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八三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齐宁心知韩愈的顾忌,他们毕竟是秦淮军团的人,属于军方人员,与使团并不相干,若是继续向前,在东齐境内行走,难免会引起冲突来。

    韩愈等人回到船上,再次向齐宁躬身行礼,齐宁等他们渡船离开,这才下令向前继续前行。

    车队只行了一小段路,便听得前方马蹄声声,抬头望去,竟是看到数百骑兵出现在前方,倒也是杀气腾腾,尚有一段距离,这支兵马却是勒住马,只听一人大声叫道:“你我两国并无交战,为何要渡河出兵?”

    齐宁摇头叹了口气,心想到现在对方也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耽搁了这好一阵子,若真是楚军渡河,此刻早已经在河岸边轻松地立下了阵势。

    吴达林催马上前,朗声道:“我们是楚国使团,此行前往鲁城面见贵国国君,有国书在此,莫要误会。”

    对面一阵骚动,片刻之后,两名骑兵飞马过来,到得吴达林面前,打量一番,才问道:“国书在哪里?”

    吴达林回头去,齐宁已经将国书递给齐峰,齐峰接过国书,催马上前来,将国书递了过去,对方接过国书,回驰阵中,片刻之后,又见到十多名骑兵簇拥着一名黑甲将领过来,吴达林见那黑甲将领四十出头年纪,身形偏瘦,长着八字须,到得近处,那黑甲将领笑眯眯道:“你们是楚国的使团?幸亏解释清楚,否则本将率领兵马,定要将你们一网打尽。”

    吴达林不苟言笑,道:“贵我两国乃是友好邦国,自然不会兴起刀兵。”

    那将领将国书丢过来,扫了一眼,倒也看后面齐宁是使团领袖,问道:“那是何人?”

    “那是我大楚锦衣候,此行出使的使臣。”吴达林肃然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将领道:“你叫我孟将军就是。”又道:“听说楚国有四大世袭候,锦衣候军功赫赫,秦淮军团也是锦衣候一手调教出来,前番那位齐大将军过世,这位想必就是齐大将军的儿子?”

    吴达林皱眉道:“锦衣候在此,不得无礼。”

    那孟将军一怔,微有些恼怒道:“他是你们楚国的侯爷,可不是我们大齐的侯爷,在本将面前,休得放肆。”

    齐宁却是哈哈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孟焦周孟将军吧?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孟焦周一怔,随即笑道:“原来你听过本将的名号?”

    “自然是听过的。”齐宁笑道:“听说孟将军深得泰山王的器重,非但是孟将军,就连孟将军的妹子也是深得泰山王喜爱,孟家兄妹有如此恩遇,名声远扬,不知道的人可不多了。”

    齐宁本是讽刺之言,以为这孟焦周定会勃然大怒,谁知孟焦周毫无恼怒之色,凡是沾沾自喜道:“不错,本将是王爷的爱将,我妹子更是王爷的宠姬,你知道这些,可见消息倒也灵通。”催马上前,瞧见车队,问道:“你们这是要向我大齐敬献礼品?”

    齐宁含笑道:“这是国事,孟将军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我们要赶路,还请蒙将军放行,不要耽搁时间。”

    孟焦周瞥了齐宁一眼,道:“来人,瞧瞧车上都装了些什么。”

    齐宁气定神闲,淡淡道:“谁敢!”

    孟焦周一怔,随即怒道:“你们要经过本将防区,便要接受本将的检查。若车上藏有兵器,本将自然不能放过。”

    吴达林皱眉道:“孟将军,我大楚使团去往鲁王城拜见贵国国君,修两国之好,你们不善加接待,反要刁难,是何道理?这是使团,并非商队,怎能容你搜查?”冷哼一声,道:“孟将军莫非不懂两国交涉之礼仪?”

    孟焦周一愣,有些迷糊,回转身去,瞧了瞧身边的兵士,问道:“有没有这个规矩?”

    兵士们俱都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孟将军,国书你可是瞧过。”吴达林沉声道:“若是觉得国书有问题,你可以立刻向上面禀报,让贵国礼部派人前来交涉,当然,到时候确定国书并无问题,你孟将军耽搁了我们的行程,我们自然要向贵国国君禀明,也请他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神情冷峻:“如果你觉得国书没问题,那就代表我们乃是大楚的使团,我堂堂大楚使团,出使贵国,可容不得你们放肆。”

    “国书?”孟焦周抬手摸了摸脑门子,齐宁皱眉道:“孟将军该不会连国书也看不明白吧?”

    孟焦周立刻道:“本将当然看得明白。”

    “那孟将军自然也看出是真是假。”齐宁道:“若是假的,我们现在就跟你走,你先把我们都抓起来,然后去向上禀报,让人过来查验,若是真的,派几个人给我们带路,引我们去往鲁王城。”

    孟焦周有些尴尬道:“那那国书自然唔,自然是真的。”

    齐宁哈哈笑道:“孟将军慧眼如炬,既然是真的,接下来就好办了。派人带路,现在我们既然到了贵国的境内,途中的食宿,自然是由贵国安排,这些礼仪,孟将军应该都懂吧?”

    “懂,这个这个当然懂。”孟焦周勉强笑道:“你们是楚国使团,本将本将自然会安排人送你们去鲁王城,你们路途上的食宿!”

    “不用太奢侈。”齐宁正色道:“按照每顿饭三百两银子的标准就好,对了,早饭可以简单一些,打个对折,一百五十两足矣。”

    孟焦周睁大眼睛,骇然道:“一顿一顿饭三百两银子?”

    齐宁故作惊讶道:“孟将军名声在外,本侯久慕大名,知道孟将军深得泰山王的器重,难道孟将军不知道这些规矩?”

    孟焦周忙笑道:“知道知道,我的意思是说,一顿饭一顿饭三百两,是不是是不是寒酸了一些?”

    齐峰忍住笑,故作肃然道:“我们家侯爷素来节俭,不会太为难你们的。”

    孟焦周陪笑道:“那是那是。”心里却是想着,这一顿饭三百两,就算全都安排山珍海味,那也用不了这许多银子。

    齐宁侧身对齐峰低语几句,齐峰从怀中取了一块银子丢过来,大概四五两重,孟焦周忙伸手接过,问道:“这?”

    “我们来到贵国,第一个见到的大人物就是孟将军,所以区区薄礼,还请收下。”齐宁笑道。

    孟焦周心下有些恼怒,暗想区区几两银子便是送礼,老子指缝里漏掉的银子也比这多得多,但他不敢多说,心想对方既然是使团,自己还要好生应对,免得说错话做错事为人所取笑。

    他本是徐州一介土著财主,挣银子的门路倒是一清二楚,可是这两国邦交哦,又如何懂得,而且东齐立国之后,其实并未与其他两国有正常的交流,双方互派使臣也是极其罕见,这孟焦周哪里懂得两国交涉之间的各般礼仪,但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不敢显得自己一无所知,勉强笑道:“多谢多谢。”

    他转过身,挥了挥手,道:“让楚国使团过去!”

    可是使团却并不动作,孟焦周忍不住道:“诸位,本将已经下令给你们让开道路,为何还不走?”

    齐峰叹道:“孟将军,你你当真需要我们提醒?”

    “提醒?”孟焦周一怔,“提醒什么?”

    “贵人多忘事。”齐峰道:“孟将军,来而不往非礼也额,这这你该懂得。咱们弟兄一路辛苦来到贵国,刚刚进入贵国过境,遇上的第一位大人物便是孟将军,孟将军是否是否也该表示表示?”

    孟焦周有些茫然:“表示什么?”

    齐峰叹道:“孟将军,侯爷这边倒是算了,可是可是弟兄们路途辛苦,孟将军总该赏点茶水钱。”

    “茶水钱?”孟焦周睁大眼睛,失声道:“还有这规矩?要要我掏银子赏钱?”

    “两国邦交,睦邻友好,这是历来的规矩。”齐峰皱眉道:“孟将军难道一点儿也不知道?若是若是孟将军不方便,到了鲁王城之后,到时候你们礼部的官员问起,我们也只能如实相告。”

    孟焦周脸色有些慌张,忙道:“等一等,等一等,你说你说这茶水钱也是惯例?”

    齐峰点头道:“孟将军也不用急,其实这银子倒不是由你掏腰包,你赏给弟兄们的茶水银子,回头是可以向礼部禀明,礼部会将这笔银子如数拨给你。是了,我们前来贵国,事先也没有派人知会,贵国可能忘记了,没有及时提醒孟将军,这倒是我们的过错了。”

    齐宁忽然笑道:“罢了,孟将军统兵有方,或许对这些繁文缛节不大清楚,若是孟将军实在拿不出来,我们也不强求的。”

    孟焦周心想这银子既然不是老子掏腰包,那也无妨,反正先垫付一些,回头再找礼部索要便是,自己背后有泰山王撑腰,也不怕礼部的人耍赖,请教道:“不知不知这茶水钱多少合适?”

    “我们使团上下,连上侯爷和吴领队,总共是两百五十三人。”齐峰一本正经道:“多少就看孟将军的意思了,就算每人只给几十两银子,我们也不会见怪的。”又道:“当然,侯爷自然是不用这点银子的,其他人嘛,也未必真的要这银子,只是图个吉利,希望两国睦邻友好而已。”

    孟焦周身子晃了晃,他别的不精通,可是算银子却是一流,瞬间便算出,这一人几十两,两百多号人,岂不要掏出好几千两银子?你们给了老子几两银子见面礼,老子要掏几千两银子出去,这两国邦交,他娘的怎地还有如此古怪的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