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八一章 兵营
    淮河与长江、黄河、济水并称四渎,是独流入海的四条大河之一,至盱眙折向东北,经淮阴向东,在涟水县云梯关入海,干流河槽极为宽深,沿淮无堤,所以淮河两岸百姓也时常遭受水灾侵害。

    秦淮大战之前,楚国控制着淮水以北两郡之地,驻有重兵,如同尖刀一般顶在北汉的咽喉,而淮河的实际控制权,多年以来,也一直在南楚手中。

    北汉虽然比南楚率先建国,但北方豪强如云,平定北方耗费了北堂氏颇多的精力,在控制北方之前,北堂氏自然不敢轻易南下,而萧氏一族也正是趁此机会,征伐南方,待得北堂一族完全控制住北方后,萧氏一族也已经确立了在南方的统治地位。

    双方几乎是同时向对方发起攻势,互有胜负,北汉固然一度打到了长江边上,而南楚的军队也曾饮马黄河。

    双雄争霸,死伤无数,俱都是筋疲力尽,最终双方以淮河为界,相持不下,其后锦衣老侯爷打过淮河,控制了淮河以北两郡之地,直待锦衣老侯爷过世,二代锦衣候齐景继承老侯爷的遗志,镇守前线,多年以来将两郡之地守卫的固若金汤。

    南楚人控制两郡之地,让北汉人如芒在背,多次发起攻势,多年以前,北汉长陵侯北堂庆更是出动了北汉精锐军团血兰军,欲从齐景手中夺取两郡,甚至取得了几乎全歼齐景麾下黑鳞营的胜利,但终究还是未能如愿。

    直到北汉出兵十五万,由北汉大将钟离傲南下攻楚,双方苦战三年,最终息兵休战,而北汉人在这场战事的最大成果,便是重新夺回了淮河以北的两郡,淮河也脱离了南楚的完全掌控,秦淮大战后,双方屯兵于淮河两岸,一河之隔,双方俱都是军营连阵。

    淮河南岸,南楚的秦淮军团十余万大军驻守数百里的战线,而淮河对岸,便是北汉的南方兵团,两岸隔河相望,都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虽说两边兵戈铁马,俱都是严阵以待,但是休战之时,双方也达成了诸多的协议,最重要的一条,便是恢复了切断三年的商贸往来,两边各有严格限定的码头允许双方商旅来往,而且码头来往的商旅,俱都是要经过严格的检查。

    北方禁止商人向北汉贸易马匹,而南方同样禁止铁矿之类送往北方。

    只是淮河自西向东绵延如海,战线极长,到了东部入海这一段,对岸的便不是北汉驻军,而是东齐国的国土。

    使团渡过长江之后,一直是向东北方向行进,实际上也就避开了与北汉的正面战线,进入到淮河下游地区。

    东齐国力虽弱,国土虽小,却还是占据了青州与徐州两州之地,到得淮河下游,渡河之后,便属于徐州境内。

    北汉与南楚如同两头猛兽一般僵持对阵,但是到了淮河下游,南楚与东齐双方的驻军兵营肃杀之气便要淡上许多。

    当年北汉稳定北方之后,也是趁着萧氏一族在南方征战之际,出兵东齐,欲要迅速吞灭东齐,此后再行南下攻打南楚,只是万没有想到东齐人韧性十足,不但顶住了汉军的攻势,甚至一度让汉军损兵折将。

    此后北汉顾忌南楚会趁虚而入,全线撤兵,自那以后,北汉再无染指东齐,而东齐也顺势与北汉缔结合约,此后又于南楚往来,在两个强国之间,长袖善舞,多少年以来,虽然偶尔会于北汉甚至南楚发生一些摩擦,却再无出现刀兵之事。

    相较于北汉,难处并无与东齐有过沙场厮杀,所以两国之间的关系也还算比较平和,边境一带,双方的兵士也并无太大的仇恨。

    齐宁率队抵达兵营之时,早已经有一队人马飞马来迎,距离还有一段,来人便纷纷下马,当先一人一身灰色战甲,快步上前来,距离几步之远,在齐宁前面拱手道:“末将义骁中郎将韩愈,拜见侯爷!”

    齐宁身侧不远的齐峰已经拍马过来,冲着韩愈笑道:“韩呆子,你什么时候被调到这里的?可还认得我?”

    义骁中郎将一怔,抬起头,看向齐峰,打量几眼,咧嘴笑道:“齐峰,是你这个臭小子,你怎么也来了?”

    齐宁一听,便知道是熟人,轻松许多,笑道:“你是韩朗将?”

    “不敢。”韩愈忙道:“侯爷,你叫末将韩愈就好。末将刚刚得到通知,说侯爷的使团很快就要过来,所以赶紧出来相迎。侯爷和诸位一路劳顿,末将已经在营中准备了接风洗尘的酒席,侯爷请!”

    齐宁微微点头,韩愈也不多言,过去重新上马,领着齐宁一行人往大营过去。

    尚未靠近大营,便瞧见几只塔楼高耸入云,听得号角声声,鼓声隆隆,大营之内早已经出来两队兵士,列阵迎客。

    韩愈在前领路,向齐宁笑道:“侯爷,末将也不懂什么规矩,还请不要怪罪。”向两边的兵士们大声道:“这位就是小侯爷,大将军的公子。”

    众兵士顿时一片肃然,挺直身子,齐宁所过之处,便听“咔、咔”之声响起,却是两边的兵士等他骑马走过之际,立时低头表示敬意。

    齐宁心中知道,秦淮军团自建立以来,锦衣老侯爷乃是第一代统兵大将,老侯爷过世之后,齐景接替了大将军之职,便是如今的秦淮军团大将军岳环山,当年也是齐景的亲随大将,算是齐景一手培养起来。

    秦淮军团烙着锦衣齐家的印迹,也非一朝一夕就能消失。

    对秦淮军团的将士来说,锦衣齐家就是一个符号,一个代表着秦淮军团的符号。

    齐家两代大将军都是名震天下的名将,不但统兵有方,而且爱兵如子,深得将士们的敬畏。

    齐景过世并不久,秦淮军团亦曾全军披麻,今日锦衣小侯爷来到兵营,自然而然地让将士们响起齐大将军,情不自禁地向齐宁表示对于齐家的敬意。

    齐宁在京中的时候,总感觉锦衣齐家的势力薄弱,无论是司马家还是淮南王,势力似乎都要比齐家强大得多,但这一刻他却终于醒悟,身为帝国四大世袭候之一的齐家,其实力远比自己想的要强得多,只从这些将士们充满敬畏的表情和动作便知道,他们骨子里对齐家确实充满了感情。

    而这一切,乃是两代锦衣候花了几十年的时间,以自己的领军才干和人品积攒下来。

    齐宁忽地勒住马,翻身下马来,但凡两边有人向他低头敬礼,齐宁也立刻也扭头颔首,向其表示慰问。

    齐宁知道,自己这个动作或许很简单,但却是一种尊重。

    进了军营之内,吴达林亲自安排货物,齐宁这才向韩愈道:“韩愈,我这边有两个人先交给你看管,出使东齐回来之后,我会押送回京城,在此期间,你必须派人严加看守,绝不要让他们接触任何人。我回来之后,你必须将人交给我,否则我拿你是问。”

    他本以为韩愈会问一下情况,谁知韩愈问也不问,回过神,沉声道:“宋濂,你带人将侯爷所说的两人带下去,严加看守,侯爷回来之前,不要让他们见任何人。”身后一将立时答应,带了几个人过去,将胡伯温和梁雄径自带下去关押。

    韩愈抬手道:“侯爷,酒菜已经备好,路上辛苦,喝几杯酒解解乏。”

    齐宁回身指着吴达林道:“韩愈,这位是使团领队吴达林吴领队。”话一出口,忽地感觉自己不知不觉中似乎已经将韩愈当成了自己的部下,他从未接触过秦淮军团,但进入军营的那一刻,却感觉异常的亲近。

    韩愈立刻向吴达林拱手道:“原来是吴领队,久仰大名!”

    吴达林也是拱手还礼,含笑道:“韩朗将镇守前线,劳苦功高。”

    韩愈哈哈一笑,道:“不瞒吴领队,秦淮军团十几万大军,镇守淮河沿线,唯有这里最是清闲。对岸便是东齐人,都说东齐水师厉害,我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对岸的东齐军实在是孱弱得很,若是东齐水师也如同这般,那也没什么了不得。”

    “此话怎讲?”齐宁问道。

    韩愈道:“侯爷,东齐军军纪散漫,他们隔三差五便会涌入到淮河里游泳,就在岸边晒太阳,还时常在河里打鱼,就在案边烤鱼,你说这样的军队,还能打仗?说句不客气的话,若是他们与我大楚为敌,我这边半夜三更派一支兵马渡过去,他们也不会有所察觉,轻易便能占了他的营帐。”

    吴达林好奇道:“韩朗将,东齐军的军纪竟然松懈至此?”

    韩愈道:“其实头些年还好,近几年可是每况愈下。”压低声音笑道:“侯爷,吴领队,你们可知道对面统军的将领是谁?”

    齐宁摇摇头,吴达林也是皱眉道:“我许久不曾过问这边的事情,倒还真不知晓。”

    韩愈嘿嘿一笑,抬手道:“侯爷,吴领队,进帐再说。”领了齐宁等人进入大帐,齐峰等几名侍卫也是跟随进去。

    大帐之内,此时却已经聚集了十多名部将,瞧见齐宁进来,众将齐齐上前,铠甲咔嚓直响,齐齐单膝跪倒哦,齐声道:“拜见小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