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七九章 瓮中捉鳖
    胡伯温长叹一声,苦笑道:“侯爷这样认为,我也是无话可说。你说我是害怕那三名守卫透漏风声,所以要杀人灭口,如果当真如此,我有厉害的同党,又何必多费周折。三名羽林兵士虽然机警,可是真要杀他们,也用不着那般麻烦。”

    齐宁笑道:“胡大人是聪明人,怎地变得糊涂了。背后偷袭,能够瞬间杀死三人,而且不让他们有机会叫喊出声,想必那杀手的功夫确实了得,我也相信,如果真要杀人灭口,以那人的身手,应该也能够做到。”抬手拂去额头的雨水,笑道:“可是你胡大人岂是泛泛之辈?三条人命,不单是杀人灭口,还要栽赃陷害,你自然不能错过机会。费些周折,现场的情况,让人很容易猜想很可能是熟人从正面出手,这当然是你胡大人的目的,说到底,也只是想让我中你们的圈套而已。”

    “哦?”

    齐宁道:“正如我先前所怀疑,现场的状况,让我怀疑凶手是两名领队之一,而吴达林的嫌疑最大,有你胡大人在旁引导,自然可以让我相信吴达林就是真凶,如果不是你靴子上沾有红土,让我起了疑心,本侯只怕真要冤枉好人了。”

    胡伯温发出怪笑,林中阴冷,他只感觉从自己的脚底有一股寒气直往头顶上冲过来。

    “你还担心力道不够,又自导自演了一处刺杀好戏。”齐宁盯着胡伯温眼睛:“所谓的刺杀现场,自然是你精心布置,梁雄自然早就知道这一切,所以你在屋内叫喊,梁雄第一个冲进去,便是配合你演戏。”

    胡伯温眼角跳动,只是冷笑。

    “根本没有人刺杀你,梁雄作证说看到刺客跳窗而出,当然也是伪证。”齐宁神情冷峻起来:“这般设计的目的,自然是要给吴达林致命一击,你胡大人都亲眼看到刺客是吴达林,本侯又岂能不相信?于是你必然会引导本侯设计除掉吴达林,借刀杀人的手段,你胡大人当然是早就设计好。”

    齐宁说完,四下里顿时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胡伯温才长叹一声,道:“侯爷既然要如此污蔑下官,我又能说什么?我终究是看错了你。”

    “你不服气?”齐宁笑道:“其实要证明我说的是不是真的,马上就能见分晓。按照你的设计,我们在此除掉了吴达林,接下来梁雄自然接替吴达林统领卫队,明天便要到淮河,所以今晚如果有机会,你们不会放过。”微微一笑,瞥了躺在地上的梁雄一眼,继续道:“胡大人,我来帮你设计一下,你看看对不对,梁雄接替指挥之后,今晚定然会重新安排岗哨,而且我可以断定,他一定会留出空隙,让你的人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到村子,也好毁掉货物,得手之后,你便大功告成,能够在混乱之中杀了我更好,就算杀不了我,这一切也都将由吴达林来背黑锅,你说这计策妙不妙?”

    胡伯温瞳孔收缩,声音已经发虚:“侯爷,你......你这是.....这是血口喷人,回京之后,下官.....下官......!”连连后退,齐宁冷笑一声,身形一闪,探手向胡伯温抓过去,胡伯温转身欲逃,齐宁抬起一脚,已经踹在胡伯温的后背上,胡伯温“哎哟”一声,已经被踹翻在地。

    不等他起身,齐峰这边早已经冲上前去,将胡伯温按在地上,边上又有同伴上前,取了早就备好的绳索,将胡伯温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边李堂也带人将梁雄捆绑起来,胡伯温脸那看至极,叫道:“齐宁,你.....你陷害忠良,本官......本官绝不会就此罢休。”

    齐宁冷笑道:“有没有陷害你,很快就知道。”挥挥手,示意齐峰等人将这两人带了下去。

    吴达林收起佩刀,上前去,拱手道:“侯爷,卑职.......哎,如果不是侯爷明察秋毫,卑职只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齐宁却是神情肃然,道:“吴领队,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咱们立刻回村,做好安排,今夜那帮人必定要动手,咱们绝不能让那帮家伙得手。”

    一道闪电从空中直劈下来,闪光之中,雨夜中的荒村清冷败落。

    深夜骤雨,齐宁此时站在一间房舍内的后窗口,神情严峻,背负双手,若有所思。

    这时候已经是二更天,整个荒村一片死寂,先前的倾盘大雨,此时已经缓和了不少,一阵阴风从窗外吹进来,拂在齐宁的面庞上,让齐宁此刻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做出了周密的安排,荒村此刻就像一口笼子,就等着猎物进笼。

    齐宁有耐心,虽然已经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但是他依然是淡定自若。

    看到几条身影出现在后窗口外不远处,齐宁唇角微微上浮。

    他目光敏锐看得清楚,这群身影身法极快,动作敏捷,每个人手中都是握着一把刀,少说也有七八道身影,所有人都是猫着腰,在雨中如同幽灵一般。

    当先一人看上去十分的警觉,目光扫动,随即抬起手,示意众人跟上,直往村子里的一间房舍过去。

    这间房舍四周已经没有了护卫,一间两室,左首正堂,右首则是房间,本来这房间内是空空荡荡,但此刻屋里已经堆满了货物,这是村子里最大的一间房舍,而且是保存的较好的房舍,虽然许久不曾住人,显得破落,但却不必担心雨水能够打到里面。

    货物上面,全都是盖着油布,正堂此时有五六名守卫东倒西歪坐在地上,除了两人勉强还睁着眼睛,其他人却都是睡得正沉,后墙根下的那群黑影借着风雨之声,在后墙戳开了一个洞孔,凑近洞口瞧见正堂内的情景,那首领回过身,做了个手势,这才继续往前,到得内室后窗。

    后窗关闭,羽林卫兵还专门用油布封上,那首领取了一只匕首在手,划开油布,向里面瞧了一瞧,眸中显出得,确定堆放货物的内室并无人,再不犹豫,用匕首将油布割开,这才翻身进到室内,动作极轻,身后那几人也都连续翻入到室内,只留一人在后窗外看守。

    进到室内,首领又是做了个手势,手下诸人俱都从腰间摘下一只牛皮酒袋子,摘开塞子,从牛皮袋子里向货物上倾倒液体,一人将牛皮袋内的液体倒完,忍不住掀起油布,便见寒光一闪,那首领手中大刀刀锋已经指住那人咽喉,那人急忙收手。

    首领冷哼一声,瞧见众人俱都将牛皮袋中的液体倒尽,这才取了一支火折子在手中,轻轻吹了一吹,本来昏黑的货室之内,顿时亮起一丝火光,那首领并不犹豫,将火折子丢在了油布之上,火折子落在油布之上的一刹那,“忽”地一声,火焰腾起。

    这些人牛皮袋子盛装的俱都是火油,便是沾上一点火星子,也会立刻燃烧起来。

    首领瞧见大火烧起,眼中再次显出得意之,一挥手,示意手下众人赶紧撤离,众人握刀向后窗过去,最前面一人距离后窗尚有两三步之远,迎面陡然射来一支利箭,这一箭又快又急,事先毫无半点征兆,那人猝不及备,“噗”的一声,利箭正中此人咽喉,这人去势未减,中箭之后,往前还踏出两步,终是往前一头栽倒。

    身后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也便在此时,嗖嗖之声不绝,从那后窗射入众多箭矢,眼力好的已经看清楚,在那后窗外,十多名箭手排成两排,连番射箭,这时候若是向后窗冲过去,无疑是自己往箭口上撞。

    箭矢射过来,众人纷纷挥刀抵挡,一人叫道:“不好,咱们中了埋伏.......!”

    “从前窗出去。”虽然突起变故,那首领却还是保持冷静,转身向内室前窗冲去,还未靠近,“啪啪”两声响,那前窗也已经被打破,几乎同时,如电般的箭矢亦是从前窗射入进来。

    此刻屋内火光冲天,亮如白昼,被油布盖着的货物,俱都是笼罩在烈火之中,夜雨凄凄,今夜气候本有些阴凉,可是这大火汹汹之下,室内的温度急剧上升,前后两扇窗利箭不绝,众人挤在一起,背靠背挥刀抵挡。

    “咱们要冲出去......!”有人声音之中满是惊恐:“咱们要是出不去,便要被活活烧死在这里......!”

    此时生死攸关,众人知晓前后窗已经被封住,绝无可能冲出,只能从房门冲到正堂,那首领当机立断,叫喊声中,令人护住自己,移动到房门处,伸手拉门,却发现房门已经从外面被关上,根本来不开,他低吼一声,一脚踹在那房门之上,“砰”的一声,这首领力道不小,再加上木门并不解释,一脚踹开一个大窟窿。

    忽听得门外传来一个冷厉的声音:“将这个逆匪尽数诛杀,一个不留!”话声之中,从那破开的窟窿中,两杆长枪已经狠狠刺入进来,那首领吃了一惊,后退两步,挥刀砍过去,将那两杆长枪的枪头砍断,忽听的身侧一声惨叫,扭头瞧过去,烈火之下,清晰看到,手底下已经有两人中箭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