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九八章 两难之境
    齐宁身体一震,眉头锁紧:“尸首被盗走?这是白虎长老说的?”

    轩辕破道:“向帮主硬撑着一口气,赶到新平镇奎木狼分舵,说出了真凶,而且交托了丐帮大事,随即便过世。”神情凝重:“白虎长老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一旦向帮主被害的消息走漏出去,只怕会引起波澜,所以封锁消息,他知道向帮主与陆商鹤乃是结义兄弟,本来丐帮的事情不该由外人插手,但向帮主与陆商鹤情同手足,如今遇害,白虎长老便想与陆商鹤商议后事。”

    齐宁心想向百影走脱之后,这两个卑鄙之徒果然是另有谋划,问道:“向帮主的尸首是如何被盗?”心中实在想知道那两人究竟要玩什么花样。

    “白虎长老将向帮主的尸首安置在隐秘之处,而且派了帮中好手守卫。”轩辕破缓缓道:“按他所言,他准备派人向其他三位长老已经神侯府送讯,可是陆商鹤抵达之后,两人一同去见向帮主的遗体,却发现遗体已经不翼而飞,不但如此,安排在现场的六名丐帮弟子,全都被人所害。”

    齐宁心下森然,瞬间就明白那六名丐帮弟子只能是死在白虎手中,暗想这两人当真歹毒,为了布局,竟是毫不在意六名丐帮弟子的性命。

    但又想到这两人连丐帮帮主都敢谋害,区区六名丐帮弟子又算得了什么。

    “也就是说,除了白虎长老和少数几名丐帮弟子,并无人见到向帮主的遗体。”齐宁淡淡道:“向帮主所说的临终交托,也只是白虎一家之言。”

    韦书同何其老练,如何听不出齐宁话中带有怀疑味道,抚须道:“轩辕校尉,侯爷,本来这江湖上的事情,我不好多插手,但毕竟是发生在西川地面,我就冒昧说两句。”

    轩辕校尉立刻道:“这起案子,以后劳烦韦大人的地方还不少,韦大人若有什么发现,还请赐教!”

    韦书同笑道:“我只有几处不大明白。首先,八帮十六派攻打千雾岭,一度将黑莲教逼入绝境,由此黑莲教也应该明白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抗衡八帮十六派,几乎是不可能,秋千易能够进京伏法,亦可见他们确实不想继续开战,既然如此,黑莲教主为何还会杀死丐帮帮主?这岂不是要挑起更大的厮杀?”

    “黑莲教阴邪毒辣,那黑莲教主虽然是位大宗师,但行事鬼祟,或许他是记恨八帮十六派攻打千雾岭,所以想要报复。”严凌岘进门之后,一直都没有吭声,此时终是开口道:“妖人鬼魅,行事本就不遵常理。”

    “破军校尉所言或许有道理。”韦书同也不得罪,含笑道:“如果说是黑莲教主果真杀了向帮主,那目的应该达到,为何会盗走向帮主的尸首?当然,也有可能向帮主的尸首并非黑莲教所盗,但是除了黑莲教,普天之下,又有何人敢进入丐帮分舵,杀死丐帮弟子,盗走帮主尸首?”

    严凌岘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齐宁心想这韦书同毕竟不是一般人,一眼就看出了这其中的问题所在。

    轩辕破微一沉吟,终于道:“韦大人所言极是,一开始卑职也确实有此疑虑。后来才知道,黑莲教或许另有更大的图谋。”

    “哦?”齐宁端起茶杯,问道:“这话如何说?”

    “死不见尸,而且一开始就封锁了消息,江湖上没有几人知道向帮主遇害。”轩辕破道:“韦大人说得极是在理,见不着尸首,便是卑职,也不相信向帮主那等高手会就此遇害。”

    齐宁微微点头,轩辕破道:“而黑莲教盗取尸首的目的,就是让白虎长老无法证明向帮主确实已经被害。”

    齐宁叹了口气,道:“轩辕校尉,你这样说,我倒有些糊涂了。你的意思是否想说,黑莲教主杀了向帮主,却又害怕江湖上知道向帮主被害,所以这才盗走尸首,说白了,黑莲教主就是害怕此事公之于众?”

    “堂堂大宗师,既然做了,却又畏尾,不敢担当,这这倒不像是那等高手的行事风格吧。”韦书同道。

    轩辕破道:“不错,卑职说过,黑莲教是有更大的图谋。”顿了一顿,才道:“向帮主临死之前,向白虎长老说了一件事情,据白虎长老所言,黑莲教似乎是想在杀死向帮主之后,令人代替向帮主控制丐帮。”

    韦书同微微变色,齐宁虽然知道这都是白虎的阴谋,却也是皱起眉头,问道:“代替向帮主控制丐帮?这岂不是痴人说梦。黑莲教有何能耐令人代替向帮主。”

    轩辕破问道:“侯爷,黑莲教的鬼使洛无影,您应该还记得。此人易容术在普天之下,绝对可以位居前三之列。”

    齐宁立刻明白意思:“你是说,黑莲教杀死向帮主,然后让洛无影变成向帮主,从而控制丐帮?”

    “向帮主临死之前,已经无力多言,但透漏出来的意思,便是如此。”轩辕破道:“此事尚未传散在江湖,但是白虎长老已经飞信传报西川丐帮各分舵,但凡见到有人冒充向帮主,立刻斩杀。”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白虎这一招还真是狠毒,如此一来,哪怕是真的向百影出现,也会被丐帮弟子误以为是黑莲教假冒,出手击杀,白虎自然是知道向百影如今武功全失,所以丐帮弟子遇见向百影,根本不必担心向百影有反抗之力。

    但立刻想到,向百影评价白虎才干平庸,如此阴险毒辣的诡计,恐怕是陆商鹤在背后出谋划策。

    齐宁心知,只要自己现在向轩辕破告知向百影藏身在黑岩岭丧洞,亲自陪同轩辕破去见,白虎的阴谋便会立刻被揭穿。

    可是向百影再三叮嘱,决不可透露他的藏身之所,甚至都不可告知大光明寺的空藏大师,齐宁自然不能直言。

    他心里很清楚,向百影所担心的便是有人知道他藏身之处之后,会将其控制在手中,从而操-弄丐帮,身为丐帮帮主,向百影必然要考虑到丐帮的兴衰存亡,他当然不希望因为他被人所控制,而导致丐帮也成为某些居心叵测势力的傀儡。

    神侯府与江湖势力素来是互相利用又互相提防,如果神侯府一旦知道向百影还活着,而且武功尽失,以西门无痕的性情,当然不会错过如此大好良机。向百影连大光明寺的空藏大师都不能完全相信,更何况本就有利益纠葛的神侯府。

    陡然之间,齐宁竟是发现,陆商鹤和白虎的阴谋固然多有破绽,可自己如今反倒是因为对方的阴谋,陷入了困局之中。

    对方这一手可说极其厉害,不但让向百影处于绝境之中,甚至将自己也卷入其中。

    莲花峰巅之上,所有人都亲眼看到是锦衣候力主罢兵息战,如果事情当真就此太平下来,那一切都好说,可是如果战云再起,黑莲教对八帮十六派甚至神侯府展开报复,那么所有人的矛头必然会指向锦衣候。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而没能斩草除根,所有人都会觉得是因为锦衣候之故。

    陆商鹤显然对向百影的性情极是了解,心知向百影重伤之下,绝不会暴露行踪,以免给神侯府等实力控制的机会,而且丐帮事务,向百影当然不希望外面的势力插手其中,也正因如此,向百影就算活着,也不可能出来指证白虎。

    江湖朝堂势力错综复杂,互相之间具有戒心,泾渭分明,陆商鹤身为老江湖,自然是早就看透其中的关窍厉害,这才敢铤而走险,下了这样一步极危险却又极其毒辣的狠棋。

    要揭穿陆商鹤和白虎的阴谋,齐宁就只能证明向百影还活着,要证明他还活着,就必须要向百影露面,可是如今的向百影,却偏偏不能显露踪迹,齐宁瞬间便觉得自己陷入了两难境地。

    见得齐宁神情凝重,众人还以为他是在意向百影的遇害,西门战樱见齐宁样子,心下竟是一软。

    她瞧见齐宁吊儿郎当模样的时候,心里便有气,禁不住便要挤兑几句,可是看到齐宁心事重重,便会心里发软,担心起来。

    齐宁心知这中间利益纠葛错综复杂,目下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保护好向百影,其他事情只能缓步而行,问道:“轩辕校尉接下来是要调查黑莲教是否与此事有关?”

    “黑莲教连尸首都盗走了,又怎能承认?”严凌岘立刻道:“早知如此,当日就该将黑莲教斩草除根,杀个鸡犬不留。这帮妖人生性歹毒,本就不能放过,如今果然酿出巨祸,丐帮帮主一死,这江湖客就要大乱了。”

    他这话明显是冲着齐宁而来,责怪齐宁当日强出头,让黑莲教死里逃生。

    “住口!”轩辕破沉声喝道:“此处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说话?”抬手道:“给我滚出去。”

    严凌岘被轩辕破当众呵斥,脸上一红,有些挂不住,低着头,快步出了去。

    齐宁心想这严凌岘年轻气盛,说话有些冲倒也是可以理解,不过既然是身为神侯府吏员,应该也懂得规矩,自己是侯爵,韦书同是西川刺史,轩辕破在这里说话都要小心翼翼,这小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在这里发出怨气,敢冲着自己来?

    目光扫过西门战樱,恰好看到西门战樱也瞧着自己,四目接触,西门战樱身子一颤,立刻转开眼睛,齐宁瞧了瞧走出大门的严凌岘,随即又看了看西门战樱,他本就聪明得紧,猛然间明白过来,唇边泛起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