗走了老夫的金蚕蛊,只有查到是谁盗取,才能顺藤摸瓜,找到真凶。”

    齐宁知道这条道路是对的,点头道:“毒王没有一丝线索吗?”

    “我若有线索,还坐在这里和你废话?”秋千易瞥了齐宁一眼,“能够进到阴阳界,盗取金蚕蛊,需要极高明的轻功方能办到,金蚕蛊遗失之后,老夫就开始调查,这江湖上能有那般轻功的不算太多,老夫一个一个调查,总能找到。”

    齐宁心想虽然这样一个个调查耗时耗力,可是除此之外,似乎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

    “对了,齐宁,你可查到段清尘那狗东西的下落?”秋千易忽然问道:“他出卖了黑莲教,自然是投靠了神侯府,老夫可以帮你查出是谁盗走金蚕蛊,你也要帮老夫找到段清尘的下落。”

    齐宁深知黑莲色使段清尘叛逆黑莲教,已成为黑莲教头号要铲除的对象,黑莲教必然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段清尘处死。

    “毒王,你也知道,段清尘敢背叛黑莲教,无非是以为黑莲教必定被剿灭,贵教教主和毒王你都不能活下来。”齐宁翘着二郎腿,慢悠悠道:“如今双方罢兵息战,他的如意算盘落空,恐怕是早就逃之夭夭,你以为还能容易找到此人?就算神侯府知道他下落,也绝不可能轻易透漏,否则这以后还有谁会为神侯府卖命。”

    “道理自然是这个道理。”秋千易道:“不过你锦衣候神通广大,自然能够想出法子来。”

    齐宁笑道:“我只能尽力而为吧,其实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我也是厌恶得很。毒王,如果方便的话,明天一早我去见过李弘信,咱们就启程回京。”

    “李弘信?”秋千易道:“你去见他做什么?”

    “人家好歹也是一位王爷,我总要辞别吧。”齐宁笑道。

    秋千易淡淡道:“李弘信的儿子被人所杀,这时候只怕也没有什么心思见你。”瞟了齐宁一眼,道:“李源在西川横行霸道多年,一直不曾有事,怎地你一到西川,那小子就被人刺了?锦衣候,这该不会是你的手笔吧。”

    齐宁心下一跳,暗想这老毒物还真是不简单,一语中的,脸上却是人畜无害笑道:“我齐家和李家确实有些过节,可是在西川地盘上,我还真没有胆子动李弘信的儿子。”

    秋千易冷哼一声,道:“你也莫谦虚,千雾岭上,你敢向八帮十六派挑战,如此胆量,区区一个李源,自然是不在话下。”

    “千雾岭出战,我也是迫于无奈。”齐宁叹道:“我若不战,只怕要被毒王的蝠血丹取了性命。”

    “你知道就好。”秋千易淡然道,起身来,便要离开,齐宁皱眉道:“天已经黑了,毒王要去哪里?”

    “我去何方,与你何干?”秋千易冷冷道:“明日若走,你尽管上路,你到京城的时候,我也到了。”再不多言,身形一晃,已经消失在门外。

    齐宁端起茶杯,摇了摇头,喃喃道:“也就用毒的本事说得过去,武功本身不咋地,今天还要和人动手,要不是我阻止,被那群宗主群殴,看你九溪毒王还神气个屁。”话声刚落,秋千易如同鬼魅般闪身出现在门前,盯住齐宁,森然道:“你说什么?”

    齐宁吓了一跳,手一晃,茶杯差点落地,心想这老毒物还真像鬼一样,打了个哈哈,笑道:“我是说今天那帮宗主真是亏了我,要不是我阻止,他们与你老动起手来,只怕一个也活不了。”

    秋千易冷哼一声,身形一晃,再次消失。

    齐宁放下茶杯,走到门前,四下里瞧了瞧,秋千易没了踪迹,这才摇摇头。

    次日一大早,齐宁让齐峰备了些许礼品,径自往蜀王府去,到了蜀王府,果然见到蜀王府大门紧闭,门前挂着白幡,府前并无其他人,想来这些时日来客都被拒之门外,谁也无法进入王府,所以大家也就免得自讨无趣,干脆不来。

    齐宁让齐峰过去敲门,瞧了十余下,才听里面传来声音道:“王爷有令,恕不见客!”

    “锦衣候前来面见王爷,请通传一下。”齐峰高声道:“侯爷今日回京,特来辞行。”

    里面并无声息,过了片刻,大门才打开一条缝隙,一人出门来,黑衣黑袍,却是蜀王府长史西门横野,见到齐宁,上前拱手道:“下官见过侯爷!”

    “西门长史,本侯今日要回京,临行之前,特来与王爷辞行。”齐宁笑道:“不知王爷可有时间?”

    西门横野叹道:“侯爷有所不知,王爷前几日大病一场,如今还躺在榻上,得知侯爷过来,王爷本想亲自出迎,只是根本下不来床,大夫也说,王夜现在的情况,实在不宜见客。”抬手道:“侯爷请进府,喝杯茶再走。”

    齐宁笑道:“王爷既然有疾在身,本侯就不打扰了。西门长史,你替本侯向王爷说一声,要他好好养病,千万要保重身体。下次若来西川,再拜见王爷!”

    西门横野拱手道:“下官定当转达。”

    齐宁微笑点头,也不多言,翻身上马,瞧了西门横野一眼,见西门横野也正瞧着自己,见齐宁目光过来,西门横野又是一礼,齐宁这才催马带人离开。

    回到官驿,西门战樱和严凌岘却都已经在等候,看齐宁回来,西门战樱立刻问道:“秋千易过来没有?你不是相信他一定会来吗?”

    齐宁道:“秋千易回没回来,与你们有何干系?”

    “怎么没关系?”西门战樱立刻道:“我们要押解他进京。”

    齐宁哈哈笑道:“战樱啊,看来你是误会了。轩辕校尉是让你们随我进京,他是担心你们路上不安全,让我照顾你们。秋千易又不是你们神侯府的犯人,他与我的约定,与你们神侯府关系还真不大。”瞧了边上严凌岘一眼,笑道:“说句实在话,我就算将秋千易交给两位,两位也未必能够将他带回京城。”

    严凌岘神色不善,问道:“侯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听不出来?”齐宁道:“破军校尉,你觉得以你的武功。能是九溪毒王的对手?你们真要和他一道进京,只怕还没走出西川,就被他毒死。”

    “你!”严凌岘脖子一红,极是气恼。

    西门战樱知道齐宁性子,这人严肃起来还有模有样,可平时却是吊儿郎当,心想和齐宁生气那是自找烦恼,问道:“这样说来,你已经见过他?”

    “咱们到了京城,他自然也到了京城,不用担心。”齐宁笑眯眯道:“战樱,咱们作伴回京,一路上看看风景,就当游玩,若是边上有个老毒物,那多不自在,你说是不是?”

    “谁谁和你看风景?”西门战樱脸一红。

    齐宁凑近过去,轻声道:“你们来西川,可是乘船而来?咱们回去的时候,坐船回去,你可不知道,乘舟而下,那可是让人心旷神怡,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严凌岘见齐宁靠西门战樱极近,眉头皱起,咳嗽两声,似乎是提醒齐宁注意一些,齐宁扭头过去,问道:“严校尉这是怎么了?喉咙不舒服?齐峰,你去请大夫给严校尉瞧一瞧。”竟是当着严凌岘的面,伸手去牵西门战樱小手,道:“战樱,咱们先进去说说话,歇一歇再走。”

    西门战樱立刻后退两步,严凌岘实在忍不住,怒道:“侯爷,你这是做什么?”

    齐宁理也不理,看着西门战樱,道:“怎么了?以前牵你的手,你都让我牵着,怎地现在要躲开?”

    严凌岘闻言,脸色微变,一咬牙,横身拦在西门战樱身前,道:“侯爷,小师妹是神候的女儿,你你不能碰她。”

    齐峰心下好笑,却故意沉着脸,在旁喝道:“严校尉,你好大胆子,怎敢在侯爷面前无礼?神侯府是要对侯爷不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