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七七章 沆瀣一气
    “红土?”胡伯温一怔,不由自主地低头去就看靴子。 ?

    齐宁笑道:“胡大人现在可以脱下靴子看一看,在你的脚底,应该还有红土粘在上面,当时看起来确实不是很起眼,可是我忽然想到,胡大人身为礼部侍郎,对于自己的仪表十分注重,不但是衣衫每天都会干净整洁,而且每天晚上歇息之前,都会派人将靴子洗刷一遍,这没有错吧?”

    一路上行来,众人倒也知道胡伯温确实有这个习惯,但是却并无人在意,此时齐宁提起,诸人便都想起来。

    “昨天晚上临睡之前,胡大人一如既往让人刷了靴子,今天早上出之后,中途只歇过一次,而且胡大人当时并没有去哪里,我还记得,歇息之处,也并无任何红土。”齐宁缓缓道:“胡大人在抵达这荒村之前,几乎都是骑马,靴子很少粘地,所以在抵达荒村之前,靴子上自然不可能沾染上红土。”

    胡伯温脸色难看,并不说话。

    “所以本侯回屋之后,也查看了自己的靴子,可是我的靴子上竟然一丁点红土也没有。”齐宁叹道:“我和胡大人事之后,都在村子走动,胡大人靴子上如果沾上红土,我应该也不能例外,可是为何却偏偏不是如此?所以我又让齐峰细细检查,村子里并无红土泥泞,他们几个借着搜找刺客的时候,在村子附近找寻,胡大人,你猜他们找到了什么?”

    胡伯温淡淡道:“找到什么?”

    “村口之外,有一处小池塘。”齐宁笑道:“说也奇怪,那池塘边上,土质十分奇特,竟然色泽泛红,齐峰取了泥土回去,我一眼就看出,与胡大人靴子上的红土一模一样,如果胡大人不相信,咱们现在就可以去池塘边比对。”

    胡伯温冷笑一声,可是脸色明显泛白。

    齐宁叹了口气,道:“我仔细想了想,其实也不难想明白,胡大人说自己一直待在屋子里,应该没有说实话,你至少去了那池塘边一次,如此倾盆大雨,胡大人不好好待在自家屋子里,却要冒雨到池塘边,所为何故?我于是就想到,梁雄说使团出京之后就被人盯上,这却并没有说错,只是尾随而来的人并非吴达林的党羽,恰恰是你胡大人的人马,唔,这话说的不一定准确,但那路人马至少与胡大人关系密切,胡大人冒雨出来,当然是有事要与来人商量。”

    胡伯温笑道:“侯爷这都是猜想,没有真凭实据,你说我出来与人密见,又有何证据?”

    齐宁却不理会,继续道:“胡大人出村与人相见,当然有必须密见的理由,可是吴达林在村子四周安排了守卫,胡大人要出村,难免要被人看到。当然,梁雄也可以将人调开,找出空档让胡大人离开,可是这样做,依然会有漏洞,谁能保证梁雄调人不会泄露出去,你们或许觉得本侯年纪轻轻,少不更事容易糊弄,但是你们却不敢小瞧了吴领队。”

    吴达林神情冷淡,手中的大刀始终顶着梁雄,梁雄躺在地上,他肩头被李堂砍了一刀,鲜血直流,与地上的雨水混在一起。

    “胡大人有急事要出村与人密见,就只能为人现行迹,可是要掩盖此事,只能杀人灭口。”齐宁叹道:“只可惜三名羽林弟兄,根本不可能想到,就因为看到你出村,会引来杀身之祸。”

    胡伯温冷笑道:“侯爷这话就奇怪了,你说梁雄和我串通,既然如此,我派梁雄出村去见就好,又何必亲自冒雨前往?梁雄若说自己是巡视村子四周,他出村去,自然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为何我非要自己冒险出村?”

    “你要见的人,你可以见,梁雄却未必能见。”齐宁淡淡道:“梁雄的目的和你并不同,又或者从一开始,梁雄只是你胡大人手里的一颗棋子而已。”

    “棋子?”

    “梁雄参与密谋的目的,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并非冲着使团而来,而是冲着吴达林。”齐宁道:“吴达林进入羽林营,时日不长,直接从玄武营被调至羽林营担任副统领,这本来没什么,可是梁雄却因此怀恨在心。”

    梁雄失血颇多,但他武人出身,身强体壮,此时还能勉强撑住,冷笑道:“怀恨在心?我为何要怀恨在心?”

    “本侯令齐峰他们与羽林兵士试探过,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一件事情。”齐宁笑道:“你梁副领队进入羽林营之后,待人和气,也有些本事,甚至与迟凤典的关系也不错,这些年来,你步步高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两年里,你很有可能便要升任为羽林营的副统领,可是你万没有想到,羽林营突然调来两名副统领,一下子便将你的升迁之路堵死,不出意外的话,便是三五年,副统领的位置也轮不上你。”

    吴达林冷笑道:“只可笑我调入羽林营的时候,此人还是一副掏心置腹的样子,似乎与我相见甚晚。”居高临下盯着梁雄,淡淡道:“梁雄,那天你请我饮酒,还说你对我钦佩有加,我调来担任副统领,你心服口服。”

    梁雄目漏凶光,嘶声道:“我进入羽林营,一步一步撑到今日,羽林营上下,我都是陪着笑脸,平时更是小心翼翼,唯恐出了什么差错,迟凤典都已经承诺过我,很快便要胜任我为副统领。可是你一来,一切都毁了,我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亦是盯着吴达林,道:“你当年犯有罪责,锦衣齐家还参劾过你,将你调到边陲,我这些年来,一点过错也没有犯,凭什么你还能骑在我的头上?”

    胡伯温听到梁雄这般说,脸色微变,梁雄这般说,也就是承认确实对吴达林有了恨意,这家伙激动之下,只怕要全盘托出。

    不过梁雄显然也是颇为狡猾,故意提及吴达林与锦衣齐家的仇怨,明显是有意为之。

    吴达林却是淡淡一笑,道:“你不必在这里挑拨离间。当年运粮耽搁,本就是触犯了军法,所有人都看到我被齐大将军下令打了五十军棍,也都知道后来大将军参劾了我,可是没有几个人知道,那日被打了五十军棍之后,半夜时候,大将军亲自过来,亲手为我敷了伤药。那晚大将军直接对我说,我们运粮迟缓,虽然是因为大雨的缘故,但是国有国法,军有军规,赏罚若是不分明,就难以令将士们心服,所以他要向朝廷上折子参劾。”微仰头,道:“那天晚上,我也对大将军说,身为军人,有过必罚,我绝无二话,大将军还送了我一把匕,至今还在保存。”

    胡伯温和梁雄立时变色,他们只以为锦衣齐家参劾过吴达林,吴达林必然会对齐家满怀仇恨,却万想不到当年竟然还有这样一出,此时吴达林将事情说开,自然不可能与齐家有什么仇怨了。

    齐宁却是淡淡一笑,道:“有些汉子恩怨分明,知晓是非善恶,有些人却是为了自己的私怨,不择手段,无耻至极。”盯住梁雄:“这次出使,吴达林是领队,你是副领队,知道此事之后,你便知道是个大好机会,而且恰好这个时候,有人暗中找到了你,你们臭味相投,或许有人还对你承诺说,一旦除掉吴达林,你便可以登上副统领之位,这正是你梦寐以求,你自然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于是你也就变成了一颗任人操控的棋子。”

    胡伯温冷哼一声,道:“侯爷的猜测,还真是精彩。”

    “是否猜测,你们知道,我也知道。”齐宁微笑道:“梁雄的目的是为了除掉吴达林,而你胡大人的目标更大,不但要除掉吴达林,还要阻止使团东行,这一切,你们事先自然有周密的安排,使团之内,你有梁雄做帮手,使团之外,你确实还有一支人马接应,但是从一开始,你就顾布迷阵,想要利用梁雄误导本侯,让本侯误以为那支人马是吴达林的党羽。”

    “人马?”胡伯温笑道:“可是我现在并无看到任何一支人马。”

    “不用心急。”齐宁道:“该出来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出来,而且我相信,就在今夜,他们很可能便要出手。”

    胡伯温皱起眉头,齐宁继续道:“你出村与人密见,应该是商量接下来该如何行动,还有一天,便要抵达淮河,过河之后,便离开了楚国的境内,到时候只怕行动不便,所以你只能抓紧这最后的时机。那三名守卫现你出村,你自然要杀人灭口,如果我没有猜错,当时将那三人召集在一起的自然就是梁雄,梁雄吸引那三人的主意,而你的同党,则是趁机从背后偷袭,你胡大人没有那般武功,就算那三人将背后亮给你,以你的本事,也不可能连杀三人。”微微一笑,道:“胡大人,不知道我的胡乱猜测,有几分准确?”

    胡伯温叹道:“侯爷如果去茶馆说书,一定会受很多人的欢迎。”

    “如果今晚我当真信了你们的话,在这里除掉了吴达林,接下来领队自然就是梁雄。”齐宁道:“梁雄成了领队,没了吴达林的掣肘,整个使团就等若控制在你们的手中,到时候接应你的那支人马杀过来,使团领队又是个内鬼,那批货物自然是保不住,你们甚至可以借此机会,在乱战之中,将本侯也一并杀了,如此一来,回京之后,事情就变成吴达林与人勾结,破坏使团东行,而锦衣候也是死在吴达林同党之手,你胡大人和你梁副领队虽然也要担一些责任,但毕竟后面还有人保着你们,到时候自然也是相安无事。”咳嗽一声,嘿嘿一笑,慢悠悠道:“最后的结果,吴达林死了,梁雄成为羽林营副统领,使团货物被毁,自然难以再成行,迎娶东齐公主两国联姻化为泡影,锦衣候被害,朝廷厚加抚恤,嘿嘿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胡大人,我这段书,说的算是精彩吧?”8