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四九七章 颠倒是非
    齐宁听韦书同说黑莲教主杀死了向百影,大是惊骇,只觉得匪夷所思。??

    他刚刚从黑岩洞马不停蹄赶回到成都,进城之后,径自便来到了刺史府,离开黑岩岭的时候,向百影还是安然无恙,怎第一到了成都,向百影却已经被黑莲教主所杀。

    而且他心里明白,在千雾岭迷花谷之中,黑莲教主与青铜将军两败俱伤,看当时情形,黑莲教主受伤不轻,怎可能突然就离开了千雾岭,找到黑岩洞去杀死向百影。

    就算此事当真,韦书同又怎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消息。

    “侯爷,侯爷!”见得齐宁一脸震惊之色,韦书同忙轻声叫道:“您您没事吧?”

    齐宁问道:“韦大人,你是从何听来的消息?是,事后得知这道消息?”

    “侯爷一点风声也没听到?”韦书同倒有些意外,“据下官所知,此时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进城的时候,侯爷没瞧见丐帮弟子在大街小巷出没频多?”

    齐宁进城之后,径自来刺史府,倒也没有关注丐帮弟子在成都的活动,问道:“是刚刚得到的消息?”

    “不是,下官已经得知这消息两三天了。”韦书同道:“这事情好像也就生不到半个月,下官在西川多有耳目,所以早早知道。是了,神侯府的轩辕校尉如今就在成都,他似乎已经开始调查此事。”

    齐宁听韦书同说已经得到消息两三天,更说事情生已经有半个月,便知道纯属造谣,就在两天前,自己还蒙受向百影传授武功,向百影虽然手足俱废,但却是活得好好的,哪有被黑莲教主所杀。

    可是齐宁却敏锐地感觉到,既然西川开始传言向百影死在黑莲教主手里,这背后必不简单,他第一时间便断定与6商鹤和白虎长老脱不了干系。

    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有人禀报:“报,大人,神侯府轩辕校尉求见!”

    韦书同笑道:“轩辕校尉在成都等着侯爷一同回京,可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侯爷回来,他与侯爷已经越好,不好先走,只让文曲校尉韩天啸带了几人先回京城复命,自己还在成都等待。他让下官见到侯爷过来,立刻派人去告知一声。”令人去请轩辕破进来。

    片刻之后,只见到轩辕魄踏步而来,行走之时,虎步龙行,颇有气势,破军校尉严凌岘和西门战樱一左一右跟在后面。

    韦书同已经起身来,上前拱手笑道:“轩辕校尉!”

    轩辕破也是拱拱手,转向齐宁拱手道:“侯爷!”

    齐宁也站起身来,尚未说话,西门战樱已经忍不住道:“你跑到哪里去了?害我们在这里等了十多天,我看你是只顾玩乐,都忘记回京城复命了。”语气之中大是不满。

    “你怎么知道我是玩乐?”齐宁心知西门战樱性子急,他们在成都滞留十几天,对急性子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种煎熬,却云淡风轻笑道:“我在办正事,所以耽搁。”

    “你有什么正事。”西门战樱没好气道:“也不知道和什么人到处逍遥去了!”说到这里,忽地感觉自己的话说的实在有些多,而且场合确实不对,若是单独相处,这般嘲讽几句也倒罢了,可是西川刺史和轩辕破俱都在场,还是少说为妙,总要给齐宁一些面子,撇过脸去,颇有些气恼。

    齐宁也不好当着几人的面与西门战樱斗嘴,心想这大屁股妞骨子里还是有些野性,温柔不到三分钟的主。

    轩辕破倒是不多问,只是笑道:“侯爷事情是否已经办完?我是来与侯爷说一声,此行回京,卑职恐怕不能陪着一同上路。”

    “哦?”齐宁一愣,心想你们在成都等着,不就是为了等我一起回京,怎地临到头来却又改变主意,岂不是白等这么多天,但立时便想到,轩辕破不能通行,恐怕与丐帮那件事情有关,问道:“轩辕校尉是因为丐帮帮主之事?”

    果然,轩辕破颔道:“据闻黑莲教主杀死了丐帮帮主向百影,此乃江湖头等大案,卑职只能留下来调查。小师妹和七师弟会陪同侯爷进京。”试探问道:“侯爷可知道秋千易现在身在何处?”

    “他既说在成都等我,不会食言,应该会找上我。”齐宁坐下之后,抬手示意轩辕破也坐下,轩辕破拱了拱手,在齐宁对面坐下。

    严凌岘和西门战樱的地位比之齐宁甚至是韦书同要低得多,自然不能坐下,只能站在轩辕破身后。

    听齐宁十分肯定秋千易会守约,西门战樱忍不住道:“你当真以为秋千易会遵守信诺?我担心他已经找了地方躲藏起来,你再也找不见。”

    “小师妹,休得胡言。”轩辕破低斥一声,这才向齐宁笑道:“侯爷,其实如果秋千易在这里,卑职想问他几个问题。”

    齐宁点头道:“我明白,你是想从秋千易这边开始调查黑莲教主杀死丐帮帮主的案子,轩辕校尉,这则消息,从何而来?”

    轩辕破犹豫了一下,才道:“侯爷见过丐帮的白虎长老,此人统领西边白虎七宿分舵,在丐帮四大长老之中,资历最高,整个丐帮,除了向帮主,他应该算是第二号人物。就在几天之前,丐帮弟子忽然在大街小巷活动起来,大是反常,白虎长老也忽然找到了卑职。”

    “他找到了你?”齐宁皱眉道。

    轩辕破颔道:“不错,卑职是从他口中,得知了向帮主遇害的消息。”

    “他是亲眼所见?”齐宁心中冷笑,暗想向百影死里逃生,白虎长老和6商鹤自然是担心向百影秋后算账,为此定是谋划了更为阴险的对策。

    轩辕破道:“白虎长老并未看到黑莲教主动手,但是却从向帮主口中得知了真相。”顿了顿,才道:“侯爷十几天前,可去过影鹤山庄?”

    齐宁微微点头。

    “据说侯爷当时与向帮主一同前往。”轩辕破道:“受到影鹤山庄庄主的款待。而且据卑职所知,向帮主投身丐帮之前,乃是封剑山庄的少庄主,与6商鹤有八拜之交,有过命的交情。”

    齐宁一听到“6商鹤”三字,心中一阵厌恶,但神情淡定,含笑道:“八拜之交是有的,交情是否过命,我还真不晓得。轩辕校尉,为何会提到影鹤山庄?”

    轩辕破却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起身来,走到齐宁身前,取了一封信笺,双手呈给齐宁,齐宁有些奇怪,伸手接过,见到信笺已经拆开过,外面只写了“义兄亲启”,并无留款,从里面取出信来,扫了一眼,眉头立时皱紧。

    “侯爷,这是从6商鹤手中得到的信笺,乃是向帮主亲手所留。”轩辕破回到座中,“属下知道向帮主与6商鹤是结义兄弟,所以事之后,找到了6商鹤,而6商鹤交出了这封信件。信件之中的内容,侯爷也看了,据说那日6商鹤与侯爷还有向帮主一同前往白马山打猎,途中也有许多人瞧见,应该不会有假。”

    齐宁皱眉道:“确有此事!”

    “向帮主打猎中途,忽然身体不适,先行离开了白马山。”轩辕破凝视齐宁道:“等你们打猎回去,向帮主已经离开,留下了这份信函。”

    齐宁自然知道这封信函乃是假冒,当日另有伪造的信笺,齐宁还交给向百影瞧过,当时证明留言是假,那张纸条留之无用,也并无保存,此时却陡然冒出这样一封信笺,这其中自然是包藏祸心。

    “信里说得很清楚,向帮主与人有约,要前去单独赴约。”轩辕破道:“向帮主究竟是赴谁的约,心里并无说清楚,但之后生的事情,据我推测,向帮主应该是去见黑莲教主。”顿了一下,才问道:“侯爷,不止我所言,可有疏漏?”

    齐宁心想你所说的大致不错,可是最要命的关节却偏偏不合,并无立刻反驳。

    他知道这其中的事情极为诡异,也异常复杂,自己不急着说话,先听轩辕破说完再做打算,笑道:“你继续说。”

    “向帮主离开三天之后,突然出现在了新平镇。”轩辕破道:“新平镇是丐帮奎木狼分舵所在之所,当时白虎长老正在新平镇,见到向帮主的时候,向帮主已经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

    齐宁暗想这话也没有说错,并无说话,轩辕破继续道:“根据白虎长老和当时在场的几位丐帮弟子证明,当时向帮主已经是无力回天,但临死之前,亲口对他们说,是黑莲教主以邪功伤了他,而且还将青木指环交给了白虎长老,交托了后事。”

    齐宁皱眉道:“也就是说,向帮主是死在新平镇。”淡淡一笑,问道:“既然如此,向帮主的尸当然就在白虎长老的手中,这应该没错吧。江湖上生如此大案,轩辕校尉是神侯府的人,自然是亲自过问,想必已经见过了向帮主的尸。”

    轩辕破摇摇头,神色严峻,道:“卑职并无见到,因为向帮主的尸为人盗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